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二十九章 规则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曼妙身影掠过夜空,轻巧落到屠戈身后,莱娜的声音又低又快,“队长,有人暗中靠近,大概五十人左右。”

    屠戈正凝望城外的黑暗,听了莱娜的话眸子中顿时射出两道寒光,“哪边?”

    “城东!”

    屠戈二话不说,以和巨大体型好不想趁的敏捷一跃跳出城墙向城内落去,“叫醒所有的精灵护卫,看紧城市每个角落!大公回来之前,绝对不能有半点松懈。”

    莱娜点点头,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火叶城一如既往的安静,自从战争开始后,夜晚总会提前降临,就算是在这样非常时期前来赚钱的亡命徒也知道这个时候最好不要上街乱晃,万一被狮人守卫怀疑的话,那可是要后悔一辈子的事。

    一片黑压压的影子借着黑暗靠近了火叶城。

    这片黑影好像一片地面上没有厚度的云,不仔细看去根本无法察觉。

    黑影来到城下,活物般蠕动起来,从里面升起了几道人影。

    这几道诡异的影子四下观察了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飞速爬上了城墙,也不见他们带什么器具,在平滑的城墙上攀爬却速度飞快。

    而那片黑影好像一道门户,不断有黑影从里面升起,跟着那几个人迅速爬上城墙。

    火叶城的防御力量其实比较薄弱,这里没有正规的军队,目前防守任务全部交给了精灵和狮人,但天闲并不想让精灵和狮人们因为这个任务而放弃正常的生活,本来人口就已经所剩无几的两族现在最需要的休养生息。

    绝大部分精灵和狮人生活在沙漠深处,在火叶城的精灵和狮人们虽然全是精锐,但数量极其有限。

    这段城墙,在这段时间其实是无人防守的。

    火叶城这样的地方很多,反正这城墙都只是象征性的,天闲并不觉得多加守卫能起到什么像样的作用。

    很快那些黑影全部爬上城墙,依稀星光下他们清一色的黑色夜行衣,只有闪着寒光的眼睛露在外面。

    这些黑衣人大概五十左右,在这里安静的等待了一会儿,见火叶城依旧毫无动静,为首的那个直起身体向前挥了挥手,“先抓那个小狮人!”

    一道耀眼的光电闪而至!

    那为首的黑衣人还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飞在半空,古丽在一片炸开的白光中出现,“砰砰砰!”,沉重的金属战靴一连踢在三个黑衣人胸口上,将他们直接踢出了城外。

    情况陡然变化,黑衣人们显得训练有素,第一时间急速散开,拉开了与古丽的距离并组成了防守队形。

    “小心精灵的箭!”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被古丽一脚踢出老远,他就地一滚爬出来才喊出一句,凌空一只大手按下来,瞬间抓住了他的脑袋。

    屠戈巨大的爪子凶残的用力,把那黑衣人首领的脑袋捏的“吱吱”作响,慢慢将他提到眼前,獠牙在口中露了出来,“你刚才说,要娶抓谁?”

    对屠戈来说,有两件事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

    第一件事是遵循老族长的足迹重新让石斧部落繁荣,第二件事,就是保护嘉米娜!

    当屠戈硕大的头颅逼近时,那闪烁嗜血光芒的双眼和白森森的獠牙绝对让人不寒而栗。

    但是这个黑衣人首领的第一反应是扭身抽搐贴身短刀,直接一刀刺了过去。

    “喀嚓!”

    短刀被屠戈一把握住,猛一用力捏成了面条。

    狂吼一声,屠戈巨大的身躯一扭,将那首领抡在半空,丢沙包一样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响,那首领砸在不远处一面墙上,浑身骨头已经没剩多少是完整的,顿时软绵绵瘫了下来。

    “抓进大牢,等大公回来审问!”

    屠戈从人类世界学会了很多东西,而对于凶残的狮人来说,留下活口是屠戈学到的最有效的知识。

    黑暗中立刻冲出一个狮人来,上前直接扭断了那首领的手脚,拿绳子捆了好像一堆破烂般丢在一般,然后怒吼着冲上城墙。

    狮人们已经开始混战!

    在火叶城的战斗开始的时候,沙漠深处的天闲正面临艰难的抉择。

    巴巴洛特神经质的活动着他新生的手臂,用看着食物般的目光看着天闲,“真的非常遗憾,既然你不肯帮我,我只能……杀掉你!”

    天闲想要迅速离开这里,因为巴巴洛特明确的表示火叶城正在受到进攻。

    但是……

    看着巴巴洛特新生的手臂和那把古怪的剑,天闲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离开。

    巴巴洛特精准的捕捉到了天闲眼中的挣扎,不由大笑起来,“真是可悲!就算你今天能从我手里逃走,但是回去的时候看到的也不过是一片废墟和尸体而已!”

    “啊”巴巴洛特满脸惋惜,“那些扭曲的尸体,惊恐无助的眼神……你要是能看到就再美妙不过了。”

    “我想我是看不到的。”

    巴巴洛特正陶醉的笑,闻言稍稍一愣。

    “因为我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应该是完好无损的城市,还有我的朋友们等待我回归的面孔。”灰刀一指巴巴洛特,天闲大喝,“今天,我就在这里好好算算我们之间的帐!”

    “哦?”巴巴洛特的脸色冷了下来,“你对那些蠢货还很很有信心,也难怪……他们多少还是有点用的,但可惜,今天我派出的可是特别的队伍,他们没可能活下去。”

    “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巴巴洛特抬起手中的剑,直指着天闲,“反正那对你来说都是再也见不到的景象。”

    天闲忽然微微一愣。

    巴巴洛特的剑,似乎有些和从前不一样了。

    虽然几乎都是纯黑色,但外形似乎有了些许变化,尺寸好像不同了,而且还有些奇怪的弧度,倒是有些像刀,但又不像。

    “是不是对我的武器很好奇?”巴巴洛特似乎能猜到天闲的心思,“为了和你对抗,我可是冒死才拿到这件宝物的。”

    “而且……它有很多好处,在它面前,邪眼……只是废物而已!”

    巴巴洛特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忽然把武器扭转,对着自己的腹部直刺下去。

    天闲愕然的望着巴巴洛特将那把剑刺进了身体,瞬间只剩下一小截还在外面。

    “哈哈……啊哈哈哈哈!”巴巴洛特狂笑,双手用力,将剑身全部插进身体。

    天闲忽然发现,那把剑并没有穿透巴巴洛特,剑锋似乎融化在他身体之中。

    一层黑气从巴巴洛特身上升起,巴巴洛特的面孔也开始扭曲起来,“天闲!从今往后,这大陆上再也没有这个名字!”

    “小子!打起精神来!这似乎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邪眼的声音忽然在天闲心中传来。

    “正常……什么意思?”

    邪眼没有回答,但巴巴洛特已经给了天闲答案,那把剑从头到尾已经完全融入巴巴洛特体内,而自巴巴洛特身体中升起的黑色气息在他头上聚集凝结,很快形成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东西足有十米高,看起来好像一片黑色幕布,但其中两道细长的眼闪着残忍的冷光。

    仔细辨别,天闲发现那并非是一片虚影,而是从巴巴洛特身上溢出的黑色气息凝结出来的实体。

    这是什么东西?天闲在心中飞快的问。

    然而邪眼还没回答,巴巴洛特已经怒吼一声,五指成爪,对这边挥了一下,他头顶的巨大黑幕瞬间动了起来。

    天闲双眸猛的一缩,发现那片黑幕中探出一只巨手,握着一把古朴的大剑对着自己就砍了过来。

    那手好似根本没有重量,速度快的令人咋舌,眨眼功夫黑色的大剑已经砍到头顶。

    天闲举起灰刀就档!

    “躲开!不能挡!!”邪眼忽然发出了惊人的尖叫。

    天闲大吃一惊,已经抬手的动作硬生生缩了回来,猛的向旁边闪去。

    “噗嗤!”

    一嘭鲜血喷上半空。

    天闲一个转身站稳,惊愕的望着自己胸前的伤口,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对方的攻击,但不知为何还是受了伤。

    和上一次被巴巴洛特的剑伤到一样,寒冷刺骨的气息顺着伤口渗透进身体,天闲迅速点了胸口的穴道止血,逆心诀催动邪眼的火力清扫入侵身体的寒气,却惊愕的发现这一次清扫十分吃力,那股寒气比之前要猛烈许多。

    “哈哈哈哈!”

    巴巴洛特放声大笑,扭曲的面孔更加恐怖骇人,他上方的黑幕也随着他的笑声颤抖扭曲,渐渐凝结成一个固定的形态。

    天闲从未见过这种东西,这似乎是某种野兽,身躯细长,前肢却粗壮有力,尖锐的爪子让人不寒而栗,它的头呈三角形,还有细长的胡须。

    “去死吧!!”

    巴巴洛特再次对着天闲挥爪,他上空的莫名怪物跟着巴巴洛特的动作对着天闲就是一爪。

    双方距离足有十米,天闲一瞬间愣了那么一下,感觉只有对方的影子掠过了自己的身体。

    “噗!!”

    三道巨大的伤口在腹部爆开,好像被巨大的爪子撕裂,血一瞬间飙射而出。

    天闲大为骇然!

    对方根本没有接触到自己,就像刚才的那一剑一样,而这次简直夸张过了头,只是对着自己挥挥手就打伤了自己。

    忍着剧痛,天闲闪身急退,血洒沙漠,留下一串滚热的痕迹。

    “居然没有切成两半。”巴巴洛特再次得手,但是却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的脸上很快再次被疯狂的笑意占据,“这才有意思!一下就死了!那我谋划了这么久岂不是亏了太多,哈哈哈……”

    天闲退到远处,剧痛不由让眼前发黑,迅速封了穴道运转逆心诀止血,天闲发现现在驱赶那股侵入体内的寒气变得更加困难了。

    “那片黑乎乎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天闲头上全是冷汗,望着巴巴洛特头上那个巨大的怪物,咬牙问道。

    能量触手一直在仔细戒备着,周围任何能量高波动都不可能逃过能量触手的侦察,但是刚才明明没有丝毫能量波动袭来,也就是说对方根本没有使用任何手段接触自己的身体。

    望着自己胸腹的伤口,天闲觉得这简直不真实,如果刚才瞄准的不是自己的腹部而是脖子,那自己现在岂不是已经身首异处了!

    “小鬼,逃吧!”邪眼的声音传来。

    “什么,逃?你是不是疯了?”天闲正想从邪眼那得到些有用的信息,听到这句话不由大为火光。

    “你赢不了的,只有被杀一个下场!”邪眼肯定无比的说。

    “放屁!”天闲大怒,“那片黑乎乎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快说!”

    这么几乎话的功夫,巴巴洛特头顶那个莫名怪物已经又变化了形态,这次好像是一个持剑的战士,战盔中闪烁着摄人的寒芒。

    “我不知道,但那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什么意思?”天闲发现巴巴洛特在逼近,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

    “那是他从另外一个世界带回来的,我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是超越我们这个世界的某种存在。”

    “超越我们的世界?”天闲听着简直有些玄乎,“什么叫……叫超越我们的世界?”

    “神域就是一种超越!”邪眼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微微有些颤抖,“也就是上层世界和下层世界的区别,那个东西所处的世界比我们的要高,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你无法抵挡他的攻击,也不可能攻击到他的本体!”

    天闲愕然,“你……你的意思是我只能被动挨打?”

    “不错!”

    “难道就……”

    “没有!”邪眼咆哮起来,“那是世界的规则!你无法超越!那个小子已经出卖了自己的一切换来了这种东西的帮助,你现在只有逃走一条路可走,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天闲眼角抖了几下,“我……能逃到哪里去?”

    邪眼一下沉默了下来。

    是啊,逃到哪去,又有什么意义。

    天闲呼呼喘气,“你这么说……我倒是,倒是……有个办法!”(未完待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