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二十一章 囚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当光线再次慢慢在苍白的世界尽头射来,空间重新变的鲜活,天闲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迷雾小镇中,而是身处一片混沌的雾气中。

    身边,是手持一盏昏黄灯笼的渡婆,迷雾中,她的脸若隐若现。

    “这是……”天闲记得现在这个地方,“这是迷雾小镇外!”

    “是的,你来过一次,这一次我带你去一个特殊的地方,跟紧我。”

    说着渡婆向前走去,身影迅速在浓雾中淡化,天闲赶紧跟了上去。

    渡婆在前面慢慢走着,那盏灯笼连地面都照不到,只能照出渡婆一个朦胧的虚影,天闲明白这盏灯是为自己而点的。

    “渡婆婆,刚才的是?”天闲迟疑的问。

    “是一个记忆。”渡婆隐隐似乎在叹息,似乎为了刚才见到的景象。

    “难道是……是您的?”

    “是我们的。”渡婆的声音慢慢平静下来,“现在我正要带你去见他们。”

    天闲微微一惊,“他们在这?”

    “嘘……”渡婆回头望了天闲一眼,“接下来不能出声,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天闲连忙闭上嘴巴。

    迷雾小镇之外,是一片广阔的荒芜之地,天闲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广阔,或许就像大地一样无边无际。

    而在这里,存在着迷雾小镇中绝不会出现的恐怖之物——超巨型虚灵!

    渡婆说过,迷雾小镇的建立几经波折,好多地方都被虚灵彻底吞噬,那些狂暴的虚灵成了如今的超巨型怪物,漫无目的的游弋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混沌之中。

    绝对不要招惹它们,甚至引起它们的注意!

    很快,天闲开始感觉到迷雾中出现了风,并且伴随着明显的明暗变化,那是超巨型虚灵在附近活动的证明。

    迷雾小镇没有风,并非实体的虚灵想要激起空气的流动,需要通天彻地的体型,天闲无法想象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渡婆的灯依旧亮着,似乎并不怕被发现,脚下不断变换方向,似乎在沿着什么路线而行,天闲紧紧跟随,生怕落后半步。

    随着渡婆的前行,迷雾渐渐散开了。

    天闲发现前方出现了亮光,渡婆也将灯熄灭了,“这里已经安全了。”

    这是一个奇异的地方。

    在充塞整个世界的混沌雾气中,一点小小的空间好像一朵莲花,美丽的开放在这,释放着孤独的光芒。

    雾气被光芒驱散,形成一个干净透明的空间,天闲随渡婆走进来,黑暗中这一点点孤独的光明让天闲心间微微一暖。

    这一下片空间很小,也就十米方圆,周围也没有任何阻拦之物,开放的出现在这。

    地上铺的石板,在周围的边缘已经破烂了许多,但地面很干净,几乎一尘不染,似乎经常有人打扫。

    七个石台均匀的围成一个圈,立在这里,光芒正是这七个石台散发出来的。

    石台很小,一米见方,一米五左右高,似乎凝聚了某种力量,上面都漂浮着一件东西。

    有项坠,有戒指,也有纽扣,甚至是一片衣角……

    “这里是……”天闲注意到,七个石台,有一个上面是空的,并没有任何东西。

    “是他们的墓地。”渡婆佝偻着背,一一在每一个石台前伫立,凝望上面的物件,最终停留在那个空的石台前,“这一个,是留给我自己的。”

    天闲恍然,忽然想起这些石台上的东西似乎都是刚才见到的那七个少年少女的随身物件,那枚项坠,似乎就挂在那位“姐姐”的脖子上。

    “好了,现在到了讲故事的时候了。”渡婆轻轻靠到了悬浮着那枚项坠的石台前,“过来些,你要记住我说的每一个字。”

    天闲不敢对这些遗物不敬,保持着与每个石台的距离,来到渡婆身边安静的站立。

    “首先,来说说我们是谁。”渡婆再次嘿嘿笑了起来,“小鬼,其实你不必为了那个所谓半神降临人类大陆而惶恐,因为那样的人,早就存在了。”

    天闲认真聆听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早就……存在?”

    渡婆以干枯的手指比了比自己,又比了比周围的石台,“我们,全部都是。”

    “你们,你们……”

    “很吃惊?是啊……诸神陨落的干干净净,神灵泯灭的世界,人类是这样记载他们的历史的,但人类并不知道还有七个神灵的仆人留了下来,一直在看着他们。”

    “挣扎、喊叫、战争、堕落……人类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的多,仅仅是几千年的时光就重建了这个世界,几千年……转瞬即逝。”

    “渡婆婆,您……您是,是……”

    “我曾经是半神,在更早的时光中是一个人类,我们……全部都是。”

    天闲惊愕无比,“那岂不是……支配者!”

    渡婆笑了笑,“不错,我们七个,都是灭世之战中失去了主神,又幸存下来的支配者!当然,也是胜利者。”

    “胜利者?”天闲心中微微一寒。

    “诸神的理智被疯狂的战争吞没,没有谁会留意我们这些弱小的支配者,七日灭世之战,许多失去了主神的支配者联合起来,逢迎诸神的意志,以无上神力撕裂了天空,摧毁了大地……将一切毁灭殆尽。”

    渡婆忽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直到……他们发现这个世界已经无法生存,必须要逃离这里才行。”

    如果不是渡婆现在亲口讲述,天闲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些话,“难道,七日灭世之战……”

    “我们在背后推波助澜。”渡婆畅快的笑着。

    “为什么……那样会毁掉一切!”

    “年轻人,毁灭既诞生,旧的世界死去,新的世界就会随之被赋予生命,但诸神的奴役比这个世界的末日还要久远,我们只是抓住了一次机会,给这个世界,也给我们自己重新塑造灵魂的机会。”

    “于是……”渡婆抬起手指着天闲,“人类,从此统治了这个世界。”

    “那刚才我看到的就是你们……”

    “是的!那是灭世之战最后的景象,那一天,我说了不该说的话,于是……”渡婆望着周围石台上的物件,眼中流露出一种岁月沉淀的哀伤,“他们都离我而去了。”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就在刚刚,天闲看到的那个小女孩所说的话清晰的在耳边响起,让天闲轻轻抖了一下。

    渡婆喃喃道:“是的,诸神并没有被毁灭,他们还会再回来,但那其实是很久之后才会发生的事,对于曾是人类的我们,太久太久……久到可以忘记,然后在新世界中慢慢死去。”

    枯瘦的手指轻轻捧起那枚项坠,渡婆微微苦笑,“战斗没有结束,我们必须把那些神灵永远的放逐,于是……我们建立了迷雾小镇。”

    “脱离人类大陆,在我们编织的幻境中的地方。”

    天闲倒吸一口冷气,“虚无幻境,是……是你们编织出来的?”

    “是的。”渡婆的回答简洁有力,让天闲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受,那已经是创造万物的伟大力量。

    “但,并非是我们创造的。”渡婆摇摇头,“我们只是编织者,将撕裂了天空的虚无逐出了人类大陆,并将虚无幻境的一部分囚禁在其中,小子,食灵者所知晓的虚无幻境,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真正的虚无环境好似星海,无边无际,绵延到世界尽头,连接着的另外一个世界,那是真正的荒芜浩渺,没有人能从中回来。”

    “迷雾小镇,就是维持这个囚笼的枷锁,是我们为人类大陆所建造的最后一道壁垒。”

    “为什么……要将虚无幻境囚禁起来?”天闲有些没听懂。

    “为了保护我们的世界。”

    渡婆笑的很自得,也很神秘,“仰望星空,我们能看到无数个闪耀着光芒的世界,但是我们自己其实并不在这片星空中,如果有人望向我们的话,那里只有一片漆黑的天幕,并没有任何光芒。”

    天闲的口眼不由自主放大,“难道……”

    “不错,被囚禁的不仅仅是虚无幻境的一部分,还有我们这个世界,这一片大陆,所有的所有!”

    “被虚无环境包裹,诸神很难寻找到回归的道路,就算他们留下了标记,但茫茫星空,他们根本无法发觉这个世界的光芒,我们切断了他们所有的路,而就算他们幸运的找到了这里,在穿过虚无幻境,也将被吸入广阔的虚空中,化为尘埃!”

    天闲感到遍体生寒,这些秘密听起来似乎带着一种格外的残酷和冰冷。

    “但是……”渡婆脸上的自得渐渐消失,“建立这样一个地方并不容易,你已经去过那些废弃的地方了,那里原本也是迷雾小镇一样的地方,但虚灵总是琢磨不定的,我们为了一个天真的想法,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目光望向前方,那个石台上漂浮着一片衣角,渡婆凝望着它,喃喃说道:“他……只找到这一片衣角。”

    天闲浑身一震,望向那衣角的目光的敬畏再次多了几分。

    “几乎每一个食灵者都知道,迷雾小镇本来有好几位管理者,这个传闻始终在他们之中流传着,但谁也没真正见过其他人,他们只知道我,渡婆是迷雾小镇真正的主人,对于其他都只能猜测而已。”

    “因为,姐姐离开的时候,已经一千年前了。”渡婆的目光落回手中的项坠上,“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实验性的建立迷雾小镇,当时……只剩下我和姐姐两个,只有我们两个,然后……”

    轻轻放开那串项坠,让它仍然漂浮在那,渡婆停了很久,终于轻轻的说:“那一次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办法,可以建立一个真正的枢纽,将虚无幻境稳定的禁锢,永远的禁锢……”

    天闲沉默着,不知现在该说些什么才好。

    “一千年的岁月流逝,食灵者们在这一千年几乎凋零殆尽,反而没有当初人类还在为了食物奔波时数量更多,创造了新世界的人类正在堕落,享受着世界的回馈,精神已经开始倒退……”

    长长的叹息,渡婆幽幽说道:“几千年的岁月,对于诸神来说只是短暂的一瞬,而对于我们来说,或许也同样短暂,但也同样漫长,我们兑现了当初互相的诺言,但我不知道他们如果看到现在的人类,是不是还会像当初那样选择。”

    “千年时光流逝,我们的信念还在,但我们的世界却已经面目全非……”渡婆深深的呼吸着,“他们……也离我而去了。”

    沉默在这个小空间里持续了很久,渡婆轻轻说道:“这是我们的墓地,没有会知道我们在这,也不应该有人知道我们做过什么,如今只剩下我一个,在我生命流逝到最后一刻的时候,我也要回到这里,陪伴他们接下来的时光……”

    “你明白吗?”

    天闲认真听着渡婆的每一句话,心中无比震撼,同时也无比的感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信念,可以坚守数千年的时光,穿透一个又一个无法割舍的灵魂,一直传递到今天。

    望着渡婆那佝偻的身躯,天闲肃然起敬,再也没有半丝轻漫。

    但渡婆最后这句话让天闲为之一愣,“什……什么?”

    渡婆并没有重复的意思,长叹一声说道:“之前的故事,就是如此,现在让我们来说说现在的事情吧。”

    天闲更是发愣。

    渡婆的神色却严肃起来,“当初,我们并没有想到人类还会呼唤诸神的回归,在那个时候也不存在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有一位半神降临,那么也就意味着,神灵的回归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实现,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而当我开始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力量改变这一切,只能寄望于这一切不会发生。”

    “我留意着人类大陆的动向,但没想到……让我最放心的人,带来了我最没有想到的消息。”

    天闲浑身一僵,渡婆的目光就落在自己身上,火焰一般。(未完待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