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一十章 暗流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老元帅带走了大皇子,代价只是一张简单的纸画。

    天闲明白自己太冲动了,在看到这张画的时候,脑子已经完全不会思考。

    独自来到城镇大厅房顶,天闲躺在倾斜的沙砾瓦片上,任凭火辣的太阳晒在自己身上,仔细的思考前后所有的事。

    但是,一想到才十一岁的瑶瑶落到敌人的手里……天闲就感到天空的光芒在乱闪,晃的自己睁不开眼睛,更加心烦意乱。

    正当天闲感到烦闷无比的时候,一把小巧的遮阳伞出现在天闲头顶。

    “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现在这个地方简直成了伤心人的秘密基地,作为大公你是不是该减少来这里的次数。”龙四的面孔出现在遮阳伞后,带着神秘的笑容。

    “我想静一静。”天闲吐了口气。

    “当然可以,我其实并不想陪一个满身怨气的男人呆在这种地方,但我怕你就算静上一年也不会想通这事情的原委。”

    天闲知道龙四的智慧在自己之上,但这个时候懒得理她,直接转身侧躺,眼不见心不烦。

    龙四收回遮阳伞,在自己肩上一搭,无奈的叹气:“好心的来告诉你怎么去找瑶瑶你却不听,算了……怪不得这世上的好心人越来越少了。”

    说完,龙四转身就走。

    天闲一骨碌爬了起来,一把抓住龙四的手,“你知道瑶瑶在哪?”

    龙四轻巧转过身来,上下扫视天闲,“怎么,现在不想静一静了?”

    天闲赶紧陪笑,附身用袖子飞快擦了擦一块砂瓦,“督军官大人请坐!”

    无奈的摇摇头,龙四坐了下来,顺手把遮阳伞丢给天闲,“替我撑着。”

    天闲选了个朝阳的方向站着,老老实实给龙四撑伞。

    龙四索性也躺在那,伸了个拦腰,一脸惬意,“熬夜还是对身体不好……”龙四打着哈欠说。

    美人横陈身前,沙漠轻薄的衣衫清晰描绘着女孩凹凸有致的身姿,让人心跳加速的曲线和柔软清晰的刻录在衣衫之上。

    平时天闲还会偷瞧几眼,但现在可没这个心思,因为龙四舒服的哼哼几下,看起来居然是要打个盹的样子。

    “你……知道瑶瑶在哪?”天闲不得不首先问。

    龙四半眯着眼睛,似乎天空的阳光还是很刺眼,没有回答。

    “你如果知道……什么条件都……”

    龙四猛的睁开眼,两道寒光从她眼中射出,止住了天闲的话。

    “哼!”

    龙四不满的哼了一声,坐起身来拉平了衣衫。

    “你又犯了相同的错误,而且是我提醒过你的。”

    天闲怔住。

    龙四直至自己,问:“我是谁?”

    “你……是龙四。”

    龙四摇摇头,“我是火叶城的内务大臣,总管国家政务,我是火叶城的督军官,名义上的异族军队统帅,是你的朋友,是你的战友,是你要绝对相信的那个人,也是会全心全意帮助你的那个人。”

    “当然,你可以叫我龙四,名字并不代表什么。”龙四看向远方,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落寞。

    天闲怔了一会儿,不由恍然。

    听懂了龙四的话,天闲不由感到一阵眩晕,那是紧张之后的放松。

    吐了口气,天闲直接坐了下来,就在龙四身边。

    “太阳晒到我了。”龙四看看毒辣的太阳。

    天闲笑了笑,把伞罩到她的头上,“我的确应该给你打伞赔罪。”

    “真的?”

    “我忘了你是我最可靠的朋友,绝对会帮助我,这一点失误在有些时候会成为致命的一环,我道歉。”

    龙四吸了口气,心情平复了一些,“总算还不是太愚蠢,两次之后应该可以记住了。”

    “不会有第三次了。”

    龙四点点头,“那么瑶瑶到底是谁?只是你的表妹吗?”

    天闲想了下,“她是二叔的小女儿,是我的表妹,但……也不止是,我们的族人都在一起,孩子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她就像我亲妹妹一样,她做了错事我为她顶罪,我出去做坏事她帮我隐瞒,大概……就是这样。”

    龙四不由看着天闲,直到他说完才扭过目光,“亲情……是吗?”

    “是的。”

    “很抱歉,我不怎么懂得这种感情,我们亲兄弟姐妹之间只有猜忌和陷害。”龙四说到这无奈的苦笑了下,“不过,我到底可以在这件事上给你一个警告。”

    “警告?”

    “是的,虽然我不是很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这是你的弱点,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吗?”

    望着天闲有些惊讶的神色,龙四继续说:“毫不关系感情的说,瑶瑶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与我们的计划毫无关系,她的生死就好像天边一棵小草,我们看不到听不见,也感受不到,更影响不到我们,但她和你之间的感情已经让你几次失控,我听古丽说,你这次差点对老元帅动手。”

    天闲不得不点了下头,“当时……我已经无法思考了。”

    龙四拍怕天闲的肩膀,“这是你的优点,我们大家能生活在这是因为你有这份情谊,但这也是你的弱点,现在这个弱点已经被瑶瑶放大了,而且敌人正在利用这个弱点攻击你。”

    “什么?”天闲吃惊的望着龙四,“敌人在利用瑶瑶?”

    龙四冷然一笑,“不然,你以为那画像是怎么来的?”

    “画像拿来给我看一下。”龙四伸出手。

    天闲赶紧将画像交给龙四。

    龙四对这画像看也不看,而是在天闲面前直接闭上了眼睛,用手细细的摸了起来,然后放到脸上磨蹭两下,还伸出****舔了两下,看的天闲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仔仔细细把这张纸各处的气味嗅了一遍,龙四直接将画像还给了天闲,这才睁开眼。

    “你……你刚才?”天闲差点以为龙四要把这画像吃了,又嗅又舔的,就差咬几口了。

    “纸张和颜料都是南方的贡品,直面虽然被折了几下,但已经光滑无痕,所用的画笔是帝国特产的寒狼毫,这张画是在王宫某个有身份的人所在的地方画出来的,颜料味道深厚,看来反复修改过,也就是说并不是偷用纸笔,而是以正常手段要来纸笔画成的。”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愕然的张大了嘴巴。

    看着天闲惊讶的模样,龙四不由微微一笑,“别看我这个样子,琴棋书画也都是精通的,作为公主,随时要有为帝国联姻的觉悟,不想自己到时候受丈夫嫌弃,最好做个好学生。”

    “当然。”龙四笑容在脸上扩张开来,“现在已经用不上这些东西,敢来娶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说实话,天闲觉得龙四这辈子的确很难出嫁了,这个女孩才二十不到的年龄,已经表现出极度的强气和精明,甚至有运筹帷幄,征战沙场的气魄,本身又实力不凡,无论在力量还是智慧上都要碾压绝大多数男子。

    如果她是一个精灵,绝对比露娜更适合做精灵女王,说不定精灵一族就会从此强盛起来。

    天闲惊讶的时候,龙四已经收敛的自己发布宣言的锐利之气,重新转回话题,“所以说,这张画像,是帝都中某个有身份的人在王宫的某个角落画出来的。”

    天闲闻言全身一震,“你是说瑶瑶在龙渊帝国的王宫中!”

    “很有可能!”龙四直接点头。

    猛的,天闲站了起来。

    但两束目光让天闲感觉到了一种失望的情绪。

    回头看过来,龙四已经收起了目光,望着远方。

    默默的,天闲又坐了下来。

    龙四杨了下双眉,“还好,第三次你自己醒悟了。”

    天闲沉吟了一阵,“我要冷静一些,冷静一些……”

    “勉强算你合格吧,自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那么我就必须再警告你,瑶瑶这件事,恐怕十分复杂,远不像我们之前所想的那样,只是敌人掳走了她,等待时机威胁你。”

    “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天闲极力克制,声音还是微微发颤,“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才十一岁出头!一个女孩子!”

    “瑶瑶自身自然没什么价值,他们想要的,是你!”

    “那为什么还不来……为什么?”

    “已经来了,就在今天上午。”

    龙四忽然紧盯着天闲,“难道你还没意识到吗?敌人已经在攻击我们了!”

    “我……不是很明白!”

    龙四眼神开始发亮,“老元帅是个极为忠诚而且正直的人,他不会说谎,他说不知道画像的来历,那么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派来的,而你看到画像的反应和老元帅的一无所知,就是这次攻击的导火索!”

    “你是说……有人想要我杀掉老元帅!”

    “只要你伤害到他,那么不仅这次交换俘虏的计划会完全失败,我们和龙渊帝国也将成为不死不休的敌人,龙渊帝国在我们失信而且总元帅受害的情况下倾尽全部兵力进攻,那个时候……”

    天闲不由打了个冷颤,瞬间如坠冰窖。

    与龙渊帝国为敌,为的是凝聚反对龙渊帝国的力量,可不是为了打倒龙渊帝国,如果对方倾尽全力,那么或许一切都将淹没在龙渊帝国的钢铁大军之中。”

    “老元帅……是鱼饵?”

    “不!”龙四皱起眉,“这样的鱼饵未免太贵重了,但这其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

    “什么地方?”

    “你觉得……谁能派已经不怎么露面的老元帅亲自来到我们这片荒凉的边境?”

    天闲双眼不由瞪大起来。

    答案只有一个,龙渊大帝!

    交换俘虏这种事,能劳动总元帅亲自出马的,只能是龙渊大帝的意思!再无别的可能!

    “可龙渊大帝怎么舍得老元帅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你刚才不是说……”

    “不错!”龙四双眼闪烁着寒冷的光,“也就是说,是大帝派他来,但大帝却不清楚其中的危险,怎么样……觉得有些奇怪了没有?”

    “你是说……有我们之外的,第三方势力插手?”

    “不错!”

    龙四飞快的说了起来:“只能是大帝派老元帅前来,而无论是大帝还是老元帅都不知道那张画像代表着什么,更不知道其中的危险,老元帅这次身边没有任何一个贴身的强大护卫,这显然是一个阴谋!想让老元帅的这次来访变成我们与龙渊帝国不可恢复的裂痕!甚至想要借机彻底铲除我们!”

    “而且,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谁提供了这张画像!”龙四加重了语气,“如果是大帝或者老元帅掳走了瑶瑶,他们不然知道这样做的危险,显然,不是他们!也不是帝国的势力,如果是帝国的势力,只要大帝询问这张画像的缘由,必然会知道其中的危险,那么只有一个答案!”

    “有第三方势力向龙渊大帝提供了这张画像,并且指名老元帅亲自出马,就说只有老元帅亲自拿着这张画像前去,必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救回大皇子!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幕!”

    天闲不由慢慢咬紧了牙关,“第三方势力……是血盟?”

    “几率很少!”

    天闲本以为龙四会支持自己的判断,没想到她居然几乎一口否决。

    “血盟的确是第一个向我们透露知晓瑶瑶消息的势力,而且在龙渊帝国王宫动乱的时候还派出了死士,似乎他们和帝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他们本该更倒向我们才对!”

    “我们击败了龙渊帝国,整个大陆都嗅到了集团势力可能在异族部队到来之后重新划分的情况,血盟也立刻明确对我们示好,而且我们现在需要支持,而龙渊帝国向来不喜欢血盟在境内活动,血盟最正确的做法是现在向我们示好,并且给予我们一定帮助,最差也是作壁上观,两边都不表态,绝对没有帮助龙渊帝国铲除我们的理由。”

    天闲脑子有些乱,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天闲并不擅长。

    “圣灵殿吗?”天闲只能猜到这个了,在这大陆上,似乎也就只有圣灵殿恨不得立刻把这座城市永久的消灭掉。

    “有可能,但又不对。”龙四吐了口气,“圣灵殿如果抓住了瑶瑶,那么应该立刻来找你才对,他们势力庞大,比龙渊帝国也不遑多让,没有必要偷偷摸摸依靠龙渊帝国来办这件事。”

    “那会是谁……到底瑶瑶在哪里?”

    龙四沉吟了好一会儿,忽然轻轻说:“一切,或许早就在计划了。”

    天闲听出龙四的口气有些不对,不由疑惑的问:“什么早就在计划?”

    龙四索性再次躺了下来,展开四肢望着天空,“龙渊帝国,正被某种力量侵蚀。”

    “侵蚀?”

    “我来沙漠……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龙四扭扭身子,砂瓦很硬,却还是可以陷入回忆,“我的那个老仆,你还记得吗?”

    “来福吗?我们亲手埋了他。”天闲记得,那个一直保护龙四的忠心老仆,迷一样的身份和惊人的年龄,几世忠臣,最后却要杀掉龙四,这件事一直是个迷。

    “在那之前,就有一位皇子被毒死了。”龙四回忆着,“下毒这种事,是很卑劣的手段,大帝很可能不许,这件事……很可能不是王宫内的人干的。”

    “但王宫之外的人,似乎也不可能在王宫内活动。”天闲觉得不大可能,龙渊帝国的王宫可不是游乐场,平时戒备森严,想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死一位皇子再全身而退,这需要通天的能耐。

    到现在那位皇子是谁弄死的,依旧毫无线索,这个凶手是极其厉害的角色。

    “你记得来福死的时候,说的是什么吗?”龙四又问。

    “他说……”天闲开始皱眉。“他说看到了真正的神迹,他是受到神的启示,在做正确的事。”

    “是的,神灵。”龙四喃喃,“但神灵不可能给来福什么启示,也不可能对我这个公主有什么仇恨,这是人为的,是一个骗局,而我记得你从东部王国回来时对我说过,在那里遇到了许多奇怪的种族拦路,但有一些却为你引路。”

    天闲已经猜到龙四的意思了,“你是说……巴巴洛特!?”

    龙四一骨碌爬了起来,紧盯天闲的双眸,“你不觉得这一切太奇怪,太巧合了吗?那些异族也是说看到了神迹,是神灵的意思才为你引路,和来福的话几乎一模一样。”

    “这……或许只是巧合。”

    “一位皇子被毒死了,效忠我家几代的老仆反要杀我,帝国总是动乱不堪,最终还上演了王宫喋血,皇嗣互相残杀的惨剧,如今,一个逾越大帝和老元帅的阴谋就摆在我们面前!我的大公!你不觉得龙渊帝国越来越奇怪了吗?”

    “你的意思是……”

    “有一股势力,正在背后影响帝国的走向,而且很可能已经以某种方式赢得了大帝的信任,一切……都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幕后主使,或许就是巴巴洛特,或许……又是什么像他一样的疯子。”

    天闲听着,越听越觉得有理。

    龙渊帝国的状况说起来似乎都可以解释,但是连起来看,绝对有些不同寻常,特别是龙四的老仆来福,他绝对是受到了某种极其强有力的扭曲才会要弑主,这种强大的力量一定不仅仅只影响了来福一个人,或许在龙渊帝国还会有一些人受到影响……

    想到这些天闲就不寒而栗。

    难道说王宫的那场动乱,这股力量也在暗中推波助澜吗?甚至今天老元帅前来也是如此?

    “不管怎么样,瑶瑶现在很可能在龙渊帝国的王宫里,没错吧?”

    “没错,很可能!”龙四轻飘飘的回答。

    天闲想了一阵,“谢谢,我明白了。”

    龙四一把拉住转身要走的天闲,“你明白什么了?”

    天闲望着龙四审视的目光,忽然抬起指头在她额上点了一下,龙四一愣,伸手来打时天闲已经收回手去。

    “我要加快和龙渊帝国的战争,迅速凝聚一个势力团体,敌人正在龙渊帝国虎视眈眈,我的动作越快,他的动作就必须跟着快,我想我用不了多久就会见到瑶瑶的,她是我的弱点,敌人绝对舍不得她死。”

    龙四放开天闲,默默转过身去,“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我真怕你自己冲进王宫去,但是……让你选择这么做我也很抱歉。”

    天闲眺望龙渊帝国的方向,似乎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龙四说:“瑶瑶的事,既然不再简单,也就无法那么简单救她回来,我明白……我会挡掉所有的攻击,一直等到对方不得不让瑶瑶见我的那一天!”

    小心把画像收入怀中,天闲转身离去,“救回瑶瑶,我要把那个杂种碎尸万段!”

    屋顶只剩下龙四一个,那把遮阳伞斜斜插在砖缝里,依旧在为龙四遮阳。

    龙四无力的躺下来,感觉身体被砂瓦和天空的太阳同时蒸烤,软绵绵的。

    被一个男人,一个兄长关心,爱护,甚至可能会豁出性命保护的感觉,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呢……

    比这太阳烤在脸上的感觉还要强烈吗?

    龙四在屋顶毫无目地的滚了几圈,终于站了起来,脸上依旧是一片淡然,“大多数人的感情,对于我来说果然是多余的……”

    拿起遮阳伞,龙四脚步轻快的离开了屋顶。

    正午十分大皇子才被带走,黄昏时候龙渊帝国的骑兵信使就已经将战书送到了城镇大厅。

    如果依旧拒绝交换杀死了十六皇子的九皇子,龙渊帝国的百万大军将兵临城下。

    “瞧瞧,这些大帝国的嘴脸多么可憎,与我们谈判的时候还满脸微笑,人全部赎回去立刻就翻脸了,早知道该多抓几个。”天闲把战书丢到一边,环视城镇大厅的所有人,“下一次,我们必须依旧击败龙渊帝国的军队,而且要展示我们的特殊力量,这样才能真正让其他势力考虑倒向我们这一边。”

    “精灵们的总人口只有一万,之前死伤的大多是高等精灵,现在能作战的只有一千人左右。”露娜微微摇了摇头。

    “狮人一族全体可以参战!”屠戈有力的说道。

    “可狮人的全部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一千,在地上爬的孩子难道也要上战场?”露娜瞪了屠戈一眼。

    屠戈不敢吭声。

    “我的战士们很多。”小沙王轻轻开口,“沙漠子民的人口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少。”

    “但也不会比龙渊帝国的军队多。”露娜打断她,“而且沙利特战士的特长是在沙漠中战斗,没有铠甲,没有坐骑,使用短兵弯刀,根本无法在平地上与骑兵对抗。”

    “我们有沙漠。”

    “沙漠不是异族!”露娜强调,“我们第一次击退了龙渊帝国,但只得到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赞许和联盟,我们需要一次展示实力的机会,沙漠不能再成为绝对的因素,而且,这一次龙渊帝国一定有备而来,不会再那么好对付了。”

    龙四在一旁开口说道:“帝国早年开拓疆域,四处征战,遇到过许多奇特的战场,经常损失惨重,但最终都攻克了对方,沙暴不会再有作用了,如果只是在沙漠边境作战的话。”

    “正面我们是无法取胜的!”古丽很肯定的下了结论,“但如今圣灵殿和血盟都明确的表示愿意支持我们,或许……”

    “要他们出兵,恐怕不行。”四姑娘摇了摇头,“而且就算可行,也不可能太多,依旧无法抵挡龙渊帝国的大军,现在我们不必在想凑够军队打一场硬仗,而是要想怎么才能以少胜多了。”

    众人沉默下来。

    思索着……也渐渐感到焦灼。

    除去沙利特战士,火叶城并没有任何军队,只有几百治安士兵而已,在精灵和狮人到来之后才有加强了一些警备力量。

    上一次出战的精灵战士几乎就是精灵一族的绝大部分战力了,这座城市根本无法防守。

    如果龙渊帝国真的动用百万大军直接杀过来,那么死尸都足够把这座城市压垮。

    怎么办?

    一时间没人能想出合适的办法。

    天闲忽然笑了一下,“我觉得你们都漏算了一件事。”

    大家不由纷纷看向天闲。

    “你有注意?”露娜很奇怪,这种时候大多数想想出注意的是四姑娘和龙四,天闲从来都是干瞪眼的。

    “我们不必要局限在让精灵和狮人们展示出绝对的作战力量,他们的数量还不够,根本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我们只要让所有人知道,这座城市,还有我们永远不可能被攻陷,这就可以了。”

    “这不是一样,我们需要精灵和狮人们的力量保卫这里。”

    “的确,但并不需要很多人。”天闲笑的有些让大家担心。

    “加米娜,过来!”天闲对加米娜招招手。

    加米娜一愣,没想到这个时候天闲会叫她。

    迅速来到天闲面前,加米娜正想扑上来套近乎,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整整衣衫,很是姿态优美的对天闲行了一礼,“加米娜见过主人。”

    大家不由一阵轻呼,当初那个小野猫现在居然学的这么有规矩了。

    天闲也是啧啧称奇,礼节这种东西不是反复使用就显得生硬而没有诚意,加米娜这也不知道是经过了多少次练习,才能做到这样自然流畅。

    行礼完毕直起身,加米娜立刻原形毕露,眯着眼耳朵兴奋的动了动,“主人!怎么样?加米娜做的好不好!?”

    天闲不由笑了起来,“辛苦你这样没完没了的练习了,放你三天假,去城里溜达吧!”

    “主人真好!”加米娜凑过来,抱着天闲的手臂撒娇。

    现在,加米娜也不那么惧怕天闲了,主人这个凶残的概念正在加米娜单纯的意念中逐渐改变。

    “不过,三天之后我要你去办一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加米娜惊喜的望着天闲,这是天闲第一次有具体的事情交给她去做,“是!加米娜一定为主人办到!”

    “龙渊帝国集结大军,怎么也要十天半月才可以吧?”这句话天闲是在问龙四。

    “这里地处边境,又没有驻军,真要调集百万大军,恐怕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足够了,几天之后,我或许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天闲用力握紧拳头,“现在想办法去购买战马吧!会用到的。”

    露娜很疑惑,“精灵和狮人都不骑马作战的。”

    “追击的时候,可以节省很多力气。”

    众人不由为之一呆。

    简单交代了要说的事,天闲立刻返回了沙漠深处。

    那座防御阵经过一整天沙漠酷日的暴晒,没有产生任何变化,微弱的能量自动在阵法中运转,并且向阵中的神像汇集。

    没有启动防御阵,依旧可以运转,天闲发现这一点不由有些意外,也有那么一些喜悦。

    这说明这个防御阵其实并不怎么需要能量晶石催动,它有着吸收周围自然能量的特性,恐怕这也是能完好运转两千年的缘故。

    细细检查神像,没有任何异常,神像汇集能量的方式、角度都毫无问题,一切就和寂静森林那个湖底的翻版一样。

    神域……

    天闲心中默念着这个字眼儿。

    诸神降临的必要条件,他们存在的必要条件,会破坏这个世界的究极魔手。

    而既然是一个奉台,没有门户的自由穿梭能力,只能是在奉台周围构建出神域后穿过世界壁垒直接降临。

    在那之前,这里的一切,那位神灵并不知晓。

    当然,神域已经建立,这里的一切本当不复存在。

    “有多少成功的几率?”天闲轻轻问。

    邪眼跳在天闲的发梢上,“你是在问多少几率会化为灰尘吗?哦……大概百分之百。”

    “就是说还有些希望。”

    “哼!小子,这就是我不喜欢的一个理由,太过执着!”

    “我可不想你喜欢我。”天闲笑了笑,

    “说实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还只是个神像,直接毁了他,一了百了。”

    天闲摇摇头,“我死去之前,或许再也找不到这种东西了。”(未完待续。)

    手机本章:

    最新下载和评论: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暗流)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谢谢您的支持!!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