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零九章 画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将召唤地点选在了沙漠深处,最荒凉,最罕有人迹,就连沙利特战士的巡逻队只是远远望上一眼就离去的广阔荒漠之中。

    如果有什么意外,在这里或许还能进行补救。

    小沙王将沙奴调给天闲使用,这条巨型虫兽在沙漠里几乎无坚不摧,无论是搬运沙丘还是开辟通道都有着天闲都为之汗颜的效率。

    在沙丘起伏的大荒漠上,远远望去这里有一片方圆数百米的平整地面,和周围层峦的巨大沙丘地形截然不同。

    风沙吹在这块地面的边界好像吹在无形墙壁上,强行被分向两边,边界上很快积累了厚厚的沙子,使这块地面好像用巨大透明砖块压在那里形成的一样。

    天闲动用了现在自己所拥有的全部圣痕,品级从低到高一个不留,全部摆放在这片地面周围充当能量晶石。

    三角已经按照天闲的要求布置了最坚固的防御阵法,天闲将之再次加固,目前这个场地中如果发生能摧毁小型城市的爆炸,阵法外甚至不会激起一片尘埃。

    天闲准备召唤使用那个奉台的神灵。

    准确的说是帮助他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这无疑危险无比,失败或许还是好的结果,一旦成功,转瞬间这片沙漠灰飞烟灭一点都不出人意料。

    不能再等了,天闲无数次的告诉自己。

    对抗诸神的许多行动都进展的太缓慢了,人类国家各怀野心,向龙渊帝国这种宁可自残子嗣也要保持旺盛活力的国家怎么可能接受神灵就要降临,人类必须团结,他必须泯灭野心一同抗敌这种情况?

    一个神灵,是解决现在所有问题的钥匙。

    他们到底要如何降临,条件是什么,是否有特殊的限制,其余的神灵都在哪,甚至是到底他们会不会全部回归。

    无数问题的答案都必须亲自面对真正的神灵去探索,否则无论如何努力也不过是盲人摸象。

    在这个巨大的场地上刻画那个奉台中发现的守护阵,足足花了天闲三天三夜的时间,守护阵过于巨大不说,天闲必须反复检查,这件事必须杜绝任何失败的可能。

    将那只剩下双脚的石像安放在守护阵中时,天闲终于松了口气。

    最初的准备终于完成了。

    已经三天三夜没睡的天闲躺在浩瀚的沙漠上,虽然感觉疲惫不已,但身下冰冷的沙子却让脑子无比清醒。

    夜空一望无垠,洁净的沙漠大气上空呈现出无以伦比清晰的星空,星光闪耀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清楚的好像星星触手可及。

    天闲忍不住伸出手,星空豁然间升上无边的天际,远到无法想象。

    璀璨的星光凝成两条巨大的光带横贯天空,将世界一分为三,无尽的星辰以奇特的姿态呈现在遥远陆地上这荒凉沙漠中的少年眼中。

    无尽的星辰,无尽的星空……

    星辰在这天空中,仿佛沙漠中的一颗沙粒,而在这无尽的星辰之中,不知道那一颗,或者哪一些的周围,生活着那些曾经统治这个世界的诸神。

    星空下,这个世界如此渺小,他们为什么还是对这里念念不忘……

    恍惚中,天闲觉得这漫天星辰犹如漫天的神灵,闪烁的星光也变得可恶起来,似乎全是敌意的目光。

    “如果可以,我真想向天祈祷,希望你们放过这里,这世界何其之大,你们找一个更好的地方生活岂不是更好……”

    “天小哥这般善心,怕是诸神聆听不到了。”

    天闲翻身而且,见四姑娘正徒步而行,已经靠近了自己。

    沙漠寂静无风,晶莹的沙砾水晶似的反射着熠熠星光,在这一片星海之中有一串暗淡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沙漠深处,那是四姑娘的脚印。

    四姑娘手中提着一个食蓝,显然是来送食物的。

    “你怎么在这?”天闲大为吃惊,连忙冲了上去。

    四姑娘停下脚步,笑道:“天小哥吩咐不许人靠近,但已经几天没有吃过东西,妾身等天小哥吃过了,就带着食篮回去。”

    天闲哪是这个意思,上前一下将四姑娘横抱起来,就地坐在沙漠上,飞快脱下了她的鞋子。

    那双纤纤玉足,已经冻的僵硬,红肿起来。

    夜晚的大沙漠冰冷无比,白天炽热的砂子在夜晚犹如冰碴,踩着沙地行走就好像淌过一条冰河。

    四姑娘继承的并不是战斗类型的圣痕,在防御上更差了许多,这一路走来,双脚已经冻伤了。

    “你怎么走那么远的路?”天闲飞快搓揉她双脚的穴位,语气中已经多有懊恼。

    四姑娘不由微微紧了下身子,低头回答:“天小哥亲口说不要人打搅,自然是关系重大,小灰飞来飞去响动惊人,妾身……”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走过来!”天闲喝断四姑娘的话。

    “是,妾身知错了……请天小哥不要怪罪……”四姑娘小心说着,声如蚊讷。

    天闲确实有些恼怒,人的手脚尤为精巧脆弱,双脚的经脉四通八达,汇集了许多穴位,着双脚再走两个小时,恐怕就要受到永久的伤害了。

    为的,居然只是来送一些食物!

    简直……

    天闲差点想骂出来,四姑娘向来聪慧理智,这次却如此愚蠢!

    但一回头,却见一颗晶莹泪珠从四姑娘的睫毛上低落,她垂着头,不敢大声呼吸,像受了惊吓缩紧身体的猫儿。

    天闲无声一叹息,继续为她活络双足筋络,逆心诀的劲气逼近双足,这双纤纤玉足看起来又恢复了几分生气。

    “什么时候回来的?”天闲问。

    四姑娘赶紧飞快擦了擦眼角,“黄昏时分。”

    “什么时候出发到我这来的?”

    “入夜……”四姑娘的声音轻了许多。

    天闲看了一眼那食篮,“准备食物就过来了?”

    “嗯……”

    “晚饭吃了吗?”

    四姑娘咬了咬嘴唇,“没有……”

    “该打!”天闲忽然大声喊道。

    四姑娘一惊,侧脸飞快闭上了双眼。

    温暖的手抚到四姑娘脸上,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珠,悄然消失。

    四姑娘睁开眼,发现天闲也没有打过来,还在为自己揉脚。

    很认真,动作也很轻柔,双脚在那双手中热了起来,一路走来的寒意正在被快速驱散。

    “下次不许这样了。”天闲轻轻说。

    “是……”四姑娘赶快回答。

    天闲看了眼四姑娘,她连忙低下头去,似乎有点害怕。

    这个动作让天闲有些心中微微一痛。

    和其他人相比,四姑娘是很特别的。

    她是一个孤儿,从小被血盟训练成长,小小年纪的生活中只有冷酷无情和阴险毒辣,而那些几乎就是她的全部。

    当她抛弃血盟,也就失去了一切。

    向往的美好生活总是梦幻般的存在,然后在梦幻的虚影下呈现出严酷的现实。

    她虽然总是笑着,但其实很辛苦,很艰难的在适应着新的生活。

    小心翼翼,是她最真实的写照。

    她迷恋着那个带她走出黑暗的少年,倾其所有,同时,又惧怕着这个少年,哪怕他皱一皱眉都会心惊胆战。

    天闲知道四姑娘的性子的坚毅常人远不能比,她总是带着真诚的笑容面对大家,但其实心中存在着一种惶恐和不安,艰难的适应着新的生活,从没有放弃。

    不过,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命运般的柔弱,她太害怕失去得来的一切,太害怕眼前这个少年的一嗔一怒,她很想再和那个少年接近些,但又恐惧自己会犯错。

    这个少年已经是她的一切。

    她没有坚持,没有向往,没有支撑她走向更远方的意志,有的,只有蔓藤一样的依赖。

    坚强而过软弱,这两种相反的极致杂糅在她身上,呈现一种病态的和谐。

    “疼吗?”天闲轻轻问。

    四姑娘轻咬嘴唇,没说话,但摇了摇头。

    “说谎要挨罚的。”

    “疼!”四姑娘赶紧回答。

    其实真的很疼,冻伤的脚自然缓解都是胀痛无比,何况是天闲这种直通气血的迅速疗法。

    “所以下次不许这样了,我会……很心疼的。”

    四姑娘愣了下,忙低下头,不想天闲看到她眼中涌出的泪花。

    “哭吧……哭吧,委屈就哭出来……”天闲轻轻的说,好像沙漠里停息的微风……

    四姑娘无声的流泪,却已经不感到委屈,眼前这个少年已经完全懂的自己的心意了。

    “妾身知错了……”流着泪,四姑娘小声的说,“下一次,妾身一定沐浴更衣,吃过东西,容光焕发的再来见天小哥,这种模样真是羞于见人……”

    天闲点点头。

    四姑娘迫不及待来到这里,为的只是想早哪怕一刻见到自己,甚至她离家多日,已经开始有见不到自己的恐惧了。

    天闲明白这一点,但也不必再说,四姑娘一定也是明白的。

    “只有你一个人来,那些狠心的婆娘就这么放心的把我丢在大沙漠上三天三夜,居然也不来看我,最后叫你这个远途劳顿,还没休息的人过来。”

    同样不满的口气,这次却没让四姑娘显得不安,反而是满脸笑意,“妾身使了好些手段,才把姐姐们都拦下,独自前来的。”

    天闲一乐,“你这么狡诈!”

    四姑娘眼中满是迷恋,“妾身自知身份,但能让天小哥眼中只有妾身一人,这种机会却也不会放过。”

    天闲忍不住又是笑了起来,刚才仰望星空那种烦闷感一扫而光。

    “好了,要放一会再揉。”天闲放开四姑娘的双脚。

    四姑娘的鞋子早已经冰凉,天闲索性将这一双玉足放入怀中暖着,回手揽过腿弯和腰肢,将她完全抱在了怀里,“抱抱。”

    足通百骸,四姑娘双脚冻伤,其实身子早就凉透了,她身子娇小,被天闲完全抱在怀里,顿时暖和了起来。

    不过这个姿势让四姑娘害羞不已,不觉脸上发烫,但这温暖的气息又让她无法抗拒。

    千里迢迢日夜兼程赶回来,饭都来不及吃一口,带了食物小心翼翼穿过沙漠,哪怕冻伤了双脚也在所不惜,为的……不就是希望这个少年能对自己笑一下,把自己揽入怀中吗……

    靠在天闲怀里,四姑娘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暖起来……

    “吃晚饭了。”四姑娘正有些沉迷于天闲身上的沙尘和汗水混合的味道,忽然一股肉香飘进了鼻孔。

    定睛一瞧,天闲已经打开了食盒,取出食物递到眼前。

    “这是给天小哥……”

    “不吃我又要心痛了……”天闲夸张的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四姑娘顿感哭笑不得,这少年一会老成可靠,可一会又让人无奈的像个小孩子。

    “那……妾身只吃一点。”

    “好。”天闲飞快把食物取出来,“呀!新烤的点心!”

    四姑娘躲在天闲怀里,吃了一顿最温暖的晚餐,不过有些撑——被天闲强行喂了不少。

    无垠星空之下,仿佛只有一片沙漠,两个人。

    “天小哥,可是都准备好了?”四姑娘吃着餐后的甜点,小声的问。

    “完成一半了。”天闲吮吮手指,“你觉得这个计划怎么样?”

    “妾身听天小哥做主。”

    天闲晃了晃有些迷糊的四姑娘,“我是说你觉得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四姑娘回了回神,脸颊又是一阵发烫,轻轻的说:“成败功过,但求无愧于心,天小哥不必顾念其他,必然成功。”

    天闲心中不由微微一震。

    做这个决定,下了很大的决心,而所有的决心加在一起,还不起四姑娘这句话来的有用。

    是成,是败,是一场浩劫还是一个奇迹,有多少人会陷入苦难,有多少人会因此迎来光明,这些都可以忽略……

    只要明悟己身,无愧于心!

    这广阔的世界,无数的生灵,那远方的亲人和怀中的女孩丝丝缕缕纷杂混乱的线索一下子全部被这句话凝聚起来。

    “但求无愧于心……”天闲不由低声呢喃。

    四姑娘依偎在温暖的怀中,轻吟着说:“无愧于心,就无愧于这个世界,妾身以为天小哥必然做得到。”

    天闲忽的大笑出声,抱着四姑娘身体往后一倒,抱着四姑娘在沙地上打起滚来,四姑娘吓的惊呼一声,眼前天旋地转。

    “我们回去!”天闲坐起身来忽然做了决定!

    四姑娘愣住,“回去?那这里……”

    “我需要一天的时间观察这阵法的能量流动是不是正确,正好去看看龙渊帝国的反应,对了,血宗有什么消息让你带回来?”

    预料之中,血宗表示了没有任何犹豫的联盟之意,而且条件不变,时瑶瑶的下落。

    天闲听完四姑娘的话不由哼了一声,“哪那么便宜就会告诉我们瑶瑶的下落,这件事是一个秘密,血宗不会那么容易放手,现在他只是在放长线钓大鱼,我们一旦答应,条件或许就会出现变化!”

    四姑娘略有惊喜的望着天闲说:“妾身也觉得如此,血宗为人阴险狡诈,绝不会轻易帮我们找到瑶瑶。”

    天闲望了眼背后的防御阵,“我们先不答复,很快……血宗就知道该怎么重新制定条件了!”

    天放亮的时候,天闲和四姑娘回到了火叶城,小灰则飞快的溜回它的巢穴里休息去了,上次搬运的那个神像重量超乎想象,天闲扛着费力,小灰带着也是极其吃力,现在小灰对于石头类的东西特别敏感……而且一有机会就要去睡觉。

    让四姑娘睡下,天闲迈着轻快的脚步来到了龙四的宅子前。

    天才放亮,龙四已经坐在凉棚里,对着几卷卷宗皱眉了。

    “总熬夜的女人衰老的快,你再这样下去就要变成老太婆了。”天闲走了过来。

    龙四对天闲为什么忽然回来丝毫都不好奇,目光依旧落在卷宗上,“食物和女人我这里都没有,你还是去别的地方闲逛吧。”

    这女人嘴巴还是这么不饶人。

    “我是来了解下龙渊帝国的动向的。”

    龙四终于抬起头,“哦……要知道这个,那正好,今天有人要来交涉赎回大皇子的事,你出面好了。”

    说着龙四将桌上的卷宗丢了过来,“今天恐怕是个特殊情况,我正挠头怎么处理,你就出现了。”

    天闲展开卷宗一瞧,上面上龙渊帝国许诺赎回大皇子的条件,从上到下罗列了整整几十条,看的天闲直发愣,“不是……只要赎金的?这些什么工匠、书籍之类的……”

    “是我额外加的。”龙四自然而然的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当然要多赚一点。”

    这那是一点……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天闲看着上面一些矿石木材甚至还有人口之类的条件,不由一阵冒汗。

    “这样还不够吗?今天要交涉什么?”天闲奇怪起来,这种条件就算换一个国王也值回几倍的价钱了。

    龙四微皱眉头,“条件是打赢了,但……今天来的这个人,可是有些麻烦。”

    “谁?”

    龙四瞄了天闲一眼,“你认识的,见了面就知道了,正午的时候在城镇大厅见面,不要迟到。”

    说着龙四站起来,伸了个拦腰,“我要好好睡一觉,下午之前不要来打扰我,我希望睡醒的时候,你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

    “一定!”天闲弹了下卷纸,口气轻松。

    然而,当天闲正午时分身着大公服饰在城镇大厅见到来客时,顿觉事情不妙。

    这次来交涉赎回大皇子的不是什么普通的使者,甚至不是什么特别的使者,而是龙渊帝国真正的实权派,全军总元帅!

    这让天闲有些吃惊,这样的交涉事宜,绝对不该派这样的人物前来才对,从实际意义上来说,他的分量比大皇子要重的多。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少年人,我们又见面了。”元帅大人站起身来,依照使节礼仪队天闲行礼,但口气却十分亲近。

    天闲望着这位龙渊帝国的元帅大人,心中一片怪异,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巧合,绝对有着什么特别的理由。

    作为龙渊帝国的统军大将,他手下握有所有的兵权,几乎是大帝之下的第二核心人物,这些年他已经不怎么露面,看似开始将兵权渐渐交出,但元帅只有一个。

    他怎么会来?

    天闲心中无限个疑问,“的确,上次还是在您的府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天闲自己都感到一阵怪异,那次在龙渊帝国的时候,这位老人家生生将他那个行为怪异的孙儿塞到了自己这边来,明确说今后自然会有必须他出面的时候,但天闲几乎已经完全忘了那个少年的存在。

    他来到沙漠边境之后,一声不响的住下,一声不响的过着每一天,这城市里就好像从来没这个人一样,要不是今天这位老元帅忽然出现,天闲简直想不来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老元帅笑笑,“比起那是,你可是成长有加。”

    无论身体还是实力,如今天闲和那是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又成了一国之主,这话倒是也不错。

    但天闲总觉得,老元帅有其他的意思。

    “请坐!”对待老人家,天闲还是比较客气的。

    老元帅也不客气,坐下来后口气依旧好似闲聊,就像面对的还是当初的那个少年,而不是现在的火叶国大公。

    “这次来,是想接大皇子回去,他也算是我半个学生,从小体弱多病,我怕他禁不起这沙漠酷热,会生疾病。”

    “这个……自然可以。”天闲拿出了那份卷宗,“之前的使节已经谈妥了条件,不知道您是否带了……”

    天闲停了下来,老元帅显然没有带条件中的东西,下边人早报告说来的只有一个车队,十几个护卫侍从而已。

    什么矿石啊、工匠啊,就连基本的金子都统统的没有!

    老元帅拿过卷宗细细看了一遍,摇头道:“这样的条件也能接受,真是有辱国面。”

    天闲微微一怔,“元帅大人,您的意思是……这些条件,已经不作数了吗?”

    “当然……”老元帅笑着将卷宗放回桌上,“难道你看到这些条件的时候,就没有感到荒谬吗?”

    这倒是真感觉到了,天闲觉得龙渊帝国答应这样的条件简直是脑袋进水了,可白纸黑字就写在这!

    “元帅大人,之前的使节已经与我们订好了条件,您一来就全推翻过去,这样出尔反尔,似乎不是大国风范!”

    老元帅微笑着,云淡风清。

    天闲捉摸不透这位老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试探的问道:“如果这些条件都推翻的话,您打算怎么赎回大皇子呢?”

    “少年人,这一次之所以是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可以给你一个最满意的条件。”

    天闲了然的点点头,“尊敬的元帅的大人,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条件可以比之前的条件更加让我满意。”

    老元帅笑了笑,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来,“我其实很清楚,那些东西对于你来说并不算什么,交换条件,自然要慎重对待,用那种东西换回大皇子,一定会让大陆各国耻笑。”

    说着,老元帅将那张纸放到了桌面上。

    古丽走上来拿起了那张纸,正要打开看,老元帅却说话了,“不!你最好不要看,那是只能给他看的条件。”

    “是什么?”天闲直接的问。

    古丽也再没犹豫打开了那张纸。

    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在这张纸上,古丽的脸上也没有震惊之色,有的全是疑惑。

    “一张画像。”古丽将纸交给天闲。

    老元帅略有意外的看了看古丽,在他的想法中,这个女孩还没有这样备受信任。

    一张画像也能赎回大皇子?天闲满心疑问。

    拿过那张纸一瞧,一瞬间天闲双目暴睁,全身的血都涌向了脑子。

    颤抖着,天闲的手颤抖着,抓紧那张纸,燃烧着怒火的双眸钉在了老元帅的身上,“这张画像……是哪来的?”

    所有都大吃一惊,天闲竟然会如此愤怒。

    众人稍微聚集过来看了看天闲手上的那张纸,上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平平无奇的画像。

    是一个小女孩,圆嘟嘟的脸蛋,透着灵气的大眼睛,看起来伶俐可爱。

    所有人交换了下眼神,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妙。

    能让天闲有如此巨大反应的画像,而且是一个小女孩的画像,那么十有*就是瑶瑶了。

    龙渊帝国怎么会有瑶瑶的画像!?

    “我告诉你,之后可以带走大皇子了吗?”

    天闲怒满胸膛,“没想到……你也是如此的卑鄙无耻!竟然以一个还没成年的小女孩作为要挟!”

    老元帅的目光深沉了下来,“少年人,克制你的愤怒,那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胡乱发泄自己的怒火,只是幼稚的表现。”

    天闲眼角不断抽动,“很好……很好!那么你告诉我,她在哪?或者你是否能将她带到这里来,我可以释放大皇子!”

    “我只能告诉你这张画像的来历,仅此而已。”老元帅淡淡说道。

    天闲感觉脑袋仿佛要炸裂开来!

    瑶瑶!又是瑶瑶!瑶瑶的存在居然被第二方势力发现了!不!难道说根本就是龙渊帝国!原本就是他们掳走了瑶瑶!

    他们想要用瑶瑶为要挟条件,这群肮脏的畜生!现在还要躲躲藏藏,不把真相说出来!

    “天小哥……”一声轻唤,让天闲清醒了几分。

    天闲惊愕的发现四姑娘拉住了自己,而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向老元帅迈出了半步。

    这让天闲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居然失控了!

    老元帅深深的望着天闲,“看来,这的确是一个对你十分重要的人,没有猜错的话,是你的亲人吧?”

    天闲才压下去的怒火再一次冲上头顶,“你……不要欺人太甚!”

    老元帅思考了一下,“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反应,看来……我们都被利用了。”

    天闲微微一怔,“什么?你说什么?”

    老元帅皱起苍白的眉毛,口气缓慢:“如果你是这样的反应,我不该来这里,刚才……你差一点杀掉我。”

    天闲心中凛然。

    老元帅沉吟半晌,“好了,交换的事继续,带大皇子来这里,我会告诉你这张画像的来历,如果条件可以接受,就不要再拖延时间了。”

    天闲终于开始感觉到隐隐的怪异之处了,老元帅的话,字里行间透着疑问,全不似是胜券在握来要挟自己的。

    缓缓坐下,天闲再次问:“元帅大人,画像里的人,您不知道她的下落吗?”

    “不知道。”这一次老元帅回答的十分干脆。

    天闲心中闪过一阵短暂的绝望。

    虽然画像让天闲怒火冲顶,但瑶瑶的消息再次出现,却也令天闲欣喜若狂,可是这份喜悦瞬间就被老元帅泼灭了。

    “真的……不知道?”天闲双目充血的望着老元帅。

    “少年人,你觉得我会说谎吗?”

    天闲凝视着老元帅的眸子,良久,深深的吸了口气,重重的无奈感压在了身上。

    “去带大皇子过来。”露娜在天闲身后直接下达了命令。

    不到片刻,大皇子被带到了城镇大厅。

    这段时间大皇子被好吃好喝的供养着,离开了帝都的喧嚣,这沙漠纯粹的空气与干净的食物和水倒是把他养的比来时胖了几分,精神也好了许多。

    “老师!”一见到老元帅,大皇子一把抱住他的双腿,顿时就哭开了,他本就不怎么坚强,这次被俘更是心惊胆战,现在见到了老元帅,总算知道自己得救了。

    老元帅见到大皇子并没有受到虐待,还被养的好好的,不由点了点头,望望四周,但并没有见到龙四的身影。

    “你先去外面的车里等我。”

    打发走大皇子,大厅里的气氛忽然凝重了起来,老元帅望着桌上的那张画像,似乎在沉思,天闲也看着画像,等待着。

    “画像是王宫里某个人交出来的,他是谁,官职如何,人在哪里,我并不知情。”凝望天闲,老元帅沉声补充,“我能说的,只有这些。”

    天闲牙齿咯咯作响,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过模糊了!

    站起身来,老元帅转身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忽然说:“好好照顾我的孙儿,你会需要他的。”

    ---

    补更到位(未完待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