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八百零八章 毁灭之匙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当古丽以一生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一面擦着湿漉漉头发一面饿的双眼放出绿光的回到城镇大厅时,大家已经在研究她留下的卷轴了。

    而古丽的出现把所有人吓了一跳,当她舒服的倒在一堆软垫中吃了两块点心喝了足足一壶凉茶后,才发现了众人惊愕的目光,以及香那毫不掩饰的警惕的神色。

    甚至于香的手已经握紧了闪波刀。

    “呃……你们?”古丽完全愣住,同时也被自己的声音惊醒。

    拿下头上的毛巾,漆黑的长发随之滑落,黑色缎绒般闪烁光泽。

    “还没时间对你们说……”古丽尴尬笑着挠了挠头,“我才刚刚学会控制这股力量,还不熟练。”

    大家没等发问,却发现古丽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体型几乎没有改变,但面盘却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个大家所熟悉的古丽,而刚才那仿佛从黑夜中扯下来一片似的黑发也重新变为火红。

    刚才那个只是眼神中就蕴含无限冰冷杀气的女子瞬间消失了。

    大家看着坐在那尴尬挠头的古丽,一时都以为出现了幻觉——毫无疑问,这个就是古丽本人无疑,和天闲厮混的久了,挠头的动作表情都相似了三分。

    “是卓雅,大家不要怕。”古丽嘿嘿笑着。

    露娜听了这话惊讶更深一分,“你……你已经?”

    “我已经明白了。”古丽显得很坦然,“卓雅从未离开,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已经明白这一点了,回来的路上我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有些是我小时候的,有些……是不久前我根本不曾知道的,那应该是卓雅的记忆吧。”

    卓雅的存在,大家都是明确知道的,但谁也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在一定的条件下,卓雅会从古丽身上苏醒,甚至连体型外貌都会发生一定的变化。

    这一点,只有古丽自己完全不知情。

    没想到,她离开出使圣灵殿离开了一段时间,回来时已经知道了真相。

    “卓雅果然一直在保护我……”古丽脸上满是幸福的红晕,“我唯一的亲人从来没有远去。”

    露娜做到古丽边上,擦了擦她长发上滴下的水珠,“这句话要改一改才行,我们也从来没离开过你。”

    古丽用力点点头,“所以……我要吃双倍的东西,弥补一下才行。”

    “这好像和吃多少没什么关系。”

    “我要饿死了……一天一夜都在赶路,滴水未进,这可要饿死两个人。”

    大家发出一阵笑声。

    一切比想象中要来的自然与简单的多,对于卓雅,大家也等待了很久,终于等到了她归来的这一刻。

    很快,大家围上来,无比好奇的问着卓雅的情况,露娜甚至要想让卓雅露面。

    “这个……她可能不大习惯现在的场合。”古丽苦笑,不忘吃东西,“我现在还无法熟练掌握卓雅的力量,有时会不由自主的和卓雅调换身份,但意识到的话,她就不会出来了。”

    露娜眨巴眨巴眼睛,“好吧,小女孩害羞的话我也没办法,只是……不知道那个小混蛋会对此作何感想。”

    “他已经知道了!”古丽兴奋的把天闲去看望她的事说了一遍。

    “原来他知道了。”露娜笑了笑,笑容中好像隐藏着什么坏坏的东西,“看来他还没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严重性?”古丽愣住。

    露娜已经抓过古丽带回来的卷轴研究起来,把刚才的话完全丢到了脑后。

    这卷轴可是了不起的东西,是圣灵殿的正式公文,全大陆只有圣灵殿使用这种规格夸张的公函,而这种东西每年使用的次数倒是极其有限,而每次使用,几乎都是向大陆各国宣布圣灵殿的某些重大决定,颇有几分圣旨的味道。

    而这次,这份公函破天荒的表达了友好之意,并且明确表达了希望火叶国能与龙渊帝国保持友好,共同维护大陆和平,让全人类生活在幸福之中云云的意思。

    末尾,很不起眼的有一句话:圣灵殿愿为大陆和平尽一分力量。

    “这就是盟军宣言了。”露娜很不客气的用笔直接在这句话下边加了粗线,这张很是金贵的公函立刻变成了破烂草稿。

    “我们打赢了龙渊帝国一次,立刻就得到了这个。”龙四脸上全是笑意,“四姑娘一定带着类似的东西再返回,血盟绝对不会这样故弄玄虚,一定明确表示会帮助我们才对。”

    “圣灵殿和血盟……”露娜思索着,“会有其它国家吗?”

    “我们再赢一场,就会有了。”小沙王一面吃着点心,一边惦着脚尖努力瞧着那份公文。

    古丽索性把她小小的身体抱到桌上坐下,“圣灵殿的态度还是很友好的,虽然没有明说,但看起来不会眼看我们被击败。”

    “可也不会直接出兵的,他们还要在观察,不明确了局势,据对不会现身跳进这池浑水里的。”龙四冷笑一声,“整个大陆最虚伪的就是他们了。”

    小沙王仔仔细细将这封公函看了一遍,小声道:“看来就是我们如果有被支持的价值,圣灵殿就会插手,如果没有……就会旁观的意思吧?”

    “不错,所以接下来我们必须要再得到一场更大的胜利才行。”龙四双目精光闪烁,“到时候,一切都将被改写。”

    “可下一次就不能再用相同的战术了,而且也不能使用太过离谱的阵法,必须要正面击败敌人才行,可下一次恐怕龙渊帝国就会派来能征善战的大将,还有数目夸张的大军了。”说起正事,小沙王一脸认真。

    “我们也没有退路了。”龙四拿起一旁的点心,发现居然是最后一块,古丽和小沙王和香……大家都在看着自己,讪讪缩回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点心抢过来丢进嘴巴,这才心满意足的说,“比起对付诸神,龙渊帝国还算不上对手,这个都斗不过,我们都可以早早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众人望着空空的盘子,一脸哀怨,四姑娘还远在千里之外,这点心却已经吃完了。

    “说起来,龙渊帝国已经开始交钱赎人了,那个小混蛋是不是离开的太久了一点?”龙四开始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正说着话,只听外面一股狂风呼啸而过,城镇大厅都要跟着摇晃起来。

    “咚!”一个沉重的落地声结束了呼啸声,似乎什么东西砸在了地上。

    小灰激起的风暴声大家最熟悉不过,但这个沉重的落地声?

    众人来到门外,见小灰已经累的瘫倒到地上,硕大的脑袋贴着地板,瞪眼吐舌,一副要背过气的模样。

    而天闲站在旁边,还有一块石头摆在旁边。

    “我回来啦!”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漫长的飞行,从寂静森林返回的这段路简直惊心动魄,天闲明白自己是对的,但却也知道正确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选择,恍惚中甚至差点忘记驱赶徘徊者,不是小灰提醒,现在就已经在虚无环境成为一缕虚灵了。

    见到大家熟悉的面孔,天闲觉得自己浑身又充满了鲜活的气息。

    “哎?”天闲一眼看到古丽,不由大为惊喜,“你居然已经回来了!”

    冲上来一下抱住古丽,天闲开心的把她整个人举了起来,古丽猝不及防,惊叫了一声,人已经被天闲在半空转了一圈。

    放下古丽,“吧嗒”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天闲嘿嘿而笑,“辛苦娘子远走劳顿,为夫定会好好犒赏你的。”

    天闲说的古怪,古丽自然是没听懂,但看那口气,多半又是调笑之意,古丽不由瞪起眼来,“还不快放开我。”

    天闲哪那么听话,又在另一边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放开古丽,然后乐颠颠来到了凌面前。

    “好久不见!”

    凌眉梢一动打断了天闲,“又想用这种办法套近乎吗,算了……这也是做妻子的义务。”

    天闲开心的揽过凌的腰肢,在她脸上啄了两下,“好香!”

    看着天闲又到雪那边去,凌无奈的摇头,“总是这样……”

    “我回来了。”天闲又开心的去抱雪,手却微微一颤,短短的停顿了一下。

    天闲望着雪,雪也望着天闲,双方的目光都似乎有些东**在里面。

    抱住雪,天闲有些发怔,似乎一时忘记了要做什么。

    雪已经轻轻环住天闲的身体,踮起脚尖来在天闲脸上轻轻吻了下,“黑……不要怕。”

    天闲身体猛的抖了一下。

    “我们都会陪着你……”雪靠在天闲怀里,声似细丝,却紧紧缠住了天闲的心。

    天闲苦笑,自己在这个女孩面前几乎是透明,居然忘记了这一点……

    在雪额头上吻了一下,天闲歉意的望着她,“对不起,这些天我总是在外面。”

    “是啊,她睡觉很不安稳的,弄的我也睡不好。”凌不由在一旁抱怨,天闲不在的日子,她陪着雪入睡,但雪依旧会做噩梦。

    天闲走过来,将凌深情的拥入怀中,“抱歉。”

    凌怔住,望着大家满脸尴尬,小声说:“笨蛋,放手啊……羞死人了。”

    天闲放开她,同时捉住了她的双手。

    凌一愣,用力想要抽回自己的手,“你……”

    这次天闲没有放开,而是慢慢摊开了凌的手掌,那细嫩柔软的小手,掌心却满是擦伤和老茧。

    “你为了能熟练操控寒古塔,以手抚摸中央石柱的符文和刻纹,熟悉、记忆、尝试……一遍又一遍,我全知道……”

    凌始终用力要抽回手,但天闲始终不放,这让她很意外,但天闲这句简单的话,却让她不知心中到底是何滋味……

    “我还知道,你不喜欢正眼看我,但喜欢偷偷的瞄着我,然后自己笑。”

    凌抬手就打,天闲早笑着跑开了。

    “我的管家大人,过来抱抱!”天闲对古丽张开了双臂。

    古丽有点不知所措,现在大家都感觉到了,天闲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

    “你不来,我可要来了。”天闲上前一拦纤细的腰肢,将古丽抱个满怀。

    凌看着天闲,哼哼一声,“如果不是没的选择,我才不会要这种花心的家伙。”

    雪不由拉住凌的手臂,小声笑了起来。

    抵住古丽的额头,天闲望着她的双眼,轻轻的说:“你离开的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想你。”

    古丽耳稍已经红透了,在人前这么直白让她有点无所适从,但和天闲额头相触,双目对接,却躲不开。

    脸颊发烫中,古丽听到自己轻声细讷:“我每天也是一样。”

    天闲嘿嘿笑了起来。

    古丽一惊,“啊!你……不是我说的!”

    天闲哈哈而笑,放开古丽大声对所有人说:“我带回了一样好东西!这可是一件大礼!”

    地上那块石头早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屠戈没兴趣看人类你侬我侬,早就到了石头旁,发现这块石头上居然还有两只脚,不由挠了挠下巴,“这是什么?”

    “一个神灵!”天闲大声回答。

    所有人都被吓傻了。

    很快,这个东西被搬到了城镇大厅中,让所有人意外的这块石头沉重的不合常理,天闲搬起来都吃力异常。

    搬到城镇大厅中,天闲放下这块石头,累的呼呼喘气,先喝了几口水,这才缓过气来。

    “小鬼,这块石头是神灵?你的话是什么意思?”露娜小心的研究了下那块石头,不解的问。

    天闲把到寂静森林去的前后事情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神灵的奉台!?”

    众人面面相觑,“奉台”这种东西从没人知晓。

    “愚蠢的生灵!”邪眼在天闲发梢跳了出来,他绝少在大家面前说话,态度却还是依旧的嚣张,“你们不了解的真相就像大陆外的无尽大海一样广阔无边!”

    没人理会邪眼……

    “可这东西就算是奉台里的石像,现在只是石像的一小部分,它有什么用吗?”露娜继续问,这也是大家心中的疑惑。

    天闲凝望那不能算是神像的神像,轻轻开口:“我有一个想法,想大家一起决定。”

    “说吧,姐姐我大概会同意的。”露娜笑着,老气横秋。

    天闲舔舔嘴唇,看了看露娜,目光移动到每个人的脸上,没和一双目光对视,心中就变成沉重几分,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压在身上,微微有些透不过气。

    虽然已经有些习惯这种感觉了,但每次做出决定,依旧这样心情沉重。

    一双小手从背后放到了天闲肩上,“黑……不要怕。”

    隔着衣衫也能感觉到那手上凉丝丝的感觉,天闲心中温暖与酸涩纠缠在一起,这一声呼唤如此让人沉醉,但正因为如此,心中才更加惧怕。

    “我……我们已经经历很多事了。”天闲终于开口了。

    “从雷霆古城了解诸神回归这件事开始,我们已经经历过太多,那个时候……我们还不是现在的样子。”

    停顿了一下,天闲一一望着每个人的面孔说:“其实我知道,也经常这样想,就算我们度过了一生,诸神也不会降临,那或许是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之后的事情,谁能知道他们回归到底需要多久呢……”

    “或许我们什么都不做也能好好的活下去,甚至活到人类这个种族因为内战而彻底消失……”

    众人不由神色肃穆起来,因为天闲从未这样的说话,眼神从未这样决然。

    天闲继续说:“我们聚集在一起,或因为命运,或因为利益,但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已经不可分离,但我今天要说,你们当中有一族之长,有决定家族命运的掌权者,有影响整个大陆的能量,或者干脆是一方帝王,你们保护的,你们背负的……很多很多,所以……”

    天闲吸了口气,“如果你们现在选择离开,我认为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众人不由大为惊愕。

    露娜没有像之前那样上前来抓着天闲乱晃,而是走上前来仔细端详天闲,“小鬼,你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天闲直视露娜,“精灵一族的命运在你的手中,露娜。”

    露娜很吃惊,天闲绝少直呼她的名字。

    “是在你的手中,使者大人。”露娜微微蹙眉,“现在的一切,都是你赢来的!如果你觉得不够合理,就算要完全毁灭它我也无话可说。”

    说完,露娜望了望天闲身后的雪,“他的脑子没问题吧?”

    雪赶紧摇摇头。

    露娜歪歪头,把外衣直接丢掉,活动了下肩膀,“那我就不会有愧于心了。”

    “算我一个。”龙四站到了露娜身边,早已经挽起了袖子,“有些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总要补上几刀才有记性。”

    “要打人吗?”凌站了起来。

    古丽毫不犹豫加入其中。

    天闲很快发现所有人都站到了自己面前。

    雪不由有些心虚起来,大家杀气腾腾,毫不似伪装,城镇大厅里充斥着一股杀气。

    对此,天闲只能苦笑,“就知道你们都是这种反应……”

    “啊!是啊!”露娜双眼冒出火来,“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修理你这个混球更让我心情舒畅的事情了!”

    “不必留情,打死了算我的!”露娜上前一步。

    “我准备召唤一个神灵。”天闲轻轻说。

    这话,犹如一股带着冰茬的寒风,瞬间冻住了所有人,正要跟随露娜上前发泄一下怨气的大家和露娜一样,脸上的表情停顿在目瞪口呆之中。

    城镇大厅里安静无比,并非是因为众人屏住了呼吸,而是一种无限的疯狂逼的人无法呼吸!

    “你……你要……要召唤一个……一个什么?”露娜的舌头都有些迟钝了。

    “神灵!”天闲字字清晰。

    这个回答强而有力,砸碎了冻结在原地的大家,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脸上应该是什么表情,心中一片混乱。

    召唤一个神灵!!!!

    为什么?想要自杀吗?

    还是想要毁掉整个世界?

    从头开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抵挡神灵的回归,现在居然要召唤一个神灵?

    没有等待大家消化这个消息,天闲再一次扔出了重磅炸弹,“我们要抓住他,让他帮助我们抵挡诸神的回归。”

    抓……抓一个神灵?

    那种可以移山倒海,瞬息间毁天灭地的家伙?

    如今北部大陆因为诸神战争而永远冰封,无尽大海翻涌着诸神大战的能量漩涡,人类大陆就好像诸神世界破碎的残片,人类在此苟延残喘,庆幸着诸神的陨落,召唤一个那种东西回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你看,把他们吓到了。”邪眼欣赏着众人脸上错愕的表情,满足的笑了,“所以我说你们根本无法抵抗诸神,只是这种程度就已经无法承受了。”

    邪眼的话将所有人从惊愕中拉回现实。

    瞬间,城镇大厅爆炸般冲起了吼叫声。

    露娜直接冲上来,揪住天闲的衣领,“你再给我说一遍!你要做什么?”

    震惊、疑惑,在每个人脸上闪动,天闲却显得很平静。

    “露娜,那对抗诸神的这件事上,我们没有实质的推进,他们或许要几百年、几千年后才降临,也可能是明年,明天,下一刻甚至现在!”

    “我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正确,所以……”

    露娜明白了,也放开了天闲,“所以你才要和我们商量,一起决定对吗?”

    “是。”

    “已经到了要用这种办法的时候了吗?”

    “或许不必,但……”天闲摇摇头,“我不知道……一切都是未知。”

    露娜凝视着天闲,“真的不知道吗?还是……有别的理由?”

    天闲眼神动了一下,感觉肩上的手也随之微微一颤。

    我可能要死了,不知道死期。

    这种话怎么说的出口?而且是邪眼带来的消息,大家或许不会相信。

    望着天闲沉夜似的眼神,露娜似有所悟,长叹了一声,轻轻揉了揉天闲的头发,柔声道:“那么……告诉姐姐,这样做,是有理由的,对吗?”

    天闲点点头。

    “好吧!”露娜退了回去,“那我就代表所有人,答应了。”

    天闲愕然。

    众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各自返回作为,或坐或靠或躺,城镇大厅又恢复了平常轻松的场景。

    “你们……是不是草率了!”天闲忍不住问。

    龙四最先叹了一声,“是啊~~~太草率了,可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做草率的决定,如果是一个足够谨慎的人,是不可能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吧,在当初草率决定要来到这里的时候,一切已经注定了。”

    “这就是为什么想揍你的原因。”凌眼中还带着惋惜之意,也带着一丝丝莫名的神光,“一个神灵……我们天眼一族困守极北之地,世代为神灵的守卫,可还没有人真的见到过神灵!”

    古丽直接在天闲身边一靠,嘿嘿笑道:“卓雅一定也很想见一见那些神灵是什么样子,当初我们只见过他们的神像。”

    屠戈的声音也传过来,“神灵的力量蹂躏东部王国的土地,我们的故乡在这千多年中忍受痛苦,我们挣扎求存,从来没有想过反抗,也从未有机会,如果真的能有一位神灵在眼前,我请求让我第一个撕下他的血肉!祭奠那些逝去的生灵!”

    天闲心中一片难以言喻的滋味……

    如果这次走错的话,所有的一切都将毁灭,所有的柔情、所有的信任、所有已经抛洒的热血都将化为随风而去的灰烬。

    所有的一切!

    “黑……”雪轻轻搂住天闲,贴着脸颊,凉丝丝的感觉让天闲觉得心中的苦闷缓缓的纾解……

    “无论去哪,我都会跟着你的。”

    天闲感觉眼角湿润,赶紧眨了眨眼睛。

    露娜靠在一边,手里抛着一枚水果,眼神落到房顶的横梁上,轻轻的说:“或许,这种事本不该由我们来承担,但这个世界没有道理可讲,也不会时光倒流,发生的就在眼前,我们必须接受,这个决定或许有些沉重,但……或许也到了必要的时候,如今……其实已经有三位神灵尝试降临了,第四位在哪我们还不知道……”

    大家都知道,金纹兽作为诸神的一员,已经在东部王国精灵王城的废墟湖中安稳疗伤了,从结果来看,其实它是一个平安回归的神灵。

    当然它在穿梭世界之门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需要极长的时间恢复,这个时间或许比人类的历史还要长,对于人类来说,它的危险几乎等于零。

    另外一个险些降临成功的是月神,她的计划几乎没有任何瑕疵,精灵王的狂热给了她机会,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精灵王城就是一个巨大的神域建造,可惜最后被天闲搅局,功亏一篑,现在失去了信徒们的月神,或许永远也不会降临了。

    第三个,就是天闲搬回来的这位。

    他是谁,力量有多强横,甚至长的什么样子,一切无从知晓。

    唯一的消息是他是个十分弱小的神灵,比金纹兽还要弱小。

    这三位神灵是已知中最接近降临成功的,金纹兽最前,月神次之,而这位不知名的神灵似乎还需要不少时间。

    但毫无疑问,这一切都在说明一件事,诸神对这个世界的渗透早已经开始,并且正在成功,天闲阻止了其中的某几个神灵,但这广阔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在冰封的寒冰原,在无人踏足的无尽大海,或许一位神灵已经降临,世界正面临最后的火焰!

    “不能再等了……我们应该行动了。”露娜接住了果子,“小鬼,一个人决定世界的生死过于沉重,这个分量,我们一起来分担吧。”

    “哈哈哈哈!”邪眼忽然放声大笑,“看你们的样子!真是可笑!”

    天闲站了起来,随手弹掉邪眼的火焰,“你还是祈祷我们能够成功,否则诸神不会放过你这种弱小的邪灵,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你是不错的补品!”

    “哼!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活下去!”邪眼又冒了出来。

    天闲不再理会邪眼,走到窗边望着天空,缓缓说道:“明明要决定大多数人的命运,却只能让他们茫然不知,如果失败了,连声道歉都无法去说。”

    “成功了,他们也不会向你道谢的。”凌口气淡淡,“没有制约诸神的有利条件,这件事无法公布,只会引起恐慌,我们只能自己决定,或许忽略他们更好一些,就算是……我们自己救自己吧。”

    天闲回过头,微笑的看着凌。

    凌神色如常,“不要忘了,我可不是人类,和姐姐一样是人类唾弃的天眼一族,你觉得天眼一族为什么要被冻死饿死在极北之地,甚至要灭族在那里,答案很简单,是人类驱赶我们到那里,对于人类,我没有任何感情。”

    “这世上……谁真心对我,我就百倍回报。”凌也望向窗外,“我不是救世主,仅仅是被救世主欺负的小女人,其他人我可不会去管。”

    “没什么可犹豫的,有些事就算做错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凌淡淡一笑。

    “我们有一个危险分子在这里。”天闲笑了一声,“不过这似乎也没错,有些事……还是要自己决定,如果失败的话,就让我在这里先说一声道歉吧。”

    吸了口气,天闲想让自己更加有力,“明天开始,我要对这件事进行布置,如果没有必要不要来打搅我,龙渊帝国的事情就拜托你们了,如果四姑娘回来的话,让她来见我。”

    “龙渊帝国的事情不必担心,我会再拖几天才把大皇子还给他们,想要再次进攻,怎么也要拖一段时间。”龙四肯定的回答。

    “呼…………”古丽吐了口气,“这种事……简直有些不现实的感觉,那我做什么?”

    天闲笑了笑,“大家不用做什么,把自己的事做好就可以了,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立刻通知你们。”

    “那要多久才能开始呢?”

    天闲看了看露娜,“十天以内!”(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