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九十九章 来袭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这是精灵历史上最庄重的一次加冕仪式,简单甚至是简陋,但前所未有的凝聚了精灵一族所有族人的心愿,上万道目光注视着新的精灵王,无限的期待和希望倾注在这些目光中,精灵的历史上从未有哪一位精灵王承受过如此多的期望。

    当天闲将精灵王冠戴在露娜头上的那一刻,海啸一样猛烈的欢呼声冲天而起,穿透闪耀在整个城市中的光辉,在天空回响。

    天闲重新以月神祭祀的身份致辞,然后将整个仪式交给了露娜。

    精灵们眼中,现在只有自己新生的王者。

    本来露娜是要发表精灵女王的演说,但热情高涨的精灵们欢呼着,声音完全盖过了露娜,最后他们直接冲上来,将露娜直接抬在了人群之上。

    整个城市都沸腾了起来。

    天闲为了防止自己也被抬上去,早早躲开,远远望着陷入狂欢的精灵们。

    “看来你这次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龙四出现在天闲身边,一起望着欢呼雀跃的精灵们。

    “什么?”

    “精灵似乎应该更矜持一些,就算是节日也不会激动到这个地步,他们期待新的精灵王真是期待的太久了。”

    天闲在母王藤的粗壮藤条上一靠,叹道:“如果你说的是这个,那我应该的确做对了,但如果有更合适的人选……我不会让露娜去做这个精灵女王的。”

    龙四横了天闲一眼,“心疼自己的姐姐肩负重任吗?但你倒是舍得把我扔到成堆的政务里面去。”

    “你有志向于此,但露娜……她只想找到自己的家人。”天闲望着举在人群上的露娜,眼神闪动,“她关心着自己的族人,但……未必就情愿做这个精灵女王。”

    “谁能一生如愿呢?我当初还不是想要做个帝国的好臣子,可如今……”龙四笑笑,“露娜已经是幸运的了。”

    天闲只得也点点头,忽然看了看龙四说道:“你好像在安慰我。”

    “你要答谢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接受。”

    天闲一笑,“下次你遇到烦心事我也安慰你好了。”

    “我可没有你那么多愁善感。”龙四随手丢给天闲一个小纸条,“帝都送来的消息。”

    天闲惊讶这么快就有了消息,赶快打开纸条一看,不由愣住,“这……这是帝都来的消息?”

    “不错,是帝都主动放出的消息,看来是要消除周边国家的猜忌。”

    天闲又看了一遍那纸条上的消息,之后不由一把将纸条捏成一团,“这种借口怎么可能说得通!光是屠戈看到的就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难道龙渊帝国指望这种消息会不外泄吗?”

    龙四随手在旁边的树上摘了一颗水果下来,在衣服上很是随意的蹭了两下,直接咬了一口,很满意果子的味道后,才一边嚼着一边含糊的说道:“外敌入侵,现以诛杀外敌,皇族上下全部平安无事,这种消息……似乎的确不会让人相信,不过……你似乎不了解龙渊帝国的传统。”

    天闲皱起眉,“什么传统?”

    “一直以来,帝国子嗣都是要经过战场的考验才能登位的,上上代大帝,也就是我的爷爷,他也是通过小规模的镇压取得了功劳,这才最后登上了帝位,而之后帝国几乎停止对外扩张,从开国至今,只有我的父亲是没有经历战争而上位的,当然他的上位时因为有前代大帝的扶持,而到了现在这一代……似乎大帝觉得不能再以和平的方式发展下去了。”

    “于是就上演了一场王宫内的混战?连皇子公主们都难逃死伤?”天闲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如果要论军功!龙渊帝国随时可以对外宣战吧?那些无力抵抗的小国或者是一些局部的战争!在自己的王宫内自导自演一场战争,简直是愚蠢!”

    龙四摇摇头,“需要的并不是战功,只是胜利者而已。”

    天闲不由气息一窒。

    “进入和平年代,帝国子嗣也多了起来,每一个都野心勃勃,最终必然会衍变成一场厮杀,对于今天的状况,我有些意外它来的太早,但其实……也不是那么惊讶。”

    “你……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事?”天闲大为惊愕。

    “预料最坏的结果就是这样。”龙四吃着果子,漫不经心的回答,“别看当初我在帝都被逼到绝境,不得不选择离开,其实那只是中了敌人的埋伏,实际上我在帝都也有握在手中的军队,随时应变。”

    天闲闻言摇摇头,不想再说。

    “我知道你觉得这些有些不可思议,但起码在龙渊帝国就是这样的,兄弟姐妹……只是最终的敌人而已。”

    “而且也没有所谓的父亲这种东西,皇子和公主们不过是帝国的储蓄力量,最终谁最强大,谁就可以继承帝国,仅此而已。”

    “所以……”龙四顿了顿,目光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烟暗,一个身影躲在那,对于精灵们欢呼的声音充耳不闻,“你和龙九,都不是做皇子的料,你们的心不够狠。”

    对于龙四的话,天闲不知如何反驳。

    不过,天闲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

    “等等!消息上说,皇族上下并没有伤亡?”

    “是的。”龙四点头。

    “那这样说的话,龙渊帝国要隐瞒皇族的死讯,岂不是就没办法向我们索要龙九了?”

    见天闲一脸惊喜,龙四毫不客气的泼冷水道:“不会,如果我们不归还龙九,帝国就会把入侵王宫的事栽到我们身上,直接开战!你以为为什么要使用外敌入侵的借口,这是龙渊帝国捏在手里的一张牌,随时可以丢在任何人的脸上!”

    “不过,我们不用怕!”龙四很有信心的说道,“只要他们敢来,我就能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天闲很怀疑龙四的这个说法,无论从任何因素上来看,沙漠边境这座不大的城市都不可能抵挡得住龙渊帝国的大军,就算沙王的军队助阵也没有可能取胜。

    “你不相信?”龙四笑着问。

    “这件事还要到时候再说,事情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还是先做其他的打算。”

    龙四耸耸肩膀,“没关系,很快你就会觉得我说的完全正确了。”

    加冕仪式顺利结束,精灵们沉浸在新精灵王诞生的喜悦之中,天闲则是和大家连夜返回沙漠边境。

    大家一夜未睡,都是早早去休息,但天闲把雪交给凌,让她先陪雪去睡,自己匆匆赶往了城市边缘的僻静处。

    算起来已经好些日子没来了,天闲也不知道白过的怎么样。

    说起来这个家伙还真是藏的住,这些日子完全没有发现他存在的任何痕迹,要不是知道他在这座城市里住着,完全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但是天闲还差一条街才到白居住的小院,就感到空气中有一股不正常的气息。

    森寒、锐利,好像刀锋一般……

    这沙漠炎热之地,哪来的这股冷冽之气?

    转过街角,天闲一眼看到街道尽头白的小院中,上空这飘散着淡淡的白色气息。

    天闲飞快的打量了一眼街道,现在天刚亮,这里的住户也不是很多,街上并没有行人,倒是也没人受到这股气息的影响。

    加快脚步,天闲向小院走去。

    还没到远门,尖锐的破空声传进了天闲的耳朵,是剑啸声!

    推开院门,天闲一眼瞧见白正在院里的小花园里舞剑。

    无招无式,随意挥舞,白手里仿佛并不是一把剑,只是一节树枝,随意挥动玩耍着。

    院落里的刮着一股微弱的旋风,包裹在白的周围,地面的树叶飒飒作响,螺旋的飞,伴随白的每一次挥剑起伏不定。

    院落上方,蒸汽般散发着锐利的剑气,而院落中,除了些许微风,竟然没有半点力量的气息。

    天闲不由为之呆住,白只是在舞剑,没有使用什么圣痕,也没有使用什么其他奇怪的力量,只是单纯的挥舞着手里的那把剑。

    却似乎搅动了整个大气的流动。

    忽然,白手腕一翻,剑锋对着天闲隔空劈来!

    明明没有任何威胁,天闲还是下意识的躲闪,只听“嘭”的一声,背后的木桩居然被劈出一道剑痕来。

    天闲骇然,这一剑丝毫力量也没有感觉到!

    “小子!你这次没有带酒来!”白的目光扫描仪一样上下扫视天闲,最后得出了结论。

    天闲忍不住瞄了一眼旁边的石桌,那上面有两个倒着的空酒壶,侍从每天都会送来饭菜酒水,这家伙居然还是喝不够。

    “是晚辈疏忽了,下次一定双倍补上。”

    白看起来似乎也不在意这个,继续舞剑,不过这次并没有再激起任何风声。

    天闲很奇怪,看起来白和刚才没有任何不同,却不知道为什么这舞剑的声势有如此大的差别。

    “既然不是带酒来给我,那是来做什么?”

    “这段时间疏于问候,今天特意来看望一下前辈,不知道这段日子可还舒心。”

    “你这段日子倒是没有闲着,不来我这里情有可原,客套话就免了,到底来做什么?”

    天闲微微尴尬,摸摸鼻子,苦笑道:“前辈这些天在这里,恐怕还不知道龙渊帝国出现了一些变故。”

    “哦……这个我知道,王宫发生了血案,很多人都死了,包括皇子公主,那个龙七不是就葬在城外?”

    天闲不由怔住。

    这个家伙明明应该是呆在这里哪都不去的才对,就算出去也应该只是去观察雪的动向,这些事才刚刚发生,他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见天闲满脸惊愕,白不由哈哈大笑,“小子,隐世自闭只会慢慢腐烂,就算蜗居一处也要留意世事动向,这样才能每日更进一步。”

    天闲听的一愣一愣,这话说的不错,可……可是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既然前辈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龙渊帝国王宫血战中,我们救回了龙九,这很可能会引来龙渊帝国的进攻,到时候这座城市会变成战场……”

    “所以呢?”

    “或许……明天就会发生战争,一旦开战我们没有退路,这座城市被破或许只是早晚的事,所以……万一出现这种情况,还请前辈能顾念父女情意……”

    “你要我保护雪和凌?”

    “是。”

    “那你呢?保护其他的女人?”

    “可能的话我会保护所有人,但我也没有经历过战争,会发生什么,我并不知道。”

    白停了下来,收起长剑,忽然问道:“在你看来,我是无情无义的人,自己的女儿也要别人来叮嘱才回去保护?”

    天闲沉吟了一阵,“您之前的所作所为……虽然我觉得是在保护雪,但……生死之前,我不能去赌。”

    白眼眉跳了两下,望着天闲的目光寒了几分,“小子,雪和凌说到底是我的女儿,你懂的对我说话的口气是什么吗?”

    “正因如此,我才会这样说。”

    白的眼神动了动,“很好……小子,你让我当初的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如果杀了你的话,一定会是无比愉悦的一件事!”

    天闲有点后悔来这里了,显然白并不是一个能讲道理的人。

    “我觉得,那一定是一件十分辛苦的事情。”

    白闻言哈哈大笑,“小子!你果然很有意思!那么这样好了,我当然可以保护我两个可爱的女儿,就算百万大军在前,她们也不会少一根寒毛,但你要先赢了我才行!”

    “赢你?”

    “我让你一手一剑,只有一只空手对付你,你能摸到我的衣角,就算你赢!”

    天闲知道白的实力深不可测,但这样的条件,未免太把人看扁了吧!

    “好!一言为定!来吧!”

    白却摇摇头,“我要等吃了早饭,喝过酒后才打。”

    天闲不由气的脑门头顶冒烟,“好……那我也回去吃了早饭再来!”

    心中闷着口气的天闲返回城镇大厅,正准备好好吃上一顿,然后去教训教训这个太过狂妄自大的家伙,还没拿起粥勺,卫兵已经跑进来,“大公!龙渊帝国的使节已经到城门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