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九十五章 耳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城镇大厅的露台上,龙四端着一杯酒,透过殷弘的酒液望着远方,嘴角是一抹玩味似的笑容。

    天闲靠在后面的墙壁上,也端着杯酒,默默的陪着她。

    沙漠的风燥热无比,龙四一身单衣立在那,却显得有些萧索冷寂……

    龙四把酒一饮而尽,回头抓起小圆桌上的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天闲手里的还是第一杯,而且一口未动,现在这一大瓶酒已经快要见底了。

    “呼…………”长长的吐了口酒气,龙四忽然回过头,“你怎么不说话,我叫你来陪我,你却要我在这里一个人喝闷酒。”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天闲微微苦笑,现在天闲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

    “刚才你早就到了,为什么不来阻止我,难道你就不怕你费尽力气保下来的龙九被我打死吗?”

    天闲听了这个问题不由笑了笑,“我的确担心过,看你的样子就好像恨不得要把他立刻杀掉一样。”

    “那为什么只是看着?”

    天闲抿了口酒,燥热辛辣,很不好喝。

    “我只是想,要杀人的时候,一定不会抽耳光的。”

    龙四嘲弄似的笑了声,“就因为这个?你难道不知道女人打人的时候都喜欢抽耳光的吗?因为她们的拳头没有多少力量。”

    “我只记得希望人警醒的时候,会用上耳光这种古老的东西。”天闲见龙四又把酒一饮而尽,上前按住了酒瓶,“算了,不要喝了。”

    龙四推开天闲,自顾又倒了一杯,“我是要你来陪我喝酒的!”说着她举起酒瓶,目光落到天闲的酒杯上。

    天闲苦笑,“要不,我们换一瓶吧,这瓶……风格不适合我们。”

    龙四呵呵笑了一声,歪头道:“换一瓶?你还懂酒?”

    “我不懂,但我知道什么味道好闻,什么味道刺鼻。”

    “酒不就是刺鼻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吗?”

    天闲把龙四的酒瓶收走,回到露台后的房间,找到酒柜,从里面拿了一瓶新的出来。

    “我不喜欢喝酒,也没什么研究,但是有些酒喝下去滋润心肺,有的……只会让人焦躁不安。”

    启开酒塞,天闲给龙四倒上半杯,这酒液居然呈现淡淡的蓝色。

    “是从古斯塔斯带回来的,尝尝这与世无争的人们酿造的酒吧。”天闲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龙四颇为好奇的看看那酒瓶,然后端起酒瓶嗅了嗅,顿时一股微凉之气钻进鼻孔,在胸腔里扩散开来,整个人瞬间清爽了很多,沙漠的燥热之气都被驱散了几分。

    喝上一口,龙四顿感一股清流下肚,迅速滋润四肢百骸,整个人好似泡在清凉的水中,舒适无比。

    “好酒……”龙四在龙渊帝国也没喝过这个奇特的美酒。

    “那就少喝些。”天闲直接拿走了酒瓶。

    龙四一愣,“怎么要少喝?”

    “美味不可多得,美酒也是一样。”天闲抿了口酒液,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是怕我喝醉吗?”龙四扬了扬眉毛。

    “不,你酒量很好,喝不醉。”

    “那我现在非要喝呢?”龙四逼视天闲。

    天闲叹了一声,瞧瞧龙四,见她眼神坚决,只好把酒瓶交了出来,“特别的时候,就算喝醉倒是也无妨。”

    把酒瓶放在龙四面前,天闲补了一句,“我不会把你喝醉的模样告诉别人的。”

    龙四闻言忽然“噗”的一笑,续而大声笑开了。

    “哈哈哈……你这个人真是,哈哈哈哈……”

    直接拿起酒瓶灌了两口,龙四被呛的咳嗽起来,但脸上一片舒坦。

    “果然是好酒,真是好酒啊……”举起酒瓶“咕噜咕噜”的继续喝,龙四只是一眨眼就把这瓶酒喝了一半。

    天闲默默看着,并没有去阻止,或许现在这样更好一些。

    “呼……好酒!”龙四放下酒瓶,很是豪爽的叫了一声,然后把酒瓶递给天闲,“该你了!”

    天闲一怔,“我?”

    龙四顿时皱眉,“难道你不是来陪我喝酒的?”

    天闲看看自己的小酒杯和龙四递过来的大酒瓶,苦笑道:“我这样喝,可真会醉的。”

    龙四把酒瓶往天闲怀里一塞,嗤嗤笑了起来,“放心,我不会把你喝醉的模样告诉其他人的。”

    天闲觉得龙四似乎已经开始醉了。

    放下酒杯,拿过那大酒瓶,天闲仰脖“咕噜噜”的喝了起来,一口气把这瓶酒喝了个见底,才“咚”的一下把酒瓶放下,“呼……可以了吧?”

    龙四咯咯而笑,笑的无比开心。

    上前来攀住天闲的肩膀,龙四几乎顶着天闲的鼻尖,吐着酒气说道:“既然你这么听话,那能不能再帮我个忙?”

    天闲将她微微推开,“什么忙?”

    龙四嘿嘿笑着,“我要抽你一耳光,你不许躲。”

    “什么?”天闲愣住,“干嘛打我?”

    龙四醉意朦胧的眼中忽然透出几分恨意,“因为你该打!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一直以来你都该打!”

    天闲有些惊讶,因为龙四的神色似乎十分认真。

    “我们……可不可以换一个?比如我再给你找几个得力部下之类的。”

    “不……”龙四笑吟吟拉着长声拒绝,手一挽天闲脖颈,好似撒娇似的道:“我就要打,你不许躲。”

    “为什么?”

    “嗯……”龙四转转眼珠,噗嗤的笑了一声,“我打完了就告诉你。”

    天闲心想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我想我们可以……”

    “不!”龙四直接打断天闲,义正言辞的拒绝,“我不要别的!”

    “我说姑奶奶……”

    “就算岳母大人也不行!”

    天闲翻了个白眼,“好好好……你要打可以,但之后要说为什么。”

    “当然!”龙四保证的点头。

    天闲心想这种事还是第一遭,或许真不该心软的跑过来陪一个半醉不醒的酒鬼聊天。

    龙四放开天闲,满眼笑眯眯,“那我打喽,你可不许动,我知道你想闪开我是打不到的。”

    “你可以选择轻一点,那样更像一个淑女……”

    “啪!!”

    天闲话还没说完,龙四袍袖涌动,那细嫩的小手如卷着飓风打在了天闲脸上,天闲虽然察觉到了,但是因为不能躲,硬生生吃了这一巴掌,整个人被打的一歪,好像折到的向日葵,脸险些拍在了地上。

    天闲疼的眼角直跳,怕震伤了龙四,这次连防御都没有做,但这一巴掌恐怕比打龙九的要狠上十倍不止吧!

    动动舌头,天闲感觉嘴里有血腥味,龙四恐怕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这让天闲不由心头火气,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自己哪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会让她下这样的重手。

    忍着火气,天闲直起身来,凝望着龙四揉了揉肿起来的脸颊,“现在,该说说为什么要打我了吧?”

    一巴掌打出去,龙四自己的手被震的生疼,但她并不在意,她在观察天闲的反应,在这个少年的眼神中分明有一丝暴怒的火焰,但被压了下来。

    “哈……哈哈哈!”龙四忽然大笑起来,“你……你真的没躲!哈哈……啊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真的让我打了一耳光,哈哈哈……”

    龙四笑的花枝烂颤,浑身无力的靠在露台的围栏上,几乎喘不过气来,“你……怎么会有你这种蠢货,哈哈……啊哈哈哈……”

    转过身,龙四抱头大笑。

    天闲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只是望着龙四,她笑着笑着,声音小了下去,笑声也渐渐变成了哽咽,抽泣……

    天闲摸摸火辣辣疼的脸,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走上前去拍了拍龙四的肩膀,“好了,不要哭了,我是来陪你喝酒的,不是来陪你哭的。”

    龙四猛的转身,抬手就对天闲打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天闲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见龙四已经泪流满面,无奈的又把她的手轻轻在自己脸上蹭了下,“姑奶奶,这边已经打过了,要打你也选另一边好不好?”

    龙四哭着,又笑出来,似乎又是笑着流泪,分不清她心中到底是痛苦多一些,还是快乐多一些……

    甩开天闲的手,龙四背过身去,飞速抹着眼泪。

    天闲回身,把那瓶酒最后的一点点倒在龙四的杯子里递了过来,“喝一口吧,这回不用着急了。”

    拿起自己那杯酒,天闲轻轻喝了口,“这酒,还是慢慢喝的好。”

    龙四抹干了眼泪,望了望自己那半杯酒,苦笑。

    “在龙渊帝国,没有男人会让女人打他的脸,那是绝对不能被接受的耻辱。”龙四喝了一口酒,淡淡说道。

    “是吗……”天闲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好在我不是龙渊帝国的子民,而且我的脸皮也够厚。”

    “噗”龙四才喝的酒差点喷出来。

    天闲瞅瞅龙四,“按照你对我一向的评价,我应该就是不知羞愧,厚颜无耻的那种人吧。”

    龙四不由无奈而笑,这笑容比刚才轻松了几分。

    “还有吗?这酒蛮好喝的。”龙九喝干了那杯酒,发现酒瓶已经空了。

    “都在你我的肚子里了。”天闲拍拍肚皮,“不过还有别的,也是从古斯塔斯带回来。”

    “算了,把你的匀给我一点。”龙四晃了晃自己空空如也酒杯。

    天闲望望自己那也只剩一半的残酒,“这……”

    “舍不得?”

    “不,要不……都给你?”天闲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但分一半过去,感觉怪怪的。

    “你喝过的,我可不要。”龙四挑挑眉毛。

    那匀一半就不是我喝过的了吗?天闲忍不住心中嘀咕。

    匀了半杯酒过来,龙四很珍惜的喝了一小口,学着天闲也舒畅的眯起了眼,“真是好酒,被你喝了一半,可惜了。”

    这女人嘴巴怎么这么毒,什么事情都能牵扯到我……天闲只好在一旁翻白眼。

    嗅着酒香,龙四面色渐渐染上了酒红,“还疼吗?”

    天闲一愣,没反应过来。

    龙四笑了声,“看来是不疼了,都没有什么反应。”

    天闲忍不住侧过脸,指指肿起的脸颊,“我小时候在山中被狗熊在脸上拍了一巴掌,都没现在伤的重!”

    龙四忍不住又是大笑起来。

    笑的喘气,龙四小小抿了口酒,叹道:“那一定一头无忧无虑,没有什么心事的狗熊,否则你的小命早交代了。”

    天闲点点头,“嗯……幸好那天它没喝酒。”

    这回轮到龙四翻白眼了。

    靠在露台围栏上,双手摊开,龙四舒服了吐了口气,直接把狗熊的话题岔开道:“其实,我刚才想,如果龙九就那么被我打死了……或许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那你该用你的桌子腿儿,也不是手。”

    龙四笑笑,“或许是心存希望吧……但如果是从前的我,一定不会那样做。”

    “那你会怎么样?”

    龙四望望天闲,“我会在他出现的第一时间绑了他,然后送回龙渊帝国。”

    天闲一怔,惊讶的望着龙四,有些不敢相信。

    龙四舔了舔酒杯,似乎特别中意这酒的味道,歪头道:“我的大公啊,看来你没有想过龙九会引发什么问题,刚才我说的做法其实才是最合理,最正确的。”

    “问题?”

    “龙九和我不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我们的人救走,而且还杀了龙渊帝国的皇子,你知道现在我们收留他意味着什么吗?”

    天闲心神不由微微一震。

    “不错,那意味着我们收容了龙渊帝国马上就要缉拿的特别重犯,如果我们不交出龙九,我们将会站到龙渊帝国的对立面。”

    天闲不由皱眉凝思起来。

    龙九继续说道:“从前,我是不会犯这样的失误的,这样明显的事不会一错再错,但今天,今天我发现……”

    无奈的叹了口气,龙四嗅着酒香说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也开始变成你这样愚蠢的人了,这真是致命的堕落。”

    “所以……你就要打我?”天闲一下明白过来。

    “这难道还不够吗?”

    “这……我是在向好的方面影响你好不好?”

    龙四只能笑,“好吧,那么我的大公,你能告诉我,龙九的事要怎么处理吗?”

    “现在……还没想好。”

    龙四笑着叹气,“算了,趁着我还没有完全堕落成你这样愚蠢的地步,我来想一个办法吧。”(未完待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