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八十六章 死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姐姐,你看我梳的好不好看?”四姑娘放下梳子,对着镜子仔细照着梳妆台前的大小姐。

    大小姐一头青丝渐渐恢复了光泽,人看起来也漂亮了许多,不似之前那样衰老枯槁。

    “妹妹梳的真好,比姐姐自己梳的还好。”大小姐轻轻抚摸着长发,笑的十分开心。

    “妹妹,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回家?”四姑娘愣了下。

    “嗯,这里又冷又潮,不如家里暖和干爽。”大小姐微微皱起眉,“而且这里的人啊……都怪模怪样的,凶的很,还是家里的人好看。”

    忽然想起什么,大小姐眼神亮了起来,“我还要教加米娜跳舞呢,等她学会了我三分功力,就算可以出师。”

    四姑娘轻轻握住大小姐的手,“姐姐,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姐姐放心,妹妹办些事,姐姐就当作出来散散心,过两天妹妹就和姐姐回家去。”

    “好!”大小姐咯咯而笑,忽然神秘兮兮的说道:“妹妹,经常来找你那个好看的少年人是谁啊?为什么看你的眼神儿总是不怀好意,你可要提防。”

    四姑娘轻笑,“姐姐,天小哥是个好人呢。”

    大小姐反抓住四姑娘的手,“傻妹妹,男人哪有什么好人?还不是贪图美色,你可要当心。“

    “是,姐姐,妹妹记下了。”四姑娘咯咯娇笑。

    “小姐,有人来了。”房门外,七婆婆的声音忽然传来。

    四姑娘眼神微微一动,“姐姐在这里稍作,妹妹出去答理一下客人,很快就回来。”

    “妹妹去吧,姐姐再照照,这头发梳的真好看。”

    四姑娘点点头,走出了房间。

    穿过房外的长廊,四姑娘在外面花园绿茵下,见到了来客。

    那是一个穿着朴素,神色不安的中年男子。

    四姑娘一出现,这男子立刻大礼参拜,“见过四小姐。”

    只是上下打量这个男子,四姑娘并没有立刻说话,慢步绕着他走了一圈,这才冷声道:“没人发现吗?”

    这男子一哆嗦,都说四姑娘叛出血盟之后性情大变,往日那冷血罗刹已经不复存在,但这轻轻一句话,却寒到了人的心里,仿佛有无数冰刺随着话音一起刺进来。

    “没……绝对没有!”这男子低下头,立刻额上沁出了汗珠。

    七血枝各个狠辣无比,其中第四血枝更是名声在外,这个男子很清楚这一天,在听到四姑娘第一句话的时候,他之前那仅有的一点希翼也彻底消失了。

    “没有就好……”四姑娘缓缓坐在了长椅上,“你……是叫巴库吧?”

    “是是是!”男子飞快点头,“小的名叫巴库,负责管理总部的杂役,是之前天……”

    “嗯?”四姑娘皱眉。

    巴库立刻打了自己一嘴巴,“不不不,是……是主子叫小的潜伏下来,伺机而动……伺机而动,当时……当时四小姐您也是在这里的。”

    看着巴库极力想挤出一丝笑容的面孔,四姑娘眼中没有丝毫同情,“不要拿天小哥来提醒我。”

    巴库额上的汗珠簌簌滴落,“不敢……小的不敢!”

    四姑娘淡淡说道:“天小哥性子随和,不会为难你的,不过我如果杀了你,他自然也不会怪罪我,明白吗?”

    “明白!小的明白!”巴库飞快的回答。

    “很好……”四姑娘点了下头,“你的妻子和孩子我们已经接到沙漠好好照顾了,现在他们很安全,你不必担心。”

    巴库又哆嗦了一下,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是……是,我……我不担心,多谢,多谢主子……不过。”

    四姑娘冷冷打断道:“要是我的话,就杀了你的妻子儿女,一了百了,反正你在这里也不会知道。”

    巴库“扑通”一下就跪下了,满脸惊恐的绝望,“四小姐开恩,开恩啊!我大半辈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家啊,四小姐开恩啊!!”

    “闭嘴!”四姑娘微微皱眉。

    巴库还要再求,被这一声喝生生堵住了嘴巴。

    “放心,这件事不是我做主,是天小哥亲自吩咐的,所以他们现在过的很好,只是赠送他们的前就足够他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巴库一脸冷汗,听了这话全身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多谢主子,多谢……”

    四姑娘并不怎么瞧得起这样软弱的男人,不过他拼尽全力护着家人,倒也有可取之处,而且……要真是个软蛋,恐怕也没胆子私自在血盟监视外成家。

    还坐上了总部杂役总管的位子。

    上下多打量了两下巴库,四姑娘微微一笑,“起来吧,坐在地上也不会让我同情的,天小哥很容易吃一整套,但我……”

    四姑娘眼中跳出几点寒星。

    巴库连忙爬了起来,不过依旧跪着,神色也变得更恭顺了,“四小姐您别误会,我……我也是担心老婆孩子,但您请吩咐,只要我做得到,一定照办不误!”

    “明白就好,我没有天小哥那么多的仁慈,但我也赏罚分明,你做的好,将来自然会有和家人团聚的一天,如果你胆敢背叛……天小哥不会动你的家人,但我可以让你自己生不如死!”

    “是,是!小的明白,明白!”

    四姑娘轻轻吸了口气,“最近,血盟有什么人来访吗?”

    巴库想了一下,“没有。”

    “一个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巴库回答的十分肯定,“如果有人来,几万杂役耳目不可能看不到,而且这地下来往一次十分麻烦,最少要住一晚,只要住下就有人服侍,那小的就立刻会得到风声,自从上次主子和四小姐离开之后,再没外人来访,都是内部人来来回回。”

    巴库小心看着四姑娘的脸色,又说道:“四小姐您也看到了,现在圣灵殿逼的紧,不仅没人来访,我们自己外出的人也是减少大半,本来我之前要出去采购一次的,但今年也取消了。”

    “这么说,这段时间血盟外出的人很少。”

    “是!”

    “你都知道是谁吗?”

    “小的留心了!都记着呢。”

    四姑娘眼神微微一亮,再一次重新打量巴库,这个人看起来窝囊,心思倒是缜密,的确是个可用之人。

    “那……有超过二十人的队伍吗?”

    “哦……有!有三次!分别是血宗派出的使团,去临近国家活动的。”

    “多长时间回来的?”

    “都是五六天的时间。”

    四姑娘皱眉,“那……人数稍多,战斗力不错,而且打算远行的队伍呢?”

    “这……”巴库回忆了一会儿,摇头,“没有,自从圣灵殿开始攻击后,血宗就很少放人出去,就算有也是在周围活动,而且都是使节性质的,像从前那样的战斗部队一次也没有派出过。”

    “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小的记得很清楚,保证不会说错!”巴库十分肯定。

    四姑娘纳闷起来。

    难道不是血盟动的手?如果瑶瑶的消失和血盟有直接关系的话,那么血盟肯定是派人去火雾山进行活动,那么远的距离,要穿越寂静森林并且翻越摩云山脉,必然不会是一个两个人能完成的任务,而且每个人的战斗力必须极高才行。”

    这样的队伍很好被辨识,巴库应该不会记错。

    但如果血盟没有去过摩云山脉,血宗又是怎么知道瑶瑶被抓走的消息的?

    难道真的只是偶然得到的消息?

    存在这种偶然?

    四姑娘满心疑惑,本以为今天秘密和巴库见面会问出点什么,但是没想到血盟居然毫无痕迹可寻。

    “最近,龙渊帝国有些不安的动向,血盟有什么活动吗?”四姑娘思考着,随口一问。

    “四小姐,您这真是问着了。”巴库忽然压低了声音。

    四姑娘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最近血宗大人连续向龙渊帝国派出了两支人马,到现在还没回来,而且有消息说龙渊帝国的血徒们正在加紧活动,似乎……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

    “这……这小的就不知道了。”巴库陪笑,“这些消息都是在仆人们耳边嘴角带出来的,具体的情况是秘密,轮不到小的这样的人来知道。”

    派人?

    四姑娘感觉十分反常,血盟最近这些年虽然发展迅速,并确定了走上台面,和各大国家合作的路线,但整体上来说,还处在一种求人的阶段,根本不敢在其他国家内造次。

    现在从沙漠传来的消息看龙渊帝国似乎会有什么动静,这个时候血盟派人出去做什么?

    “派的什么人?”四姑娘追问。

    “不认得,都是生面孔,不过其中有死士,这个有人看到了。”

    “死士!”四姑娘眸子缩了两下。

    血盟的死士与众不同,这也是血盟威名来源的一部分,普通的死士和不要命的狂徒差不多,但血盟的死士是具有信仰,而且战斗力极其强悍的利刃。

    血盟的死士大多从小培养,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灌输效忠血盟的信念,在他们的意识里,为血盟而生的终极目标,就是为血盟有价值的去死。

    这些死士,很多人在行动前会换血,成为腐血的移动炮台,腐血的强大力量可以让他们段时间超越自我,而死后,腐血很可能都目标地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但是,近些年来,血盟已经不再使用死士了。

    因为要与各大帝国和平发展,改变血盟穷凶极恶的面目,收起爪子和牙齿的血盟已经将死士这种恐怖的东西冷藏很久了。

    这一次,居然又派出死士?

    历史上,每一个死士的出动,最低都会伴随二十条以上的人命,最恐怖的一次一个死士在敌人的老巢自爆,上千人因此发狂殒命,连一同行动的血徒都没能幸免。

    这种东西,派去龙渊帝国,而且还是这个时候?

    “有什么觉得反常的,都说出来!”

    “是!”

    巴库其实很聪明,天闲救走四姑娘到现在,这么长时间的事情,他挑选重点,只用不到十分钟就说的清清楚楚。

    四姑娘听的也很认真,一面听一面分析,只是到头来,似乎除了血宗对龙渊帝国的行动有些诡异之外,就再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是,是……呃,四小姐,我……我知道我……”

    “不用废话了。”四姑娘打断他,“你的家人都很好,你也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你的家人和你都是安全的,去吧。”

    “是!小的告退。”知道没有机会多说,巴库识趣的退走了。

    巴库离开后,四姑娘皱眉沉思。

    情况和预想的不大一样,而且还在其他情况上出现了更意外的事。

    从巴库这边看来,血盟似乎没有拐走瑶瑶的嫌疑。

    巴库的情报可靠性是极高的,地下城市的运转需要更多的仆从杂役,可以说这些人最不起眼,但到处都是,作为掌管数万仆从杂役的巴库,他其实可以真实的看到这里发生的大多数事情。

    可血宗……到底是怎么知道瑶瑶的?

    还有为什么会派死士去龙渊帝国?

    派出死士就是有要非杀不可的目标,而在龙渊帝国动荡的时刻,血盟要杀什么人?

    四姑娘越想越是有些不安,返回屋子里拿出了携带而来的小笼子,轻轻敲了几下,安静的等待。

    没五秒钟,咕噜就从笼子里的巢穴中钻了出来,“女主人,有消息要的带给主人吗?”

    四姑娘飞快写了封短信交给咕噜,“务必立刻交到天小哥手上,要他留意龙渊帝国的消息。”

    “是,女主人。”咕噜迅速反身离开。

    “妹妹,你在做什么呢?”大小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没事,给家里发些消息,报平安。”四姑娘拉着大小姐坐下,笑着答道。

    “姐姐可是听到了哦……”大小姐自得的笑了起来,“是血宗又行动了对不对?那个家伙,最心狠手辣了,派出死士……一点都不新鲜,这种事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四姑娘当即一惊,“姐姐,你……你难道知道些什么?”

    --

    又欠了一章要补的更多了(未完待续。)</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