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七十三章 诚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怎么样?”

    古丽穿戴整齐,在落地镜前扶剑而立,阳光辉映铠甲,更显明艳动人,一脸笑意的等着天闲评价。

    “胸甲不好。”天闲皱眉摇头。

    古丽本一脸期待,听了不由紧张的低头看了看胸甲,“不好吗?我觉得……很不错啊。”

    “太小了。”

    “小……”古丽有些疑惑,摸摸胸铠,一下反应过来,直接拔出剑来,“小色狼,我现在就宰了你!”

    天闲笑着抓住她的手,“好啦好啦,要宰我也等回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古丽气哼哼白了天闲一眼,“你到底跑来做什么?难道不和我一起去,你可是国公。”

    天闲笑笑,“我可不是以公开途径来这的,不会去见那些大人物,这里的事情还是都交给你了。”

    古丽收起剑,试探的问道:“难道……就是为了来看看我?”

    “嗯。”

    斜眼看着天闲,古丽一脸不屑,不过笑容已经在嘴角流露出来,“我才不信……”

    抓起披风,古丽风一样跑出房间,笑声随之传回房间“给我留晚饭!”

    天闲摸摸鼻子,笑了出来,“看来这次做了多余的事,完全不必再担心这个女人了。”

    回到桌边,天闲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是四姑娘才刚传回的消息。

    四姑娘的进展十分顺利,已经见过血宗,而且和古丽不同,她得到了极高的礼遇,虽然很多血徒似乎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四姑娘。

    毕竟血盟总部暴露,和四姑娘有脱不开的关系。

    重复看了几遍这张字条,天闲写了封短信让咕噜带给四姑娘,然后又给古丽留了封信,转身离开了房间。

    四姑娘在五分钟之后就受到了天闲的短信。

    坐在庭院中,四姑娘看完了这封短信,笑着将信收进了怀里。

    “七婆婆,我和姐姐的琴还在吗?”四姑娘轻声问道,同时将自己烘烤的点心都推到了大小姐面前。

    大小姐正在吃喝,她最喜欢吃四姑娘烤的点心。

    七婆婆立在一旁,神态比从前恭敬许多,如今四姑娘已经身份不同,是血盟的座上贵客了。

    “四小姐,您……”

    “七婆婆……”四姑娘轻声打断,“您还是叫我四丫头吧,我这一走,再没听到有人这样叫我了。”

    七婆婆满是皱纹的面孔抖了两下,不由微微一叹:“四小姐,人生无常,您如今已经身份不同,不要为难老身了。”

    四姑娘也叹道:“婆婆,我虽已不在血盟,但从小由您带大,这份情义总还在的吧?”

    七婆婆苦笑,摇了摇头说道:“丫头啊……你真是做了件让我们绝对没想到的事,本以为你会成为血盟新贵,不成想你居然反出血盟,如今又成了血盟贵客,哎……”

    “这些日子,想必让婆婆们难做了,其他几位婆婆都还好吗?”

    要说这血盟还有什么留恋,那么就是这几位婆婆了,虽然名义上是从属关系,但从小没有亲人的四姑娘却将几位婆婆视为长辈,亲近有加。

    “还好,还好……”七婆婆不由眼角湿润,“七血枝各自为政,你虽然反出血盟,但我们并没有受到太多牵连,只是被血宗问询了几次,也未动刑,还好,好好……”

    七婆婆抹抹眼角,“丫头啊,你和大小姐的琴,我们都给你们留下了,本想做个纪念,没想到还有送到你们手上的一天,我这就去拿。”

    “多谢婆婆。”

    七婆婆转身离开,没一会儿就反了回来,还带了几个仆从,这几个仆从抬着一件一人多高看起来极为沉重之物,另有一人手捧一把古琴,看起来分量也是不轻。

    四姑娘不由站了起来。

    那几个仆人抬着的,是她最为心爱之物。

    当初在丹特的黑德尔古堡,光光随身携带的琴被天闲毁掉,那以后这把琴就是唯一的一把可用之物了。

    箜篌琴体型巨大,移动不便,当初逃走时不得不割舍将它留下,现在重见,四姑娘感慨万千。

    “我的琴!”大小姐一眼见到那仆人捧着的琴,欢天喜地的迎了上来,把那琴抱在怀里,开心的大笑起来,好似抱着自己的孩子亲吻抚摸。

    七婆婆看着大小姐的模样,小声问四姑娘道:“大小姐……今后会一直这样吗?”

    四姑娘望望大小姐,点点头,“这也没什么不好,婆婆,你说我们这些血枝,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已经很不错了。”

    轻抚箜篌琴,四姑娘低声道:“姐姐虽然不记得从前的事,行为略显古怪,但平常生活没有问题,人情冷暖事理通达,过些年,姐姐的情况再稳定一些,或许可以找个好人家。”

    七婆婆有些惊讶,“丫头,你……要把她嫁了?”

    四姑娘点头,“我一定要让姐姐嫁个好人家,让她平平安安度过一生。”

    七婆婆默默点头,作为血盟的血枝,能够平安嫁人,或许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丫头,我早就看出来,你心肠太软,没想到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倒是成全了大小姐。”

    四姑娘抿嘴一笑,“还不是和婆婆们学的。”

    七婆婆无奈一笑。

    解开箜篌琴的遮布,四姑娘望着泛出古木光泽的琴身不由心头一热,“婆婆,您做,丫头给您奏上一曲,您好久没听我弹琴了。”

    “丫头,你这可是折杀老身喽。”

    “婆婆……”四姑娘把七婆婆拉过来坐下,自己兴奋的坐到琴边。

    才想弹一弹心爱的琴,车马声却从院落外传来。

    血宗派了人来,单请四姑娘前去。

    “女主人,您还是不要单独行动。”莱娜就陪在四姑娘身边,听闻血宗要四姑娘独自前去,立刻出声劝阻。

    四姑娘略加思索,摇头,“不,如果要对我们不利,也没必要用这种手段,莱娜,好好警戒,我很快回来。”

    拒绝了莱娜的护卫请求,四姑娘简单打理衣衫,直接上来血宗前来迎接的马车。

    马车一路带着四姑娘深入血盟的宫殿,最后在一座四姑娘自己都未见过的殿门前停了下来。

    四姑娘有些诧异,这周围安静无人,大殿门口连个守卫都没有。

    马车离开后,四姑娘变成了孤零零一个人。

    轻推殿门,那厚重的大门应声而开,好似全无重量,大殿内漆黑一片。

    “进来吧。”血宗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四姑娘微微皱眉,这个地方她从未听说过。

    踏进大殿,背后厚重的大门轰然关闭,四姑娘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四姑娘正以后,两团灯火亮了起来。

    在前方不远处,一个奢华的王座上,血宗静静的坐在那里,昏暗的灯火只能照亮他的黑袍。

    “血宗大人。”四姑娘知道对方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当下微微一礼。

    血宗微微抬手,他身边的一朵灯火如有灵性的飘起来,飘到四姑娘身边停下,四姑娘发现这火焰居然只是单纯的一朵而已,并无灯座,也无燃油。

    漆黑之中,两点昏暗的灯火映照两个人影,气氛不知不觉凝重起来。

    “丫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血宗问道。

    四姑娘皱眉,“血宗大人,我已和血盟没有任何瓜葛,是您亲自将我除名的。”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不必计较那些无聊的东西。”血宗发出笑声,“难道你以为我会说服你重返血盟吗?”

    四姑娘沉默一阵,轻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血盟每一个重要决定出现的地方!向各大帝国扩张,建立七血枝等等的决定,都出自这里!这里是我、血女这样身份的人才会出现的地方。”

    提起血女,四姑娘暗暗警惕,血女被斩杀这件事自然是算到了天闲的头上,因为当时与血女一同的所有血徒,包括神剑罗都都被杀的精光,这件事死无对证,白的出现根本无人知晓。

    “你是第一个……外人。”血宗似乎轻笑了一声,“当然,你并不完全是外人,否则你也没有资格出现在这。”

    四姑娘沉默,她感到血宗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说。

    “说起来,血盟和那个小鬼之间还真是结下了许多仇怨。”

    血宗停了一下,感慨道:“我也必须承认,低估了他的能量,最初只以为他是个好运的毛孩子而已,但两年时间中我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损兵折将,如今他已经深入东部王国,与异族建立了联系,公平的说,他做到了无人能做得到的事。”

    四姑娘淡淡一笑,“多谢血宗大人夸奖。”

    血宗沉声说道:“血女的死,让我很心痛,我本想让她为血盟重新带来信心,却没想到她竟被斩杀在东部王国,最后只找到了零星的尸体碎片……”

    四姑娘低声道:“对敌之时,生死一线之间,血宗大人……是要怪罪我们吗?”

    “不,血女的死让我看清了一个事实,或许我之前错了,所以今天我想纠正这个错误。”

    四姑娘顿时心生疑惑,“血宗大人您说的错误是?”

    “我想,我们应该真正的结盟,来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四姑娘瞬间心头意念疾闪,轻笑道:“血宗大人,我此次前来正是为了这件事,之前您不是也已经答应了下来。”

    血宗笑了一声,“丫头,不必绕来绕去,先前在血徒们面前的保证,只是说给他们听的而已,我今天叫你来到这里,是要真正的展现诚意。”

    “什么样的诚意?”

    “交换!”

    “交换什么?”四姑娘没来由心头一热。

    血宗的声音多了几分诱惑的味道:“丫头,我很清楚,之前那个小鬼进入藏宝库,是你在从中捣鬼,否则凭他一人绝对找不到那里。”

    “血宗大人还请不要记怪。”

    血宗一声高笑,“你们虽然拿走了一样至宝,但血盟所拥有的,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

    四姑娘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听懂了。

    “血宗大人,您的意思是说……”

    “你们急需的东西,就是血盟的诚意。”

    四姑娘怔了一阵,“血宗大人,我们急需的……您难道知道?”

    血宗大笑,“丫头,血盟这条河到底有多深,我自己有时都不清楚,何况是你,你们现在急需的,是一个人!”

    四姑娘心头一颤!

    人!?

    如果说现在急需的人,那么只有一个!

    一直表现从容淡定的四姑娘听到血宗这句话也不由脸色微微白了起来。

    现在自己这边需要的人,是瑶瑶!

    尽管每个人都不说,但每个人都清楚,瑶瑶的失踪好像一块巨石压在天闲心上,而且这件事不仅仅是天闲一个妹妹失踪那么简单,这代表着暗中的敌人已经强大到不可想象。

    至今,瑶瑶毫无音信,敌人依旧在暗中雌伏,伺机而动!

    这个无形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血盟知道瑶瑶的存在?

    知道自己这边在找瑶瑶?

    还是说瑶瑶根本就是血盟掳走的?

    一瞬间万千念头在心中闪过,四姑娘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并不是血盟抓走了那个小姑娘。”血宗淡淡说道。

    四姑娘心中再也无法保持平静,这件事极为机密,血盟居然知道的如此清楚!

    “但我们……”血宗故意停顿了下,“可以帮你们找到她,这就是血盟的诚意。”

    四姑娘强自镇定,问道:“怎么证明……不是你们!”

    “呵呵,找到她的时候,一切自会分晓。”

    四姑娘心中一团乱麻,这件事知晓的人少的可怜,到底是从什么渠道泄露出去的,这件事简直不敢去想!

    “交换条件又是什么?”四姑娘努力冷静着,沉声问。

    “诚意!”血宗轻笑,“我说过这是诚意的交换,我承认之前的错误,希望双方缔结牢固的盟约,并且对付共同的敌人。”

    “圣灵殿吗?”

    血宗缓缓站起,“不仅仅是他们,丫头啊……我们的敌人很多,联合起来才能生存,如果你做不了主的话,去叫那个小鬼来吧,我等你们的回信。”

    血宗身边的灯火倏然熄灭。(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