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六十二章 争吵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沙漠的风总是干燥而灼热,而现在吹在天闲脸上更是有些火辣辣的灼痛。

    “我说……下次可不可以不用圣痕,我还想多抱一会儿……”天闲揉着黑眼圈,无奈的哼哼。

    古丽坐在一边,头别在一边,“龙四说你有些不对劲,我们大家担心你才等不及的过来,你倒是骗我骗的开心!”

    天闲笑了笑,“果然是大家让你来的吧,都觉得你最年长,最会安慰人,其实却是嘴巴最笨的那个。”

    古丽嘴角动了动,却反驳不了,只好哼了一声。

    天闲凑过来,古丽赌气的立刻挪到旁边,天闲眨眨眼,立刻又凑过去……

    “好啦……你别缠着我。”古丽挪了几次,终于无奈了。

    天闲笑着,轻舒双臂将她整个抱起来放在腿上,古丽个子很高,身材丰润,但身体却很轻“我不缠着你,还能谁缠着你?”

    古丽只得叹气,“先说好我可不是来任你欺负的……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啊……有点感叹而已。”天闲自然是不会说自己身上的铭文呈现出死相这种事的,而且显然说了也是白说,白白增加大家的烦恼。

    “什么感叹?”

    “这次没能带你去见我父亲,真是遗憾。”

    古丽一愣,立刻有些心虚起来,“这个……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以后还有机会的,而且……现在我比你年龄大好几岁,或许过几年再去的话,嗯……我是说……”

    “害怕了?”

    古丽抿住嘴唇,好久才低声说道:“有一点,毕竟我……”

    “没关系,我一直没对你说,到时候我就对我父亲说我想要先生几个小天闲,其他人年龄太小,所以……”

    古丽粉面一红,“你……你才要生好几个小天闲,我……”

    天闲早笑了起来。

    察觉又被捉弄的古丽不由一下捏住了天闲还在笑着的脸,“又想打岔!你还没说你到底是怎么了?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肯定有什么原因!”

    看着古丽认真的眼神,天闲收起笑容,轻轻问道:“你说,我会死吗?”

    “这……当然会的,我们都会死的,只是时间问题。”古丽神色古怪的回答。

    这个回答倒是有些出乎天闲的意料,本以为她会很惊慌的问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这个笨蛋对生死倒是似乎十分豁达。

    简单的话在心头萦绕几圈,天闲猛的感到一片豁然,心中最后那一丝阴霾也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的确,生命固然是要逝去的,只是时间和方式的区别而已。

    纠结于死亡,不如凝视更灿烂的生命。

    “你……到底怎么了?”

    见天闲愕然的愣在那,古丽放开手,轻轻拖着天闲的脸,“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难道对我也不能讲吗?”

    “我刚才,想到我的死亡。”天闲吻了吻古丽的小手,轻轻说道。

    “怎么会想这个?”这次古丽吃惊了。

    “因为我想永远和你陪着你,想要赶快了结所有的事,在一个平静安宁,没有诸神威胁的世界里生活下去,我发现我变得怕死了,因为一旦死了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又来哄我……”古丽哼了声,嘴角却露出藏不住的笑意。

    “我忽然感到很难过,我不想死,甚至有些害怕再去做现在的事,怕一步走错就会万劫不复,不过……那只是间歇性愚蠢症发作了一下而已,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很聪明的,对吧?”

    少年眼中那灼灼的希望之光,拂去了女孩心中的隐忧。

    从天闲怀里坐起,轻绕脖颈,古丽凝视着那双让自己迷恋的双眸,“你只是太累了,好多时候,什么人类的大义,什么英雄的执着,这些都和你无关,你只要为自己喜欢的事,喜欢的人活下去就好了。”

    心跳微有些加速的将自己丰润的身子压上来,古丽温软的香唇轻吻着天闲,“为了我们大家,也……为了我,好好珍惜自己的活下来。”

    要是从前,早把这个不知道勾引为何物的女人搂紧好好痛吻一番。

    但现在这种**却似乎被另一种感情冲淡了。

    穿过色气满满的身体和并不难懂的眼神,天闲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简单而纯洁的灵魂。

    吻吻古丽,天闲轻抚她的面庞,一时有些找不出符合现在心情的话来。

    “你……真美。”没有经过的思考的话似乎自己说了出来。

    被眼前这少年骗过无数次,被捉弄过无数次,也被好言哄过无数次,却从为听过如此简单的赞美。

    这简单的话,却如此有力。

    古丽感觉心脏一下被什么贯穿,身体不由抖了抖。

    同样没有思考的话讷讷而出,“一切……为你而生。”

    天闲不由忽的一笑。

    古丽怔了怔,不由也笑了出来。

    空气里飘荡着亲昵的默契。

    “嗯……”天闲忽然搂紧古丽的腰,“我想……还是讨论一下小天闲的问题吧!”

    “去死!!”

    五分钟后。

    古丽面庞红扑扑的出现在了城镇大厅中,大家正在这里等待。

    天闲紧随其后,带着熊猫眼也走了进来。

    “看来是没事了。”龙四把四姑娘才烤好的点心放下,拍拍手开心的笑了。

    “黑,你……还好吧?”雪很是担心的看着天闲的肿起的黑眼圈。

    “他没事,好的很。”古丽笑眯眯的直接把雪拉走了。

    凌瞧瞧天闲,点头道:“果然古丽去是对的,我们几个只有她才有这种实力。”

    天闲顿时明白为什么是古丽去找自己了……说起来自己这几位没过门的小媳妇,似乎古丽的拳脚是最好的……

    女人好可怕啊……

    “没事了……你们干嘛那么担心,我只是去吹吹风。”天闲很是无辜的拿起四姑娘的点心来,“偶尔散散心你们不要这么紧张。”

    天闲一脸轻松,却发现大家都盯着自己。

    “喂喂你们看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虽然我玉树临风,潇洒不羁,可是你们也不要这么盯着我!”天闲懊恼。

    “没事了。”屠戈闷闷的下了结论。

    “屠戈!你这是什么意思?”

    屠戈满脸严肃,“你无耻的时候,就是正常的状态。”

    大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如果是别人天闲一定要反驳,但是屠戈这种玩笑都不会开的个性……还是算了。

    “好啦好啦,不要笑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天闲无奈的大声起来。

    大家还是笑了好一阵,这才认真听起天闲所说的正事。

    摩挲着下巴,天闲一边琢磨一边说道:“事情有些突然,但也是之前积累的结果,一直以来突发事件实在太多了,我们总是疲于奔命,所以现在我们要反客为主,收集一下人类大陆各处的情报。”

    “派往各国种植果实树的精灵很容易做到这件事!”露娜在一旁提出建议。

    “不错!”天闲点点头,“虽然各国心知肚明,但一定还会去和精灵们接触,并且极力拉拢的,我们反而占据主动。”

    “我先,圣灵殿和血盟那两边的情况,也该更加留意才对。”古丽说道。

    天闲笑笑,“这两边我早做了准备,现在也是到收获成果的时候了,很快就会他们的消息,不过……我要先各自去一趟才行。”

    犹豫了下,天闲犹豫的说道:“我们现在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希望能拉拢到更多的人加入我们,雪,之前说的事……”

    雪接触到天闲的目光,垂下头来,“我没关系,但这或许根本无法成功。”

    凌听了有些酸酸的说道:“又是那件事吗?这个我可是帮不上忙的。”

    天闲继续说道:“雪,这件事,我想只有你能帮忙,成功的几率……也要看你的努力了。”

    雪微微摇头,“我的努力不会有丝毫作用,我只能等待,什么都做不了……”

    “雪……”天闲有些为难。

    雪却坚决的摇头,“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凌叹着气说道:“我的姐姐啊……我想你只要愿意的话这件事成功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

    雪终于微微皱了皱眉,“凌……你也可以去做的。”

    凌哼哼一声,“我才是真的无能为力,毕竟当年的事实说明了一切,我是被抛弃的那个!”

    雪眉头皱的更深,却说不出话。

    凌继续说道:“虽然我不想这样,不过为了大家,忍耐一下还是可以的,所以我希望你也不要再只是顾及自己的感情,这一次东部王国之行,我们都是险死还生,多一份力量的话,或许今后就能救回这里某个人的性命。”

    雪站了起来,“我不想让谁丧命,也很想多一份力量,可是有些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并不只是忍耐一下就可以的!”

    凌跟着站了起来,“有些话还是别说的这么轻松的好!能不能做到不是自己张张口就可以的!如果凡事都是如此,我当年是怎么做到那些你做不到的事情的?”

    “凌!”天闲出声制止。

    凌更大声的说道:“以前的事我已经不想提起,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得不说,你最好摆正你的身份!你和我都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你也该醒醒你独自的美梦,为我们所有人考虑一下了!”

    “你!”雪抬眼望着凌,面上罕见多了几丝愤怒之色。

    “我说的不对吗?”凌直视着雪,“而且没有谁比我更有资格说这些话了!”

    雪咬咬嘴唇,“可是……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判断,事情到底如何根本没人知道!”

    凌大声说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要去尝试!你为了你自己,连让我们尝试的机会都不肯给吗?”

    “凌!”雪怒然望着凌,“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我说的没错!”凌也是满眼怒色,“我已经忍耐你很久了!你这个活在我们所有人包容力的高贵公主!现在该是梦醒的时候了!我们时刻面临生死危难,如果有谁还在只顾念自己那一点点可耻的感情!那么她根本不配留在这里!”

    “凌!够了!”天闲怒喝一声。

    凌看了眼天闲,“你该最清楚!因为让她这样骄纵的,正是你!”

    天闲搓搓额头,“好了,这件事以后再谈,今天大家都回去吧!”

    上前来,天闲轻轻拉住雪的手,“雪,没关系,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你……”

    雪轻轻推开了天闲的手……

    “黑,凌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一直……”

    “雪,你……”

    雪没有给天闲开口的机会,再次推开天闲的手,缓缓离去。

    眼见雪消失在大门口,天闲回头不由一脸懊恼,“凌!你这是做什么?”

    “我是在为我们所有人的命考虑!”凌没有丝毫退步的意思,“她早该睡醒了!你最好也不要再庇护她!否则也是在害她而已。”

    这一次,大家不欢而散。

    夜晚,天闲心烦意乱,脑子里总是想着凌和雪吵架的事。

    翻了下身,天闲模糊的嘟囔道:“雪,我觉得……”

    话音未落,天闲猛的坐了起来。

    怀中空空,只有皮肤上留下的淡淡冰晶产生着和雪肌肤相同的微凉感。

    “雪!雪?”

    城市中猛的炸开一个声嘶力竭的呼喊声,火光急速燃起……

    距离城市数十公里外的浩瀚沙漠中,雪一身白裙,正缓缓而行。

    夜晚的沙漠十分寒冷,雪的心却更冷,只是漫无目的的在沙漠中游荡,远处那座城市忽然出现了亮光,但是现在雪已经不想再去看,那里不再有那种温暖的感觉,有的只是比沙漠更加严酷的冰冷。

    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凌说的那么自私,但是似乎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的像凌那样的去思考,现在……或许是独自思考的时候,或许……一个人会更好一点。

    沙漠广阔无垠,雪的身影被月光老的老长,这是雪第一次在沙漠中行走。

    忽然,脚下的沙地猛的松动了一下,雪身子晃了晃,急速开始下沉。

    流沙?

    雪愣了下,听说过这种东西,但是……

    本可以立刻逃走,但雪瞬间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或许……这样也不错。(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