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六十章 推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这可能会有些痛。”

    “我怕痛!”光光飞快回应。

    “我知道,所以……”天闲冲正在布置阵法的三角眨了眨眼,三角那正在挥动的光弧触手在光光脖颈上轻轻一搭,尖端忽然发出细小的电光刺入光光肌肤,光光一颤,立刻软了下来。

    旁边已经膨胀成人形的咕噜滑了一步,让光光的身体栽到了自己身上。

    光光倒在胶皮似的咕噜身上,并慢慢的陷入其中,很快被咕噜完全包裹了身体。

    三角飞速挥舞光弧触手,围绕光光的火焰阵法随之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苍紫色的火焰逐渐开始变为奇异的赤金。

    “准备完毕,主人。”三角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这应该是人类第一次接受这种改变,如果这能成为一种有效的治疗手段,或许会载入人类的史册。”

    “咕噜,该出来了!”天闲伸出双手,掌心燃起了与火焰阵相同的赤金色火焰。

    火焰阵中包裹着光光的咕噜动了两下,身体忽然分离出一小部分,直接弹出了火焰阵。

    “已经全部准备好了,我的主人!”咕噜在地上滚了两圈,慢慢又变成了灵鸢的模样,“她的生命特征按照从前的样子完全复制,没有丝毫差错,聚集的生命能量也足够她使用。”

    “好!去休息吧,最近应该不会有让你四处奔波的差事了。”

    咕噜打了个哈欠,“小事而已,随时听候主人吩咐。”

    虽然这么说,但咕噜看起来似乎有点疲倦,抖抖羽毛,迅速钻入天闲腰间的小笼子里去休息了。

    “三角。阵法交给给调动,你来监控她的状况。”

    “是,主人!”

    天闲接管了阵法的操控权,双掌的火焰越发明亮,而随着天闲催动掌中火焰,那火焰阵法中开始升起金色的烈火。灼烧被咕噜凝聚的生命能量包裹的光光。

    这个治疗手段,也就只有天闲想的出来。

    直白的说这并不是一种治疗的手段,而是一种炼化法。

    天闲最清楚不过,要想医治光光的身体,普通的办法是行不通的,她的身体已经被强行撕裂与分割,又被野蛮的重新缝合在一起,扭曲的血肉和筋骨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合在一起,形成永远的扭曲创伤。

    就好像一次不要命的身体整形。光光现在看起来和四姑娘一样光鲜亮丽,但其实血肉扭曲、筋骨错位的剧痛时时刻刻折磨着她,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的生长,这种痛苦会越来越强,她的身体也会开始扭曲变形,到了那时将无可挽回。

    天闲很钦佩这个忠诚而勇敢的小姑娘,虽然她实在是太喜欢说话了……

    所以天闲找了一个能完全治好她的办法。不过这需要万全的准备,特别是对力量的操控必须十分精准。这段时间以来,天闲都在默默的推演这个火焰阵,力求达到万无一失。

    东部王国之行,让天闲感觉到时机已经彻底成熟了,对能量的操控已经更加得心应手,而且邪眼的力量再一次膨胀。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邪眼的火焰变为吃金色,汹涌的升起,烧灼着光光的身体,被咕噜的生命能量保护在内的光光在这种力量之下,依旧身体升起了火焰。

    四姑娘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邪眼的火焰无坚不摧,是真正毁灭万物的力量,自古的记载中,全胜时期的它还没有烧不掉的东西。

    “你可不要搞砸了!”天闲忽然低声道。

    在天闲发梢上跳动的邪眼哼了一声,“我是谁?这种小事也用的着你来提醒我?”

    刚刚烧上光光身体的火焰熄灭了,前后只燃烧了几秒钟的时间。

    但只是这几秒钟,光光的手臂大片的血肉已经被烧成飞灰,露出恐怖的白骨。

    奇异的是,没有留下任何灼烧的焦黑和扭曲,血肉被干净的烧掉,不留丝毫痕迹,而留下的血肉完好无损,精准程度堪比最精确的手术刀。

    这就是天闲的办法。

    光光的伤已经无法调养治愈,唯有剑走偏锋,将一切已经无可挽回的床上直接毁掉,这个过程邪眼的火焰至关重要,稍有不慎可能要了光光的命,而现在力量暴涨的邪眼做起这样的事来不费吹灰之力。

    同时,以咕噜凝聚的生命能量互住光光,然后……再生!

    光光那被烧毁的血肉先是被咕噜的生命能量填补,随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

    而同时,邪眼的火焰已经开始灼烧光光身体的其它部分。

    简单来说,天闲打算以炼化阵重新塑造一个光光出来!

    虽是重塑,好在咕噜又将遇到的人都进行备案的习惯,一次只能使用一个,但是记住很多个人的生命特征倒是不难。

    重塑的光光将回到之前的身体状态,比起现在还要年轻一些。

    这或许将会由时光回溯的效果,天闲也觉得不可思议,但经过反复推敲,这个办法是可行的!

    光光漂浮在火焰阵中,犹如一件被炼化的武器,身体不断被灼烧着,同时也不断的重生着*。

    慢慢的,她的模样开始变化,那重新生长的血肉不再是之前的模样,四姑娘不由激动的站了起来。

    她期待这个时候已经很久很久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

    当最后一缕火焰烧毁了光光的长发之后,地面的火焰阵猛的爆发向四面八发,瞬间消散的干干净净。

    光光身上的生命能量也被消耗的一干二净,人软软的倒了下来。

    四姑娘不顾光光身上的灼热,跑上来一下抱住了她,触摸光光的一瞬间不仅眼泪涌了出来。

    一直以来,折磨着光光身体的痛苦,成倍的折磨着四姑娘的心。今天,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天闲掌心的火焰熄灭,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两个消失聚精会神操控炼化阵的火焰,一丝分神的机会都没有,简直好像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疲惫,整个人都脱力了。

    天闲腰间的笼子动了动。咕噜忽然钻了出来,“没想到消耗这么大,还好只是头发没有重生,很快就会长好的。”

    说完,咕噜又钻了回去。

    光光全身完好,只是头上光光,天闲不由苦笑,这下真的光光了……

    “没想到……居然这么累,早知道应该多吃些东西……”天闲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我说你的力量既然增长了那么多,这点小事居然用了这么长的时间,看来你又在自吹自擂了,其实根本没有恢复那么多的力量吧?”

    邪眼在天闲发梢上很不屑的跳动着,“人类小子,你懂什么?这种事就算是那些神灵来做,一样十分困难,你以为这是在做什么。捏泥巴吗?那是一个生灵!是万物之源亿万年才孕育出来的生灵!我看不清楚的是你,你还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吧?”

    “什么……我只是治病救人而已。”

    邪眼哈哈而笑。“小鬼!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但你难道没有想过,区区人类,凭什么可以重塑肉身,任何生命的实质存在,对人类来说也就是身体。都是这世界循环的一部分,是世界本源的流动,你只是和她一样区区的人类,凭什么干预这种世界的循环?”

    天闲一时哑然,“你说什么疯话?难道那些医治者都成了干预世界本源的家伙!”

    “他们不会是*重生!”邪眼哼了一声。“所谓医者,那些众神之中也有专司治疗的家伙,但他们也很少会重塑某个生灵的身体,因为那是不正确的。”

    “不正确!”天闲愕然,“为什么?”

    “出生、成长、衰老、死亡!这是这个世界之所以是这个世界的基础!遵循这种基础的行动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而违逆这个基础的,将是毁灭的征兆。”

    天闲被说的一愣一愣。

    邪眼忽然嘿嘿笑道:“小子,你难道不奇怪吗?诸神统御这世界无数岁月,为什么忽然间分崩离析!当初,这个世界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毁灭吗?”

    天闲心脏不争气的猛烈跳动了几下,“不是因为众神意见不合,分成两派战斗,所以……”

    “哈哈哈哈……”

    邪眼放声大笑,“可悲的人类!在毁灭的灰烬中自以为重新站起,其实,只不过是在重复诸神的错误,小子!毁灭不久就会降临,根本不需要那些神灵来动手。”

    “你说什么?”天闲震惊无比,“这是什么意思?”

    邪眼只是笑着,火焰猛的一跳,消失无踪。

    天闲在心中大声呼唤,但邪眼已经再无动静。

    “天小哥!”

    天闲猛的抬头,见四姑娘已经抱着光光来到自己面前。

    颤抖着跪倒在地,四姑娘泪水长流,“天小哥如此恩情,妾身无以为报……”

    天闲笑了笑,无力的挪过去一些,抬手擦擦四姑娘脸上的泪痕,“好了,不需要你报答什么,快去带光光休息,她现在身体非常虚弱,需要修养好一段时间。”

    “天小哥,你……”四姑娘望着天闲虚弱的模样,欲言又止。

    “你去把光光安顿好,然后给我那些吃的来,我要被饿瘪了……就在这等你救命了。”

    四姑娘不由破涕为笑,“天小哥稍等,妾身去去就回。”

    抱着光光,四姑娘迅速离去,天闲索性原地躺下来,顿觉心怀大畅。

    光光的事情解决了,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虽然累的和死狗一样,但是四姑娘能安心下来,一切都值了,而且还说什么报答……

    “以身相许不就好了……”天闲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四姑娘娇羞的献上樱唇的模样。

    说起来,还不知道她到底多大,从专业的眼光来看,已经脱去童声的嗓音和渐见发育的身段,差不多有十四岁吧。再过两年的话……

    嘿嘿嘿……

    “嗯……主人在笑什么?”忽然一张好奇的面孔出现在天闲眼前。

    天闲脑子里正冒着少儿不宜的旖旎念头,猛的被吓了一跳,“你……加米娜!?”

    加米娜好奇的大眼睛正望着天闲,耳朵抖了两下,“主人在想什么好事吗?加米娜也想知道。”

    一骨碌坐起来,天闲咳了两声。这才一脸正经的回过头,“嗯……啊!是加米娜啊,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加米娜眨眨眼睛,“加米娜不知道,但是加米娜经常来这里的,刚好看到主人在这里笑个不停。”

    “呃……我,我有笑过?”

    “嗯……像这样。”加米娜眯起眼睛,露出了一脸花痴的笑容。

    天闲:“……”

    “加米娜学的是不是很像?”加米娜兴奋的来回动了尾巴,“最近大家都说加米娜学什么都很快!”

    “呃……但这个就不必学了。”天闲摸摸脑门。“说起来,你为什么总来这里。”

    “加米娜和光光是好朋友哦!”加米娜挺起胸脯,很自豪的说。

    “朋友,和她?”

    “嗯!加米娜在城里玩的时候发现这里的,后来就经常来这里了,光光好厉害的!会说很多话……”

    天闲苦笑,“你可不要学的和她一样,有她一个我们就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嗯?”加米娜很不解。“光光这样不对吗?”

    天闲拖着腮帮,看看满脸奇怪的加米娜。呵呵笑道:“不,不过……慢慢你就会明白了,加米娜,人类世界的很多事,你还要慢慢学习才行,不过现在这样你已经很了不起了。”

    加米娜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是!主人!加米娜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说起来……有一件事或许只有加米娜你才能做到?”

    加米娜眼中瞬间露出兴奋之色,抖抖耳朵问道:“是什么?什么事只有加米娜才能做到?”

    天闲蹭到旁边的小石头凳,倚在上面说道:“加米娜,你应该知道这次龙渊帝国国会的事吧?”

    加米娜点头,“哥哥已经对加米娜说过了。哥哥要前往龙渊帝国执行任务,加米娜要一个人留下了……”

    说着小狮人露出满脸落寞之色。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安排你也去龙渊帝国。”

    “真的!”加米娜万分意外,之后立刻改口,“不……不是,加米娜不是怀疑主人,只是……”

    摸摸脸颊,加米娜怯生生说道:“外面的人……很可怕,一定不会喜欢加米娜吧。”

    “所以这是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加米娜,我希望能你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同。”

    加米娜露出吃惊之色。

    “如果你想去龙渊帝国的话,我可以安排。”天闲期望的看着加米娜,“但你去龙渊帝国不是陪伴哥哥,也不是游玩,而是一次任务,一次使命。”

    加米娜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加米娜……加米娜能做什么……”

    “你知道,现在人类各国都在想方设法得到精灵和狮人,但这不是因为认同,而是他们忌惮着精灵和狮人的力量,在许多人类眼中,精灵和狮人是危险而且不能被信任的存在,只有掌握在手中才能安心。”

    天闲望着蔚蓝的天空,多少无奈的说道:“这种情况,短时间绝对不会改变,不过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额外的希望。”

    “在……在加米娜身上?”加米娜瞪大了圆眼睛。

    “是的,我原本对这种情况没有抱任何希望,人类和异族的冲突由来已久,这次大批异族进驻人类世界,只要能保证不出现乱子就是最好的结果,不过……”

    天闲的目光落回加米娜身上,“我想你能给我们带来惊喜。”

    加米娜不安的动着尾巴,“可是……可是加米娜什么都不会,而且……而且还是狮人,所以……”

    “你喜欢人类。”天闲打断她。

    “这……”

    “不,你是不憎恨人类,也不憎恨那些曾经欺凌过你,甚至将你的生死当作儿戏的族人,加米娜。你不会憎恨任何人,人类和异族之间的隔阂与仇恨并不在你的心中,比起憎恨你更懂得感恩,你有一颗金子般的心。”

    加米娜被说的面红耳赤,耳朵和尾巴都软了下来,“没……没有。加米娜……只是有些傻……”

    天闲笑笑,“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傻,那这个世界就太平了。”

    加米娜红着脸,偷偷抬头看了天闲一眼,“加米娜……真的能做些什么吗?”

    “当然……”

    小狮人的耳朵重新用挺了起来,抬头道:“如果……如果加米娜能为主人做些什么的话,加米娜……愿意去做!”

    “不是为我,而是为了所有狮人,所有的异族。”

    “呃……”加米娜心虚的笑了下。“主人这样说,加米娜好怕……”

    “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知道自己能做到很多事,你是个了不起的狮人。”

    “是!”

    正说着,四姑娘已经从房间里快步走了出来,手中端着点心。

    “加米娜,你也在这。”四姑娘将点心放下,对加米娜笑了笑。

    “女主人好!”加米娜对总是笑的很好看的四姑娘非常有好感。

    四姑娘到现在也很是不习惯加米娜这个称呼。但加米娜总也改不过来,也只好任凭她叫着。

    天闲拿起点心。一眼瞧见用好不掩饰的热切眼神望过来的加米娜,好笑道:“加米娜,一起过来吃点心。”

    “多谢主人!”加米娜立刻跳了过来。

    天闲忽然意识到,加米娜之所以这么喜欢来这,恐怕和四姑娘的点心不无关系。

    见多了一个人,四姑娘回去又多拿了份点心过来。三人席地而坐,边吃边聊。

    “光光怎么样了?”

    “睡了,看来起很不错。”说起光光的情况,四姑娘仍旧有些激动。

    “那就好。”天闲把一块点心塞进嘴巴,两手各拿三块先护住自己的地盘。含糊的说道,“有件事,可能只有你能办到了。”

    四姑娘奇怪,“什么事?”

    “教加米娜跳舞。”

    四姑娘和加米娜同时瞪大了眼睛,加米娜拿在手里的七块点心也是一下全掉了下来……

    跳舞!?

    四姑娘看看天闲,又看看加米娜。

    加米娜则是惊恐的看着四姑娘。

    目光转动中,四姑娘已经大概猜到了天闲的意图,不由眼神明亮起来,“妾身虽然略懂些琴艺,但舞技却确实不济,当初在血芽殿,也是专攻琴艺,如果要教加米娜舞技的话,妾身倒是可以推荐一人。”

    加米娜的神色更加惊恐了。

    “还有比你厉害的人?”天闲很是惊讶。

    虽然没见过四姑娘起舞,但从她的体态步伐推测,天闲断定她是精修过舞技的,可这时居然会推荐别人,这也是让天闲万分奇怪。

    四姑娘眸光闪动,“说起来,这还是妾身的老师。”

    老师……天闲微怔,忽然间明白了过来。

    “是她?”

    四姑娘微微点头,“无论琴艺舞技,妾身当初都受益良多。”

    天闲不住点头,“真是难为你了……”

    四姑娘会心一笑,“多谢天小哥成全。”

    在四姑娘口中那个无论琴艺舞技都对她多有教导的人,是大小姐。

    在血腥的血芽殿,年幼的女孩互相扶持的那一点点经历,是四姑娘体会到的唯一一点点人性。

    虽然那只是萤火般微小的光芒,在生死残酷的考验下转瞬即逝,但四姑娘从未忘记。

    天闲明白,四姑娘不想大小姐从此变成一个废人,虽然曾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但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姐妹情谊,成了现在最珍贵的东西。

    四姑娘会用什么办法劝说大小姐答应这件事,又是如何让加米娜克服抗拒心理学习人类舞蹈,这些天闲不必去管,四姑娘自然会办的妥妥当当。

    返回城镇大厅,天闲真的有些累了,想要休息。

    但才一个进门,龙四已经在不耐烦的等待了。

    “你去哪了,我派人到处找都找不到!”

    “有点事处理了一下,怎么,出了什么事吗?”

    龙四上下打量天闲,“你怎么这么憔悴?”

    “摔了一跤。”

    “摔的眼圈发黑?”

    “是啊。”

    龙四翻翻眼睛,“雪已经答应了,我们可以行动了。”

    “哦……雪答应了。”天闲沉吟起来。

    “我可没有逼她,是她想帮你。”

    天闲点点头,“也好,我想我们也该好好处理一下这件事了。”(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