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四十六章 仅次于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更新快,,免费读!

    发生事故后好几分钟士兵居然才赶到,这种对突发情况的反应速度,恐怕也只有古斯塔斯帝国才会有,要是在别的国家,这些士兵恐怕已经被吊起来打了……

    红炎有了身孕,天闲很有些意外,不过想想这也是情理之中,她嫁过来已经一年多了。

    但红炎自己倒是显得从容敏捷,而且就算有了身孕,身子倒是还苗条的很,丝毫没有臃肿。

    把红炎扶到长椅上坐好,天闲那小心翼翼的模样逗得红炎咯咯直笑,“小坏蛋,现在知道疼姐姐了,从前就知道惹我生气。”

    天闲嘿嘿的笑,听着熟悉的声音,心中一片舒坦。

    “红炎姐,我这次来,其实是想和你谈谈瑶瑶的事情。”天闲自己在一旁搬了个小石凳,坐下来正色说道。

    说起瑶瑶,红炎不由微微一叹,目色温柔的望着天闲说道:“天闲啊,姐姐当初就觉得瑶瑶跟着你一定不会错的,没想到她福气太薄,终究还是没能在你身边。”

    天闲低下头,“红炎姐,当初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一时冲动离开火雾山的话……”

    红炎微微摇头,“好男儿志在四方,我火雾一族当初为了避难,走投无路才逃进摩云山脉,如今百多年过去,追杀我们的人都死的光了,也该出来透透气了,你离开那里,并没有做错,相反,姐姐好生为有你这样的弟弟高兴,我火雾一族,当有此男儿本色。”

    “可是瑶瑶……”

    红炎再次摇头,“瑶瑶与你年龄相仿,但终究还是不懂事……这次她不该出走的。”

    天闲注视红炎良久,也是摇头,“不,红炎姐,我明白瑶瑶的想法,我离开了。等于直接拒婚,或许在你们看来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在瑶瑶眼里不是的……她年纪还小,遇到这种事。就像我没有圣痕一样,孤独、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变得不同了,一切都不同了……”

    “是我连累了她,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瑶瑶。带她回家。”

    红炎不想让天闲难过,但瑶瑶是她的亲妹妹,哪有姐姐不疼妹妹的,听天闲如此说,也是不由眼中泪光闪烁,“当初要是没人反对你和瑶瑶这桩婚事,该多好……”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是无用。”红炎擦擦眼角,“关于这件事,你想问姐姐什么。尽管问。”

    天闲刚要开口,忽然眉头微皱,不远处的楼梯里传来大片杂乱的脚步声,这次人比刚才多了好几倍,而且当先的一个脚步沉稳,显然是个实力不俗的家伙。

    “什么人在此放肆!”楼梯里人未出现,喝声已经传来。

    只见一个身着细锁软甲,外罩绣纹锦袍的青年男子当先冲了出来,他腰上按着长剑,身后一大票士兵鱼贯而出。

    天闲一见这人。顿时认出了他就是当初被红炎救回火雾山的那个男子,虽然没有见过几次,但天闲记得他微卷的头发,公平的来说。他的确十分英俊。

    这人当先冲上来,看到花园被烧的一片狼藉,而红炎正坐在长椅上和面前石凳上的陌生少年说话,顿时面露怒色。

    红炎见到他带着士兵上来,立刻起身,把天闲也拉起来。“这是我弟弟。”

    一句话把这男子要问的话全都堵回去了。

    “弟弟……”这男子迅速上下打量天闲,之后忽然露出吃惊之色,“难道是……”

    红炎轻轻打断他,“好啦……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还带这么多人上来,让他们都下去吧。”

    男子目光在红炎和天闲之间移动两次,沉声道:“你也回去!”

    红炎一愣,不满道:“我才和弟弟见面,怎么……”

    男子轻喝道:“你有孕在身,就算是你弟弟,如此打扮,成何体统!回去!”

    红炎显然是沐浴之后来到花园里歇息赏花的,穿着随意,孕肚微凸,红杉之下粉臂香肌若隐若现。

    对于天闲红炎自然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再前些年,她还和天闲一起洗澡,负责费力的将天闲那头乱发清洗干净。

    现在被丈夫一说,红炎倒是愣了下,随后“噗嗤”的笑了出来。

    男子看起来有些恼火,“还不回去!”

    红炎不满的哼了声,“知道了……这就回去。”

    扭身的时候,红炎小声说道:“我们晚些时候再谈,到时候我去找你。”

    天闲没有吭声,只是沉默的看着红炎离去。

    但天闲心里却是火气直往上撞,望着那个男子,也就是自己的姐夫目光一片寒冷。

    这家伙居然敢对我姐姐呼来喝去!

    要不是顾及姐夫的身份和红炎之后的境况,单单是这一条,就绝对不能绕过她!

    天闲不由得开始猜测,红炎孤身一人远嫁他国,在这里无依无靠,恐怕日子并不好过……

    想到这些,天闲不由捏紧了拳头。

    等红炎离开,那男子挥手喝退了所有的士兵,破破烂烂的花园里只剩下他和天闲两人。

    “你……就是天闲?”那男子皱眉问道。

    “伤好之后就不认人了吗?”天闲哼了一声,“当初你命悬一线,被我姐姐救回去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威风!”

    “我记得那个男孩子……可并不是你这样的少年人。”男子依旧用警惕的目光打量天闲。

    “小孩子长的很快,你不知道吗?”天闲不屑一笑,其实心中知道每个人都会惊讶的,小孩子长的再快,也没理由一年多的时间长高几十公分,现在比起离开火雾山的时候,已经足足高了两个头了。

    目光细细的在天闲身上打量,当留意到天闲两个眸子一黑一金时,男子眼神抖了抖,“果然是你……”

    “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古斯塔斯帝国的十三王子……但你可以叫我卢克,因为我是红炎的丈夫,而你是红炎的弟弟。”

    天闲没回话,上下打量这个家伙。

    王子!

    天闲终于明白红炎的身份了。当初可没有任何人说红炎是要嫁给王子的啊!

    真没想到在外面随便走走就能捡回一个王子来……

    也感到了天闲的敌意,卢克沉声问道:“你在人类大陆掀起了很大的风浪,但古斯塔斯与世无争,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我姐姐。不行吗?”

    卢克点点头,“当然,但是我希望不要再出现这种私自闯入的事情了,而且现在红炎她有了身孕,所以不方便见太多人。如果你只是来探亲的话,可以先住下,之后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要不是红炎临走前说了会来找自己,天闲现在就想去暴打这个卢克!

    我来见姐姐,你这个混蛋算什么东西?

    “那就多谢了。”

    卢克微微点头,“不必客气,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在这里多留几天,欣赏一下古斯塔斯的风光,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太好的景致,但红炎不大方便。恐怕就不能陪你了。”

    早晚收拾你这个混蛋!天闲咬着牙,闷不做声。

    卢克很快把天闲安排在了王宫的一座偏殿里休息,并且派人服侍,天闲当然懂得,实际这是监视。

    但这么两个人哪能看住天闲,把卧房门一关,天闲转眼就从窗子溜了出去。

    天已经黑了,更方便行动,天闲已经大概摸清了红炎的住处,趁着夜色轻车熟路的再次来到了白天那个花园附近。能量触角展开,很快找到了属于红炎的那种独特的红炎气息。

    虽然姐姐说回来找自己说话,但天闲看那个卢克的嘴脸,怕是不会那么顺利。而且显然姐姐是有些惧怕这个卢克的,早早过去,要是发现这个卢克敢对姐姐不好……

    天闲牙齿咯咯作响,心中已经想好了一百种折磨这个卢克到崩溃也让他不知道对手是谁的办法。

    顺着红炎的气息,天闲一路摸进了一座寝宫。

    小心绕开哨位,天闲在一间卧房外停了下来。房间里正传出红炎的说话声。

    “好啦……都说过不用了。”红炎的声音有些无奈。

    “那怎么行,现在你不方便。”这个是卢克的声音。

    天闲在窗边偷偷一瞧,不由愣了下。

    卢克在洗脚,为红炎。

    红炎坐在床上,无奈的看着蹲在身前为自己洗脚的男人,“这种事让侍从做就好了,你一个大男人,不知道羞。”

    “知道。”卢克闷闷说了声,“但还得做,其他人我信不过。”

    红炎不由“噗嗤”的笑了。

    卢克抬起头,很严肃的看着红炎,“不要总是这么笑,会拉到肚子的。”

    红炎顿时又笑开了。

    卢克看起来也有点无奈,小心为红炎洗完了脚,“来,我给你捏捏。”

    坐在床边,卢克将红炎一双小巧玉足架在腿上,认真捏了起来,“你现在这个样子,不要到处乱跑了,今天多危险,花园都烧光了,万一你出了意外……”

    红炎瞪瞪眼睛,抬手轻轻戳起丈夫的额头,“你还说,就知道在外人面前凶我,我弟弟千里迢迢来见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一定恨不得狠狠收拾你,哼!我弟弟可厉害哦……到时候可别指望我帮你求情。”

    “我知道他很厉害,我不是对手……”卢克依旧很认真的为红炎捏脚,“但你没事,我被他收拾也没什么关系。”

    “假惺惺……”红炎作势拧了拧丈夫的耳朵,幸福的咯咯笑了。

    “我是说真的。”卢克微微皱眉,“我知道你很想念家乡,更想念亲人,我也希望你能见到他们,但是……你弟弟的身份太敏感了,老实说我不希望他来见你,就算他只是单纯的来看你,可是有些事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出现在这,本身就对你是一种威胁。”

    “好啦好啦……”红炎伸手抱住丈夫的脖子,“知道你关心我,可你没见他是偷偷潜入进来的吗?就是为了不给这里带来麻烦,而且他早知道我在这里,却一直没来看我,你说是为什么?”

    卢克看看妻子近在咫尺的娇美面庞,无奈的摇头,“我也没说他是来害你的,只是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那我去好好和他谈谈,让他尽快离开!”红炎立刻说道。

    卢克犹豫了一下,“我也去!”

    红炎一把揪住他的耳朵,“你这个跟屁虫!我要自己去!”

    卢克注视红炎,红炎瞪眼对望,寸步不让。

    良久,卢克叹气,“好……但你要快些回来。”

    天闲是以最快的速度溜回自己休息的偏殿的。

    回来之后天闲不由望着房顶出神了好一会儿……

    情况似乎和预想的有些出入……

    这个卢克似乎并不是对红炎不好,反而是有些太体贴了,倒是自己的红炎姐偷奸耍滑,让她的丈夫很无奈……

    想了想,天闲忽然发现,这个卢克是仅次于自己的好男人啊!

    没过多久,偏殿外来了一辆被士兵簇拥的马车。

    红炎这次被包裹的严严实实,还有好几位年龄不一的女侍从陪伴,不过红炎自然是把所有人都喝退,自己一个人进了偏殿。

    “哎……真是烦人。”把明显穿厚的衣服随意丢到一边,红炎咕哝着抱怨。

    一回头,看见天闲看着自己偷偷的笑,红炎顿时皱眉,“你笑什么?”

    看着被包成狗熊一样的红炎,天闲摇摇头,“没什么,这衣服真好看。”

    “少贫嘴,快去给姐姐倒水喝,热死了……”

    天闲赶紧奉上凉茶。

    红炎喝了两杯,这才舒服的吐了口气,“好了,关于瑶瑶的事,有什么要对姐姐说?”

    天闲收起笑容,疑惑问道:“我还是想先知道,二叔到底是怎么离开火雾山的。”

    “是我安排的,通过古斯塔斯帝国的渠道。”红炎直接回答,“当初卢克就是通过这种渠道出现在我们火雾山附近的。”

    天闲一怔,“什么渠道?难道不是穿越寂静森林吗?”

    “的确要穿越寂静森林,但有安全的多的办法,古斯塔斯资源匮乏,这是一条重要的收入来源,是一个秘密。”

    秘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