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四十三章 训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瑶瑶不见了!

    天闲简直呆了。

    自从离开了火雾山,一直都在极力隐藏自己的身份,为的是不给家乡的族人带来危险,却没想到,自己的出走,直接导致了瑶瑶的消失!

    那个喜欢穿红衣,俏生生的小女孩……居然消失了!

    迅速定了定神,天闲说道:“二叔,您别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瑶瑶那么小,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离开火雾山?”

    二叔一声长叹,脸上全是伤痛之色,“这件事很蹊跷,现在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一天晚上一切还好好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发现了瑶瑶留下的信,大家立刻分头去找,可是却找不到人。”

    “就像你说的,瑶瑶还小,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离开火雾山,我们第一时间到了山脚下封锁了路口,可是……”

    二叔痛苦的摇摇头,拿起那块手帕说道:“这块手帕,是在山路上从半空飘下来的,正好被人看到。”

    天闲顿时一愣,“从半空飘下来的?”

    二叔点点头,“我们立刻搜山,最后在石林那边,发现了垂下山谷的藤子。”

    “藤子……”天闲不由咬了咬牙,“我们这些孩子经常去石林玩,那里有藤子,瑶瑶难道……”

    “不错,她早就在偷偷的准备藤索了……然后趁夜跑了出去,我们都在搜山的时候,她已经从山下的峡谷离开了。”

    天闲飞速思索,“二叔,可这手帕为什么从半空落了下来,你可是问清楚了?”

    “当然!”二叔的口气十分肯定,“我反复询问。这手帕确实是从半空落下来的。”

    天闲皱起眉来,顿时感到这件事无比蹊跷。

    “火雾山气候奇特,虽然有地热上升,可是上空云气很重。基本没有从下向上吹的风,如果瑶瑶是在峡谷中,这手帕绝对是飘不起来的……”

    二叔立刻点头,“对!正是这样!除非她到了更高处!可是……”

    天闲喃喃道:“可是火雾山周围没有太高的山,最近的高山瑶瑶一夜时间也不可能走到那里……况且她还是下了峡谷。除非瑶瑶会飞……否则这手帕,可如果会飞,就不会走峡谷……”

    “二叔,峡谷里发现瑶瑶的痕迹了吗?”

    二叔重重点头,“找到了!在谷底找到了瑶瑶的脚印,但后来忽然消失了。”

    “消失了?”天闲心中一颤,“那……那周围……”

    “周围没有任何痕迹,那是一片软泥地,没有其它的脚印,也没有其他人或者野兽的痕迹。也没有血迹,瑶瑶她……就这么消失了。”

    没有任何痕迹,无故就消失了……

    天闲心中一片焦灼,“怎么可能……瑶瑶不会自己消失的,到底……”

    天闲思索着,可是心中一片乱麻,听到瑶瑶因为自己消失这件事天闲已经有些不会思考了。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天闲正想再询问请款,却忽然发现,二叔他眼神有些闪烁。

    “二叔。是不是有什么情况,您还没对我说?”

    二叔望着天闲,欲言又止。

    “二叔,您别担心。既然您找到了我,我一定尽全力找到瑶瑶,既然她只是消失了,而且本来是要来找我,那么现在十分可能还活着,我们还能找到她。”

    这番话让二叔心中一阵愧疚。

    “闲儿啊……”二叔一声长叹。“二叔知道,是二叔对不住你,当初你和瑶瑶的婚事,我是完全反对的,我……”

    “二叔,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天闲打断二叔的话,“这件事我当时就觉得是很正确的,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我也不想看她嫁给一个无用的人,后半生吃苦,您从小疼我,我知道这件事让您十分为难。”

    二叔不由老泪纵横,一时说不出话。

    “二叔,您再把事情说清楚一点,我想一定还有什么线索。”

    二叔擦擦眼泪,吐了口气,双目微微发红的望着天闲,“闲儿啊,这次二叔厚着脸皮来求你,也就不再说那些无用的话了,可能二叔说的不对,你不要怪二叔。”

    “二叔您说。”

    二叔蹙起眉头,沉声说道:“闲儿,火雾山与世隔绝,不通消息,但红炎远嫁之后,倒是会想办法带回些消息来,我们都知道你在外面做了好大的事,所有人都以你为傲。”

    这句话差点把天闲的眼泪说下来。

    当初,那个无法继承圣痕,在族人的包容和叹息中生活的小小少年,也有让族人们感到骄傲的一天吗……

    “但是……”二叔口气又沉重了几分,“我们也明白,你的仇家很厉害,所以红炎每次带消息都非常小心,生怕被人发现,我们也从不外出,将你的身份好好隐藏,但是……”

    天闲眼神陡然一跳,瞬间明白了二叔的意思。

    “二叔,你是说……瑶瑶她?”

    二叔艰难的点点头,“我也只是猜测,瑶瑶她消失的很蹊跷,如果是被什么袭击了,泥地上一定会有痕迹,就算是飞兽,瑶瑶的脚印也会出现一些细小的变化,但什么都没有……干净的就好像故意而为一样。”

    天闲沉默了下来,一股抑制不住的怒火开始在胸膛里燃烧!

    仇家!是仇家!极有可能是仇家!

    二叔继续说道:“瑶瑶年纪还太小,不可能独自走远,只是一夜的时间我们一定追的上,可是我们一直在找,却找不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再找不到任何痕迹,所以,你父亲他……”

    “父亲怎么说?”

    “你父亲说,瑶瑶必然还活着,而且已经不再火雾山周围。最大的可能是被什么人带走了……而这些人,极有可能是你的仇家。”

    天闲的眼中差点跳出火星来!

    正面冲杀,阴谋算计,天闲毫不惧怕。但……居然敢去火雾山动无辜的族人!

    看着天闲脸色越来越难看,二叔安抚的说道:“闲儿啊,你别激动,这也只是猜测,现在火雾山一切都好。还没有任何危险,我们已经派人在各个山头警戒,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但……我很担心瑶瑶,你父亲他也很担心你,怕这件事会对你不利,所以……”

    天闲闻言,心中无边的怒火也不由被这刻骨的亲情冲淡了许多……

    总以为离开了家乡就拥有了整个世界,孰不知……自己的根依旧还在那,留下的人在默默承受你离开的创伤……

    见天闲眼泛泪花。二叔也是一叹,“闲儿啊……这一次二叔也不知道来的对不对,但这件事总该让你知道,起码让你有个准备,如果可能的话,请你找到瑶瑶,二叔大半生只有两个女儿,一个远嫁他方,另一个……”

    “二叔,这件事红炎姐知道吗?”

    二叔点头。“我能顺利来到这,还多亏了她的安排,本来只是想给你写封信,但是……”

    欲言又止。二叔显得苍老了很多。

    天闲跪了下来。

    二叔一见吃了一惊,“闲儿,快起来!”

    天闲跪在地上,哪肯起来,沉声说道:“二叔,闲儿自小无用。是我父亲还有几位叔叔庇护,这才长大成人,虽然父亲和几位叔叔时有严厉,但你们是想要闲儿能得到圣痕,能像其他人一样!闲儿不孝,未能谅解这份苦心,私自出走,结果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二叔望着这从小就喜爱的少年,不由一声长叹。

    “瑶瑶的事,二叔不必担心!闲儿心中并无怨言,其实当初就是打算瑶瑶能找个好人家,不要浪费在我这无用之人身上,闲儿并不认为二叔有错,更不会为此怀恨在心,瑶瑶一天找不到,闲儿就找一天,一生找不到,闲儿就找一生!”

    二叔听了这话不由仰天闭目,泪流两行……

    “二叔,如果没有特别的事,闲儿现在就安排您回火雾山,之后闲儿立刻去找瑶瑶!一定给二叔一个交代!”

    二叔张口长长吐气,忽然突兀的笑了,苍凉又无奈……

    “二叔……您?”

    二叔低下头来看着天闲,眼神中全是悔意,“闲儿啊……二叔当初真是看走了眼啊,早知你是如此男儿,就算没有圣痕,瑶瑶嫁了你,也不枉一生,二叔真是糊涂啊!”

    “二叔,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最紧要的,是赶快找到瑶瑶!”

    二叔点了点头,“好!闲儿,你先起来,二叔还有几句话要对你说。”

    “是!”天闲站了起来,恭敬立在一旁。

    摸了摸红须,这火雾山第一护山人的神色总算平静了许多,“闲儿啊,拒婚的事一直是二叔心里的疙瘩,之后你走了,二叔也没有机会弥补,这段时间一直为这件事后悔,今天二叔就让这件事过去,这也是二叔来见你的目的之一。”

    “是!二叔不必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二叔点点头,“闲儿,二叔不亏心的说,打小一直把你当自己亲儿看待,只是在瑶瑶的婚事上,因为你没有圣痕,所以一时糊涂,二叔这样说,你可认?”

    天闲毫不犹豫的点头,“几位叔叔是怎么待闲儿的,闲儿心中明白,要不是几位叔叔庇护,闲儿恐怕早夭折了。”

    二叔缓缓点头,“闲儿,你如此说,二叔也就不再介怀了,所以接下来的话,二叔要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对你说,你要听好!”

    天闲凛然,“是!闲儿在听!”

    “瑶瑶的事,不必着急。”

    “什么?”天闲顿时一愣,“二叔,您?”

    二叔面沉似水,“瑶瑶现在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早已经死在了我们找不到的地方,第二种是被人掳走了,而无论是哪种情况,盲目的去找都是徒劳的。”

    “这……”天闲捏紧了拳头,二叔说的有理,“可是……可是就算找不到也要立刻去找!不能让瑶瑶就这么……”

    二叔挥挥手打断天闲的话,“闲儿,你的这份心,二叔明白,你是和瑶瑶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们感情很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你是个重情义的孩子,看到这一点二叔很高兴,但越是现在,越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

    望着天闲,二叔近乎严厉的说道:“你要明白!现在你的责任不仅仅是一个瑶瑶!你关系到很多人,如果你撒手离开,为了去找瑶瑶而不顾一切,那么你会抛弃朋友、亲人,变成无情无义之人!”

    天闲一抖,“二叔……”

    “我听说,你已经有了几位未婚妻。”

    “这……是,是……”

    “你要带着她们一起去找瑶瑶?”

    “嗯……”

    “我听说你还结交了很多过命交情的朋友,你要丢下他们去找瑶瑶?”

    “二叔……”

    “你现在做了一国之主,你要丢下信赖你的子民,去找瑶瑶吗?”

    天闲眼角不由抖了几下,冲口说道:“可我如果连我妹妹都保护不了!我还怎么去保护信赖我的人!我连瑶瑶都找不到!我还怎么去找一些更加飘渺不定的东西!”

    二叔沉默了一阵,“闲儿,二叔现在很想让你去找瑶瑶,因为你的能量如此巨大,二叔真想要你立刻找回瑶瑶,可是……如果要是为了二叔的女儿要更多的人陷入危难,要我同样视如亲儿的孩子变成无情无义之人,二叔不希望你去找……”

    “二叔!”

    “闲儿,你记住,我们火雾男儿都是有担当的男人!现在二叔要告诉你,你要找到瑶瑶,但必须做好你现在的一切!如果你丢掉现在的一切不顾,你就不配做我火雾一族的子孙!”

    天闲如被当头棒喝,不由激灵了一下。

    二叔长吸一口气,“如果……瑶瑶是被掳走的,那么敌人一定会来找你的,你不必着急,如果不是这样……”

    二叔眼底深处闪烁过一层深沉的痛苦,“那样……也好,也好……”

    用力眨了几下眼,二叔叹道:“好了,该说的都说了,二叔我也累了,闲儿……你回去吧,不要让人怀疑我们见过面,明天一早我就会秘密回去了。”

    “二叔,我……”

    “不必说了!”二叔一口回绝,“闲儿,记住二叔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儿!必须背起更多的责任!瑶瑶……只是一部分!”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