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四十二章 惊耗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夜色迷离,数十人的异族小队护送车队离开会场,返回贵宾寓所。

    龙四喝了几杯酒,平素颇有酒力的她今天却有些微醉,倚在车窗前,晚风一抚更显面庞红晕,夜色下分外撩人。

    天闲就坐在龙四对面,奇怪的看着她。

    因为她上了马车后,一直懒洋洋靠在那,望着窗外不时发出旁若无人的“嗤嗤”傻笑,好像在无人的闺房里想到了什么开心事一样。

    “你还好吧?”天闲有点担心了。

    龙四似是真的醉了,挥手打开天闲根本不曾伸来的手,懒懒笑道:“不要借机占我的便宜,你这个小色狼。”

    天闲微微郁闷,原来在这位龙四公主的眼里,自己是个很有资历的色狼。

    “你怎么不说话?”

    天闲才沉默不到半分钟,龙四忽然扭头问。

    “我开口就成了色狼,自然闭嘴。”

    “无趣的男人……”龙四嗤嗤一笑,又望向窗外,“啊……你看,这皇宫多么宏伟,多么富丽堂皇,这里的一块砖,就值普通民众一生都赚不来的钱,这里很多人一个不经意的念头,就能绝对很多人的命运,就在不久前,我还以为这里就是我的一切,而现在……”

    “现在什么?”

    龙四望了眼天闲,又是“嗤嗤”的笑,“我不告诉你……”

    天闲不由翻了个白眼,心中肯定龙四是喝醉了。

    “你说……命运这种东西,是不是一早就注定了?”见天闲不吭声。龙四又来搭话。

    “我不信命,只信我自己,还有我的同伴。”

    “哈哈哈……”龙四难得放肆的笑了起来。

    收住笑声,龙四深深的呼吸,又懒懒的靠在窗上,目光迷离的望着窗外。“越是觉得自己掌握了一切,主宰了自己的命运,或许……越是没有看透自己走在另一个早就注定的命运中,你不这样觉得吗?”

    天闲微微沉吟,笑道:“如果那另一个注定的命运中,一切都如我意,那么这样的命运我倒是可以欣然接受。”

    “噗……”龙四猛的笑出来,“啊哈……哈哈哈!说的对,说的对!哈哈……一切尽如人意的命运!哈哈……”

    “可是。有时到底什么才是如意,自己都分辨不清……”龙四幽幽一叹,笑意渗透着几分无奈的感伤,“人啊……真是复杂。”

    天闲其实还是明白龙四为何会忽然如此的,轻声问道:“你还是想回龙渊帝国吗?”

    龙四眉梢微微一抖,转过目光来深深望着天闲,“我回不来了,永远……今天我出现在这。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是和平公主,是龙渊大帝御赐的公主。是沙利特帝国的使臣,是异族军队的督军官,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龙四了!龙渊帝国的第一公主,已经彻底死了。”

    “后悔吗?”

    “不,我不逃走,早已经暴尸荒野。我不后悔,只是感叹命运……我不知道是我抓住了我的命运,还是只不过在受命运摆布。”

    天闲笑笑,“那就去做一些从前绝对做不到的事好了,做到了的话。无论是你抓住了命运,还是依旧受命运摆布,都无所谓。”

    龙四又是“嗤嗤”而笑,妙目上下打量天闲,“我忽然知道你是怎么骗到那些小美人儿的了,你看起来木讷,还真是有张会花言巧语的嘴巴,哄的人开心。”

    “多谢夸奖。”天闲已经很明白不要在某些女人的某些状态面前争辩什么。

    “但你不要指望你骗到我……”龙四笑着,“我可是真正的公主,皇族血统,等将来我执掌大权,我要选一位最好的王子来做夫婿,你出身贫寒,可不要想来高攀我,否则……”

    “放心,对于您这只美丽的天鹅,我这只癞蛤蟆就只看看。”

    龙四嗤嗤的笑,看起来开心的不得了。

    “啊~~~~~”长长的舒了口气,龙四干脆倒在车厢上,只把半张面孔枕在软车窗边,闭目说道:“我再也不是龙四公主了,不许再叫我殿下……”

    “好的,姐姐。”

    龙四猛的弹起来,指头一下戳到天闲鼻子尖上,“我有那么老吗?”

    天闲简直吓了一跳,“那……妹妹?”

    “我呸!谁是你妹妹?”

    “那……”天闲挠头。

    “那什么那?自己去想!”龙四身子又软下去,这次干脆缩在了座位上,“反正……反正,没有……龙四了……”

    龙四睡着了。

    看着龙四双颊红扑扑的,似是满足又似是疲惫的睡过了过去,天闲微微一叹,解下披风披在了她身上。

    人生的大起大落,比起大海的狂涛骇浪更加动人心魄,没人能平静的面对过去自己的死亡,迎接一个完全未知的全新自我。

    天闲不由想到自己降生后的那段时间,脑子都是木的,只有一团浆糊,过了好久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又用了好久才振作起来,重新这一世的生活……

    龙四她,已经很坚强,很坚强了……

    望着窗外的夜色,天闲开始回想刚才宴会上的情景。

    这是国会之前的一次宴会,算是让各国互相见见面,沟通一下,不过这次宴会也已经很清楚的昭示了这次国会的意图。

    龙渊帝国以大陆第一强国的姿态召开国会,召集所有国家的使臣对异族军队出现在人类大陆这件事进行讨论。

    一切就和龙四预料的一样。

    异族军队如果不能作为一块蛋糕被瓜分的话,那么就一定会被作为危险分子而剿灭,绝对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狮人和精灵们想在人类大陆生存,不得不先做出一些妥协,这也是这一次龙四的打算。

    精灵们的秘法将会在这次国会后交给各国,以此展现沙利特帝国的诚意。

    但沙利特帝国绝对不会出售和租借任何一个精灵和狮人。莱妮的那一箭,就是这种说法的最有力保障!

    最坏的情况就是各国不择手段争抢精灵和狮人,但是只要有沙利特沙漠在,强如龙渊帝国都不敢越雷池一步,何况其他国家,如果有人进入沙漠图谋不轨。那么迎接他们的会是无尽的黄沙与沙利特战士的弯刀。

    而最好的情况,是暂时达成和平协议,让精灵和狮人们可以在沙漠中安全的休养生息,只要龙渊帝国不动,其他国家也绝不会妄动。

    而今天龙渊大帝虽然没有给予任何承诺,但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回到寓所,天闲推醒龙四,她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身上披着天闲的披风。愣了下,但也没说什么,顺手把披风裹紧,嘴角带着醉笑摇摇晃晃下了马车。

    天闲一下车来,一眼就看到寓所内还停着一辆马车,看样子应该是某个国家使节的马车,顿时拉过侍从问道:“这是哪来的马车?”

    侍从恭敬的回答:“这是古斯塔斯使节派来的马车,来人希望大人能见他一面。并且还带来了信物。”

    “信物?什么信物?”

    那侍从立刻拿出一样东西来,双手奉上。

    天闲拿过来一瞧。顿时一愣。

    那是一块很普通的手帕,而且布丝粗糙,显然是廉价物品,不过编制的十分用心,十分可能是自制的,上面绣了一片树叶。

    火雾林的树叶!

    望着这片树叶。天闲的思绪一下跨越无尽河川高山,回到了那个烟云缭绕,热气蒸腾的山脉中,那青砖红瓦,那流水小桥。那些朝思暮想的人们……

    这是火雾山上特有的火雾林才有的树叶啊!

    天闲眼眶一下湿润了,但绝对的警觉让天闲瞬间恢复了常态,“人呢?”

    “大人,人已经在里面等很久了。”

    又看了那手帕两眼,天闲撇撇嘴,“肯定是为了异族部队的来的吧,古斯塔斯的这信物也真是寒酸了点,今天我累了,这个还给他,让他走吧。”

    “是,大人。”侍从接过手帕,退了下去。

    天闲让莱妮安排精灵照顾喝醉的龙四,自己迅速回到房间,通过窗缝向外偷偷观看。

    只见一个男子在侍从的陪同下出了寓所大门,一步三回头的望着寓所,最后在侍从的催促下怅然上了马车,缓缓离去。

    天闲差点就想跳出去!

    这人天闲是认识的!

    天闲静静望着马车消失在街道拐角,心中忽然一阵不是滋味儿。

    就像龙四说的,自以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可是或许冥冥中命运之手已经将你摆到了另外一个命运中,你依旧是那么的无奈……

    挥手扇灭灯火,天闲的房间彻底黑了下来……

    离开天闲寓所的马车走了很久,在一座不高的小楼前停了下来。

    这里是古斯塔斯使节的寓所,相比起天闲的住处,这里就寒酸很多了,周围也都是一些小国零零星星的寓所,毕竟古斯塔斯不与外界往来,这次派来使节也是不受重视。

    马车上的男子下了车来,看得出他身材高大,但是却似乎十分失落,腰身也不那么笔直,默默无言的进了寓所。

    很快,寓所熄灯,所有人都睡下了。

    男子却没有睡,他坐在窗前,摸摸的抚摸刚才那块手帕,仿佛那是一块无价之宝。

    月光下,手帕忽然被打湿,从这个男子线条刚毅的面上,竟然掉下泪来。

    抬起头,月光下可以看到这男子已经五十几许,而且竟然有一副火红的胡须,他望着天空的海妖之月,一脸悲痛欲绝。

    忽然,房间里出现了一个轻轻的脚步声。

    这男子急速将手帕收进怀里,猛的转身一声厉喝:“什么人!?”

    房间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

    “扑通!”

    这人影无声无息出现,在红须男子喝问之后,竟然一下跪了下来,一个头嗑在地上,“二叔!闲儿不孝!请代我父受闲儿一拜!”

    来人竟是天闲!

    红须男子震惊的望着跪在地上的人影,声音不由颤抖,“闲儿……你,是闲儿?”

    天闲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不由热泪盈眶,“二叔,是我啊!是闲儿啊!”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喊声:“大人,您没事吧?”

    红须男子一声暴吼:“夜猫乱叫,给我赶走!”

    下边的人顿时声音弱了三分,“是,是!大人息怒,我们这就去!”

    吼退侍从,红须男子快步上前扶起天闲,当他看清眼前这少年的时候,眼中满是震惊,“你……你是闲儿?”

    这少年面孔倒是不错,可为何如此高大?他一年多前离开火雾山时,明明还是不到十一岁的孩子。

    人说血浓于水,平日里只见到水的人或许无法体会这句话的含义……

    看着眼前的红须中年人,什么逆心诀,什么能量操控统统化为乌有,天闲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这世界广阔无边,尔虞我诈你争我夺,心安之所,还是最初那让自己无法忍受的家乡,那一抹熟悉的景色,那一张张面孔……

    “二叔,是我啊……是闲儿啊……”天闲哽咽着,有一百句话要解释,可却一句也说不出。

    虽然身形巨变,但那双眸子依旧,二叔清楚的记得那个小男孩清澈而带着奇异色彩的眸子,眼前这少年一只眸子已然变色,但另一只眸子却一如当初。

    “闲儿……真的是闲儿啊!”二叔不由老泪纵横,“闲儿……二叔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了……”

    “二叔!现在我的身份很特殊,许多人盯着我,我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和您的特殊关系,我必须保证火雾山族人们的安全,所以刚才我才不见您的,二叔你不要怪我……”

    二叔老泪纵横,不住的点头。

    猛的见到亲人,天闲激动的无以复加,但是很快天闲冷静了下来,忽然间感觉有些不对。

    “二叔,您怎么来了?您……是怎么到这的?”

    被天闲一问,二叔眼角不由抖了一下,从怀里拿出那块手帕,“闲儿啊,你可认识这个?”

    “认得!”

    “认得是谁的手帕吗?”

    天闲一怔,猛的醒悟过来,“这……这是瑶瑶的,我还偷过,被她追打……”

    二叔一把抓紧天闲,“闲儿!瑶瑶不见了!”

    “什么?瑶瑶不见了?”天闲大吃一惊。

    “你离开之后,瑶瑶不吃不喝,一直想要来找你!我们哄了她很久,可是不久前,她留下一封信,离开了火雾山!”

    天闲如遭雷击!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