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二十五章 月神使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人,只有在脆弱的时候,才会强烈的法觉自己更需要谁。

    天闲一直觉得,自己得到了上天的眷顾,重生在这个世界,不明不白得到了稀世珍宝,得到了这么多可贵的同伴,自己一定坚强,一定要保护他们不受伤害,一定要为这些人,为这个让自己再次活过来世界做些什么。

    而现在天闲才终于无比强烈的意识到,自己并不是那么伟大,也没有那么坚强,这些自认为应该好好去保护的人们,原来是自己如此强烈需要的,如此需要他们在自己身边,如此的无法割舍……

    之前之所以没有意识到,是因为还未曾这正的摔到过谷底,东部王国赤裸裸的死亡和种种的无力感终于将天闲推进了深深的谷底。

    第一次,天闲明白自己如此需要同伴在身边,如此需要……

    古丽身带重伤,天闲索性就地为她进行恢复治疗,检查手臂骨头,按摩身上的扭伤,散淤化血。

    当然,天闲其实是想趁机占便宜,特别是古丽真的以为天闲在一心一意为自己治疗的时候。

    天闲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戏弄这个总是把任何事都信以为真的女人了……

    黑暗,催生着天闲的不良兴趣,一面的确认真的为古丽按摩,一面享受着她丝滑的肌肤……

    古丽是很认真的,而且现在也清醒了很多,想到自己刚刚的种种,不由羞的满面通红。

    好在,黑暗可以遮羞。

    不过天闲的目力可是直追精灵的,把古丽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于是说道:“你可要把伤快点养好,我等着呢。”

    一句话说的古丽脸上烫的简直要冒起青烟。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湖边不安全的。”古丽讷讷说道。

    “嗯,的确该走了。这里不安全。”天闲很认真的点头,“所以你别动。不要打扰我专心治疗。”

    “哦。”古丽又毫不犹豫的相信了。

    天闲简直要乐出声了。

    “小鬼,夜晚湖边的确不安全了。”露娜的声音忽然在黑暗里传来,不远的树丛里亮起了她翠绿的双眸。

    “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叫人来,保护你们在这里缠绵一晚。”

    古丽一听,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露娜,听风者!

    一瞬间古丽羞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才的事肯定都被露娜听的一清二楚了。

    天闲看了看露娜那边。拍拍古丽的肩膀:“露娜姐姐来接我们了,我们回去。”

    古丽几乎是一跳而起。

    黑暗中,露娜那翠绿的眸子眨了几下,“大家在等你们吃晚饭,我去周围巡视一圈,不必等我了。”

    “露娜姐姐!”

    “什么事?”露娜要隐没在黑暗里的眸子再次亮起。

    “大祭司,有一件东西留给你。”

    露娜的眸子明显的波动了两下,“给……给我?”

    “是的,就是这块灵蜂泪的一半。”天闲举起那剩下的一半灵蜂泪,这小小的水晶在黑暗中闪烁着柔和的光晕。

    露娜立在那。迟迟没有过来接过这半块灵蜂泪,她的眼眨了又眨,不知在想什么。

    天闲很清楚。露娜害怕了……

    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要对自己说什么,她害怕大祭司会说出什么她无法承受的话来。

    显然露娜并不知道灵蜂泪还有半块是特意留给她的,证明她没有听刚才大祭司在灵蜂泪中的话,她不想听,或者根本不敢听,或许还无法接受自己唯一的亲人已经离去的这个事实……

    “露娜姐姐,她说把这个交给你,是她最后的心愿……”

    露娜的双眼快速眨了眨,终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灵蜂泪微弱的光晕中,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等等。你们别走!”

    接过灵蜂泪,露娜见天闲和古丽要离开。立刻出声叫住了他们。

    “你们能不能……我是说,这个女人的话或许对我们有用,你们……也听一下。”

    露娜的声音,就像在乞求……

    天闲终于确定,露娜真的在畏惧,她不敢自己面对这一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好的,我们就在你身后。”天闲轻轻说。

    露娜点点头,望着自己手里的灵蜂泪,好久才重重按了一下,一道翠绿的光芒在灵蜂泪中渗透出来,丝丝缕缕飘散在黑暗中,开始渐渐凝成一团光雾。

    光雾中,大祭司的身影再一次出现。

    第一个场景中,大祭司看起来正在家中,衣着简单,长发随意披洒,绝美的面容上带着一缕愁思,也带着些许激动。

    “露娜,我的女儿……”大祭司的声音有些颤抖,“我知道你恨我,但……但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回归月神的怀抱,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听我说完,好吗?”

    两点晶莹的闪光自露娜眼中滴落,这句话无以伦比的刺痛了露娜隐藏在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天闲无声的一叹,对古丽挥挥手,两人悄然退走。

    还未走远,天闲终于听到湖边响起了露娜悔恨的哭声……

    古丽不时的回头望向露娜那边,轻声说道:“有亲人怀念,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如果在活着的时候就能珍惜,再好不过了……”天闲也是被勾起些心事,虽然说前世在那个老骗子的手底下吃尽了苦头,可真说起来,他倒是也辛辛苦苦把自己抚养长大,从不缺吃穿,整天对自己骂骂咧咧,却从不动手打人,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不在,他一个人过的怎么样……

    古丽轻轻抱住天闲的手臂,小声问道:“那……你会珍惜我吗?”

    天闲立刻意识到这个女人又犯傻了。

    “不会。”

    “啊!为什么?”古丽惊讶的叫到。

    瞧你,说你傻你还真傻……

    天闲轻轻搂住那诱人的蛮腰,在她脸上啄了一下。“因为我要更加珍惜才行!”

    “你……讨厌鬼……”古丽怒瞪天闲一眼,下一刻已经笑的花一般。

    两人说着话,慢慢回到城中。一路上少不了又遇到无数精灵大礼参拜,天闲也是无奈。只好频频致意,快步而行。

    回到临时休息地时,大家果然在等天闲回来吃晚饭,问起露娜在哪,天闲随便说了个理由,大家直接开吃。

    晚上,精灵们依旧在忙碌,就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和体力。夜莺在半空飞来飞去照亮王城,精灵们则好像勤劳的蚂蚁迅速重建着这座城市。

    天闲本想问问情况,但大家一致认为天闲现在必须休息,不该问的不要问……

    古丽被凌抓到一边“审问”,天闲瞧着古丽面红耳赤、支吾不断的模样,看来她这个专门审问别人的问刑使这次恐怕要阴沟里翻船……

    果然,很快凌就举起魔爪准备强攻,怕痒的古丽看来是在如此淫威之下不得不屈服,然后凌就用杀人的目光望向了天闲那边……

    天闲一本正经,全当没看见……

    古丽和凌关系密切。很多时候天闲无法理解,两个人就好像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一样,时不时凑在一起鬼鬼祟祟的嘀嘀咕咕……

    明明也相识没有多久。而且一开始还互相看不顺眼。

    女人的友谊,真的无法理解……

    闲着没事做,天闲正想呼唤邪眼,问问他一些情况,好多精灵忽然向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竟然是莱娜和莱妮,泰纱也和她们一起,天闲见到还有几位精灵议员也在其列,但他们走在莱妮和莱娜的身后。

    在露娜规定的那个距离上。精灵们停下了脚步,缓缓屈膝。单膝跪地向天闲行礼,眼中是无以伦比的崇敬和期待。

    天闲觉得自己被这么多一百多岁。甚至几百岁,更甚至上千岁的家伙们跪了几轮后,自己怕是已经折寿了……

    “你们,有什么事吗?”天闲注意到,在最前面的莱娜和莱妮,她们两个一起托着一件物品。

    一把黑色的,在天空夜莺的照耀下映出圆润光泽的木杖——大祭司生前所使用的那把手杖。

    莱妮第一个抬头,说道:“尊敬的神使,我们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来打搅您的休息,但是……我们真的太希望再次得到月神的眷顾,请您,请月神的使者再次引导我们,让精灵一族看到未来的希望。”

    说着,莱妮自己拿起那把手杖,来到天闲身前再次单膝跪下,高高的举起了它。

    天闲心中五味纷杂。

    如今的精灵们十分狂热,月神的降临让他们无以伦比的兴奋,对未来更是充满了期待。

    他们不知道,精灵一族,已经没有未来……

    精灵王和大祭司双双陨落,高等精灵死伤无数,精灵的许多传承就此永远的遗失,其中很多传承可能是精灵一族生存的根本。

    精灵的人口也锐减到堪忧的地步,并且现在连一个具有防御力的聚居地都没有……

    更加残酷的是:根本没有什么月神的眷顾!

    他们为之无限兴奋的月神,其实是来毁灭他们的……

    如果月神的光芒真的照耀下来,现在,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望着那一张张激动的面孔,望着那些无限期待的眼神,天闲从心底感觉到一种悲哀……

    这个种族,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长叹一声,天闲望着莱妮憧憬的眼神,轻轻说道:“莱妮,我理解你们的心情,可我是一个人类,我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能力可以给予你们引导,精灵一族遭受了重创,我现在作为一个外人,可以帮助你们,但未来还要靠你们自己坚强起来才行。”

    天闲发现这些话丝毫没有浇灭莱妮眼中的期待,其他精灵也是如此。

    “不……”莱妮轻轻说道,“月神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启示,您是一个人类,同时也是月神的使者,您不远万里从人类世界穿越寂静森林,翻越摩云山脉来到这里,这一定是月神的引导,她正在指引我们走向新生!”

    天闲扭了扭手指,说道:“我,我并不是什么使者,我们相处过一段时间,你应该最明白,现在精灵一族需要的不是月神的指引,而是迅速自己坚强起来,强大起来。”

    莱妮面上浮起激动的红晕,大声说道:“是的!我和妹妹幸运的与您相处过一段时间,我为此感到深深的骄傲,您在地下水道救了我的性命,您只是很简单就解决了泰纱姐姐的难题,您的仁慈和睿智已经深深的打动了我们,或许大祭司早已经看出这一点,所以才会与您取得联系,希望得到您的引导。”

    莱妮越说越是激动:“如今,大祭司已经回归了月神的怀抱,失去了月神祭祀的精灵一族是彷徨无助的,希望您不要推辞,希望您能接受这把月神祭祀代代相传的手杖,引导我们!庇护我们!”

    天闲一个头两个大。

    难道我还要变成月神祭祀不成?

    天闲很想说出真相,因为这件事是隐瞒不住的,越早知道真相,精灵们可以更早的坚强起来,或许这个种族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

    但是……

    望着就连莱妮都如此狂热的眼神,天闲知道这个真相会瞬间击溃所有精灵们最后的希望。

    精灵王杀死了无数精灵,而这最后的一些,或许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上……

    就在天闲飞速思考该怎么处理眼前的麻烦时,莱妮忽然叫了起来。

    “是月神的徽记!!”

    精灵们顿时发出一阵骚动之声,个个都仰起头向天闲这边看来。

    天闲一愣,发现包括莱妮在内的精灵们都在看自己的手。

    当看到自己手背上那个月牙形的印迹后,天闲知道事情可能有些不妙了……

    莱妮激动的热泪盈眶,“是月神的徽记……月神在上,您的使者已经来到我们身边了……”

    精灵们同样的激动,好些已经流下泪来。

    天闲清楚的记得,这是大祭司的灵蜂泪破碎后,一道光落到了自己手上才形成的,哪是什么见鬼的月神徽记?

    现在,天闲不得不重新理解大祭司临终前的那句“原谅我”了……

    不过不管怎么去理解,天闲现在明白,关于月神使者这件事,现在恐怕说出真相来,也没人信了……

    --

    明天更新长章(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