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二十四章 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古丽温软的身躯落到怀中,天闲抱住她,立刻感受到了那诱人的曲线紧贴自己,诱人的女子热香环绕在了自己周围。

    昏暗中,似乎能看到她的双眼略显迷离,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轻轻环住自己的脖子,身体随之微微扭动,那绝妙的触感让人瞬间开始想入非非。

    一切都这么的真实,这温热的皮肤,这香甜的呼吸,这亲切又有些笨拙的动作……

    天闲慢慢抱紧她,手臂在那副让男人为止发狂的柔软纤腰上一点点收紧,把头埋在那饱满丰挺的双峰之间,深深的呼吸……

    这就是古丽啊……是她的触感,是她的味道,是那个一直追随着自己的女孩,美丽、性感,笨拙又执着……

    天闲用力收紧双臂,死死抱着她,哪怕一点点的放手都不肯,不敢……

    古丽二十岁的年龄,在一种少年少女中算是年长的,但感情的经历却是零,她习惯于男人们对她露出的那种垂涎欲滴的眼神,也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

    但,古丽其实并不是十分清楚应该怎么和自己喜欢的男孩独处,甚至……有点担忧和害怕。

    但,黑暗给了她勇气。

    落日已经在收敛天空中它最后一抹光辉,湖边只剩一片残光,勾勒出人黑色的剪影,平时,她是绝对不会这样主动投怀送抱的,但今天,得知天闲那样的为了她不顾一切,得知他一个人在这里,在这无人的黑暗中,一种无法抑制的感情在心中涌动着……

    当被抱住时,那种不同于往常的热烈让古丽有些颤栗。也隐隐有些期待。

    胸前是少年的头,他温热的鼻息喷在自己胸口,烫的自己心脏飞快的跳。古丽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热了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

    男女之事古丽并非不懂。只是没有经历过,从前天闲虽然也总是调戏她,但绝对不会得寸进尺的触碰身体,古丽感到自己有点不知所措,可……同时也颤栗的等待着什么……

    但,少年再没了进一步的动作。

    那双手止在腰间,再没有向其它部位侵略,伏胸口的头也没有再做什么让人感到羞耻的事。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古丽微微喘息,感受到了少年的寂静,自己不由也迅速的冷静了下来。

    随后,古丽终于发现,这个紧紧拥抱着自己,就好像自己会跑掉似的少年,竟然在发抖。

    他的身体在颤抖,虽然微不可察,但真的在颤抖,呼吸也显得急促而不稳。抱着自己的那双手却依旧在慢慢的收紧,收紧……

    古丽似乎听得到怀里这少年的心跳声,他的血液流动的声音。他的呼吸中夹杂着的奇怪的哽咽……

    他在害怕,在恐惧……

    轻轻吐了口气,古丽放松身体,将那轻巧有人的身躯几乎都压在少年的身上,柔声问道:“怎么了……”

    少年抖了下,埋在丰挺双峰间的面孔慢慢仰起,露出一双充满了不甘和恐惧的眸子,在黑暗中好像两点火焰闪闪发亮……

    “你还活着……真好,我……”少年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我总算,总算救了一个人……”

    那眼神。让古丽一阵失神。

    不需要再多的言语,任何言语在现在都显得苍白而无力。那双眸子中渗透出的东西已经展露了一切。

    古丽的心不由一痛。

    这个拥有着无以伦比的力量,创造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奇迹,脚步已经踏遍大半个艾尔达大陆,在最强盛的帝国中纵横捭阖,在最诡异的异族中从容穿梭,掌握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力量,携带着随时可能吞噬自身的秘宝,结交无数朋友,联合无数势力,做着人类根本不知晓而却关乎整个世界命运的大事,这样的一个人……

    其实,也才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啊……

    当初在寂静森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张面孔还带着天真和稚嫩,只是一个最大十三岁的孩子。

    一年多的时光飞速逝去,那个稚嫩的孩子已经奇迹般的成长为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少年,竟然看起来已经有十六七岁的年龄。

    但实际上,他依旧是寂静森林里那个天真、稚嫩,怀着许多稀奇古怪想法,带着让人无法理解的另类善良的孩子……

    这一年多的时间,无数纷杂离奇的事故在他身边走马灯般的上演,仅仅是这或许会被许多人过后就忘记的时光,已经让他成长为一个让自己想要依靠,想要期待一生的男人……

    这是一个奇迹,同时,又是多么的残忍……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个总是嘿嘿嘿笑个不停的少年,到底承受了多少东西,才能坚强的活下来……

    想着,古丽的心一阵阵的抽痛……

    紧紧抱住天闲的头,古丽不由泪流满面,“对不起……我该早就想到的,我居然一直没有察觉到……”

    “你没有错……真的没有错,你已经挽救了太多的人,太多太多……”古丽哽咽了起来,“多到绝大多数人一生都无法做到的地步!”

    “你没必要自责……没必要什么都想要背负,这个世界每一天都有无数人死去,每一天都有无数惨剧发生,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已经比任何人都好……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我最喜欢的男人……”

    轻轻抚摸着天闲杂乱的黑发,古丽从未感觉自己如此伤心过,自己竟然从未理解过这个少年的内心,没有理解过那种坚韧和执着,只是看到了自己的不幸和悲伤,居然从未去想过要了解他的痛苦和迷茫……”

    “你是最好的,最好的……”古丽不断的重复着,慢慢收紧手臂,比天闲还要用力的抱着天闲的头,“永远都是!就像最伟大的神灵那样。永远都是最好的……”

    天闲有些恍惚。

    东部王国之行,至今为止经历的一切让天闲有一种见到了世界真相的感觉。

    生命的卑微,就好像草叶上的露珠。转瞬即逝而无人问津。在这古老森林强大的力量面前,生存如此艰难。人性、道德、底限……一切都和人类大陆截然不同。

    残忍而又真实的世界。

    死亡赤裸裸的呈现在眼前,无人能够幸免,活着的人就是幸运的宠儿,而死去的,只是不够走运。

    当初,怀着兴奋无比的心情来到东部王国,到现在这个临时组建的大冒险团还没有人员伤亡,简直是一个奇迹。

    就在不久前。就在自己的眼前,就在自己全神戒备下,就在自己怀里,软玉温香让人陶醉的这个女子,险些永远离开了自己……

    死神,用他那冰冷的镰刀轻轻的触碰了自己,似乎在嘲弄的大笑。

    古丽会死,香也会,雪和凌都会死,四姑娘会死……大家随时可能会死在这片埋下去连骨头都找不到的土地上。

    自己似乎已经看惯了死亡。其实……那完全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古丽的热泪滴到天闲的脸上,让天闲开始慢慢回神。

    望着古丽带着泪珠的面孔,天闲轻轻吐了口气。

    还活着。为什么又惹她流泪呢?

    放松手臂,把古丽的身子放下来,尽量不去留意那销魂的触感,天闲直视着古丽的双眼,轻轻擦掉了她的眼泪,“抱歉,我……只是有点遗憾,让你担心了。”

    望着重新露出笑容,又恢复了往日神色。还来安慰自己的天闲,古丽又是喜悦又是难过。

    短短一年多的时光。这个少年已经成长如斯,沉稳、宁静。成长的值得依靠,可是他真的背负的太多了……

    泪水擦掉了又落下来,古丽觉得自己今天好像是眼泪做的,想不去哭,可是去控制不住。

    天闲见她泪珠不停的掉,无奈说道:“好啦,不要哭啦……我们这不是都好好的,你要是再哭,再哭我可要亲你了。”

    古丽吸吸鼻子,一下搂住天闲,香甜的樱唇主动吻住了天闲。

    平常,古丽一定已经羞的转身跑掉,但这一次,她想要做点什么,强烈的希望能为眼前的少年做些什么。

    灼热而香甜的气息吐在天闲鼻间,滑腻的香唇上传来火一样的热度,天闲感到怀里那柔软的身躯整个的都热了起来,轻轻扭动着,似乎要揉进自己的身体中来。

    “嗯…………”

    天闲尽量控制着,甚至开始默运逆心诀抵抗诱惑,但那个女子无意识的呢喃声却导火索一样,点燃了炸药。

    没有男人可以抵御古丽的诱惑。

    那是男人对人间尤物的至高幻想。

    渐渐抱住了那火热的身躯,索求着那火热双唇和****,手掌不知何时探进了衣间,探索那紧绷而又滑腻的身体……

    天闲感觉自己要爆炸开来。

    古丽好像一团火,烧着天闲体内无尽的炸药。

    猛一个翻身,天闲将古丽压在沙地上,热烈的亲吻着每一寸能吻到的肌肤,双手迅速的扯开每一片能抓到的衣衫。

    “啊………………”

    天闲感觉自己就要失控的时候,一声微不可察的呻吟声在热烈的喘息和呢喃中传来。

    天闲顿时僵住了。

    剧烈喘息着,天闲盯着倒在自己身下,同样剧烈喘息着,眼神迷离望着自己的古丽,目光不由挪向她的手臂。

    “不要……”古丽挽住天闲的头,双目如火,“不要管其它事……”

    天闲再没有失控。

    喘息了几下,天闲擦了擦额头的汗,忽然笑了出来。

    俯下身去,好好的享受了一番古丽那甜美丰润的香唇,最后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下,“小坏蛋,你居然敢勾引我!”

    古丽眼神依旧迷离着,鼻息声声,任君采摘的躺在那,衣衫不整,诱人的无以伦比,“我……我……”

    坐起身,天闲小心将古丽的衣衫一点点整理好,用严肃的口气说道:“笨蛋!你还有重伤在身,居然跑来勾引我!”

    轻轻抬起古丽的手臂,撩起衣袖,里面还固定着木板,古丽的手还是断着的。

    “想要自杀吗?”天闲瞪了她一眼。

    见天闲坐了起来,古丽的眼神幽怨了起来。

    天闲笑笑,轻轻将她抱起,在那满是幽怨的脸蛋上亲了下,“好啦……这可不是做妻子的觉悟,你现在的主要功课是做好准备去见我父亲,他老人家可是很严厉的,而不是现在就考虑为我们天家传宗接代。”

    古丽被说的面红耳赤,“你……你……我明明,我……”

    本来就不善言辞,这个时候古丽更是说不出话。

    天闲倒是最喜欢看她这个模样。

    “好啦~~好啦~~”

    天闲深情的抱住她,脸贴着脸亲昵的说道:“我明白的,我真的明白……你对我的好我都明白,你说的每一个字,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我不希望我的女人要委屈自己来奉承我,知道吗?”

    “我……”古丽的脸还是火烧一样的烫,“我……我只是……”

    “我知道。”

    “你……你明明不知道!”古丽羞红着脸,却有些急了。

    天闲一笑,“没关系,就算我不知道,但我也可以当作知道,反正……我们之间怎么样都没关系,对不对?”

    这话说的古丽心中一软,焦急羞愤之意几乎瞬间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轻轻靠在天闲怀里,古丽小声问:“你……你会不会觉得,觉得我……我,嗯……觉得我……”

    “水性杨花,****低贱?”天闲满是恶意的大声问道。

    古丽的脸冒起一阵青烟:“你……你别说的那么大声,我只是……”

    天闲哈哈大笑,搂着那柔软的身躯左右的晃着说道:“没问题,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古丽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不会……又是在哄我吧?”

    “我什么时候哄过你!我说的都是真话!”

    “这句话就是假的!”

    “不可能!那除了刚才那句,其余的都是真话!”

    “你……你这个小无赖!”

    “现在才知道太晚了,你已经上了贼船,跑不掉了……”

    “哼……”

    “哼什么哼,哼也没用!”

    “你……”

    “还不服!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啊哈哈,别……别咯吱我,啊哈哈……救……救命……”(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