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二十三章 真相(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彷徨和恐惧自光雾中寒气一样透出,感染着天闲,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大祭司深深的忧虑。

    画面一晃,大祭司的面孔再次出现,这一次她显得十分镇定,“精灵王到底在计划什么,我还没有找到答案,但这也是一次机会,人类将会来到东部王国,我们可以借此与人类接触,希望这能改变精灵一族的现况。”

    画面再次转换,大祭司满脸喜色。

    “人类大陆传回了消息,一个小队已经找到了目标,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类少年,呃……而且有精灵和他同行,嗯……所以沟通起来问题应该不大,只是……她是露娜,是的,是我的女儿,前些年独自出走的那个女孩儿,她还活着,而且活的很好,我想……我想这次或许她能回到东部王国,或许可以成为我们和人类沟通的桥梁,总之……总之是好消息!”

    天闲眼神抖了抖,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大祭司那种喜悦的神色掩饰不住,她得知女儿还活着的时候,那种激动和幸福的眼神,是一个母亲无法抑制的……

    叹息一声,天闲继续看下去。

    “精灵王的情况越来越糟了,他不再见我,而且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一定在秘密计划着什么,我的继承者,如果我的死有些蹊跷的话……请你留意精灵王的动向。”

    “今天,精灵王忽然召见我,并提出重新开启祭月阵,我很震惊,这不是精灵王应该提出的要求,我拒绝了他,他十分恼怒。我再一次感到了那种极度邪恶的力量在他身上流动,他已经越来越不像从前的精灵王了。”

    “我受到了监视,精灵王察觉到了我对他的怀疑和探查。我感到……似乎有一场灾难在等着我们。”

    “那个少年果然来了,速度很快!而且他带来了很多人。还有一只火云睛,以及一座可以在天空飞行的高塔,这真令我震惊,这个少年或许真的是一个契机,我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

    “那个少年居然停止了黑潮!”光雾中大祭司的神色震惊无比,“月神在上,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千年以来没有谁能对抗黑潮,那是诸神的力量!我需要见那个少年。但……这很危险!我现在无法离开精灵王城!”

    再下一个画面,大祭司已经是整装待发的模样,一脸决然,“精灵王再次询问我祭月阵的事情,被我拒绝之后十分恼怒,我感觉到了他身上越来越强大的邪恶力量,那似乎是某一种古老的契约,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但那可能是一场灾难,我必须离开这。比他更早找到那个少年,人类……或许是我们唯一的契机!”

    天闲微微直起身体,这条信息很显然是前一段时间才留下的。那么接下来的信息应该全部都是自己到达东部王国之后的事,大祭司所说的真相,应该就在这里。

    下一个画面,背景已经变成了森林,大祭司已经离开了精灵王城,而且满脸惊讶之色,“我终于见到了那个少年,没有比这更令我惊讶的事了,他看起来还只有十四五岁。但十分高大,他拥有十分强大的力量。嗯……很善良,是一个值得接触的人类。我现在要去调查黑潮的情况,如果就像传闻中的那样,是他停下了黑潮,那么这个少年一定能为精灵一族,甚至为东部王国带来希望!”

    “是真的!居然是真的!”大祭司满面激动,“那个少年可以抵抗黑潮!这居然是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肆虐东部王国千年的黑潮被一个人类少年停止,这简直是一种命运的开始!这个少年一定会为东部王国带来什么,一定会!他是我们精灵一族的希望!”

    天闲望着大祭司激动的模样,心中满是遗憾,“对不起,我没有给你带来任何东西,甚至最后都没能救回你的命……”

    再下一个画面,大祭司皱着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过了好一阵才开口的道:“这个少年,他的确很强大,拥有很多优秀的同伴,在人类世界似乎也有很深的背景,不过……他很聪明,很谨慎,虽然对我很尊敬,但并不会轻易的相信我,他想要去精灵王城见精灵王,我必须阻止他!”

    天闲看到这里微微一怔。

    大祭司又犹豫了一阵,目光望着别处,低声说道:“当初,在感觉到精灵王秘密掌握了某种邪恶的力量时,为了确保精灵一族有抵抗的力量,我……我翻看了月光录,私自学会了一些禁术,这是不被允许的,但……为了精灵一族的未来,我不得不这么做。”

    天闲微微皱了皱眉,心中顿时有些疑惑起来:大祭司为什么在这时记录下这样的言语?

    “现在,精灵王已经宣布我为精灵一族的叛徒,我已经没有退路……我必须取得这个少年的信任,得到他的帮助,这样才有可能对抗精灵王,有可能借助人类的力量改变精灵一族的现况。”

    犹豫着,大祭司显得很焦躁,“我已经指引他去过水族的领地,他对黑色魔角的事似乎也早就知晓,嗯……”

    大祭司思考着,天闲却有些坐不住了,惊讶的望着光雾里不安的大祭司,一种不好的预感开始在心中滋生……

    “我的继承者!”大祭司抬起头,神色极为复杂,“我希望你明白一点,当你成为月神祭祀的那一刻,你的肉体、灵魂,你的一切都将不再属于你,而是属于整个精灵一族,有时……牺牲也是月神祭祀必须去做的事,就像……当初我不得不舍弃我的孩子,舍弃他们……”

    大祭司低下头眨了眨眼,重新抬起头说道:“一切为了精灵一族的未来!”

    天闲惊的瞪大了眼睛!

    很快,下一个画面出现了,背景居然是寒古塔,这是大祭司在寒古塔中修养时留下的信息。

    大祭司看起来十分虚弱,而且疲惫无比。

    “她们……回归了月神的怀抱。我身边现在只剩下莱妮和莱娜,那个少年已经相信了我,确定精灵王已经发狂。并且愿意帮助我。”

    天闲感到五雷轰顶!

    回归了月神的怀抱?这明显是大祭司的另外两个护卫,在云杉上忽然发狂刺伤了莱妮和莱娜。然后险些杀掉大祭司的那两个!

    难道,这是大祭司的计划!?

    “我明白……我已经没有再做月神祭祀的资格,但一切的罪孽,就等到我完成我的使命之后再去清算吧,我不求得到任何宽恕,只愿在这月神消失的年代里,精灵一族能得以延续!”

    顿了下,大祭司叹声说道:“莱妮和莱娜并不知道这件事。她们是无辜的。”

    天闲的脑子一团乱麻。

    无论如何,天闲也没有想到当初云杉上的刺杀竟然是一场戏!一场以假乱真,让自己丝毫没有怀疑的戏。

    因为大祭司险些死掉,而那两个精灵护卫为此丧命!

    更让天闲感到震惊的是,如果这是一场戏,那么那两个护卫的发狂就是大祭司引导的,也就是说……大祭司已经拥有了掌控黑角的力量,甚至可以主动让其他人发狂!

    怪不得她当初可以轻易的帮助渔人王,怪不得她可以那么轻松的就化解了两个精灵议员发狂的状态。

    原来她本身就是源头之一!

    在几年前,她救助渔人王时。或许就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

    难怪,她临终前要我原谅她……天闲不由一叹,这才明白大祭司最后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族人。当年大祭司没有选择去追击那些前来掳掠的精灵,她放弃了自己的孩子,同样是为了族人,这一次她不惜牺牲了自己两个贴身护卫的性命,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一并赌了进去。

    天闲一时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位优雅而从容的女性……

    灵蜂泪变成了红色,散发出幽幽的光芒,这代表着里面存储的信息只剩下最后一条了。

    画面再次转换,大祭司的面孔又一次出现,这次依旧是在寒古塔里。

    “我的继承者。这或许是我留下的最后一条消息了,那个少年发现了精灵王的秘密地下室。我正准备随他一起去看个究竟,我预感到我的命运似乎已经要走到尽头。有什么东西正在前面等待着我……”

    天闲的瞳孔微微缩了缩,看着光雾中大祭司的身影,这才想起当天出发时,大祭司穿了一件之前没有见过的袍子,而且进行了简单的装饰,和之前见面时她素雅的打扮对比,那一天她简直是盛装出行。

    原来她早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死……

    “可我依旧要去,这是我的责任,是一个月神祭祀对精灵一族最后的责任,今天将有真相被揭开,或许……精灵一族要面对一些痛苦,可我相信不经历这些,我们永远无法再次站起。”

    大祭司语气低沉,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眼中闪着淡然的光辉,“根据之前对精灵王的一些调查,他很可能与某种存在签订了古老的契约,从而获得了某种强大而邪恶的力量,这一次或许要直接面对他,我会使用月光录上的禁术,我希望这件事不要被记录下来,希望月神祭祀在精灵的历史上保持纯洁的灵魂……”

    “但,我的继承者!请你牢牢记住,你的灵魂必须永远纯洁,但为了精灵一族的延续,你也必须玷污自己的双手……”

    大祭司深深吸了口气,“不要再做最高神民的幻梦了,月神……早抛弃了我们!”

    “我的继承者!请原谅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你是谁,我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选择我的继承者,但我会将我的知识和力量留给你,你或许是最无助的一位月神祭祀,但只要你好好参悟祭月阵,你就会明白月神祭祀的真正意义,再一次引导精灵族延续下去。”

    灵蜂泪“啪”的裂成两半,一道微光从中升起,在天闲惊讶的目光中轻轻的落到了天闲手背上。

    倏然消散……

    天闲怔在那眨了眨眼,抬起手背一瞧,这才发现手背上多了一个淡淡的青色月牙痕迹。

    大祭司的声音还在空气里残响,“最后,请把剩下的灵蜂泪交给我的女儿露娜,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灵蜂泪裂成了两半,一半已经暗淡无光,而另一半还完好如初。

    望着这半块灵蜂泪,天闲满心惆怅,小心收好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了细细的脚步声。

    黄昏最后的残光中,古丽迈着缓慢的步伐,顺着湖边慢慢走了过来。

    天闲赶紧收起灵蜂泪,用力揉揉脸,好好坐下来露出疑惑之色,“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希望自己安静一会儿?”

    “嗯,我知道,大家都在等你,我是偷偷跑过来的。”古丽抿嘴一笑,在天闲眼前俏生生站住。

    天闲古怪的看看古丽,她今天好像和往常有点不同,不知道是不是血色的残阳勾勒出她的曲线额外撩人,她显得格外美丽,脸上还带着甜甜的笑容。

    “偷偷跑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古丽点点头,然后立刻又摇摇头,迈开两条修长的****,笑着在天闲眼前来回慢慢踱起步来,“我只是想来问几个问题……”

    “问题?要……单独问?”天闲不解,自己醒来时古丽明明在场,之前可没见她有想问什么的意思。

    古丽瞧瞧天闲,没有回答,直接问道:“香对我说,我那天被精灵王打晕后,你就发狂的去找他拼命了,是真的吗?”

    天闲一愣,然后面孔一板,“假的!”

    古丽笑着,又问道:“香还对我说,你已经会使用千华剑了,我明明只给你演示过一次,是自己偷偷努力练习过吗?”

    天闲的脸好像一块铁板:“没有,香在说谎!”

    古丽噗嗤的笑了出来,双脚一并站定,轻轻背着手凝视着天闲,落日在天空最后的余火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涂抹出惊人的美丽,显得那笑容格外灿烂。

    “谢谢……”古丽轻吟着。

    天闲不由有些失神。

    古丽好像火一样在这世界最后一抹余晖中燃烧着,绚烂耀眼。

    如梦似幻又如此真实……

    伸出双手,天闲喃喃道:“让我……抱抱……”

    古丽轻笑着扑了上来……(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