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一十五章 战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精灵王被古丽踢飞,撞倒了精灵王王宫最后一座建筑——那座塔楼。

    天闲和香迅速赶了上来,见到大祭司的伤口鲜血直流,不由大吃一惊。

    “我没事!”

    大祭司轻轻推开古丽,声音依旧冰冷,“我叫你们立刻离开,你们难道听不懂我的话吗?”

    天闲瞧瞧她的伤势说道:“你最好也立刻和我们一起走,我不想露娜失去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大祭司摸了摸腹上的伤口,血染红了她的手,但她只看了一眼,若无其事的说道:“我不会死,你们立刻离开,我有办法制止精灵王。”

    “轰!”

    这说着,那做塔楼的残骸猛然炸开,精灵王庞大的身躯在烟尘中站了起来,他的身上依旧没有丝毫伤痕。

    “哈哈哈……制止我?”精灵王大笑的走了出来,“祭月阵已经启动,没有人能制止它,为了今天,在这座王城建设之初我就已经在布置,怎么可能是你说制止就能制止的!”

    大祭司举起手杖,寒声说道:“邪魔!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月神赐予精灵一族祭祀的力量!”

    “砰!”

    大祭司将手杖狠狠插下,力道至强直接贯穿石板地面。

    双手交握,大祭司满面虔诚的单膝跪在手杖之前,轻声说道:“月神啊!愿您的清辉庇护精灵一族!”

    抬起头,大祭司闭上双眼,细语般开始吟唱起某种十分古老的音节,天闲闻声不由微微吃惊,这并不是精灵语,也不是古代精灵语,竟然是一种从未听过的语言。

    “找死!”

    精灵王怒喝一声,双脚猛蹬地面,一辆坦克般向大祭司撞来。

    来不及多想,天闲正打算先将精灵王击退再说。但一道猛然亮起的光辉阻止了天闲的动作。

    从大祭司手杖上那颗宝石上绽放出了清冽如水的光辉,光辉瞬间吞没大祭司身边的天闲三人,但三人并未感到任何异常。

    而这光辉笼罩的范围之内,地面上祭月阵的巨大符文和阵法纹理如开始泼上白雪般急速消融。

    “砰!!”

    精灵王一头撞在光辉的外缘。这片淡淡的光辉竟然如有实质般将精灵王巨大的身躯拦在了外面。

    被挡住的精灵王惊愕无比,举起巨爪对着眼前就抓,只听一连串刺耳的爆响,精灵王在那片根本看不到形体的光辉上抓出了片片火星,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发生。

    而随着大祭司的祈祷声。这一片光辉愈发的明亮,范围也开始急速扩大,精灵王被顶在外面,身体不由自主向后倒退。

    而地上的祭月阵,凡是这片光辉笼罩到的地方,全部消失的干干净净。

    天闲,古丽和香在原地不由有些发呆。

    谁也没想到大祭司居然有这样的手段,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就逼退了精灵王,而且连地上的祭月阵也同时瓦解掉。

    回头望去,天闲见不少飘上半空的精灵又摔了下来。想必是因为祭月阵出现了漏洞,已经不能完好的运转,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只要大祭司能想办法破坏三分之一,或者是四分之一的祭月阵,那么所有的精灵将会得救。

    “痴心妄想!!”

    就在天闲以为事情已经出现转机的时候,精灵王疯狂的吼声撞进了耳朵,回头一看,之间精灵王怒吼着仰起身体,随后低头狠狠撞来!

    “轰!!!”

    如两块巨岩撞在一处。精灵王一头撞在淡淡的清辉外缘,发出巨大的响声,而他头上的黑色长角已经刺穿了那片光辉,狰狞的对准着大祭司。

    精灵王这猛烈的一撞。让大祭司的吟唱声都不由为之微微停滞了一下,那宝石散发出的光辉也顿时不再向外扩展。

    精灵王竟然依靠头上的黑角,生生顶住了大祭司的杀手锏。

    大祭司紧皱眉头,脸上露出几分痛苦之色,额头上也现出细细的汗珠,但她的声音并没有被完全打断。短暂的停滞后,立刻继续祈祷,那手杖上的宝石顿时散发出更加浓郁的光辉。

    精灵王狂吼着,犹如一只来自地狱的公牛,用他巨大的身躯和硕大的长角顶住那片光辉,不让它再向前半步。

    而大祭司持续的祈祷着,开始和精灵王展开激烈的拉锯战。

    天闲可不想看到这种情况,或许大祭司和精灵王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分出胜负,可是城里的精灵可等不到那个时候,现在每一秒钟都有精灵的生命在消逝!哪怕只是早一个瞬间击退精灵王,破坏祭月阵,那都有可能挽救十数条生命!

    与香和古丽瞬间交换眼色,天闲三人齐齐向前扑去,三件武器一起对准了精灵王。

    “不要动!”

    一个陌生而无比冰冷的声调在三人身后传来,同时三人只感到身体一僵,有一股力量将自己硬生生定在了半空。

    天闲惊愕莫名,吃力的回过头去,却看到一个淡淡的光芒人像出现在大祭司身后,隐约是一个女子的模样。

    “这是最后的手段,任何干扰都可能破坏这个庇护所,不要打扰我!”声音仿佛是那个虚幻的光影发出的,但听起来又似乎是大祭司在说。

    天闲一时弄不清情况,但有一件事明白无比,大祭司现在不希望有战斗在她身边发生,她必须全力支撑起这个光辉笼罩的庇护所来对抗精灵王,容不得一点点分心。

    可是……

    天闲看着远近无数的精灵依旧在被祭月阵拖上半空,心中不由焦急,再这样下去,就算大祭司战胜了精灵王,恐怕精灵也要灭族了。

    “我们不会轻举妄动的!放我们下来!”天闲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半空中那股力量随着天闲的话消失无形,天闲一落地,立刻以手在地上飞速画起了什么。

    古丽和香不明所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不由面对面发呆。

    “把武器插进去!”

    天闲大声对两人喊道。

    古丽和香发现天闲在地上画了一个十分简单,但又十分古怪,甚至完全不对称的阵法。并且已经双手按在上面讲它引动。

    虽然完全不明白,但现在哪有时间细问,古丽与香毫不犹豫将各自的武器插进了阵法图之中。

    “咣!”

    天闲也将自己的荒尘大剑插进阵中,双手猛在阵法图上一拍。能量触角缠上三把武器,完全启动了这个阵法。

    对于精灵的某些神秘的力量,天闲只是有所了解,具体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力量,天闲不得而知。就好像现在大祭司的情况,天闲对此毫不知情,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忽然间变了一个人,也不知道她现在的祈祷到底是什么招数,甚至于不知道大祭司使用的是什么语言。

    但不管是什么招数,也不管是什么语言,天闲却知道大祭司在使用某种纯净而强大的力量。

    这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同一个本源,山川、河流、生命……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天闲在那些古老的典籍以及诺玛的知识中清楚的学到了这一点,而相应的。一切都可以通过某种手段,重新回归本源。

    现在天闲所使用的,就是这种手段之一。

    能量的本源阵法!

    既然弄不懂大祭司到底在使用什么力量,那么就干脆为她支援最纯粹的,犹如世界本源的力量,这总不会错的。

    荒尘大剑和邪眼的力量来源于大地和火焰,闪波刀的力量来源于水,而古丽这把剑的力量则来源于光。

    恰好都是极为纯粹,极为容易转化的力量!

    果然,在天闲将三把神兵汇集在阵法中。并且开始将这三股力量直接转化输入大祭司张开的庇护所后,那手杖上的光辉愈发浓郁起来。

    光辉笼罩的庇护所急速扩张,精灵王怒吼着,却也挡不住大祭司和天闲三人联手。被逼的节节败退,随着庇护所的再次扩张,大片大片的祭月阵被破坏,无数精灵死里逃生的从半空坠落。

    “该死的人类!!”

    精灵王怒吼着,被庇护所的光辉不可阻挡的向后推去,但这种情况只持续了短短几秒钟。

    眼看无法突破庇护所。精灵王一跃而起,庞大的身躯凌空砸下来,重重落在了庇护所的光辉之上。

    猩红的眸子瞪着天闲,精灵王在这一刻痛恨天闲更胜过痛恨大祭司。

    “人类!你竟然插手我们精灵一族的事!今天我要让你追悔莫及!然后慢慢折磨死你!我要将你的同伴一个一个的在你面前杀掉!”

    天闲冷冷看着的,也不说话,全力支撑大祭司展开庇护所,天闲很清楚只要破坏了祭月阵,那么精灵王就已经完蛋一大半了,暴露了真实面目的他将失去所有的一切。

    直起身体,精灵王怒声喝道:“人类!现在看清楚你的渺小和卑微吧!这就是神的力量!”

    精灵王高举双手,仰天怒吼般吟唱出一串如古老咒语的音节。

    天闲闻声心中一震,这种语言竟然和大祭司所使用的十分相似,甚至……或许就是一种!

    猛然间,一片光幕冲天而起!

    在大祭司展开的庇护所周围,上百道细小的光芒从地下射出,犹如上百道长矛一下卡死了庇护所的延伸的空间。

    而随着精灵王怒吼似的吟唱,那光柱不断向回挤来,压缩庇护所的范围。

    天闲大吃一惊,大祭司外加自己和古丽与香,四人合力居然依旧被压制,庇护所的面积正急速的缩小。

    看着庇护所尖刺似的光芒,天闲忽然明白过来,精灵王已经开始调用这个巨大祭月阵的力量抗衡大祭司的庇护所,如此巨大的祭月阵一旦力量集中起来,威力强大的超乎想象。

    现在不仅不能迅速破坏祭月阵,恐怕已经自身难保了,看着庇护所的光辉正倒退二回,天闲真不敢想万一庇护所破碎,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大祭司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开始淌下,她正竭尽全力对抗精灵王,可是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完全超乎想象。

    精灵王自己摸索着创造出的这个“祭月阵”虽然并不完整,但是威力依旧强大的骇人。

    腹部的伤剧痛无比,外面的压力又犹如要碾碎身体,大祭司开始微微颤抖,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几乎都要到达极限。

    天闲已经感到了庇护所的力量正在衰弱,在精灵王借助祭月阵的疯狂挤压下,庇护所的光辉正在暗淡下去。

    这样下去,恐怕四人都会尸骨无存。

    “轰——————————!”

    天闲心中正焦灼着,忽然震天动地的巨响在精灵王城的城墙外传来,庇护所外围的那些光芒几乎同时变得暗淡,而事实上,笼罩整个精灵王城的巨大祭月阵都在这一刻闪烁不定。

    “快看!”古丽惊喜的指着一个方向叫了起来。

    天闲向那边一看,心中顿时涌起一股热流。

    夜空之下,祭月阵的光芒笼罩着精灵王城,而比祭月阵更加耀眼的,不是天空的海妖之月,而是已经飘在精灵王城外,防御阵全面展开的寒古塔!

    寒古塔五层防御全部展开,一道道光环围绕塔身,散发出比星月还要耀眼的光芒。

    而且这五层防御明显和平时不同,每一层防御上清晰浮现出在人类历史上根本没有留下记载的文字和符号,一道道奇异的纹路和符号闪烁不定,整个寒古塔好似一座发光神秘巨兽。

    “轰——————————”

    巨响再次袭来,寒古塔巨大的塔身向精灵王城上空直冲,祭月阵的能量壁垒闪烁浮现,被撞的忽明忽灭。

    远远见到这一幕,天闲心中不由比起大拇指:真不愧是我老婆!

    寒古塔内,所有的天眼族人全部聚集在各层的中心位置,手掌按在中央石柱上,将所有的虚灵之力灌注其中。

    凌打开了顶层窗口,猎猎长风鼓荡着夜空也似的长发,她望着精灵王城中地狱般的场景,大声呼喊:“天眼一族战斗的时候到了!我的族人们!冲破这道该死的祭月阵!这将是我们离开故土后的第一场战争!”(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