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一十一章 陷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篝火噼啪作响,映照着周围一张张面孔,还有两个躺在一边昏迷的精灵议员

    大家坐在寒古塔前,静静的听天闲讲述之前的经历。

    莱妮听的格外认真,她一直用湿润的眼睛看着天闲,醒来知道天闲还活着,莱妮感到月神终于眷顾了自己。

    “这两个家伙倒是还好,他们神志不清,没费多少力气就制服了,可是水道塌了下来,我被困在了里面。”

    天闲的讲述声随着噼啪的火焰声跳进众人心中,众人的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

    “正没办法的时候,我忽然发现身后的水道冒出了很多气泡。”天闲看向莱妮,“莱妮之前对我说过,那条水道之前是有很多空气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会涨满。”

    见天闲看向自己,莱妮立刻用力点头证明天闲的话。

    “我想地下必然还有其他的空间,或许是另外一条水道也说不定,我用银水精魄冻裂了那个冒着气泡的缝隙,开了一条口子钻了进去,不久之后真的找到了另外一条水道。”

    泰纱和莱妮与莱娜不由微微惊呼,莱娜忍不住说道:“那水道我和姐姐走了无数次,一直都只有一条,从来没发现附近还有其它的水道。”

    天闲微微笑了笑,“你们自然是不会发现的,因为那条水道并不是天然形成的。”

    “不是,天然的?”莱娜怔住。

    “那是一条拥有极强力量守护的水道,水道中间部分的水流速度极快,向刀子一样,人进去的话瞬间就会被切成碎片。”

    众人不由面露吃惊之色,虽然天闲好好坐在这,还是不由担心的看着他。

    天闲嘿嘿笑笑。“当然我提前感觉到了这一点,虽然危险,可既然水流这么快。水道必然通畅,十分可能迅速带我去出口。我就把他们两个冻成了冰块,免得他们尸骨无存。”

    露娜急性子,一把勾住天闲的脖子,“那你呢!你怎么办?难道你也把自己冻成冰块了?”

    “不,他们两个的冰块各有一个凹陷,合起来正好可以让我躲在里面。”

    众人看向不远处还没融化的巨大冰块,果然在上面发现了相同位置的凹陷。“

    “哈哈!”露娜开心的大笑起来,使劲揉起天闲的脸来。“你这个小混蛋怎么这么聪明!怎么这么聪明?你一定是个精灵!哈哈!”

    天闲只能任凭露娜蹂躏,继续说道:“很快我发现了水道的出口,就逃了出来,正好看到湖边的精灵王,打掉了他几颗槽牙之后,就安全的坐在这了。”

    说完,天闲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大家听的有趣,也忍不住一起笑起来,篝火边一片欢声。

    莱妮在这时站了起来。来到天闲身边慢慢蹲下,用热切的眼神望着他,这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天闲也是有点不明所以。“你……”

    莱妮附身过来,双手攀上天闲的脖子,在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哦………………”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呼。

    莱娜更是下巴都掉了下来,惊愕无比的望着莱妮,“姐姐,你……你在干什么!!?”

    精灵可是不会随便吻男性的,那具有特别的意义。

    莱妮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吻过天闲之后,轻轻说道:“感谢你无私的挽救了我的生命。你的善良和真诚让我感到羞愧,我不该对人类心存偏见。谢谢你。从此以后你将赢得我的信任,愿月神的光辉庇佑你……”

    说完。莱妮又轻轻吻了天闲一下。

    天闲有些木然,不知自己是该躲开还是不该躲开。

    “莱妮!你……你给我回来!”泰纱见莱妮又吻了天闲一次,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莱妮抬起头,看看泰纱,看看惊愕的大家,忽然狡黠的一笑:“我们精灵是不会随便亲吻男性的,但是女性就没问题了。”

    “是不是,天闲姐姐?”莱妮轻轻晃了晃天闲,咯咯笑着跑开了。

    天闲……姐姐?

    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打在天闲身上。

    露娜立刻勒紧天闲的脖子,“天闲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天闲满脸严肃,“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露娜满眼全是疑惑的光彩,“那你回来的时候为什么身上穿着精灵女性的纱衣,还有那假发是怎么回事?”

    天闲心中在哭泣,“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臭小鬼!快给我老实交代!”露娜张开了魔爪!

    在露娜的淫威之下,天闲不得不详细交代了自己男扮女装,风姿翩翩避开所有精灵士兵而逃进水井的事。

    “哈哈哈哈!!”

    才一说完,大家很没人品的好像炸药桶般爆笑起来,露娜笑的最大声,简直要笑的喘不过气来。

    “小鬼!我早就……啊哈,啊哈哈……早就发现你长的俊俏,没想到……哈哈哈!居然能扮精灵美女!不行了……让我笑一会儿……”

    天闲推开在自己身上笑个不停的露娜,满脸哀怨,没等说话,古丽已经在旁边凑过来“吧哒”亲了天闲一口,“妹妹,姐姐真是羡慕你这俊俏的模样。”

    在古丽腰间抓了几下,痒的她笑着溃败,天闲把目光投向四姑娘,发现她脸色如常,依旧温润顺从的望着自己,只是……双肩似乎在微微发抖,眼角时不时会诱人的弯上一下,看来忍笑忍的好辛苦。

    “雪……”天闲看向雪,然后发现雪正在很认真的看着自己。

    “黑,你真的很俊俏。”

    天闲:“…………”

    雪向来说话简单明了,而且不会说谎……

    凌忽然从天闲背后冒出来,把她那一头黑夜缀着星光似的长发在天闲头上一披,然后掏出一面镜子在天闲眼前,“呀!真的好美!”

    天闲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

    所有人笑成一团。

    好一会儿。终于等大家都笑累了,天闲无奈的说道:“好啦好啦……我们还有正事要做呢,这两个精灵再不管的话。恐怕就要醒了。”

    大祭司刚才也是忍俊不禁,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欢快的气氛了。这些日子积聚在心中的压抑不由也缓解了几分。

    见天闲说起两个精灵议员,大祭司慢慢站了起来,“交给我吧,我会让他们重新清醒过来的。”说着微微弯腰,“感谢你善良的人类,你为我们精灵一族保留下了两个重要的议员。”

    天闲不敢受礼,赶紧站起来回礼,“您客气了。救一个人总比杀一个人要好的多。”

    大祭司缓缓点头,望着天闲的目光充满异样的神色,“如果你是一个精灵,月神一定会庇佑你的。”

    “天闲姐姐是哦!”莱娜插话,大家顿时又是一阵爆笑。

    大祭司拿爱玩闹的莱娜也没办法,慢慢来到躺在地上那两个精灵议员身边,看着他们头生黑角的狰狞模样,微微叹息了一声。

    “您的伤……”天闲有些担心。

    “没关系,只是这样的伤还不足以让我倒下,月神会庇护她的子民……”大祭司对天闲微微笑了一下。

    天闲点点头。心中却想:那可险些就是致命伤,伤口再偏离一寸,心脏早已经被贯穿了。

    大祭司轻轻挥动手杖。手杖顶部双月装饰中的那颗宝石散发出淡淡的微芒,在空气里留下了微不可见的痕迹。

    天闲感到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了起来。

    黑暗似乎在向周围集结,篝火的光芒迅速暗淡了下去,大祭司轻轻吟唱着什么,当她将手杖尾部轻轻触击地面时,篝火瞬间熄灭,黑暗包裹了周围全部的空间。

    大祭司是黑暗中唯一带有光明的人,她的身体上闪动着淡淡的微光,好似一片月辉。

    抬起手。大祭司呓语般吟唱:“月神啊……愿你的清辉照耀大地,愿你的光芒抚慰灵魂。愿你的皎洁带来希望!”

    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天而降。

    天闲惊讶的抬起头去,那束光芒凭空浮现。尽头是无尽的黑暗。

    光芒洒在大祭司身上,照耀着她柔美纤细的身段,也照耀着躺在地上那两个昏迷的精灵议员。

    大祭司高声吟唱:“月神啊!!愿你的光明,净化邪恶!”

    手杖向地上的两个精灵议员虚指,半空的光芒顿时如彩带般集中缠绕在了两个精灵议员身上。

    只是片刻功夫,只听“啪”的一声爆响,那个女性精灵议员头上的黑角炸碎了一块。

    “啪啪啪!”

    一连串的响声炸起,那两个精灵议员头上的黑角,在半空光芒的照耀下,迅速全部爆裂,黑漆漆的碎片散落一地。

    “赞美月神!”

    大祭司重新将手杖收好,结束了吟唱。

    在她结束吟唱的一瞬间,光明又回到了周围,黑暗迅速退去,篝火也自动重新燃烧了起来。

    泰纱迅速上前检查两个精灵议员的情况,莱妮和莱娜则扶住了身体微微摇晃的大祭司。

    “我没事,你们也去看看他们……”大祭司笑着,示意莱妮和莱娜先去救星两个精灵议员,随后看了看眼前有些吃惊的天闲,“第一次见到精灵召唤月神光辉吗?”

    天闲的确有些吃惊,但吃惊的不是这个什么月神光辉,而是那两个议员恢复原状这件事本身。

    对于这诡异的黑角,天闲再清楚不过它的底细,那是诸神狂暴的力量渐渐复苏带来的后果,是游散的诸神力量被生灵聚集的现象。

    被这种力量控制,如果本身意志足够坚定,那么恢复正常还是不难的,北部高地的乌雅,天眼一族的凌都曾有过长出黑角的亲身经历,后来也都恢复正常。

    而意志特别坚毅的香,甚至已经开始依靠自己的意志控制这股力量,将它化为己用。

    但是,依靠别人解除这种力量难上加难,这种力量根植在灵魂深处。外人很难触及……

    刚才自己问及大祭司的身体,就是怕她太过勉强,毕竟这显然是十分困难的事。不过现在看来,这似乎……出乎意料的简单。

    见天闲似乎疑惑。大祭司明白了什么,遗憾的说道:“我也是最近才明白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的,渔人王的事,我很遗憾,当时我还救不了他。”

    天闲一怔,“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希望您不要勉强。毕竟现在您还重伤在身。”

    大祭司淡淡而笑,望了望天闲,说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人类,我虽然没有去过人类世界,但也见过许许多多的人类,但像你这么奇怪的,还是第一个。”

    “我,奇怪?”

    大祭司点点头,然后满含笑意的说道:“心思细腻,像女孩子。”

    天闲顿时无语。

    “样子长的也……”

    天闲立刻咳嗽起来。“嗯……您要是累了就休息吧,我去给您拿些果子来。”

    很快,那两个精灵议员醒了过来。但是他们十分虚弱,被送进了寒古塔休息,而其他人依旧聚集在篝火前没有散去,因为天闲还有一个重大的发现要说。

    吃着才拿来的果子,天闲十分肯定的对大家说道:“我刚才说我从另一条水道逃出来,我可以肯定,那条水道是精灵王挖的。”

    “什么!精灵王?”大家顿时目露惊色。

    天闲对大祭司说道:“您说过要以黑潮袭击精灵王城,逼精灵王有所行动,然后找到他的秘密。我想现在已经找到了,您想要找的那个地方。就在地下。”

    大祭司思考了片刻,“可是这些似乎还不能说明什么。那条水道或许就是天然的,而且东部王国的土地下残留着诸神大战时的某些力量是寻常的事,就算那条水道的流水像刀锋那么锐利,也不能说是后来挖掘出来的。”

    大家顿时把目光望向天闲。

    天闲点头,“的确,这样的话说明不了什么,但是那条水道满是爪痕,是某种生物硬生生用爪子挖出来的,而且,我看到通气孔了。”

    “挖出来的……还有通气孔?”大祭司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天闲咬了口果子,“我想精灵工匠们挖水道的时候是不会用爪子的,当然精灵根本没有爪子,更不会在那么深的地底挖什么水道,再有那些通气孔我看的很清楚,绝对没错。”

    “就像莱妮告诉我的,连接水井的那条水道本来是充满空气的,可是后来附近多了另外一条水道,还有通气孔连接,所以水涨上来时,水道里的空气全部被挤到新挖掘的水道中去了,也就是说,其实那水道挖成的时间不算很长。”

    天闲看了看莱妮,“莱妮!那水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涨满情况的?”

    “最近二十年左右。”

    二十年……天闲眨眨眼,心想:好吧,精灵计算时间都是以“十年”为单位的……

    “二十年……”大祭司思索着这个时间,“如果是二十年的话,倒是和精灵王开始出现明显变化的时间相差不多……”

    “我想他早就有所变化了,把精灵王城建立在湖中,或许就是为了在地下建立安全的密室。”

    大祭司叹息一声,“精灵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忽然有一天,他似乎就和之前不同了,我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同,这只是一种感觉,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变的越来越奇怪,越来越不可理解,甚至……残忍,凶暴!”

    “今天泰纱见到精灵王的样子了,我想那绝对不是一个精灵该有的样子,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生物。”

    泰纱连忙说道,“他的身体又变大了,粗壮的好像熊鬼,我们精灵绝对不会变成那种样子!”

    大祭司慢慢点头,“的确,精灵一族是月神以她的模样创造的种族,月神是美丽的女性,体态优美,面容明丽,这是千百年来每一个精灵的特征,但现在的精灵王……”

    长叹一声,大祭司面露苦涩。“或许我们的王,早已经不再是精灵了……”

    天闲挠了挠下巴,“那这个已经不是精灵的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呢?他放出假消息勾引那么多人类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大祭司缓缓摇头,“而且这也是我最想知道的。”

    汉克站起来。拳掌互砸一下,粗犷的声音说道:“在这里商量是找不出答案的,既然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那么我们当然是现在去一探究竟了!”

    “你们几个!谁去?”汉克望着自己的团员们。

    然后发现所有人也都看着他。

    “汉克大叔。”天闲小声说道,“记得露娜姐姐说过,你们……好像水性都不怎么样。”

    汉克顿时一脸的僵硬……

    “我们可以稍微等一等吗?”大祭司忽然说道。

    “难道您想……”天闲是明白她的意思的。

    大祭司点头,“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参加这次行动。如果找到精灵王的密室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我想我可以立刻告诉你们,他到底在做什么。”

    毫无疑问,在这里大祭司是唯一一个最了解精灵王,也是最了解精灵一族的人物,有她参与这次行动的话,必然事半功倍。

    “可您的伤……”

    大祭司坚决的摇摇头,“现在不是顾及我的时候,精灵王一旦有所警觉,我们很可能再也找不到他变化的秘密。我现在只需要一点点时间恢复一下体力,我希望在那之后,我们立刻出发。”

    天闲读的懂大祭司的眼神。那是一种义无反顾,不惜代价的决然。

    “好,但您要先好好休息,我会安排您的恢复,希望您能听从我的话。”天闲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个看似柔弱,实则内心坚强无比的女子。

    “谢谢。”大祭司虚弱的笑笑,“或许,你会成为精灵史册上,第一个留下名字的人类。”

    天闲不在意的耸耸肩。“是啊,第一个可以装扮成精灵女人的人类。”

    大家不由一阵哄笑。

    大祭司本打算第二天就行动。但天闲强行让她休息了三天,这三天时间。古丽担负起了侦察的任务,留意精灵王城的动向,她的匿光圣痕来无影去无踪,精灵们根本找不到她。

    也是在这三天,精灵王城的守卫力量翻了三倍,城门口聚集着大量的士兵,而且在城外的湖岸上,昼夜都有大批的士兵巡逻,这还是精灵一族第一次如此的如临大敌。

    同时,古丽带回了让大祭司十分不安的消息,精灵王在第二天再一次开启了祭月台,只是这一次不知道又有谁成为了祭品。

    “是议员们……”大祭司心痛的流下泪水,“是精灵议员们!精灵王想要杀掉所有的议员,排除异己!之前他已经在这么做了!”

    天闲也觉得十分可能是这样,毕竟精灵元老会的议员们看起来和精灵王不和,而且隐隐有针锋相对的架势,以精灵王残暴的性子和他短时间内杀死了三位议员的行为来看,恐怕祭月台上又有几位议员成了祭品……

    到了第四天,天闲知道再也拦不住大祭司了,因为古丽带回消息,精灵王居然又一次开启了祭月台。

    短短五六天的时间内,精灵王开启了三次祭月台,不知道把多少精灵活活祭祀。

    天闲拒绝了其他人的要求,只带古丽和香一起行动,加上大祭司,一共只有四人。

    夜莺在整个湖面上散落着来回飞翔,把精灵王城周围照耀的和白天一样明亮,天闲四人费了好多力气才总算来到湖边,等了很久终于找到机会进入了湖中。

    这次,不再需要天闲在湖中保护其他人呼吸,香轻轻弹了弹闪波刀,一个巨大的气罩从湖水中出现,罩住了四人。

    四人直接沉到湖底,踩着湖沙轻而易举的避开了所有的监视接近了精灵王城。

    天闲很快找到了几天前的水道出口,香再次弹了弹闪波刀,包裹四人的气罩迅速缩小,并在外面结了一层细细的,犹如鳞甲似的冰晶。

    天闲不得不感叹正版和盗版的区别,这银水精魄的力量在香的手上比自己用来精妙的多,而且似乎在香可以自主引导黑角对她的影响之后,她的实力强大了很多。

    水道的出口很大。水流也比较和缓,但进入不久水道就开始渐渐收窄,水流也湍急起来。

    渐渐的。四人开始听到水流擦过气罩外冰晶的声音,竟然好像刀子划在钢铁上般刺耳。

    香拔出闪波刀。刀身绽放涟涟波光,那气罩不仅没被压缩,反倒膨胀了几分,四人好不受水流阻碍的像水道深处行去。

    “这水,在被某种力量驱动。”香走在最前面,对水的力量极为熟悉的她很快察觉到不正常的地方。

    古丽身姿高挑,不得不微微弯着腰行走,听了香的话后说道:“那就应该没错。有这样的水流,说明附近很可能有隐秘的地方,血盟的城市就是这样隐藏的。”

    “香,能知道方向吗?前面就要到岔路口了。”天闲问道。

    “在左边。”香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我们就去左边!”

    有香这个敏锐的向导在前,天闲四人几乎没有挺过脚步,一路向前走去,没过多久前面的水道忽然变高了起来。

    香仔细听了听,惊喜的说道:“前面上方有一个空洞。”

    “是通气孔!我之前见到过!”天闲面露喜色。

    几人迅速赶过来,果然前方的水道上有一个黑漆漆的空洞,急速的流水在这里湍急的撞击。发出一片片激烈的声响。

    “香,你殿后!古丽,保护大祭司!”

    两人默契的点点头。听从天闲的安排,天闲则第一个跃出水面,爬上了通气孔。

    这通气孔很大,足足能容纳两人并排通过,而且四壁深浅不一的密布爪痕,明显是某种巨大的生物用爪子硬生生挖出来的。

    先前在香的气罩内,还看不到水道中的这种景象,现在到了这个通气孔中,除了天闲的三人望着那些爪痕不由暗暗心惊。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居然能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

    天闲在最前面,逆心诀全力运转。五感提升至最强,能量触手也向前弹出。掌控周围的情况小心翼翼前进。

    很快,天闲耳中听到了风流动的异常声音。

    那是风离开甬道,吹到开阔空间时产生的细微声响,和甬道里的风声虽然几乎没有什么差别,但对现在的天闲来说,这些细微的差别足足被放大十几甚至几十倍,被察觉的一清二楚。

    “我们到出口了。”

    通风道忽然变窄了,但天闲也看到了出口,距离自己就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有人在通道完成后,从外面把出口的口径缩小了。

    天闲瞧瞧周围,感到通道出口外一片安静,而整个通道只有这里的部分有额外的岩石堆砌,显然是通道挖好之后才堆砌上去的。

    搓搓手,天闲手掌上冒出银光,然后在那些石头上反复有力的抹了两下,银水精魄的寒气顿时渗透进去,那些岩石无声无息的被冻裂。

    “小心头!”天闲再用手一敲,大片的岩石哗啦啦的掉了下去。

    拓开一人足够通过的缺口,天闲灵猫般一跃,翻身跳了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但天闲知道地面就在通道下不到一尺的地方,一个翻身站稳,伏下身体仔细感知周围的情况。

    一切安静如初。

    “安全,都出来吧。”

    古丽、大祭司和香从通道里相续跳了出来。

    四人躲在一处,竖着耳朵聆听周围的情况,天闲的能量触角可以好像眼睛一样观察周围的环境,但距离毕竟有限,而作为精灵的大祭司自然不同,精灵的视力可以将周围看的一清二楚。

    “是一个密室,很大。”大祭司小声说,“跟我走!”

    “不,告诉我哪一边,我在前面。”天闲把大祭司拉了回来。

    这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其中回响着微弱的地下水道声响,可见这里距离水道已经很远了。

    很快,天闲听到大祭司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似乎发现了什么让她无比震惊的东西。

    “他,他应该不在这,我们点亮灯火,我要看的更清楚一些!”大祭司喘息着说道。

    走了这么久。天闲同时也在留意周围的状况,附近确实没有任何生灵的气息,“好。但要尽快!”

    天闲对着半空弹了两下手指,几朵火苗顿时射到半空。照亮了周围。

    当眼前的景象随着火光铺展开来,天闲和古丽与香不由面露骇然之色。

    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有着地底溶洞一样的墙壁,看起来周围还有一些相同的空间与这里相连。

    而这里密布无数巨大的爪痕,墙壁、石台、石桌……任何地方都是一道道深深的刻痕,火光下这些爪痕倍显狰狞。

    “这里看来也是那个东西硬生生用爪子挖出来的。”天闲摸摸地面上的沟壑,深深皱起眉头。

    天闲自认如今自己的体魄已经无比强健,如果以荒尘大剑为武器开辟这样一个地方。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用爪子硬生生挖出这么一个巨大的空间来……

    这不仅仅是力量的体现,更是一种*裸的疯狂!

    天闲四人在这个地下空间中飞快走了起来,大祭司走在最前面,她的目光飞速在周围移动,脸色苍白无比。

    这个地下空间显然有人长期使用,而且主要的作用是进行某种研究,桌子和墙壁上散落很多古书以及不知名的宝石,不知名的干枯植物和药粉罐子也随处可见,甚至还有休息的床位。看来主人经常会来这里,而且长时间逗留。

    “啊!这是……”忽然,大祭司惊呼起来。

    天闲三人迅速来到来到她身边。发现她正望着一面墙壁,身体微微发颤。

    火光映照下,那面墙壁上爪痕纵横密布,但这些爪痕之上,明显有着人工雕刻的痕迹,那竟然是一个不知名的复杂阵法,上面刻有许多古老的符号。

    “这是……精灵的符文。”天闲辨认出那些符号属于古老的精灵文字。

    大祭司微微颤抖着,“是的,这也是精灵族最古老的一种召唤阵……”

    天闲微怔。“难道……”

    “是的,是……祭月阵!”

    大祭司望了望周围凌乱的书籍古卷等物品。肯定的说道:“这里一定是精灵王秘密进行研究的地方,他逾越了精灵族传承千年的传统。隐瞒了精灵大祭司,越权研究祭月阵……”

    快步的走到旁边一个石桌前,大祭司见上面散落着许多图纸,立刻快速翻找起来。

    天闲看着墙壁上的那个带着几分狰狞之色的祭月阵,有些不解的问道:“精灵王说,在古代的时候,精灵们会将灵魂纯洁的族人献祭,然后换得月神的庇佑,这是真的吗?”

    “是的!”大祭司目光扫过一张张图纸,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诸神大战的时候,众神凋零,精灵一族也失去了庇护,是那一代的精灵祭祀建立了祭月台,并以自己灵魂的代价重新建立了精灵一族与月神的联系,从此就有了祭月阵流传下来。”

    以自己的灵魂为代价……天闲心中微微一叹,知道自己想多了。

    “从那之后,每一代月神祭祀都会掌握祭月阵的使用方法,但因为这种祭祀需要精灵的灵魂,所以被严格限制着,在诸神完全消失之后,精灵一族成为了强大的种族,所以祭月台其实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开启了。”

    “那精灵王为什么要启用这种东西?”

    “我也不知道,但他不可能使用真正的祭月阵,那是每一代月神祭祀以一部分灵魂封印的东西,现在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开启祭月台!”

    “那之前精灵王所使用的是?”

    大祭司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她已经将所有的图纸全部扔到了一旁,随后目光死死盯在了石桌上,“我想,这就是答案!”

    天闲走上来看向石桌,见石桌表面也像那墙壁一样不满了爪痕,而且似乎被削掉了很多层,现在的这一层上,有一个完整的圆形阵法,看起来和祭月阵十分相像。

    “这是……”

    大祭司有些激动的轻轻抚摸着石桌上的阵法,颤声说道:“他疯了……他真的疯了!他知道自己无法使用祭月阵,所以一直在研究另外一种相似的手段,可……如果这个阵法真的奏效的话,恐怕……”

    “轰!”

    忽然间一声闷响从石桌上传来,石桌出现了数道巨大的裂痕。并且急速崩碎。

    “危险!”天闲一把将大祭司拉到身后,警惕的望着石桌。

    石桌迅速崩裂,但表面却剩余了特殊的一部分。天闲不由眼角直跳,剩余的那部分石桌正好是一面阵法。现在正散发出光芒来。

    “是防御阵法!我们快走!”

    拉起大祭司迅速原路返回,但还没到来时的通气孔入口,天闲就看到那通气孔的位置冒出一片光芒,随之一片轰轰绝响传来,光芒瞬间消失。

    “通气孔中似乎也有防御阵法!”古丽惊叫。

    天闲不由暗骂自己大意,看来这次中了精灵王的圈套,那通气孔内早有机关,但来时并没有出发。等到大祭司触到那石桌,防御阵法才一起爆发开来,瞬间将四人困在了这里。

    “不要落单,我们一起找出口!”

    既然这里是密室,那么必然会有一个隐秘的出入口,不过天闲四人在这个巨大的连锁密室里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任何出入口,甚至连一个可疑的地方都没有发现,整个密室似乎是完全封死的,天闲的能量触角渗透到周围的墙壁中。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路。

    正当天闲四人焦急之时,一个悠闲的声音在偌大的密室中响起:“哦……你们来了!比我预想的要晚了两天。”

    精灵王的声音!

    天闲与香和古丽迅速围成三角阵把大祭司保护在中间,半空的火焰也扩大了数倍。把周围照的通亮。

    精灵王的声音在密室中哈哈大笑着回响:“我尊敬的大祭司阁下,我终于又见到你了,你离开的这些日子,真是让我思念。”

    大祭司怒喝道:“精灵王!你居然背着我们所有族人在这里进行这种邪恶的研究!你知道你这是在背叛整个精灵族吗?你会受到月神永恒的惩罚!”

    精灵王的声音依旧大笑着回答:“你还是这样可笑而幼稚,就像当初我希望你能开启祭月台,而你严词拒绝时一样。”

    大祭司激动的说道:“祭月台是非常时期的最后手段,需要牺牲族人的灵魂!你怎么能这样不顾族人的生命!”

    “我是在为了更多族人着想!”精灵王的声音也变得恼怒起来,“我是在为将来降生的后代们,在为那些可能会无辜死去的族人们着想!我们已经太久没有听到月神的声音了。而你!你这个愚蠢的祭祀却看不到这一点!”

    “我或许十分愚蠢,但我并不残忍!月神从未教会我残忍的牺牲族人来达到目的!”

    “月神什么也没有教过你!”精灵王的声音充满冷冷的嘲弄。“诸神战争之后,月神的声音再也没有传达到我们精灵一族。这都是因为你们月神祭祀的无能!现在你居然还敢在这里说什么月神的教导!”

    大祭司摇着头,“就算你这样,你也不会得到月神的回应的!”

    精灵王讥笑道:“这就是你想要联合人类的理由?还是说,这是因为你意识到了自己的无能,今生都不可能再聆听月神的声音!”

    大祭司咬牙说道:“诸神大战中神灵凋零殆尽,月神也杳无音信,可……可我们精灵一族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求存了上千年!我们……我们必须为了今后打算!”

    精灵王怒吼起来:“所以你主张联合人类!利用人类的力量生存下去!你这个白痴!人类知识一群虚伪贪婪的野兽!他们只会带来不幸和灾难!你将让精灵一族走向毁灭!!”

    “看看你身边的三个人类吧!看看他们丑了的模样!而他们的灵魂也一样和湖底的泥沙一样肮脏!而这就是你准备为伍的同伴!”

    “我们……并不了解人类。”大祭司看了看天闲三人,坚定的说道。

    “我们的历史已经清楚的了解过他们!”精灵王的声音渐渐缓和,“现在!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放弃你那幼稚可笑的幻想,立刻开启祭月台!让月神的光辉再一次庇佑精灵一族!我可以承诺,你之前做过的一切,既往不咎!”

    “不,我就算粉身碎骨也不会开启祭月台!你已经疯了!你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精灵王!”

    精灵王的声音瞬间冷如寒冰:“很好!那么现在我以精灵一族的名义对你进行宣判,你——死罪!”(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