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一十章 我的女神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莱妮对这片湖特别熟悉,她知道哪里是安全的登陆点,但尝试了几个,都有精灵卫兵把守,甚至还看到了议员的身影。

    莱妮耐心的寻找安全的登陆点,她并不担心自己和泰纱会被淹死,因为她相信天闲在她和泰纱身体表面留下的这层空气膜一定可以让她们成功活下去。

    终于,莱妮找到了一处无人防守的湖岸,并悄悄登陆。

    莱妮躲在树丛里观察情况,平静的湖周围现在早翻了天闲,夜莺发出的光芒火一样在湖面上燃烧,在这种光芒中,数不清的精灵士兵的身影在湖周围的树丛中来来回回的搜索。

    夜莺的叫声,精灵士兵们的呼喊声,高等精灵强大力量撕裂空气的声音在湖岸周围交杂成一片,精灵的世界从来没有这么喧嚣过。

    “泰纱姐姐!醒醒!我们上岸了,快醒醒!”莱妮轻轻呼唤着。

    泰纱很快幽幽醒来,当意识回到她脑子的第一个瞬间,她猛的坐起来,惊骇的环顾四周,“那个人类呢?”

    莱妮一直忍着,泰纱这句话却险些让她崩溃,“姐姐……他,他死了……”

    “死了?”泰纱顿时呆住了,“你说他……死了?”

    “嗯……为了救我们,他自己被埋在地下水道里了!”说着莱妮再也忍不住,扑倒泰纱怀里,无声的泪水涌了出来。

    泰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一个人类……一个人类居然牺牲了自己救了两个精灵的性命,而且是才认识不久的精灵……

    “莱妮,莱妮!不要哭!快报所有的事情告诉我,我们或许还可以……”

    说着,泰纱猛的面色一变。一把抱住莱妮向旁边滚去,几乎就在同时一道黑光****而至。

    “嘭!”

    泰纱和莱妮躲藏的大树上炸了个碗口大小的坑,一支精灵的铁木箭深深射进了树干。

    “谁在那!出来!”一个精灵的喝声传来。随之杂乱的脚步声急速靠近。

    “走!”

    泰纱就地滚了一圈,拉起莱妮飞速逃离。

    在她们背后。一道绿光随着精灵士兵的大喊声射向了半空,在湖面上飞旋的夜莺们急速向这道绿光扑来,然后一个俯冲撞进了森林,尖叫着追向逃跑的泰纱和莱妮。

    夜莺就是精灵们的信标,无数精灵开始潮水一般涌向夜莺指引的方向,开始疯狂的追击。

    很快,闪电般的夜莺们就追上泰纱和莱妮,这些小巧的生命组成一道旋风围着两人旋转。阻挡两人逃跑的脚步,同时将她们的位置暴露的一览无遗。

    夜莺虽然看起来可怕,其实没有攻击性,只是按照命令飞舞而已,泰纱和莱妮很清楚这一点,不管夜莺们如何飞旋,拼尽全力向前奔去。

    森林中,以一个翠绿色光芒漩涡为首,后面拖着无数光芒和呐喊声,展开了一场精灵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逃亡和追击。

    如果在高空看去。会发现那绿色的光芒漩涡正在渐渐的甩开后面无数光芒汇集成的追兵,追兵声势浩大,但却反而显得有些跟不上前面光芒漩涡的脚步。

    相比那些平时在王城中养尊处优的高等精灵。泰纱和莱妮才是真正的森林战士,泰纱经常外出执行任务,莱妮也从小跟随大祭司在森林各处走动,两人利用一切便利条件,树空、蔓藤、溪水、悬崖全部上阵,全速逃走。

    这可让后边的追兵叫苦连天,那些高等精灵们哪受的住这些,而那些普通精灵士兵根本追不上堪称精锐的泰纱和莱妮,现在只有屈指可数精灵战士紧紧跟着两人。但逃亡者利用地形占尽先机,他们被甩下看起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眼看追兵越来越远。泰纱大声说道:“走左边的瀑布,越过云杉后砍断藤子!他们追不上我们了!”

    “嗯!”莱妮气喘吁吁点头。“然后……然后我要回去找他!”

    泰纱惊呆了。

    “先走再说!”没时间惊讶,泰纱立刻转了方向,两人向左侧奔去。

    左面是一个足有两百多米高的瀑布,成千上万吨的流水隆隆作响的坠下悬崖,而就在瀑布对面有一片伴生的云杉巨木,

    这道瀑布会拦下大部分追兵,而越过云杉后砍断上面的借力的藤子,追兵或许就一个不剩了。

    两人抽出短刃,正打算全力跳上对面的云杉砍断藤子,忽然地面猛烈颤动了一下,两人站立不稳,动作顿时被打断。

    “轰——”

    “轰——”

    颤动伴随巨响从瀑布下传来,并且从声音判断,正逆流而上冲向这里。

    泰纱和莱妮不由脸色发白,黑夜的森林里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东西出没,又会发生什么。

    “快走!”

    泰纱不顾地面不稳,拉紧莱妮准备强行跃上对面的云杉,而这时一只巨手猛的从瀑布下伸了出来!

    巨手狠狠拍下,难以想象的力量砸的悬崖边山崩石裂,巨响中滚滚流水逆流瀑布一样卷起,一瞬间将泰纱和莱妮撞的倒飞出去。

    泰纱和莱妮重重摔在了河岸边,成吨的河水从半空坠下,砸的她们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强忍剧痛,泰纱立刻拉着莱妮站起,但当她看清楚瀑布下爬上来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和莱妮一样,露出了绝望之色。

    魁梧粗壮,如一头巨兽般的精灵王缓缓爬上了瀑布……

    他华贵的袍子早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浑身湿透,考究的长发贴在肌肉坟起的身体上,一双眼中全是嗜血之色,犹如一头深夜出没的魔兽。

    “等你们很久了!”精灵王好不顾形象的甩了甩头发,“因为无聊所以去下面洗了个澡。”

    泰纱和莱妮望着拦在眼前的精灵王,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了,她们很清楚,在精灵王面前。她们脆弱的犹如一片花瓣。

    欣赏着泰纱和莱妮的绝望之色,精灵王露出闪着寒光的牙齿笑道:“那个人类呢?他在哪?”

    “说————”精灵王猛然一声怒吼,河水被这声浪震的剧烈翻滚起来……

    泰纱和莱妮几乎被一声巨吼压倒。两人强忍心中的恐惧,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哦……”精灵王露出了然的笑容,“他逃走了,很显然的情况,把你们当作诱饵然后独自逃生,哈哈哈!你们两个蠢货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莱妮听了这话悲愤不已,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上前一步怒喝道:“你才是蠢货!他为了保护我们,为了……他。他……他死了……”

    说出这些话瞬间,莱妮感觉自己无比脆弱,不争气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死了?”

    精灵王有点意外,然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派去的追兵还是有效果的。”

    说着精灵王再次露出残忍的笑容,“很可惜,本来他是绝好的材料,但没关系,人类还有很多很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我放出消息,他们就会像苍蝇一样来到东部王国。”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泰纱惊愕的问。

    “我?”精灵王哈哈大笑,“我当然……是为了我们精灵一族的繁荣而努力着。”

    “说谎!”

    “说谎……那也是我的权利!”精灵王逼近泰纱和莱妮。“而你们最好不要这样,否则……我要你们生不如死!”

    “走!”

    泰纱抓住莱妮,飞速后退。

    身后追兵的声音已经靠近了,泰纱知道身后是死路,但是泰纱更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眼前那个叫做“精灵王”的怪物更可怕的东西。

    “回湖中!”

    泰纱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上依旧留有银水精魄的寒气,那层空气膜还在,如果能再次潜入到精灵王城周围的湖中。那么还有一线生机。

    前提,是穿过这成千上万的追兵!

    “哈哈哈哈!”望着向回逃跑的泰纱和莱妮。精灵王放声大笑,“逃吧!逃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逃的有多快!”

    猛的踏地。精灵王巨大的身躯向前追去,他犹如一只浑身充满了爆炸力量的巨兽,只是一挥手就打断了一棵拦在眼前的巨木,冲着那些包围过来的精灵士兵大笑着吼道:“让开!都给我让开!那是我的猎物!是我的!!”

    所有的精灵立刻避让,不仅仅因为这是精灵王的命令,更深一层的原因是:他们深深的被精灵王那疯狂的模样所震慑。

    那简直是一个魔鬼!

    精灵王猫戏老鼠般一路追着泰纱和莱妮,不时发动攻击,泰纱和莱妮不顾一切的逃,等她们重新冲回到精灵王城湖边时,早已经遍体鳞伤。

    “下水!”

    泰纱嘴角带着血丝,焦急的催促几乎已经跑不动的莱妮。

    而一道巨大的黑影在这时从天而降,砸在了两人面前的湖中。

    “轰!!!”

    ****的水流打在泰纱和莱妮身上,两人好像凋零的花瓣飞了出去,重重摔倒在地。

    精灵王慢慢从湖水中站直身体,用残忍的目光望着已经无力挣扎的泰纱和莱妮,他的身躯奇异的似乎又变大了几分,面孔也显得更加狰狞。

    “逃啊,继续逃!快一点!我会不耐烦的!”精灵王抬起脚猛的踩在湖水中,那湖水被某种巨力激发而起,卷起一片巨浪狠狠拍在泰纱和莱妮身上,两人闷哼一声齐齐口吐鲜血,被撞的贴地向后滑去。

    “真没意思,这就结束了吗?”

    精灵王面露无奈,下一个瞬间,表情已经再次狰狞无比,喊声喝道:“那么现在就老实告诉我!大祭司藏在什么地方?”

    莱妮已经昏过去了,泰纱吃力的撑起身体,却已经无力站起,“你……你这个魔鬼!你……根本不是精灵王!”

    这时,追击泰纱和莱妮的精灵们也已经大半赶到了湖边,他们远远的围成一个包围圈防止泰纱和莱妮逃走。

    但在泰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精灵都不由得看向精灵王,那个曾经仁慈而睿智,领到精灵族繁荣发展的精灵王。在这个立在湖中的魁梧精灵身上已经找不到一丝的痕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似乎都开始变的不同了……

    精灵王冷声而笑。“最近,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藐视精灵王的权威,上到元老议会,下到你这样小小的守卫官!”

    泰纱咬牙说道:“你这个……魔鬼!月神不会饶恕你的!”

    “月神?”精灵王再次哈哈大笑,放声喝道:“能开启祭月台的我,现在就代表月神!”

    所有的精灵们听到这句话目光中都流露出惊恐之色,如此狂妄的话语,绝对不是信仰月神的精灵应该说出口的。

    “现在!我代表月神!在所有的族人们面前。审判你们!”

    “然后,泰纱——死罪!”

    泰纱面不改色的望着精灵王,事到如今她知道自己死路一条,只是心中依旧不甘,这样作为叛徒死去,只能助长精灵王的气焰,让精灵一族的命运更加沉重。

    仰头望着天空,泰纱用尽所有的力气悲声高喊:“月神啊!如果您能听到我的声音!请看一看你的子民们吧!看一看这扭曲的世界!看看这些最后一丝希望都要泯灭的生命们!”

    泰纱声声悲切,湖岸边的精灵们不由面色黯然,精灵王的暴政让每一个精灵的心中都产生越来越多的不安。

    “我听到你的祈祷了。”精灵王走向泰纱。“所以你可以回到月神的怀抱了。”

    泰纱泪流满面,她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会传达到月神那里的,千百年来。没有任何精灵的声音能唤回月神的眷顾……

    “月神,不会饶恕你的……”泰纱颤抖着,用最后坚毅的目光望着精灵王,以一个精灵该有的姿态迎接自己的死亡。

    但,泰纱的眼神忽然一动,稍稍愣了下

    湖岸边的精灵们也是眼神动了动,也稍稍愣了下。

    湖中,忽然无声无息的浮出两个一人多高的巨大冰块来,就在距离湖岸不远的地方。

    东部王国少有寒冷的地方。精灵的领地更是四季温暖,怎么会有冰块在湖中?

    精灵王本要对泰纱痛下杀手。忽然看到泰纱和其他精灵的眼神有点不对,微怔之后。迅猛无比的回身。

    “轰!!!!”

    那巨大的冰块无声无息的划过半空,狠狠砸在了精灵王的脸上。

    精灵们惊呼声中,精灵王被砸的脖子都拉长了两倍,脑袋后仰过去,口鼻流血。

    那冰块弹到半空,“轰”的一声砸在湖岸上,就在泰纱的身边。

    泰纱轻巧的身体差点被砸的颠了起来,她惊恐的望着那个砸在身边的冰块——里面一张狰狞的面孔正和她对视。

    居然是那个带面纱的女性精灵议员!她整个人被冻在了这个巨大的冰块中。

    忽然,精灵们又是一声惊呼。

    精灵王才抬起头,另一块巨冰再次出现。

    狂吼一声,精灵王抡起手臂,“轰”的一声冰屑飞溅,那冰块被狠狠打飞出去。

    “轰!!!”

    一只拳头出现在冰块之后,在下一个瞬间狠狠砸在了精灵王的脸上,比第一个冰块的力道沉重十倍!

    精灵王整张脸被砸扁,鲜血狂飙!

    “嘭嘭嘭嘭嘭!!!”

    只听一阵密集的撞击声从精灵王身上爆开,随之一个身形高大的“女性”精灵身影灵猫般在他身边一窜而出,就地一滚来到了泰纱和莱妮身边。

    当泰纱看到身上的纱衣破破烂烂,假发也丢了一半的天闲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整个人都傻了。

    “你没死!”泰纱尖叫起来!

    “废话!要不然谁来救你们!”一把扛起莱妮的天闲看起来狼狈不堪,身上还有不少伤口在流血,但似乎并无大碍。

    摸出莱妮腰间的银晶丝,随手一甩缠住了掉落在湖岸上的两块巨冰,天闲飞速说道:“坐到我肩上来!”

    “什……什么?”

    泰纱还没反应过来,天闲已经一把抱起她放在肩上。“抱住我和莱妮,接下来会有些颠!”

    泰纱下意识的抱住了天闲的头和另一边的莱妮,“你要做什么?”

    天闲心想你这个傻女人。“当然是跑路,难道在这等死!”

    在泰纱的惊叫中。天闲一跃而起,拉着那两块巨冰跳上半空,双臂向前一挥,巨大的冰块对着精灵们的包围圈就砸。

    精灵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武器?他们用的不是长弓就是短刃,身上大多也没有铠甲,那两块巨冰山一样压下来,顿时所有的精灵惊呼着四散躲闪。

    抡开这两块巨冰,天闲扛着莱妮和泰纱在精灵人群中冲杀。但凡碰到的精灵无一不被远远打飞,一时如入无人之境。

    精灵们慌乱的围剿天闲时,也没忘了他们尊贵的精灵王,不少精灵慌忙跑到他面前,然后全愣在了那。

    精灵王的脸已经变形了,鼻骨塌陷,牙齿崩碎,满脸的鲜血,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狰狞可怖。

    “精灵王阁下,您……您没事吧?”几个议员望着精灵王的模样。有点不知所措。

    “给我滚!”

    精灵王模糊的狂吼,挥手将那议员打飞出去,“全都是废物!全是废物!!!”

    抓住自己的脸狠狠揉了两下。精灵王的骨头嘎嘎吱吱骇人的响了起来。

    迅速掰正了几块重要的骨头,精灵王回头看到天闲正把那两块巨大冰块风火轮一样抡的飞起,急速逃离自己的视线,不由更是怒火洒油。

    “杂种……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精灵王双掌交握一处,怒吼般唱出了古老的音节,一股猩红的光芒随之在他身上窜起,一瞬间跨越极远的距离射到了追着天闲的夜莺群中。

    散发出翠绿色光芒的夜莺们顿时混乱的嘶鸣起来,身上的光芒也开始从翠绿转变为猩红,并且迅速飞出森林。再次上升到天空徘徊。

    精灵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血色的夜莺。谁也没有见过这种景象,而且那夜莺暴躁的鸣叫着。隐隐在半空开始排列出奇怪的图形。

    如果是往常,精灵们或许还会疑惑,但经历了白天圣殿中的事,所有精灵很快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祭月……”刚才被精灵王打倒的那个议员才爬起来,一眼看到远处天空那猩红色的图案,不由惊呆了。

    夜莺们在天空正飞速组成一个祭月阵!

    泰纱坐在天闲肩上,看到半空猩红的阵法,不由惊的面色惨白,“是……是祭月!那个家伙居然能以夜莺使用祭月阵!我们要成为祭品了!!”

    天闲瞄了一眼天空,没管,继续抡着两把流星锤似的巨大冰块,佛挡砸佛,神挡砸神。

    所有的精灵都开始有意识的远离天闲,一是的确近不了身,而是天空的祭月阵已经马上就要成型了,白天圣殿里恐怖的一幕在所有人的脑海里还清晰无比。

    见没人拦着自己了,天闲倒是开心,拖着两个冰块飞也似的狂奔,把大片大片的精灵战士甩在身后。

    泰纱紧张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望着天空的祭月阵声音都挤在了一块,“要……要发动了,要发动了!!”

    “不会的,放心。”天闲忽然咧嘴一笑,笑的和四姑娘一模一样,好像一只狐狸。

    泰纱一怔,她忽然发现,天空祭月阵的成型速度忽然慢了很多,而且越来越慢,很快……居然完全停滞了。

    “怎么……怎么回事?”突入起来的变化让泰纱有点发傻。

    天闲微微笑着,闷头飞奔,那冰块很重,而且周围还有很多敌人,现在可大意不得。

    与此同时,湖岸边的精灵王已经气的浑身青筋暴突。

    他已经完成了八成,马上就要启动祭月阵,可是忽然间身体麻木了……

    身上十几个位置好像被钉进了什么东西,酸痛无力的感觉顺着这十几个点穿成一条线蔓延全身,现在无论怎么努力,却连小指头都动不了一下。

    “精灵王阁下,您……”虽然精灵王凶暴,但毕竟是精灵的王者。好多高等精灵包括刚才被打倒的议员都惊慌的围在他身边,“您,您这是怎么了?”

    精灵们寿命很长。所以知识阅历都很丰富,但他们完全不明白精灵王现在愤怒的睚眦俱裂。可却一动不动是为了什么。

    所有人都没留意到,在精灵王身上的十几个位置上,肤色比其他地方都要深,呈现淡淡的紫红色。

    远处,飞奔的天闲忽然哈哈大笑,把泰纱吓了一跳。

    “刚才我点了他的穴道,为防万一还用汐鳄的毒箭刺了他两下,他现在没死就该感谢月神了!”

    “点……穴道?”泰纱完全不懂天闲在说什么。

    见精灵士兵不再靠近。天闲把冰块交到一只手上,另一手五指腾起苍紫色的火焰,在半空轻轻一抹。

    顿时,一面火焰阵法浮现在半空,天闲对着它一招手,沉喝一声:“来!”

    远在精灵王城之中,泰纱的居所内,安静摆在那的荒尘大剑猛的发出一阵嗡鸣声,剑身急速变的灼红,周围一道和天闲那边相同的火焰阵法浮现而出。

    “轰!”

    大剑和阵法一同化作一团烈焰窜上半空。猛的炸开消失无踪。

    天闲这边,半空那阵法图猛烈颤抖,火焰迸射中一道苍紫色的火龙喷吐而出。怒啸着冲上天空,直捣夜莺组成的祭月阵。

    夜莺们失去了指挥,被火龙一冲而散,那祭月阵瞬间崩溃无形。

    泰纱呆呆的望着半空,那火龙翱翔奔腾,发出声声震慑人心的怒吼,在半空游动一圈后猛然向下扑来。

    泰纱顿时一惊,而那火龙已经在天闲手中化为荒尘大剑,丝丝火焰碎散半空……

    “那是你的剑!!”泰纱再次惊叫。

    把荒尘大剑挎在背后。天闲笑笑,“破家值万贯。虽然是破剑,但也不能随便丢掉。”

    ‘“破……破剑?”

    在湖岸上。远远望见天空的夜莺冲散,精灵王气的简直浑身血液倒流,疯狂的怒意席卷全身,澎湃的气血怒涛似翻滚,被封的穴道顿时松动。

    “噗”的喷出一口鲜血,精灵王的怒火终于强行冲破了被封的穴道,当下不顾一切狂吼着向前追去。

    而在天闲这边,就连泰纱都有些轻松了起来,她实在没想到这个人类少年居然如此实力强横,居然能在精灵王的手上抢人,还能突破无数精灵阻截逃之夭夭。

    利用刚才精灵们退开的空挡,天闲一阵猛冲,现在还追击天闲的追兵已经屈指可数了。

    打晕他们,立刻走人!

    天闲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猛听到一声恶鬼似的怒吼,地面也随之颤抖了一下,身后似乎有一个十分庞大的东西追了上来。

    “精灵王!”

    泰纱惊叫一声,在夜莺散发的光芒之下,精灵王魁梧的身躯正一次又一次高高跃起,每一次都超过大多数树木的高度,然后重重砸在地上,再跃起……

    正已经完全脱离精灵移动方式的追击速度快如闪电,竟然比天闲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天闲向后瞄了一眼,正好看到精灵王跃上半空的身影,不由大皱眉头,“这家伙真难缠,封了穴道用了毒针居然还能冲上来!”

    眼看着精灵王跃起的身影一次比一次接近,泰纱焦急说道:“必须想办法甩开夜莺,否则我们逃不掉的!”

    “夜莺?”天闲看了看半空,“这可是个麻烦。”

    “用你的剑!”

    “它还没办法驱散这么多夜莺……”天闲微微摇头,天空的夜莺可谓遮天蔽日,也不知道有多少,而且灵活无比,其实刚才就想用邪眼驱散它们,可是现在这些夜莺依旧紧紧跟随。

    “那……那我们分开走!”泰纱决然说道。

    “什么?”

    “这些夜莺会优先追踪精灵的!你带着莱妮,到安全的地方去!我……”

    天闲一把抱住要跳下去的泰纱,“你疯了?”

    “我没疯!死一个总比都死了要好!”泰纱呼吸慢慢急促起来,“谢谢你!谢谢你回来救我们!我会向月神忏悔!我不该对人类心存偏见!现在……”

    “没有现在了!”天闲直接把她也扛在肩上,“我有办法!但你给我安静一点!”

    说着,天闲双手合十,放轻呼吸。居然闭上了眼睛。

    泰纱完全不明所以,但她愿意相信天闲,因为今天对方已经给她展现了太多的奇迹。

    可是。天闲好一会儿没有动静儿,而精灵王沉重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夜莺也开始压低高度,近距离的监视着这里。

    “你……你在做什么?”泰纱急急的问,一面惊恐的望着前面,好在天闲就算闭着眼睛也没有撞到树上。

    “祈祷!”天闲忽然睁开眼说道

    “祈祷!?”泰纱脸都僵硬了,“你……人类向谁祈祷。”

    天闲微微一笑,“我的女神。”

    “你的……,月神或许不会眷顾你。”虽然有点难开口,也觉得天闲是善良的人类。但本着精灵的良心,泰纱觉得自己说的没错……

    “不,是比月神还要美的女神。”

    瞧着泰纱满脸的讶然之色,天闲抬头,“你看!”

    泰纱仰头望去,开始没有觉得什么,但是很快,双眼不由自主的慢慢瞪大了起来。

    一片虚白的光芒正在天边涌动,并急速向这边袭来。

    在泰纱敏锐的目力中,那片虚白的光芒虽然还远。但也能看清那大概是什么东西……

    泰纱向月神发誓,她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离奇诡异的东西!

    那片光芒是由一个个半透明的奇怪生物组成的,或许那根本不是生物。因为它们似乎就是光芒本身,根本没有实体!

    有的和夜莺一样只有巴掌大小,有的却庞大如山,而且这些东西压根儿就没有固定的形状,一会是某种飞兽,一会又变成四脚爬行的地行兽,甚至还会变成人类!还有其它异族,或者根本就是些无可名状的东西……

    它们翻滚着,随着光芒流动变化着。如一片浩瀚云海汹涌而来!

    夜莺忽然发出了高昂的鸣叫声,迅速飞出森林。在半空急速盘旋,似乎畏惧什么似的开始聚集起来。

    天边那片透明的云海速度极快。仿佛跨越空间跳跃着,前一刻还在遥远的天边,下一刻已经要逼到近前。

    数不清无可名状的半透明生灵遮天蔽日,夜莺们似乎十分畏惧这些生灵,不断的后退收缩,天空中闪烁的光芒也被不断的压缩。

    精灵们在远处望着天空的景象,个个满脸震惊和恐惧,他们无一不是第一次在东部王国见到这样末世般的景象。

    好多精灵都跪了下来,惊恐的默默向月神祈祷,祈求庇佑。

    天空中莫名的生灵不可阻挡的袭来,万鬼夜行般在天空奔驰,夜莺们发出尖锐而恐惧的叫声,光芒摇摇欲坠。

    精灵王在不远处望见半空的异常景象,不由停下了脚步,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居然是虚灵!”

    与此同时,在某个精灵的据点中,雪立在寒古塔的顶层之上,双手轻轻抱在胸前,默默的吟唱着什么……

    微风吹起她变回银白色的长发,雪裙飘舞,仿佛和周围的虚灵华为了一体……

    无数虚灵充塞着这个精灵据点,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围绕寒古塔缓缓游动,它们发出一阵阵在人心底回响的鸣叫,让所有在场的人的灵魂为之颤抖。

    强大的虚灵之力涌动着,强大到这些虚灵显露出实体,让每一个人看的清清楚楚,所有天眼族人全部走出了寒古塔,惊讶而激动的望着这个场景,而狮人们恰恰相反,除了屠戈不以为奇的站在塔外,其余狮人全部躲在塔内,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些游动的诡异生灵,一动也不敢动。

    “雪的力量已经强大到这个地步了吗?真是没想到。”空奶奶立在塔前,望着塔尖上衣袂飘飘的雪,眼中闪过欣慰之色。

    凌就站在她身边,吐了口气说道:“我确实不如姐姐。”

    空奶奶呵呵的笑了笑,“凌,你们是双生子,看来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力量。”

    凌皱皱眉,没有说话。

    在塔内养伤的大祭司靠在窗前,望着外面缓缓游动的虚灵。美丽的眸子中闪烁着清辉,“看来,月神再一次指引了我的命运……”

    与寒古塔外的虚灵相比。现在夜空中虚灵的数量不知庞大几千几万倍,浩浩汤汤无边无际。势不可挡的横冲直撞,夜莺们在天空上的光芒已经被压缩的只剩下一个角落。

    猛的,不远处升起一道猩红的光芒,光芒射进夜莺群中,顿时夜莺们鸣声大噪,散发出更加浓烈的猩红色光芒,并开始反扑漫天的虚灵。

    受到反击的虚灵飞速滚动,数不尽的形态急速变化。整个夜空开始被它们切割成无数种形状。

    泰纱望着天空,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处危险之中,她从未见过如此震撼的场景,从未想过有什么力量可以庞大到以整个天空为战场。

    随着夜莺的疯狂反扑,虚灵们似乎退却了,翻滚着开始收缩,但就在夜莺要进一步逼近时,一阵沉闷至极的吼叫从半空压了下来,泰纱只感到心口一闷,险些倒了下去。

    “虚灵在交战。虽然只是假把戏,但对生灵的威慑力很大,小心一些。”天闲一边提醒。一边继续飞奔。

    翻滚的虚灵云海之中,一头超巨型虚灵仰起头颅,缓缓张开了巨口,整个天空裂开了一条缝隙……

    如浓云般翻滚,看似混乱的虚灵们在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内凝聚成一头横贯天际的巨兽,远远望去,首尾连接天边,震撼无比!

    “吼——————————!”

    那仿佛可以吞下大地的巨口发出了震碎灵魂的怒吼。

    泰纱全身一僵,直接倒了下来。还好天闲一把接住。

    而半空的夜莺瞬间崩溃!

    无数夜莺被直接震晕,从半空纷纷坠落。剩下的夜莺惊恐无比的四散逃窜,刚刚还遮天蔽日的夜莺光芒被风卷残云般扫个精光。

    “呜————————————”

    巨型虚灵发出绵长沉厚的吼声。在每个生灵的灵魂深处回响,不只是夜莺们,所有的精灵们都深受震撼,跪在原地不敢妄动,不断的向月神祈祷着。

    持续的吼了数声,巨型虚灵开始渐渐消失,反复一片水汽被阳光照射飞速的蒸发,横跨天际的巨大身躯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消失的干干净净。

    夜空寂寂,海妖之月紫色的光辉照耀大地,一切仿佛根本没有发生过。

    精灵王望着脚下晕头转向的几只夜莺,脸色如墨一样黑,就算是他,没有夜莺的指引,也没办法在漆黑的森林里追捕天闲那样灵巧敏捷的猎物。

    而天闲,这个时候早已经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虚灵……没想到居然引来了这样的人物。”精灵王捡起地上的夜莺,手掌散发出淡淡的清辉,那只夜莺抖抖翅膀立刻恢复如常,飞上了半空。

    “这一定是月神给予我的命运……”留下冷冷的话音,精灵王消失在原地……

    当天闲扛着莱妮和泰纱,并且拖着两个巨大冰块,满身是伤出现在精灵据点中的时候,大家一下炸开了锅。

    “喂喂!我没事,你们先把她们两个弄醒!”

    “别碰那两块冰!会冻坏手的!那是银水精魄冻的!去找香解冻!”

    “露娜姐姐你被拉我,这还有伤……疼疼!”

    “哎呀你干嘛哭?我不是让咕噜先带回消息说我不会有事了吗?好好……你别这么看着我,哭吧哭吧……”

    众人一阵手忙脚乱,虽然天闲早就让咕噜带回了安全的消息,但看到天闲这幅模样,还是吓的不轻,尤其是几个女孩子。

    很快,天闲就被绷带裹成了粽子。

    莱妮和泰纱很快被救醒了,大祭司见莱妮安全归来十分激动,而泰纱的到来更令她喜悦万分。

    但是当她看见冰块中被冻着的两个议员时,眼神却不由一颤。

    “这两个是额外的战利品,我这次进入精灵王城,还有一个重要的发现。”天闲扭动着粽子似的身体,来到大祭司身边说道。(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