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七百零八章 祭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在靠近那个莱妮之后,天闲就发现她不对劲儿了,因为从能量波动上来看,她镇定的过分了,而且始终一动不动,自己来到这后,她的情绪不仅没有激动,而且变得异常沉静。

    由此,天闲断定她是个陷阱!

    很快,王宫外的士兵火速传回消息:囚犯逃脱了!

    精灵的脸有些发黑,手指敲击着王座,打打声在大殿内回响,好像他的怒火在发出啪啪的爆响。

    “一个刚晋位高等精灵的小姑娘,居然就从守卫森严的监牢逃了出去,而且这么快就离开了王城,如果她要回来刺杀我的话,岂不是今天我就要去见月神了!”

    精灵王一把扭断了王座的扶手,猛的站起身盯着泰纱说道:“你去传令,今天守卫监牢和城门的士兵,都去祭月台待命!”

    元老会精灵们闻言顿时都露出吃惊之色,泰纱更是完全愣住了,上前一步再次单膝跪下,飞速说道:“尊敬的精灵王,请您息怒!守卫们的失职就是我这个守卫官的失职,我会立刻彻查这件事,但凡有过错的一定严惩不贷,但……但祭月台……”

    “难道你也想去?”精灵王双眼射出两道寒光,刺的泰纱抖了一下,接下去的话全被打断。

    望着那些似乎也想开口说话的元老会精灵们,精灵王冷森森说道:“莱妮是大祭司的贴身护卫,她的出现关系重大,无论是和善还是强硬的手段,我们本来都有一次绝好的机会平复这次叛乱,但现在已经全毁了!我想我们安逸的太久,已经忘记了如何战斗,是时候重启祭月台,你们,谁有异议?”

    目光一一扫过元老会的精灵,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所有元老会精灵们全部低下了头,无人敢和精灵王对视。

    “很好,泰纱,你现在明白了吗?这是元老会的决议!因为这段时间不是你当职。所以你可以免去这次惩罚,去吧!”

    泰纱慢慢站了起来,天闲见她一头冷汗,脸色苍白的厉害,心中不由疑惑这祭月台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让泰纱怕成这样。

    “人类!告诉我你的名字!”精灵的声音忽然传来。

    天闲赶忙答道:“天闲,我的名字是天闲。”

    “是吗……就是那个石斧部落消息中所说的天闲?”精灵王对泰纱挥挥手,示意她离去。

    泰纱僵硬的再次行礼,退了出去。

    “原来您已经知道了,那真是太好了。”天闲笑容灿烂,“我想我一定可以帮助您开启秘宝的。”

    精灵王露齿一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寒光闪闪。

    “当然,你一定可以!”说着精灵王走下圆阶,向大殿侧门走去,“来吧!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你们!去通知其他人!”精灵王指着元老会精灵们说道。

    莱妮已经逃走了。天闲开始思索自己的脱身之计,衡量这王宫的守备力量,逃走并不难,周围并没有什么厉害的角色,但是这个精灵王不知深浅……

    飞速思量一番,天闲还是跟了上去。

    总之,看看再说。

    精灵王从侧门离开了王宫,也不带护卫,独自带着天闲穿过白色的雕纹长廊,很快来到了一座好似圆顶建筑之前。

    这建筑比王宫小一半左右。但比起其他建筑也算十分宏伟,天闲见这建筑外的石柱上全部掉雕刻着神灵典故的图画,而且周围密布守卫,居然比王宫还要守卫森严。心知这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

    “这是圣殿!精灵族大祭司向月神祈祷的地方。”精灵王似乎看出了天闲的疑惑,随口说了一句,走上了台阶。

    天闲心中微微惊讶,这就是大祭司的圣殿!

    跟在精灵王身后,天闲听他说道:“这里是精灵一族最神圣的地方,也是月神唯一有可能降临的地方。在诸神时代,这里是精灵一族赖以生存的源泉,有了月神的庇护,才有了精灵族的延续。”

    “可惜,这一代月神祭祀却受到了蛊惑,背叛了精灵族。”

    “你知道这件事吗?”精灵王忽然停下,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天闲脑海中飞速思索,立刻察觉了危机!

    恐怕,莱妮是跑掉了,但自己想跑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迅速镇定下来,天闲说道:“这件事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我之前见过她。”

    精灵王笑容更深了,继续向前走去,“我知道,她以调查黑潮为名离开了精灵王城,临走之前就说会去调查你,据我所知……你们的确碰过面。”

    来到那些巨大的白石支柱前,精灵王望着上面的诸神浮雕,淡淡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认识莱妮呢?卫兵说你是看她要逃跑,觉得她有问题才抓到她的。”

    这句话,犹如一枚尖锐的利箭刺在天闲心口。

    天闲无奈一笑,“这个……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其实精灵长的都差不多,除了印象特别深的完全无法分辨。”

    精灵王点点头,“你……很镇定。”

    天闲心里一颤,这个时候或许显得慌乱一点才更好。

    “所以我相信你。”精灵笑笑,向神殿内走去。

    天闲暗暗吐了口气,把精灵王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跟上精灵王的同时,飞快开始思考脱身之计。

    圣殿之内十分空旷,四周有一些小房间和摆设,圆形穹顶中间是露天的,而在圣殿中央有一个巨大的圆形水池,水池外的数级台阶上刻录着一些神秘的纹路和符号。

    看着那个巨大的水池,天闲明白当时渔人王是怎么潜入圣殿的了,而水池周围台阶上的纹路和符号,看起来似乎像是某种阵法。

    而在圣殿的墙壁上,天闲看到了一些神灵的图形雕刻,而其中的一面雕刻已经被不知名的植物疯狂生长而破坏了。

    整个圣殿空无一人,守卫都在外面,只有精灵王和天闲两人走了进来。

    来到水池边,精灵王仰头望着露天穹顶,叹息的说道:“诸神时代。月神的光芒会从圣殿降落,她的声音会给我们指引,精灵一族才成为强大的神民,但是诸神大战之后。月神就再也没有给过我们任何指引了……”

    天闲感到危机在进一步逼近,精灵王敢这么说,自然不怕自己问起:既然没有月神的指引,那么那个所谓的预言又是怎么回事?

    精灵王仿佛没有留意到自己的疏漏,继续说道:“而最近一段时间。东部王国动乱不已,我们的祭祀有被蛊惑出逃,所以我只好重新启动古代的仪式,希望月神能再次降临。”

    精灵王话音未落,圣殿的大门开了,一群守卫压着十几个精灵快步走了进来,这群守卫正是由泰纱带领的。

    天闲一见泰纱,心中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这些守卫将那十几个精灵压到水池边,圣殿门外又陆续进来一群精灵,其中有刚才的元老会精灵。还有一些看起来很有地位,但天闲没见过。

    陆陆续续,不断有其他精灵进入圣殿,他们要么表情严肃,要么神色慌张,不过更多人的表情是疑惑,大家聚集在水池周围的空地上,没有人说话。

    “轰!”

    圣殿沉重的大门终于关上,殿内此时已经聚集了上千人,平时空旷无比的圣殿显得拥挤不堪。

    “我的子民们!!”

    在水池边伫立良久的精灵王高呼一声。所有的精灵都微微垂头,向精灵王行礼。

    “今天,我们要重启祭月台!因为精灵一族已经到了危险的一刻!东部王国动乱,我们的月神祭祀在这个时候离我们而去。我们必须得到月神的指引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无人敢违抗精灵的话,但大殿上开始响起成片的议论声,充满了不安和焦躁。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闷,“尊敬的精灵王!请您聆听我卑微的话语!”

    众人一阵惊呼,越众而出的竟然是泰纱。

    泰纱走到精灵王面前虔诚的跪下。颤声说道:“请饶恕在这里向您说这些话,可是祭月台已经封闭了快一千年,事关重大,还请您三思!”

    回头望着那些被绑在地上的精灵,泰纱眼中全是不忍,“他们都是虔诚的子民,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献给精灵一族的卫士,只是因为一个叛徒而送他们进祭月台的话……”

    “泰纱!”精灵王打断了她的话。

    身躯魁梧高大的精灵王伏下身望着跪在地上的泰纱,犹如俯视一只瑟瑟发抖的兔子,“你说他们是将身体和灵魂献给精灵一族的卫士,那么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献出身体和灵魂呢?”

    精灵王身上仿佛有一股无形压力,压的泰纱喘不过气来,“尊敬的……精灵王阁下,可是……”

    “自古以来,只有那些具有高尚灵魂的精灵才能走进祭月台,难道你忘记了这一点?泰纱,你是在侮辱他们。”

    泰纱牙齿咯咯打颤,已经说不出话。

    “精灵王阁下,我也有话要说。”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那个元老会最年长的精灵走了出来,他来到精灵王面前,只是微微弯了弯腰,“尊敬的精灵王,就算在诸神时代,开启祭月台也是十分慎重而不得已的事,而且那需要月神祭祀的力量才能成功的开启,您虽然贵为精灵王,但恐怕对此也无能为力。”

    人群里顿时传来一片赞同之声,不少人开始大声支持起来。

    天闲看了看那个元老会精灵,心中暗暗点头,刚才在王宫里只有元老会的精灵们,他没有反对,现在聚集了精灵族内这么多人他才开口,显然是准备借助众人向精灵王施加压力。

    谁说精灵不狡猾来的?

    精灵王哈哈大笑,笑声压过了所有人的议论声。

    “尊敬的托罗议会长,我必须要告诉您的是,您不曾是精灵王,自然不知道精灵王的力量,开始祭月台是月神祭祀的本职,但对于精灵王来说,同样不是什么难事。”

    那个被叫做托罗的老精灵顿时面露惊愕之色,大殿中也是一片哗然,自古以来只有月神祭祀才能开启祭月台。这是当初月神的夜光录上明确记载的!甚至于历史上一次月神祭祀意外死去,精灵一族直到另外一位月神祭祀诞生,才有了重新开启祭月台的能力。

    精灵王怎么可能开启祭月台?

    转身,精灵王向所有人高声说道:“你们!我的子民们!难道你们以为你们的领袖只是在进行愚蠢的表演吗?无法开启祭月台。我怎么会召集你们来见证这个精灵族历史性的一刻?”

    这一次精灵王的话犹如一颗炸弹扔进了平静的湖水中,大殿中立刻哗声一片。

    托罗议会长又是吃惊又是疑惑,大声说道:“尊敬的精灵王!开启祭月台的必须是月神祭祀,这是当初月神给我们的铁律!为的就是防止有谁借助祭月台残害生命!您不可能开启祭月台,而且现在的行为将可能触怒月神!”

    精灵王慢慢附身。面孔几乎贴到托罗的脸上,他的眼神犹如盯住了青蛙的毒蛇,“托罗议会长!祭月台是月神赐予我们精灵一族的最后手段,能够开启它,就意味着得到了月神的庇护,你如果不相信我能成功开启,那么何不自己尝试一下?”

    大殿上的哗然之声好像被谁卡住了脖子,戛然而止。

    托罗双目瞪大,“你……你说什么?”

    精灵王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如果您认为我不能成功的话,您自然不会有事,如果我成功了,那么具有高尚灵魂的您自然是与月神沟通的最好桥梁,怎么样?您现在是相信我,还是不相信?”

    大殿上鸦雀无声,所有精灵都惊恐的望着精灵王和托罗议会长。

    “哼!”

    托罗议会长脸色青白一阵后怒哼一声,走向了水池边,并迅速在一个符号上站定。

    托罗目光凝视精灵王说道:“尊敬的精灵王,您不可能开启祭月台!而且。现在我以精灵元老议会的议会长身份对您进行弹劾!我有理由相信您的领到已经偏离了我们精灵的祖训!”

    把袍子扯开,往旁边一扔,托罗用老迈而厚重的声音喝道:“来吧!在开启祭月台失败之后,就请您摘下精灵王冠!接受惩罚!”

    “哦……可如果我成功了呢?”精灵王淡淡问道。

    老托罗面色凝重。他望了望被绑在地上的精灵士兵,又看了看水池边千百多的族人,沉声说道:“如果我的灵魂能让月神降临,我愿意献出我的全部!”

    “很好!我会在精灵史书上留下您的名字的,尊敬的托罗议会长!”

    命令所有人都远离水池,只留下托罗议会长。以及那些被绑在那的精灵士兵,精灵王走到了水池台阶上一个奇怪的符号上。

    接下来,天闲见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

    精灵王开始以古精灵语吟唱起什么,这吟唱声高亢嘹亮,似乎从灵魂深处传来,声声呼唤,圣殿似乎开始微微颤抖,墙壁上那些神灵的雕刻好似也随着吟唱发出奇怪的低语声。

    一片璀璨的光芒自精灵王脚下升起,迅速包裹了水池周围的台阶,托罗议会长和那些精灵士兵全被裹在了里面。

    托罗议会长大吃一惊,他似乎想要逃跑,但光芒束缚着他的双脚,让他一下摔倒在上。

    满脸惊恐的托罗议会长忽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手指精灵王大声喊叫,但他的声音全被裹在那层光芒中,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那光芒迅速沾染了托罗议会长和那些精灵士兵。

    他们脸上开始出现痛苦之色,身体急速被光芒浸透,并变得透明。

    然后,那透明的身体开始一点点,一片片剥离,变成细碎的光砂飘散起来……

    那团光猛的一收,轰然迸发出一道光柱升上了半空。

    天闲呆呆的望着水池边,在那里早没了托罗议会长和那些精灵士兵,半空只有几件衣服飘散下来。

    他们,全都消失了……

    这……这是什么鬼东西?那些精灵呢?消失了?天闲目瞪口呆。

    “快看!!”忽然有人一声尖叫,众人抬头一看,不由都是惊的瞠目结舌。

    一缕淡淡的月光从天而降,穿过圣殿露天的穹顶,犹如一片实质的雪花向水池落来。

    “月神降临了!”不知谁喊了一声,顿时所有精灵激动的泪流满面。

    那微光中,一个人影闪动了一下。隐隐是个女子的模样,然后……消失了。

    那片光就好像雪花一样,落在水池上没到一秒钟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满殿的精灵们全陷入了呆滞状态。

    “史官!”精灵王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一个模样更显斯文的精灵慌张的跑了上来,“在。尊敬的精灵王!”

    精灵王无奈的说道:“在史册上写上,祭月台成功开启,月神再次降临,可惜托罗议会长的灵魂似乎不够虔诚,月神没有留下启示。”

    那史官呆呆的望着精灵王。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好了!大家看到了吗?”精灵王转过身来,微笑的望着自己的族人们,“祭月台开启了,托罗议会长也履行了诺言,可惜他自己本身不够虔诚,浪费了这次大好机会。”

    无人敢说话。

    “不过没关系!既然月神已经听到了我们的声音,那么总会给我们指引的。”精灵王的目光扫过在场的精灵们,“明天开始,选拔虔诚、纯洁的精灵,我们将再次开启祭月台。”

    恐惧。野草般在这神圣的圣殿中疯狂滋长。

    天闲都有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精灵的房间的,望着外面深沉的夜色,天闲才意识到自己被当作客人留宿了。

    在圣殿中的一幕,让天闲太过震惊。

    继承了诺玛的很多智慧和知识,学习了很多古代典籍,天闲本以为对于显存世界的各种力量已经很熟悉,但今天才知道大错特错。

    精灵王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天闲发现自己茫然不知。

    如果那光芒是奔着自己而来的,那么现在……

    抱着荒尘大剑,天闲坐在窗台前。看着安静祥和的精灵王城,一阵阵的不寒而栗。

    “小子,你怕了?”邪眼的声音自大剑中传来。

    “没有。”

    “可你的手在抖。”

    “我喜欢。”

    邪眼嘿嘿笑了一声,“想知道那个精灵到底做了什么?”

    “你知道?”天闲很惊讶。

    “我不知道。”

    要不是没办法掐死对方。天闲绝对已经付诸行动。

    “但我知道那个精灵杀了那些精灵,哈哈!精灵会屠杀精灵,这在古代可是没有的事!”

    天闲凝着眉,“我知道他杀了他们,所以才会害怕,我甚至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完全无能为力。”

    “你不是说没有害怕?”

    天闲索性掐断了和邪眼的联系,独自望着夜色,沉思起来。

    不过这个思考很快就被打断了,天闲发现有人悄无声息的向自己的房间摸了过来。

    刺客!

    紧绷神经的天闲瞬间来到门口,一跃上了顶棚,屏气凝息,能量触角全部伸展开来。

    这是一个行动极其敏捷的精灵,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摸到了天闲门口,然后慢慢的推开了门……

    天闲在上面看的清楚,这精灵居然穿了夜行衣,玲珑曲线在淡淡月光下分毫毕现,但她手中的短刃更加闪亮。

    无声的,天闲扑了下去。

    那精灵听到空气流动声正要反抗,天闲早一把扣住她的双腕,借势将她瞬间压在地板上。

    飞快戳了她的哑穴,双手一错卸掉她的双臂关节,抽出银晶丝翻身将她捆了个结实。

    其实,捆她的时候,天闲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

    等把她从地上提起来,天闲见她露在外面的一双美目泪汪汪的——疼的,透着委屈之色。

    “怎么是你啊?”天闲赶紧松绑,又把她的双臂接上,这精灵“嗯嗯”的两声,天闲才想起赶紧解开了她的穴道。

    “痛死我了……”精灵低呼起来,拉下了面巾。

    淡淡月光之下,那张美丽的面孔梨花带雨,竟然是莱妮。

    “你不是已经跑了,怎么还在这?”天闲瞧着她满脸的惊讶,“怎么还这身打扮?”

    莱妮双肩酸痛,气的瞪了天闲一眼。“你还在这,叫我怎么丢下你自己跑?”

    天闲又是感动又是生气。

    感动的是这个精灵小妞儿真是有情有义,可是现在精灵王显然具有深不可测的力量,自己都不敢轻举妄动。她回来还不是羊入虎口!

    不过人已经在这了,天闲也没办法,瞧瞧莱妮,她这夜行衣也不知是用什么制作的,贴身紧绷。站在那好像****身体涂了漆一样。

    脱下外衣披在莱妮身上,天闲也是无奈,“先穿上这个再说吧……”

    莱妮察觉到天闲在自己身体上移动的目光,不由耳根红透,披着这件外衣顿时倍感心暖。

    这个家伙不用脑袋撞人的时候,倒也不错……

    心里想着,莱妮还是飞快把衣服脱下来塞给了天闲,“这么臭我才不要,跟我走!我带你出城!”

    天闲一愣,“你……你带我走?”

    莱妮傲然挺挺胸。但立刻发觉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未免有勾引这个人类的嫌疑,脸色微红的说道:“我是在这里长大的,自然知道怎么出去!不会有人发现的,我就是这么进来的!”

    天闲很怀疑莱妮是不是能带自己出去,因为精灵王显然已经盯上了自己,或许莱妮已经在被监视之中,而她自己茫然不知。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不走,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走!”

    穿好外衣,天闲正准备开门。伸手的一刹那,人定在了那。

    “还愣着干什么?再过一会儿就出不去了!”莱妮催促。

    一个声音从窗子的方向飘了过来,“地下水道的确再过一会儿就会涨满了,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一点。”

    莱妮身体一颤。慢慢回过头去,一个精灵不知何时出现在窗口,正用冷冷的目光望着她。

    天闲收回伸向门柄的手,也慢慢转过身来,“泰纱,你怎么在这?”

    天闲很震惊。因为就算是因为莱妮的原因对周围环境有所忽略,可要想这么无声无息到自己身边这么近的地方,绝对是极为困难的。

    精灵到底有多少隐藏的实力?天闲的心开始发沉。

    “我是王宫守卫官,同时这个王城都在我的责任范围内,有人潜入,我自然会察觉。”泰纱盯着莱妮,“我和你说过很多次,地下水道十分危险,水流时常变化,有时会几天持续涨满,你没有闷死在里面真是幸运。”

    说着泰纱望向天闲,口气顿时寒冷了很多,“可是我没想到,你冒着生命危险来救的,居然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人类!你真的堕落了,莱妮!”

    “泰纱姐姐!你听我说!”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任何事!”泰纱怒喝一声,“你背叛了精灵一族!背叛了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有话都留到在精灵王的面前去说吧!”

    “泰纱姐姐!我没有背叛精灵族,更没有背叛你,我……”

    一道寒光闪耀,泰纱手中多了一把短刃,“叛徒!还敢嘴硬!”

    望着那把寒光闪闪的短刀,莱妮愣在原地,眼中慢慢浮出了泪光。

    迈开脚步,莱妮向泰纱走去,并且张开了双臂。

    天闲看了看她,没有阻止。

    泰纱一见莱妮如此举动,杀气从眼中流露而出,翻手将短刃对准了莱妮,“我是你的老师,你还想反抗我!”

    莱妮张着双臂,哽咽着说道:“我和莱娜是黑潮的孤儿,在这做精灵王城里,除了母亲一样的祭祀,只有姐姐你一直照顾我们,从小到大……”

    泰纱攥紧短刃,但眼神却似乎有些动摇。

    莱妮毫无反抗的意思,双臂张开着,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滴落,“这些天,我变成了精灵的叛徒,想到姐姐还在王城一定受到牵连,我和莱娜备受煎熬,但我们从来没有背叛过任何人,更不会背叛姐姐,如果姐姐觉得我在说谎,这条命……就从姐姐手上回归月神的怀抱吧。”

    房间不大,莱妮很快来到泰纱的面前。闭上双眼,猛的向泰纱手中的短刃撞去。

    泰纱大吃一惊,赶紧收起武器,顿时和莱妮撞在一起。

    “你……”泰纱急忙又举起短刃。

    莱妮早一把抱住了泰纱。小声的哭了起来,“姐姐……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面对昔日的姐妹和弟子,泰纱的短刃悬在半空,挣扎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天闲安静的看到这,轻轻说道:“泰纱。或许我们可以谈谈。”

    泰纱闻声慢慢放下了短刃,终于也轻轻抱住了莱妮,但她用冷冷的目光注视天闲,“莱妮天性善良,一定是你欺骗了她!才让她步入歧途!”

    天闲无奈的笑了笑,“泰纱,没有必要再欺骗自己了,你已经在怀疑精灵王,你真的是发现了莱妮才出现在这,而不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泰纱神色顿时微微一变。“胡说!我作为守卫官,怎么可能……”

    “那你为什么只有一个人?”天闲打断她的话,“你的卫兵在哪?如果不是你支开了那些卫兵,为什么我们这么吵还没有人来查看情况?”

    泰纱一时语塞。

    天闲继续说道:“你看到今天精灵王都做了什么,他杀了托罗议会长,还把无辜的精灵士兵送上了断头台!”

    “他,他只是在举行仪式……”泰纱争辩,但声音软弱无力。

    “他在残杀你的族人!”天闲喝道,“那根本不是在沟通月神!这是阴谋!你要杀了议会长!你的士兵只是陪葬品!”

    “你……你胡说!那是我们精灵才懂的仪式!”泰纱竭尽全力说道。

    “我的确不懂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仪式,但我知道精灵不该如此残忍野蛮!你看到精灵王了吗!看到他狰狞的面孔了吗?看到他逼死议会长后笑的有多开心吗?”

    泰纱默默垂下目光。她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因为她的确看到了,也亲身感受到了那股惊人的寒冷杀气。

    那绝不该是领到精灵族的精灵王所具有的气息。

    “如果是大祭司在的话,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天闲最后一句话彻底击垮了泰纱的心理防线。她咬了咬牙,“不要说了,跟我走!这里很危险!”

    十分钟后,在夜色的掩护下,天闲和莱妮秘密来到了泰纱的家,也就是天闲之前见到的那个白色建筑。

    “这里暂时是安全的。我会找机会送你们离开这里,你们先藏在二楼,我出去看看情况,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你不在房间里了。”

    “等等!”天闲叫住她。

    泰纱用一种深深的目光望着天闲,“你不必怀疑我,当初……就是我放走了大祭司。”

    天闲一怔。

    莱妮立刻上前说道:“是的,当时精灵王已经有所怀疑,下令大祭司返回,是泰纱姐姐放过了我们。”

    天闲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泰纱这个守卫官会留在家里办公,而且在王宫中备受指责,想必这件事牵连了她。

    如果是这样,她现在依旧选择保护莱妮,可见她对莱妮的感情。

    天闲对泰纱微微一礼,“我并不会道歉,因为我没有怀疑你,但我必须向你致敬,因为你保护了我们,还有我需要提醒你,现在你没有理由外出,作为被怀疑的人,你现在外出的话会更加值得怀疑。”

    泰纱思索一下,点点头“没错,我现在不该出去!”说着她又瞄了瞄天闲,“人类果然狡猾!”

    “这是智慧!”

    泰纱拉过莱妮,“走吧,我先去给你找件衣服,看你穿成什么样子!居然还在城里乱晃!”

    莱妮低下头,耳朵尖都红了。

    泰纱给莱妮换了身和她自己差不多的精灵服饰,这样莱妮在天闲面前的表情就自然的多了,不过在天闲看来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精灵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形体,女性尤其如此,展露女性的美和吸引力也是女性精灵的追求,精灵的纱衣穿在身上,在昏暗的月光下看起来别样的诱惑。

    一楼大厅有许多植物隔出来的空间,三人在靠近门口的一个隔间里放了张桌子坐稳,谁也不敢睡,也不燃灯,安静的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精灵王城的夜晚时分安静,虫鸣声不绝于耳。要不是三人心中都怀着不安之意,在月光下,这倒是个足够诗意的夜晚。

    “海妖之月真好看。”似乎为了打破沉寂,莱妮小声说了句。

    天闲看了眼窗外。精灵王城的夜晚城外并不燃灯,因为精灵夜晚的视力几乎和白天一样好,漆黑的夜色下,紫色的海妖之月挂在天空,散发出朦胧迷幻的色彩。

    “海妖之月代表宝藏。怪不得人类会在这个时候来到东部王国。”泰纱也开口说话。

    天闲微笑道:“人类的确喜欢在这个月活动,但这次是因为精灵王的召唤才来的。”

    泰纱沉默了一会儿,“你知道精灵王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我正在调查这件事。”

    三人再次沉默。

    莱妮往天闲这边挪了挪,碰碰天闲的手臂,小声问:“你之前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我只用了第一个,就炸烂了牢房。”

    天闲瞧了她一眼,莱妮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望着自己,还拿出一块黑色的小牌子放在了桌上。

    看着莱妮好奇的神色,天闲心中微微笑了。在莱娜面前她是姐姐,显得老成持重,但在泰纱面前,她还是不可避免的表现出了活泼好动的一面。

    “莱妮……”泰纱见莱妮有意亲近天闲,立刻出声提醒。

    莱妮不以为意,拿起那块小黑牌小声说道:“姐姐你看,这是他给我的,要不是这个,我可能早就死了。”

    泰纱拿过那黑色的牌子看了看,这牌子不大。黑黢黢的好像一块锅底的铁锈,但入手温软,摸起来很舒服。

    “火木?”

    泰纱很快认出这是森林里一种十分特殊的树木的树皮,这种树随着生长会自动凝聚火焰的力量。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炸燃烧掉外皮,然后长出更茁壮的枝杈,就好像昆虫脱壳一样。

    “我掺了些东西在里面,小心点,只要用火一点,这小东西威力大到可以炸掉这座房子。”天闲小声说明到。

    泰纱愣住。不由想起白天去调查牢房时,在墙壁上的那个巨大的窟窿,那与其说是窟窿,不如说整面墙都被炸倒了,铁木墙壁完全好像豆腐一样被炸的七零八落……

    “你懂的用森林里的东西制作武器?”泰纱疑惑,一个人类怎么可能知道东部王国的火木,还做成了威力强大的武器。

    “这也是智慧。”天闲没羞没臊的解释。

    其实,自然是诺玛的记忆和知识给了天闲制作的方法,而到现在为止,天闲也才只是消化了一小部分诺玛留下的记忆与知识,那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莱妮索性又往天闲这边挪了挪,小声问道:“还有吗,我想给莱娜护身用,她总是不知深浅,容易受伤。”

    天闲倒是被逗笑了,在怀里又拿出几块黑漆漆的火木来,“别给她太多,我怕她到处惹麻烦。”

    莱妮小声笑着接过火木,“放心吧,我会管着她的。”

    泰纱在一旁见莱妮对天闲毫无戒心,给她的东西不看不问就接了过去,心中觉得十分不妥,可是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火木,泰纱还是选择了沉默。

    这个时候,或许这个人类才能保护莱妮。

    莱妮现在觉得天闲人很好,很亲切,因为她知道自己逃走的迟了,但对方没有丢下自己独自离开,而是冒险进入了王宫面对精灵王,单这一点就足够值得信任了。

    而且直到现在,他甚至都没有问过为什么自己逃走的那么晚,这种无声的谅解让莱妮倍感温馨。

    “抱歉,他们绑我绑的很死,我费了不少时间才挣脱绳索。”捧着天闲的火木,莱妮蚊子似的讷讷说道,“害你被留在了这里。”

    天闲呵呵一笑,“你都回来救我了,还说这些做什么?”

    莱妮抿嘴笑了,这是她最想听到的回答。

    得到了天闲亲口原谅,莱妮精神起来,“泰纱姐姐!再过一会儿地下水道就会回落了,我们一起走吧!精灵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泰纱疼爱的望着莱妮,“我还很安全,再过一会儿是城门守卫换班的时间,我送你们出去,地下水道太危险了。”

    “可是……”莱妮顿时急了。

    “听话!”泰纱毫不犹豫的打断她,“我逃走毫无意义,如果精灵族已经到了精灵王都发狂的地步,我个人的死活无关紧要,留在这里还能为精灵一族做些事情。”

    天闲不由对泰纱肃然起敬,正要说什么,忽然窗外一片亮光飞舞而起。

    “是夜莺!我们被发现了!”泰纱一下站起。

    精灵王宫顶层的夜莺巢穴中,成群结队的夜莺飞了出来,它们小小的身体散发着微弱的荧光,但千千万万的夜莺聚集在一起飞舞,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在精灵王王城上空盘旋。

    海妖之月的紫色光芒被遮蔽,翠绿的明亮光辉照亮了整个王城!

    “给我找出那个人类!!”精灵王的怒吼犹如野兽的咆哮在王宫深处传来!

    --

    这个月说好的双更也不多,还欠了两天,这段时间得了个空闲,接下来一段时间,长章走起(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