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九十二章 调解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四姑娘凝视大祭司留下的那张地图,面露沉思之色,她平时并不怎么说话,生怕过于妖媚的面容和体态会惹大家反感,也只有在与天闲息息相关的问题,比如现在的决策方向,才会主动说话,并且显露出冷静而强势的一面。

    其实,大家很喜欢这个总是小心翼翼的女孩,只是她太过小心,让大家不好接近。

    “精灵族内部已经分裂,有三个证据!”四姑娘不经意的抚弄胸前的发丝,这是她凝神思考才会有的动作。

    “第一个,也是最基本的证据,就是老渔人王的话,虽然现在无法完全证明他说的是事实,但他并没有理由说谎,而且……我的判断中,他以将死,而且要委托天小哥庇护渔人族,他的话九成九是真的,也就是说,精灵王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精灵王,而是一个类似魔鬼的东西。”

    大家没说话,但都点了点头,四姑娘只有在聚精会神做出判断的时候,才会不自觉的自称“我”。

    “第二个,是这张地图,仔细想来,大祭司既然给我们地图,自然知道这里发生的事,甚至直到渔人王发狂的原因,她指引我们到这里来,或许就是为了让我们自己发现精灵族内正在发生的事。否则,她没理由在这个时候要我们来到渔人的领地寻找一个老渔人王。”

    大家又是纷纷点头。

    四姑娘正想说第三点理由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般说道:“不错!就应该是这样!大祭司是知道一切的,她指引我们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我们知道精灵族内正在发生的事!那个阵法!那个阵法图!精灵王在老渔人王身上使用了古代的某种诅咒,而凭借老渔人王自己的能力。应该是绝对无法抗衡的,但他却活了下来,所以并不是他使用什么渔人的秘法封闭了脑子。而是有人帮助了他!”

    露娜一直认真听着,特别是关于大祭司的一切。这时忍不住说道:“你是说,大祭司帮助了老渔人王,这才避免了他发狂而死的命运!”

    “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就连锻造铁块都那么粗劣的渔人族,怎么可能有对抗精灵王诅咒的秘法?而大祭司又是怎么知道老渔人王的情况的呢?”

    露娜也只得点头,“渔人族……的确从未听说有什么传承的秘法。”

    “第三个,也是自明显的证据,老渔人王临死前说。要我们记住是大祭司指引我们而来的,他在临死前强调这一点。”

    天闲这次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但我不明白!”露娜沉声问道,“四丫头,你的意思难道是在告诉我们!精灵大祭司正在暗中和精灵王作对吗?”

    四姑娘抬起目光,眼神清澈而坚强,“露娜姐姐,恐怕至少是这样的,精灵族内部至少分为大祭司派系和精灵王派系,或者这种派系还表现的不明显。但分裂已经是必然的,大祭司和精灵王的矛盾也是一定存在的。”

    露娜的神色有些难看,作为一个精灵——虽然是被除名的。她并不愿意听到精灵族内部的这些丑陋的消息,什么精灵王是一个恶魔,什么大祭司处心积虑与精灵王作对,统统不想听。

    不过四姑娘说的有理有据,不容辩驳。

    “那……难道我们现在要相信那个女人?或许这一切都是她在暗中捣鬼!”

    “的确有这个可能。”四姑娘的目光中流露出谨慎之色,同时也诚恳的望着露娜,“既然精灵族内部出现矛盾,很可能会拉扯外部力量来排挤敌人,所以现在的一切有可能是大祭司耍弄的手段。包括这张地图,老渔人王的发狂和他的遗言。这或许干脆就是个圈套。”

    “但,我们现在与精灵王一丝联系都没有。能够判断的,只有大祭司,无论她是善意还是恶意,我们都要去尝试接触。”

    露娜敏锐的嗅到了不安的味道,四姑娘诚恳的眼神仿佛带着尖刺,让她十分不舒服。

    果然,四姑娘又轻轻说道:“露娜姐姐,你是大祭司的女儿……”

    “够了!”露娜大声喝道,“我不是她的女儿!你给我记住这一点!还有你们!”

    露娜目露寒意,以手指着所有人,“你们最好也记住!我和那个女人早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我现在连精灵的身份都没有!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否则……”

    “好了好了,我们知道了,姐姐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天闲笑着站起来,双手一夹,夹住露娜的那只手把她拉着坐了下来。

    露娜余怒未消,瞪着天闲说道:“死小鬼!你要是敢在这件事上算计老娘我,我……”

    “知道了知道了……”天闲打断她的话,“我家露娜姐姐不喜欢的东西,我第一个站出来把它拆了稀烂,这样好了吧?”

    露娜还气着,但瞧着天闲这一脸讨好的笑容,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手指一戳天闲的脑门,“油嘴滑舌,早晚要好好收拾你。”

    天闲嘿嘿而笑。

    旁边,方良轻轻撞了撞汉克的肩膀,小声道:“你认识露娜的时间最长,握过她的手吗?”

    汉克抓抓胡子,一脸回忆,“我小时候尝试过,她说等我长大了才可以,然后……我就这把年纪了。”

    墨桑还在细心的护理他的冲天发辫,听了两人的话说道:“露娜她,真是改变了不少,当初第一眼见到她,差点没被她那身杀气逼的把出刀来,现在……”

    看了一眼正笑呵呵戳着天闲脑门儿的露娜,墨桑一笑,“总算像个女人了。”

    “这小鬼很有女人缘……”艾伯抱着双臂,一脸无奈,“老的少的中的,一律通吃。和他一起,一辈子也不会找到女人的。”

    露娜正在那边咯咯笑着,忽然眉梢微挑。扫了艾伯一眼:“谁……是那个老的?”

    艾伯顿时满头冷汗,“我……我。哎……啊!!我忽然肚子痛!!”说着转身就跑。

    “哼!”露娜可没空理会艾伯,而是开心的开始揉天闲的脸,“天闲啊,你可记住姐姐的话,以后千万不能成为那样在背后说女人坏话的男人,记住了没有。”

    天闲忙点头,“我家露娜姐姐就算再过一千年,也还是青春貌美呢。”

    露娜那脸上。瞬间把心花怒放表现的淋漓尽致,“啊哈哈哈……你这个甜嘴巴的小鬼,哦呵呵呵呵……”

    “不过,我们还是要去联系大祭司。”天闲忽然说。

    “什么!?”露娜顿时露出凶像,左右拽住天闲的脸。

    “但不必露娜姐姐出面。”天闲疼的眼泪汪汪的说道。

    露娜一脸的怀疑,“真的?”

    “当然……”

    “那个女人可是非常冷血,非常势利的小人,和她打交道或许不如直接去找精灵王。”

    天闲无奈,“可我们没办法直接见到精灵王。”

    “我们现在一样见不到那个女人!”露娜竭尽所能的反对。

    “会有提示的。”

    “提示?”

    “不错!”天闲嘿嘿笑笑,小心的拿开露娜的手。“大祭司既然给了我们地图这第一个信息,那么第二个一定会紧随其后而来的,只要露娜姐姐答应。我们很快就能再次见到大祭司。”

    露娜不想答应,她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那个女人,但她不能以自己的任性而不顾全大局,而且……

    露娜其实心中很明白,天闲是在耐心的哄自己,她甚至明知道自己会答应的,但她就是想天闲嘿嘿笑着来哄哄自己……

    有人在乎着自己的感受,有人愿意用笑脸来安慰自己,让她想起从前自己生气时。弟弟妹妹们想办法逗自己开心的日子……

    这个人类的少年,会和自己这样亲近也是奇怪……

    “到时候。可别指望我会为你说话。”露娜依旧臭着脸,用力捏了捏天闲的鼻尖。

    “嘿嘿嘿……”

    方良在一旁忍不住又小声说道:“完全被这个小子哄住了啊。当初我百般央求,希望她能教我辨识寂静森林的药草,却一直都没结果,你看这个小子三言两语就把更困难的事情搞定了。”

    汉克瞧瞧他,“你长的丑,嘴巴又不甜,而且又脏又懒没人爱,露娜当然不会理你。”

    方良:“…………”

    露娜开心了,天闲正想和大家讨论下接下来到底应该往哪边走,渔人王风风火火的又赶了回来。

    “使者大人,有您的信。”渔人王把一个不大的小纸包亲手送到天闲面前。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这个小包所有人都认得了,之前大祭司留下的地图就是这种东西,这是精灵特质的信纸材料,不是纸也不是步,更不是皮革,而是用特别的植物脉络编制而成的。

    “还真是阴魂不散。”露娜直接把这个小包拿过来,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一颗种子。

    手指在种子上轻轻一点,露娜同时口中念出了古老的音节,那种子顿时放出绿色的微光,细细的嫩芽开始飞快生长。

    很快,露娜手里出现了一张信纸,上面已经长出了一纤细柔美的字迹。

    露娜瞧了一眼,抬头问道:“这信是哪来的?”

    虽然知道露娜是被除名的精灵,但天闲的确是大祭司派来的,渔人王不敢怠慢,迅速答道:“是一个精灵信使,她已经走了。”

    “原来一直在监视我们。”露娜不满的哼了声,把信交给天闲。

    信上没几个字,而且是用精灵的文字写成的,好在天闲在研究古籍的时候对精灵文字有些涉猎,勉强看得懂。

    “处理好渔人和汐鳄的事,在东方会面。”天闲小声读了一遍,然后看看露娜,见露娜没什么反应,顿时明白自己的确没看错信上的意思。

    “东方?”天闲忍不住向东望去,“这个方向也太模糊了……”

    露娜学着天闲的口气:“既然有了第二个信息,那么第三个一定也会紧随而至。”

    天闲一愣,立刻笑出声来,所有人都笑了。

    “天小哥,但……但是还要先解决这里的问题。”四姑娘也是抿嘴而笑。

    天闲看看那封信,“我明白!”

    站起身来,天闲对渔人王笑了笑,“现在,去汐鳄族的迁居第吧!”

    渔人王早有这个意思,汐鳄族的到来在渔人族内引发了很大的矛盾,但现在又无法将黑角怪物的事完全解释给所有渔人听,因为那关系到老渔人王的声誉和威望,甚至于关系到他自己的声誉和威望。

    试问一个怪物的儿子怎么能做渔人王,谁能保证他不会什么时候也变成怪物?

    老渔人王发狂的消息,被严格的封锁着,只有少数渔人王的心腹知道这件事。

    天闲来到汐鳄族的迁居地时,这里才发生过冲突,渔人们聚集在一起冲了过来,扬言要为死去的同胞报仇,汐鳄族对此保持了沉默,但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进行了自卫,双方都有些伤员,但并没有爆发大规模冲突。

    但显而易见,汐鳄族在这里是呆不长的。

    渔人们依旧在不远处聚集,而且数量越来越多,很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汐鳄们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其实已经流离失所有一段时间了,战士们大多带伤,普通的族人们也都显得虚弱无力,而渔人们的怒火更让他们紧张无比。

    大祭司的信上说的清楚明白:处理好渔人和汐鳄族的事,在东方会面。

    那么如果没处理的话,是不是就没有东方的那次会面了?

    这或许只是一个恳求,但也可能是一个考验。

    现在渔人王不能对族人们讲出真相,而深具权威的老渔人王也已经死去,想要迅速安抚渔人们,并化解渔人和汐鳄之间的矛盾变得无比困难。

    但天闲觉得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困难的……

    因为现成的资源就在眼前,稍加利用一下就好了。

    “露娜姐姐,这次全看你了!”天闲满脸期待的望着露娜,那神色要多恳切有多恳切。

    露娜满脸黑云,“你这个死小鬼!下次我绝对不会再信你的鬼话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