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不死之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我们……是不是不该这么冒失,汐鳄族长提供地点,我们用寒古塔看一下就好了。”在深入汐鳄族领地的路上,古丽有些担心的在天闲身边说道。

    天闲直接摇头,“启动那个功能要消耗寒古塔相当大的能量,巴巴洛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我们不能总是贸然这么做,一定要保证寒古塔的绝对安全。”

    “嗯……”古丽微微噘了噘嘴巴,“凌听到这句话一定很高兴,你最近可是很亲近她呢。”

    天闲略有疑惑的看了看古丽,微微笑道:“怎么,吃醋了?”

    “我呸!”古丽扬起手欲打,最后只刮了下天闲的脸,“就凭你?要不是我没有地方去,我才不会跟着你呢。”

    天闲顺势把古丽的小手握在手里,边走边说道:“现在想跑也来不及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我带你去见我父亲,嗯……我现在倒是不怎么担心他不喜欢你们,你们哪个做他的儿媳他都会乐歪嘴巴的。”

    提起天闲的父亲,古丽顿时有点紧张,“那……那你担心什么?”

    “我父亲对我母亲的感情很深,母亲去世后,父亲十年未娶,将亲手绘制的画像挂在房中供奉,每每会独自一人去看望母亲,他见到你们……或许会怪我太花心。”

    古丽听了不由哑然失笑。

    点了几下天闲的脑门,古丽笑道:“知道就好,你这个招蜂引蝶的小坏蛋!”

    天闲笑笑,话风忽然一转,“但我是他儿子,他是我老子,他怪完之后。一定会称赞我为天家的后嗣子孙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古丽顿时又一次哑然。

    “所以不必担心,到时候就算有什么小问题教给我就好了,我父亲很严厉。但也很明事理。”天闲说着,一缕思绪不由回到了那绵延雪山中的古朴村庄。

    古丽听着。也仔细的看着天闲,眼神中流露出微弱的讶然。

    眼前这少年,似乎猛然间和从前不大相同了,从前说起这些事,他总是嘿嘿笑着,眼神乱晃,可如今却如此平静,如此顺理成章。仿佛一切都已经考虑周详。

    最后一丝若即若离的感觉也消失了,从那只手中传来真切的温暖,古丽觉得自己刚才在眼前这个少年的眼中看到了从前没有的目光。

    温柔,恬淡,又有几分迷恋……那种望着妻子的目光。

    相识似乎只是昨天的事,然而不知何时,这个少年变得从容了,也安静了。

    古丽感觉心口一阵阵发热,一种舒服的慵懒感觉涌上来,她想索性就靠在少年身上。赖着不走了,但是……

    现在只要牵着手就满足了。

    在汐鳄族长的带领下,天闲一行人和大批汐鳄族战士与渔人族战士来到了一片沼泽边。

    天闲一眼就见到在沼泽里不远处。倒着几具汐鳄战士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了。

    “这里,是最近两个月才出现的怪物……”汐鳄族长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我们曾经试图抵抗过,但最后连族人的尸体都没能夺回来……如果不是使者大人您要求,我们是绝对不会再回到这里的。”

    “只有一个?”天闲问。

    “这里只有一个!”汐鳄族长肯定的说。

    “而且……”汐鳄族长咬着牙,“如果见到他,还请使者大人不要太惊讶……”

    天闲望着眼前的大沼泽,缓缓说道:“不。我不会惊讶,我早就见过了。”

    汐鳄族长的目光忍不住又飘向香。香紧握闪波刀,正仔细观察周围的情况。

    这一片沼泽面积不小。虽然树木极为稀疏,可到处都是烂泥水洼,能藏匿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在这种地方找一个人出来,难上加难。

    不过天闲知道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因为对方会自己找上门来。

    上前两步,将汐鳄族长挡在身后,天闲轻轻说道:“大家戒备,有客人要到了。”

    所有人瞬间进入了战备状态。

    “咻!!”

    几乎与此同时,就在天闲身前不到五米的地方,烂泥中一道黑影爆射而出,直奔天闲面门。

    早有察觉的天闲拿荒尘大剑一档,那道黑影“嘭”的在荒尘大剑上撞的四分五裂,正是一只吹箭。

    大家闻声瞬间转身,立刻就要抢攻,天闲这时却出声道:“等等!”

    众人一愣。

    天闲挪开荒尘大剑,目光略显凝重的望着射出吹箭的地面,“我想瞧瞧这家伙有多强的力量,你们帮我压阵!”

    汐鳄族一听,急叫道:“使者大人!您绝对不能和他单打独斗!这种怪物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我们……我们所有人都不是对手,它……它就好像魔鬼!”

    “魔鬼?”天闲微微摇头,“魔鬼已经被曾经的诸神消灭很久了,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是诸神遗留的诅咒而已。”

    众人脸色微微一变,因为刚才射出吹箭的地面忽然微微鼓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边正钻出来。

    “是它……是它!!”汐鳄族长尖叫起来,不由自主的后退。

    地上鼓起的淤泥中冒出了一支尖锐的东西,就算是从污泥中伸出,但却丝毫也不沾染污垢。

    那是一只黑黝黝的角。

    接下来是汐鳄战士的头颅,一个头生黑色独角的汐鳄战士自沼泽中慢慢爬了出来……

    “汐鳄!?”一见到这个头生黑角的汐鳄战士,渔人王猛的倒吸一口冷气,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天闲倒是早就料到了,而看到眼前的事实,也更明白汐鳄族长为什么说这件事不能被其他部族知道,否则汐鳄会被驱逐了。

    如果其他人知道变成怪物的就汐鳄,那么绝对不会接纳汐鳄族进行避难的。

    这个从沼泽里爬出来的汐鳄战士个头很大,与汐鳄族长旗鼓相当,身上的衣物铠甲残破不堪。看起来就好像被千刀万剑劈砍过一样七零八落,就连他的身体都有些扭曲,仿佛……是拼凑成的一样。

    面对眼前这么多。这汐鳄战士发出了低沉的吼声,一双血红的眼中全是杀戮的光芒。

    “根据古代的文献的记载。诸神曾经有名为恶魔的敌人。”天闲缓缓向前一步,“恶魔大多生有角,单角暴虐,多角睿智,看来这是个力量强悍的家伙。”

    话音未落,那汐鳄战士低吼一声跳了起来,沼泽泥泞的地面完全不适合跳跃,他却居然如一支利箭射了过来。

    天闲微转荒尘大剑。只听“叮”的一声,一把短刃刺在了荒尘大剑的剑柄上。

    那汐鳄战士居然瞬间把短刀交到了脚上,凌空变招用脚攻击天闲的视线盲点,可惜还是被轻松拦下了。

    迅雷不及掩耳,天闲一拳就砸了出去。

    “砰!”

    那汐鳄战士被这一拳砸中面门,飞出十几米摔在了烂泥里。

    汐鳄族长大吃一惊,刚才那一拳他完全没看清,“好……好快!”

    天闲抖了抖手,“这家伙的皮真硬!”

    “汐鳄的皮肤防御能力可是相当强的。”露娜在一旁好心提醒,“你最好不要再赤手攻击。到时候还不知道谁吃亏。”

    “多谢!”天闲握着荒尘大剑向那个汐鳄战士逼了过去。

    那汐鳄战士挨了一记重拳,翻身就跳了起来,看起来居然没有受伤。

    或许从来没有挨过这样的攻击。他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天闲身上,眼中的杀戮之色更胜。

    取出后腰的吹箭,这汐鳄战士几乎在一瞬间对着天闲连喷了十几下。

    天闲不闪不避,脚下速度反而加快,急速靠近这个汐鳄战士。

    汐鳄族长本想提醒天闲绝对不能被吹箭射中,但他发现虽然天闲没有躲,可是那十几枚吹箭诡异的全部落空了,而且好多还是擦着天闲身体飞过去,甚至擦坏了衣物。可就是没伤到天闲分毫。

    全场没有人知道天闲到底是怎么避过那些吹箭的,只有墨桑轻轻的点头。“在沼泽上依旧能避过攻击,这一点我真的要自愧不如了。”

    天闲早已经默运逆心诀。完全展开了能量触角,而那个汐鳄战士身上散发出来的狂乱杀气就好像黑夜里的明灯般显眼,他的一举一动天闲的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他要什么,天闲都俨然已经知道。

    吹箭全部落空,这汐鳄战士再次换了短刃准备肉搏,但他才提起短刃,荒尘大剑已经迎头劈下,天闲以诡异的步伐忽然出现在他眼前。

    这汐鳄战士明显战斗经验丰富,临危不乱,只是一个侧身避过荒尘大剑,双脚一踏大剑,手中短刀直奔天闲咽喉,出手迅若闪电,而且毫不留情。

    “叮”

    可惜他这一刀还在半路就被忽然间横过来的大剑打住,天闲只是歪了下大剑,荒尘大剑直接变成了巨大的盾牌,不仅挡住了短刀,向前一顶,直接把那汐鳄战士撞飞了出去。

    “剑盾术?”

    观战的汉克见到天闲的招数顿时纳闷起来,“这小子什么时候学过这个?”

    墨桑嘿嘿笑了笑,“这可不是什么剑盾术?只是这小子觉得这样做最方便,最正确而已。”

    撞开那个汐鳄战士的天闲迅速欺进,大剑小角度挪动,带着前进的速度和力量再次压向还没站稳的汐鳄战士。

    那汐鳄战士也是凶悍,明明对自己不利,却吼叫着举起短刃硬拼天闲的大剑。

    双方兵刃接触的一刹那,荒尘大剑猛的一偏,宽厚的剑身压过轻巧的短刀,另一面剑锋直接砸在汐鳄战士的手腕上。

    天闲轻巧一带,沉重的大剑如灵巧弯刀般回旋劈砍,那汐鳄战士闷哼一声,手腕顿时飙出了鲜血。

    “砰!!”

    大剑还在半空,天闲早已老实不客气的又是一拳砸在那因为疼痛而面孔扭曲的汐鳄战士脸上,随后一把抓住大剑,猛一回身。

    荒尘大剑球棒般将那可怜的汐鳄战士远远的砸飞了出去。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瞬间完成。

    直到那汐鳄战士一头栽在十几米外的沼泽里,观战的众人才微微回神,眼中全是惊诧之色。

    天闲有邪眼,有荒尘大剑,还会一门非常奇怪的修炼方法,而且身体关节可以随便活动,大家都知道这个少年有许多依仗和敌人周旋。

    可天闲的剑术稀松平常,这一点大家也心知肚明。

    但刚才的几下,所有人都看得出,荒尘大剑在天闲手中的威力已经和往日截然不同了,这还是在没有动用邪眼的火焰和银水精魄的寒气的前提下。

    “我说汉克,咱们也认识好多年,我好像还没见过你能把大剑用成短刀过……”墨桑一脸感兴趣的望着天闲。

    汉克呵呵一乐,“这小子全是野路子!我可没听说过谁这么用大剑!”

    “倒是有点像我用弯刀的样子。”瘦子在一旁满脸古怪。

    众人除了惊讶之外,自然是一颗心落地,如果天闲这样就能击败这个汐鳄战士,那么这场战斗也就毫无风险了。

    不过,天闲倒是不这么认为。

    甩掉剑上的血迹,天闲的表情依旧不怎么轻松。

    那汐鳄战士也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再一次爬了起来,他虽然受了几次重击,但从动作来判断,却似乎全然未受影响。

    他的手腕被切伤了,伤口深可见骨。

    汐鳄战士看了看自己的伤口,然后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扭了扭受伤的手腕,最后用力握了两下,当他放开手时,伤口居然被捏合在了一起,不再流血。

    就算是见过天闲那种怪物般的恢复能力,这汐鳄战士的做法还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他根本没有治疗伤口,只是粗暴的将伤口捏在一起,伤口的血肉居然就在瞬间重新长在了一起……

    “不死之身……”天闲打量这汐鳄战士浑身破烂的衣衫和铠甲,“有意思!”

    一挺大剑,天闲首先抢攻。

    那汐鳄战士毫不示弱,只用一柄短刀迎上。

    双方在沼泽中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只过了不到五分钟,明眼人已经可以看出天闲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并且压制住了那个汐鳄战士。

    因为天闲的速度要比那个汐鳄战士快的多,就算手持沉重的大剑,天闲的动作也比那个汐鳄战士迅捷而且有力的多。

    那汐鳄战士的攻击每每落空,而天闲则几乎是拳拳到肉,刀刀见血。

    但即使如此,天闲在短时间内却也无法击败对手。

    这个汐鳄战士就好像不知疲倦,而且拥有无限的生命力,就算承受再多的打击也绝对会再次爬起来。

    当天闲一剑斩落了汐鳄战士的手臂时,众人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那汐鳄战士抓住自己的断臂,胡乱的戳在了伤口处,扭了两下,那只手臂居然就再一次可以活动了……

    天闲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汐鳄战士的身体看起来有些扭曲了,他可能已经被碎尸万段过很多次,但……他依旧还活着。

    --

    一定以为我只发一章赖账了吧?只是第二章发的晚一些嘛(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