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八十四章 试炼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汐鳄族趁着夜色突破了渔人族的防线,顺着两族边界处的河流,直接向这个河川口的三角洲栖息地攻了过来。

    当天闲一行人来到来到栖息地边缘时,汐鳄族已经攻到了这里。

    渔人族正在败退。

    漆黑的夜色中,汐鳄族战士们藏在河水和两岸的茂密树丛里,不断用吹箭射杀渔人族战士,而比起隐藏了行迹的汐鳄族战士,个头是汐鳄族两倍的渔人族全身泛着荧光,就好像黑夜里的灯泡,就算潜入水中也能在岸上看的清清楚楚。

    渔人们的怒叫和痛呼声交织在一起,冰冷的空气中充满了滚烫的血腥味……

    “战士们!进攻!进攻!”渔人王高大的身影在黑夜里尤为显眼,他壮硕的身躯依旧顶在渔人战士们的最前方,但是显然他已经受伤了,只能用一只手拿着长矛。

    整个三角洲中栖息的渔人倾巢出动,然而这并不能挽回败局,在夜晚他们是天然的靶子,面对使用吹箭有隐藏身形的汐鳄族根本无法作战。

    “渔人族看来要被剿灭了……”露娜面色凝重,“真没想到,有一天东部王国的子民会自相残杀。”

    “天小哥,局势对我们不利,我们必须立刻离开。”四姑娘以警惕的目光望着浓厚的黑夜,“对方数量可能很多,远远超过我们能应付的极限。”

    “虽然……我不想逃,但我们似乎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古丽飞速移动目光希望在黑暗中找到汐鳄族的身影,但发现这完全是徒劳的,他们很擅长黑夜作战。

    天闲拔出荒尘大剑。

    “你们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天小哥!”四姑娘用力拉住天闲,“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小子,除非你想把周围所有的森林都烧光,否则你没办法对付那么多汐鳄。”邪眼的火焰在天闲发尖跳了起来,“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对面起码有数千汐鳄族战士。这些渔人死定了。”

    天闲看了看大家,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当下微微一笑,“大家放心。我什么时候意气用事过?”

    所有人都露出“你从来都是如此”的表情。

    “我很快就回来。”拍拍四姑娘的小手,天闲大步向前走去。

    来到河边,苍紫色的火焰在天闲全身烧了起来,天闲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

    妖异的光芒照亮了周围的水面,同时也引起了对面汐鳄族战士的注意。瞬间无数吹箭向天闲射来,然而这些东西根本没可能近得了天闲的身,还在一尺外就化成了飞灰。

    夜色中忽然亮起一团妖异的火,渔人王惊讶的回头望去,一道耀眼的火光正从他头顶飞上了天空。

    燃烧着烈焰的荒尘大剑凌空之上,被天闲扔到数十米高空,高亮的火光在地面上留下一串光痕,映出了无数汐鳄战士惊恐的面孔。

    “轰!!”

    荒尘大剑在半空猛然炸开,数十条火龙分散四面八方,遥遥从半空坠落。漆黑漆黑的天空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硕大无比,横跨河流两岸的巨大火焰笼子。

    火焰落的很慢,很慢,就好像飘在半空一样。

    河流及两岸早被半空闪耀的火龙照的如同白昼。

    渔人族正被打的节节败退,这个突然状况更是让他们惊愕的不知所措,而在对面的汐鳄族之中,已经响起了一片惨叫声。

    无数汐鳄族战士捂着双眼痛苦的大叫,纷纷从两岸的树丛中跳进河里或是直接没头没脑的向后逃去。

    天闲转手一召,荒尘大剑倒飞回来,呛的一声插回了后腰的剑挂上。

    “渔人王。该反攻了。”天闲说完,扭头就走。

    渔人王愣了一下,随后猛然醒悟,回身看着那些逃跑的汐鳄一声高呼:“我的战士们!给我宰了那些鳄崽子!”

    渔人们开始疯狂反扑。

    战斗从后半夜一直持续到黎明。人数上绝对劣势的渔人凭借一波反击彻底击溃了汐鳄,一直追杀到汐鳄族的领地内,将他们赶进了深深的湖水中这才撤退。

    渔人王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了天闲一个大大的熊抱。

    “哈哈!人类!你又帮了我们!我们渔人永远感谢你!”

    天闲并没有对此表现出任何的热情,轻轻推开这个比熊还壮的渔人王,淡淡说道:“准备东西吧,我给你们配置解毒剂。受伤的渔人按照伤势轻重接受治疗,快死的先来。”

    “你怎么……好像不大高兴,难道是我们怠慢了?”

    现在渔人王可是对天闲大为看重了,虽然是个粗线条,但也明显感觉到了天闲那丝毫也不愉悦的情绪。

    “就一些人,就意味着要放弃一些人。”天闲望着眼前伤痕累累的渔人战士,想起了那个老骗子曾经摇头晃脑对自己说的话。

    没想到,他说的居然是有道理的。

    “我只是不想你们被这样杀掉,如果你死了,恐怕渔人族要被汐鳄彻底铲除,但这次你们胜了,却杀了更多的汐鳄族,间接的是我害死了他们,这没什么好值得高兴的。”

    渔人王呆住,他完全听不懂天闲的话。

    露娜在一旁说道:“渔人王,快去准备器具吧,你要记住我们精灵使中立的,不会偏袒任何部族,这一次帮你们战胜了汐鳄族,已经是给了你们额外的馈赠。”

    渔人王连忙点头,满脸感激的说道:“感谢精灵王指引你们前来,我们渔人不会再对精灵不敬,请接受我们的歉意,之前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去准备东西吧,我们不想耽误时间!”

    渔人王这次爽快的答应,立刻叫人准备草药和器皿给天闲调配解毒剂。

    天闲忙碌着,始终不说话。

    天闲在思考。

    来到东部王国,天闲才觉得自己第一次更接近了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那些残忍的、现实的、血淋林的东西才是隐藏在这个世界最深处的真实。

    之前追寻的那个虚无缥缈,根本抓不到实际的目标,忽然间就变得真切起来。

    为了阻止诸神的回归,像渔人和汐鳄这样的战斗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比这死伤更惨重的景象不知道还要见到多少。天闲发现自己需要思考更多,需要做更多的准备。

    “哎……哎嘿嘿!使者您是怎么知道那些鳄崽子怕火的?我们和他们做邻居这么久都不知道这点。”

    渔人王想刻意讨好天闲,虽然天闲不说话,他还是厚着脸皮来搭茬。

    这种小心思是人就看的出来。天闲只能无奈叹道:“昨天晚上很黑,虽然你们的目标太明显,但汐鳄族那么多战士在一点光亮没有的环境下有序作战,这说明他们的夜视能力非常好,这是优势。但也是弱点,如果忽然看到强光的话……就是短暂的失明。”

    “哦……哦!原来是这样!”渔人王恍然,“使者大人您真是足智多谋,佩服佩服!”

    天闲看了看渔人王那一脸完全茫然的表情,知道他根本没听懂。

    “那……那使者大人您,您觉得……我们不该杀那汐鳄吗?”渔人王小心翼翼的问。

    天闲停下捣药的手,看了渔人王一眼,这一眼看的渔人王心虚的笑了起来,“哎……是我问错了!使者大人您别介意,我……”

    “没什么。”天闲继续捣药。“我只想说,东部王国的子民不应该互相厮杀,这是祖先留下来的训诫。”

    渔人王一愣,从一个人类口中说出这句话,让他感觉有点怪怪的。

    “因为我们还有更大的共同敌人,自相残杀最后后悔的是我们自己。”天闲从怀里拿出一张地图递给渔人王,“我们打算去这个地方,你知道那里吗?”

    渔人王接过地图一瞧,顿时满眼惊讶,“精灵的地图!”

    见天闲没理他。渔人王仔细看起这份可折叠的立体地图,等到看见了地图上的红叉后,顿时一张脸扭在了一起,“使者大人。您打算去这里吗?”

    “有什么问题吗?”天闲不想再耽误时间了,现在渔人王既然完全相信了自己,那么让渔人们护送自己去那个地方自然是最快的。”

    “要是前几年……自然是没问题的。”渔人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但现在……”

    “现在怎么了?”露娜问道。

    渔人王抱起双臂,满脸为难:“您知道……最近这些年,东部王国出现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甚至比千年岁月沉淀在一起的变化都要大,水族的领地开始变成汪洋,没有了湿地,我们的繁衍受到了很大的干扰……而且,还有怪物出现。”

    “怪物!?”天闲停下手来,“你说怪物?”

    在盛产怪物的东部王国内,一个渔人说出这个词来,让天闲十分吃惊,通常来讲,人类觉得最恐怖的怪物,在东部王国就好像树叶一样随处可见。

    说起这些似乎令渔人王很不安,他换了换交叠的双手,低声道:“的确……就在地图上的那个地方,瀑布旁的一个山洞,本来那个瀑布下有一个河滩,是我们的栖息地之一,可是自从那个怪物出现在那个山洞里,我们就只能放弃了那个栖息地。”

    “那怪物……只有一个?”露娜惊讶的问。

    渔人王艰难的点点头,“只有……一个!很强大的一个怪物!”

    “你们渔人也算是水族中的大部族,因为一个怪物而放弃了栖息地,而且让那个怪物一直就呆在那?”露娜简直不敢相信。

    渔人王的眼中流露出了愤怒,还有悲伤,“是的,我们放弃了栖息地,将那个地方送给了那个怪物,因为我们曾经举族讨伐过它,可惜……失败了,而我的父亲,上一任渔人王也因此战死……”

    天闲和露娜不由呆了呆。

    渔人王继续低声说道:“我们监视着那个地方,那个怪物只呆在山洞里,偶尔出来到瀑布中捕鱼,哪也不去,我们只好暂时忍受这种情况,寻找更好的办法对付它。”

    “那个怪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天闲问。

    “大概。四年前。”渔人王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很高大,很强壮。全身长着黑毛,头上有水晶似的黑色长角。”

    “黑色长角!”正在一旁小心煽火的香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出声。

    几步来到渔人王眼前,香拉开外衫,露出了脖子上挂着的一串黑角,“是这样的角吗?”

    渔人王一见到那串黑角。两颗墨绿的眸子顿时抖了两下,“你……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天闲等人的神色都凝重了起来,每个人都知道这种黑角代表着什么。

    “那个怪物的头上真的是这种角?”天闲慎重的问道。

    渔人王的目光在那串黑角上来回的移动着,其中充满了恐惧,“是的,绝对不会错……那个怪物就是用它的角刺穿我父亲的身体,但它的角更长,更粗壮。”

    “使者大人,难道……难道你们知道些什么!知道那个怪物是什么?”渔人王激动的问。

    香收起那串黑角,轻轻说道:“那或许根本不是什么怪物……只是森林里的某个人。”

    “森林里的?”渔人王迷惑的看着香。

    香慢慢皱起了眉。目色一片坚毅,“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生有黑角的人。”

    天闲思索着,又开始捣药,并说道:“香,冷静一下,我们一定会去那,迟早会见到那个怪物的,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一件要紧的事必须先去做,而且只能你去做。”

    香满脸肃然,“小生愿意!”

    天闲拍了拍腰间的笼子。说道:“让凌带寒古塔过来,我们要在这稍微停留一下。”

    “好的主人!”笼子里传来了咕噜的声音。

    没过多久,全面开启五层防御阵法的寒古塔降临到三角洲的空地上,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庞然大物。还有一条奔腾嘶吼巨型龙兽,渔人王目瞪口呆。

    “怎么赖在这个满是鱼腥味的地方了?”

    寒古塔顶层中,凌一脸嫌弃的数落着天闲,“快给我滚去洗干净身上的味道,不许在和那些渔人混在一起!”

    天闲很无辜:“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臭。”

    “因为她只喜欢凑到你身边。”露娜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耸了耸肩膀。

    “啊!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凌顿时好像被踩了尾巴。

    “哦,那我去洗洗。”天闲明白了。

    “给我回来!”凌一把拽回天闲,“我……我才不是因为这个,哼!好吧,反正你们每一个都这个味道,随便你们吧!”

    看着把鼻子翘起来,对露娜的话完全不屑一顾的凌,天闲笑着抱住她,在脸蛋上轻轻一亲,“辛苦你守着这里了。”

    “嗯~~~”脸上顿时一烫,凌还是坚持仰着鼻子,“哼!”

    “香已经行动了,我们跟紧她!”天闲见凌还是昂着头,索性又亲了下,才回头对大家说道。

    大家点点头,各自去找地方坐了。

    凌一愣,“什么……什么跟紧?香在哪?古丽呢?”

    “古丽容易隐藏行迹,跟在香背后保护她,我们只能在天上看着了。”

    自然的揽着凌的纤腰,天闲来到中央石柱前,飞速启动了上面的几个最不常用的符文。

    凌很惊讶的望着那几个随着天闲手掌散发的微光而亮起的符文,这几个符文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使用,那需要很精妙的古代咒文和复杂的能量操控能力。

    这几个符文所代表的也是寒古塔最不常用的功能。

    当这几个符文亮起时,这个顶层圆形房间四周巨大的窗子中,有一面窗子忽然好想喷了墨般暗了下来,随后光晕一闪,出现了全新的画面,是一片杂乱的森林。

    天闲小心的将能量注入那几个符文中,窗子中的景象也随之改变,很快里面出现了香的身影。

    “香在森林里?”凌见到香站在一条河边,周围是稀疏的森林,风吹着她的长衫,她那永远一丝不苟的俊俏脸庞上,是一片毅然之色。

    天闲拉近了一些画面,大家看的更清楚了。

    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倒是也不担心,因为香虽然不在这里。但这显然是天闲的某种计划,安全不必担心。

    凌现在更关心的,倒是还能这样靠在天闲身边多久。

    就这样自然而然的,那么平常那么普通。丝毫不显得突兀的,这个少年揽着自己的腰把自己半抱在怀里,自己靠在他身上。

    没人觉得奇怪,也没人投来怪异的目光,就好像……两人早就是一对儿。

    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渴望这样。但这样似乎很舒服,很安心。

    瞧瞧天闲,凌觉得这个少年虽然长的好看,但却不会打扮自己,而且……很不懂女孩子的心思,而且……有时候似乎还有点傻,有些好色,而且似乎还有点无赖,爱占小便宜,再就是……总之缺点好多。

    不过。自己好像很喜欢……

    从没人谦让自己,从没人让自己打而不还手,有时候看着那张很是有些讨厌,而且笑嘻嘻的脸,莫名有种被宠着的感觉。

    “怎么了?”天闲发现凌的眼神似乎有点飘渺。

    “啊?啊!没怎么!当然,当然没怎么!”凌立刻去看窗子中的香。

    香就站在渔人族和汐鳄族的领地交界处,并且是站在汐鳄族的领地上,她背后就是两族化为领地边界的河流。

    昨晚渔人族杀的汐鳄族打败而回,但渔人族退去后,汐鳄们还是迅速回到了这里巩固防线。防止渔人们再次进攻。

    而现在浅水中的汐鳄战士们望着眼前的人类女孩,都是满脑子疑惑,完全搞不清楚这个人类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咻咻咻!!”

    破空声袭来,十几枚吹箭毫无先兆的从水滩中射了出来。

    香立在那。没有丝毫的动作。

    而就在汐鳄们以为这个人类要立刻毙命的时候,吹箭射到香身前一米处,仿佛射在了一面盾牌上,“噼噼啪啪”的激起了一片奇异的水波,全被弹开。

    汐鳄们发出一阵惊呼,顿时紧张起来。

    香虽没有动。但她身体周围凝聚了一道几乎肉眼难见的淡淡水波护盾,薄薄的一层,却挡下了所有的吹箭。

    缓缓的,香侧身上步,拔刀。

    一片璀璨光芒伴随刀锋出鞘。

    香的眸子慢慢收缩:“如果小生稍后做错了什么,请饶恕小生!”

    闪波刀一出,香身边的护盾瞬间膨胀了数倍,一片海潮似的波动自刀身传出。

    顿时,香身后的河流激起剧烈的波浪,而汐鳄族战士们固守的水滩好似被凛冽的杀气吹拂,出现一层层的水波。

    “好厉害的刀!”

    寒古塔中,墨桑望着画面中的闪波刀,眼中透着无限的渴求,手指在自己的刀柄上不由自主的弹动起来,“如果我能有这样一把神兵……”

    “现在,厉害的不是闪波刀,而是香。”天闲沉声道。

    河边,汐鳄们已经发现事情不大对劲,刺耳的尖叫声立刻响起,“杀了她!她是昨天渔人族那边的人类!”

    无数吹箭向香射来,水中数十汐鳄战士齐齐扑出,水花中手中短刃寒光闪闪。

    紧握闪波刀,香的手在发白。

    一股强大的力量正自香的体内翻涌而出。

    “啪!”

    水波护盾悄然破碎,束发带也随之崩裂,异常的气息扬起一头长度及地的乌发,香的双目迸射寒光,“祖先与我同在!”

    闪波刀凌空一转,直插水面。

    流波杀刃!

    “啵!!”

    清脆悦耳的破流之声,水滩上的水怒射而起,犹如万千利箭射向半空。

    无论是还藏在水中还是跳起来的汐鳄战士瞬间变成了针毡上的肉片,万千水箭瞬间将他们杀的溃不成军。

    一片尖叫和惊呼声中,两点寒光透过漫天水幕直冲汐鳄族的防线。

    闪波刀如一道惊鸿掠过无数汐鳄战士,没人看的清香的身影,水幕中香仿佛一片水光飞旋而起,所过之处所有汐鳄战士惨叫着倒下,筋骨断裂,血肉飞溅。

    一眨眼砍翻了上百汐鳄战士,香如一道幽影出现在水幕这一边,乌发随长衫飘摆,闪波刀向前一指。身后的水雾如一团薄云扑向其余的汐鳄战士。

    汐鳄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狠辣的杀神,惊的纷纷后退,等他们发现这只是一片普通的水雾,并没什么攻击性时。这才定下神来。

    然而清醒的意识才一回到脑子中,所有的汐鳄战士们看清香的一瞬间,巨大的恐惧立刻死死抓住了他们。

    香那一头漆黑的乌发之中,两支水晶色的长角高高耸立,散发着水汽似的雾霭。雾霭不安的躁动着,闪波刀上的涟涟波光也随之跳动,一股无形杀气自闪波刀的刀光中肆无忌惮的漫溢出来。

    “呃……呃……”香深深的喘息着,黑角的力量在她体内翻涌,主动接受这种力量并且保持清醒让她万分痛苦。

    但,这力量,的确让人无限愉悦!

    闪波刀轻挑而起,对准了一个已经惊的不知所措的汐鳄战士,香的眼中杀机毕露!

    “怪物!!!”

    一声尖叫打破了沉寂,汐鳄战士们之中不知道是哪个发出了这一声凄惨无比的寒声。这声音中包含恐惧和无助。

    就如雪崩一样,剩下的数百汐鳄战士瞬间溃败,疯狂的向后逃去,丢下吹箭,丢下短刀,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绝对不能看到的东西一样,带着一种让人感到心中发凉的恐惧面孔不顾一切的向后逃去。

    向双目一缩,闪波刀上寒光大放。

    “香!!”

    一声轻喝在香身后传来。

    香的身体一颤,猛然转身,出现在她身后的。是手已经按在剑柄上的古丽。

    杀气好像刀子般割在身上,古丽全神戒备的望着眼前模样大变的香,如果不是亲自面对,古丽几乎无法相信眼前就是那个只对食物非常虔诚的女孩。

    “已经够了。不需要再战斗!”古丽大声说道。

    香凝视着古丽,闪波刀上波光依旧闪烁不定。

    微微的,香向前踏了一步。

    古丽急速闪身,原地留下一道光影,人已经在十步开外。

    “香!你醒醒!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想想你的族人们!他们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正慢慢抬起的闪波刀猛的定在半空。

    香愣住了。

    “我的……族人……”

    望了望波光暴躁闪烁的闪波刀。又望了望遍地的汐鳄战士,香的身体晃了一下,“我的……族人……”

    “啪!!”

    香头上的水晶角崩裂了。

    古丽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一个闪身来到了香的身旁,将身体软下来的她抱在了怀里。

    闪波刀化作一道光晕收回了刀鞘,香无力的倒在古丽身上,微微的喘息起来,“小生……小生,回来了……”

    古丽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回来就好,我们回去一起收拾那个臭小鬼!居然想出这样的馊主意!这次一定要打到他求饶!”

    香吃力的笑了笑,“不,小生……小生很高兴,这是第一次……自己使用这种力量。”

    古丽正想再说什么,忽然双眼瞪大,因为在她眼前,几个刚才倒下去的汐鳄战士居然爬了起来。

    飞速扫了一眼周围,古丽发现这些汐鳄战士大多只是被刀背砍晕,偶尔被刀刃砍到的也不是致命伤!

    想也不想,古丽一跺脚,两人在原地只留下两道光影,人早消失不见。

    只是一分钟后,古丽就已经在寒古塔里揪着天闲的耳朵兴师问罪了。

    “你这个臭小鬼!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我就立刻剁了你!”

    好不容易才脱开了古丽的魔爪,天闲无辜耳朵一脸委屈的说道:“这不是知道你可以保证香没事才让你们两个去的……我们在这都看着呢,根本没有出现意外的余地……”

    “你居然还敢顶嘴!”

    古丽大为火光,天闲另一边耳朵也未能幸免。

    “越来越有夫妻相了。”露娜感叹。

    “嗯嗯……”大家相当赞同……

    虽然古丽很生气,但香却很开心,在古丽不甘心的放过了天闲的耳朵后,香很有责任感的承包起来为天闲冷敷耳朵,并且描述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的任务。

    “这是……这是小生第一次,嗯……小生是说第一次使用这种力量,小生如果可以,那么……”香很激动,一张俏脸红的发亮,“那么小生的族人一定也可以,高地儿女绝对不会被这种力量奴役!”

    天闲笑了笑:“这就好,虽然我知道你不会有危险,但其实也害怕你会失败,如果那样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好,不过,总要做些自己能力之外的事,这……现在已经是我们的责任了。”

    香立刻来到天闲正前方,很正式的行礼,“小生受教了。”

    天闲对香这认真的个性也是没办法,无奈道:“香,我们是同伴,如果在这种力量的掌握上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告诉我们,知道了吗?”

    “是!小生谨记。”

    “嗯,那……还是让加米娜来帮我敷耳朵吧,银水精魄的力量太霸道了……”天闲为自己被冻僵的耳朵摇头叹息。

    加米娜对治疗也很有一套,不得不说这个几乎是靠一己之力在东部王国的森林里存活下来的小狮人是相当有本事的。

    香用一种“我被嫌弃了”的幽怨表情看着天闲,“小生已经按照计划行动了,可……可这是为什么?”

    “我想看看那些汐鳄见到你长角的模样时,是什么反应。”天闲把露娜制作的立体地图又拿了出来,“渔人族的领地上出现了奇怪的生物,汐鳄族忽然攻击渔人族,我总觉得奇怪,似乎这之间有什么联系,正巧,你也该验证一下自己的修炼成果,所以我才让你去。”

    香似懂非懂。

    “而根据那汐鳄的反应来看,恐怕……他们遇到了和渔人族相同的问题,而且更加急迫!”

    所有人目色微微一动,这才明白天闲的用意。

    “你是说汐鳄族领地内也出现了怪物!?”露娜惊讶的问。

    “谁知道呢?现在只是猜测。”天闲摇摇头,“不过,我们去问问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br>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