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八十四章 试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渔人们抬出了一个受了重伤的渔人,摆在了露娜面前。

    渔人王指着这个受伤的渔人说道:“精灵拥有神奇的治疗手段,这一点我倒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如果你们真的是精灵王派来治疗我的族人的,那么就现在治疗给我看吧。”

    露娜眼底燃起了怒火,在东部王国精灵的地位无上尊崇,只有这些水族自诩自己的地盘别人无法靠近,对精灵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还在还要像验货一样要自己救人给他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天闲上前一步,一脸客气。

    渔人王这才看了看天闲,“你?你来治疗?”

    天闲笑着点头,“当然,在东部王国中怎么能万事都劳烦精灵动手,这次精灵王指引我们前来,也是因为我们会一些治疗的手段。”

    “我要这个精灵来为我的族人治疗!”渔人王没理会天闲,蛮横的用手一指露娜。

    露娜的眉毛都跳了一下,她心想要不是要顾忌大局,现在早跳起来先宰了这条臭鱼炖一锅鱼汤!

    “尊敬的渔人王。”四姑娘也走了出来。

    渔人王不耐烦的看了看又出来说话的人类,而看到四姑娘的第一眼,心中就更加烦躁。

    因为四姑娘一看就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类。

    四姑娘款款一礼,轻声说道:“精灵王指引我们前来,是为了渔人部族着想,我们不会拿这里的任何东西,而且也会很快离开,您可以怀疑,但看河滩上的战场。恐怕现在有很多渔人受伤,而这里……”

    目光轻轻扫了下周围的环境,四姑娘淡淡摇头。“这里河水浑浊,病疫滋生。再不好好治疗的话,恐怕您那些受伤的族人……”

    渔人王的神色凝重起来。

    天闲暗暗对四姑娘比比大拇指,也说道:“渔人王如果怀疑精灵王的命令,那么也可以不接受我们的治疗,我们完全可以现在离开,反正这样也可以向精灵王复命。”

    渔人王沉吟半晌,皱着眉头对护在那个受伤渔人身边的族人挥挥手,那几个渔人立刻退开了。

    “如果治不好他。我就将你们沉进河底!”渔人王阴森森的说道。

    天闲暗暗一笑,说道:“真的治不好,那就悉听尊便了。”

    上前来,天闲蹲在那个受伤的渔人身边快速检查起了他的伤势,他的伤比较重,但也比较简单,在腹部有一个不小的伤口,还在流血。

    早在刚才天闲就看到这个伤口了,现在检查一番,不由暗自摇头。

    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天闲在那个渔人身边忙碌。露娜和身边的人飞快交换眼色,渔人王也是如此,双方各怀心思。都在为天闲给出结果的那一瞬间做准备。

    天闲花在检查上的时间要比实际治疗的时间多的多,因为天闲要先知道这些渔人到底是像鱼更多一些,还是像人更多一些。

    然而答案是这些渔人根本就不像鱼,好在他们的确是和人类很相似的,治疗起来难度并不大。

    处理这个渔人伤势的办法很简单,把伤口缝起来,消毒。

    在天闲找出针线要对那个渔人下手的时候,渔人们险些一拥而上,好在被露娜喝止了。

    简单的治疗。天闲却通过逆心诀和能量触手将渔人的身体构造摸清楚了,心中已然有数。

    “好了!”

    用邪眼的火焰将伤口消毒后。天闲站起身来,“把他抬走吧。这几天不要沾水,等他的伤口愈合一些,皮肤重新接合就应该不会怕水了。”

    治疗前后,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

    渔人王显然不大相信天闲治好了自己的族人,立刻来到那个渔人身边仔细询问什么,并且检查伤口,那个渔人也小声的对渔人王说着什么。

    “还有!”天闲一边在河里洗手一边说道,“下次自己弄出的伤,我可就不治了。”

    渔人王一愣,那两点墨绿色的眸子顿时向天闲看来。

    天闲感到有些好笑,伤口是全新的,单这一点就十分可疑,而且从伤口边缘来看,根本就是渔人自己的长矛弄伤的,这个渔人王居然弄了个假伤来试探。

    “你说……我们自己弄出的伤?”

    一把火烘干手上的水渍,天闲不客气的说道:“这种小手段不要再耍弄了,我们的治疗手法是专业,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伤,刚才抬他来的一个渔人的长矛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就是那柄长矛弄出的伤吧?”

    渔人王显得十分惊讶,上下打量天闲,眼神开始微微变化。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在这种容易发病的环境下,受伤的人坚持不了的多久的,其余的伤员在哪,带我们去吧。”天闲也不客气,迎着渔人王的视线说道。

    渔人王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挥手让自己的部下让开了一条路,露娜对天闲微微一笑,当先走了过去。

    受伤的渔人被安置在三角洲中央的位置,这里以树藤和树枝在树上搭建了吊床,供受伤的渔人养伤。

    让天闲有些意外的是,这里只有二三十个渔人。

    “其余人在哪?”天闲皱眉问。

    渔人王的表情有些沉重,低声道:“死了。”

    看了看这里大部分的空地,渔人王的声音变得伤感起来,“前天和汐鳄在河滩上打了一场,战死了六百三十个族人,受伤回来的有一百二十六个,现在……只剩下他们了。”

    天闲等人不由面露惊讶,两天的时间,伤员居然快死光了?

    露娜这时低声说道:“汐鳄的牙齿是有毒的,他们舔自己的吹箭和短刀,如果被他们伤到的话就会中毒……”

    众人恍然。

    天闲则直接对渔人王伸出了手:“解毒剂呢?”

    “我们怎么可能有解毒剂!”渔人王激动的吼道,“否则怎么可能看着那么多族人白白死掉!”

    天闲肃声问道:“从前你们和汐鳄族交好,双方一起狩猎,其中难免会有误伤。你们难道没有解毒剂?”

    渔人王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些卑鄙的鳄崽子!从前我们的确经常一起狩猎,但他们从来没有给过我们解毒剂的配方,偶尔误伤的话他们倒是会立刻给我们一份解毒剂。但平时则严格保守着配方的秘密!”

    “或许,或许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在计划攻击我们了!”渔人王激动的双眼发红。

    没有解毒剂。那么就麻烦了。

    天闲飞快检查了受伤的渔人,全部都是中毒状态,他们的外伤或许不致命,但是毒却很快会要了他们的命。

    把露娜拉到一边,天闲小声问道:“精灵也不知道汐鳄族毒药的解毒剂怎么配置吗?”

    露娜摇摇头,“精灵和水族很少有沟通,而且解毒剂是汐鳄生存的根本,不可能轻易外传的。”

    说着露娜看来一眼那些受伤的渔人。“你能治好吗?”

    “能解决毒的问题,他们都可以活,否则一个不剩全都要死。”

    露娜凝眉,“要不,我们去汐鳄族那边抓个人来问问?”

    “来不及了,这些渔人最多还能活一天了,随时可能死。”

    露娜泄气的摇摇头,“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好在你刚才已经治好了一个渔人,现在渔人王已经有些相信我们了。可惜……这些渔人救不活了。”

    “我看,我们直接说他们中毒,没有解毒剂救不了。渔人王也不会说什么,现在我们只要保证不激怒他,在他领地上借条路应该不难,这样的话……哎,你上哪去?”

    露娜奇怪的看着没听完自己说话就转身离去的天闲,“我还没说完呢。”

    “没时间了。”

    天闲又确定了一下所有渔人的状况,然后来到了方良面前,“方叔叔,请您暂时保一下这些渔人的命。放血也好,暂时不要让他们死。”

    作为一个精通治疗术的医师。方良无奈的摇摇头,“小子。这些渔人已经不行了,让他们快些去吧,可以减少很多痛苦。”

    “方叔叔,我还有办法!请您帮我!”

    看着天闲执着的眼神,方良只好一叹,“好……不过没有解毒剂,你怎么救他们。”

    “详细的一会儿说,方叔叔一定要保住那些渔人的命!”

    方良把能叫上的人都叫上,开始为这些渔人续命,作为经验老道的医师,虽然没办法解毒,但让这些渔人多活一段时间还是做得到的。

    渔人王见天闲叫上人开始忙碌,但不再提解毒剂的事,不由着急的问道:“你们到底能不能解毒?”

    天闲将最后一个渔人的心口穴道封死,转身直接说道:“给我找一枚汐鳄族的吹箭来。”

    渔人王顿时愣住,“什……什么?”

    “我要汐鳄族的吹箭!”天闲大声说道。

    “你要那个干什么?那东西杀了我们无数族人!”

    天闲一把揪过渔人王,快的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我正在救人!你这个外行乖乖听话就好!哪来那么多为什么?快去找汐鳄族的吹箭!否则这些渔人都得死!!”

    渔人王顿时肚子里老大的火气,但是自己的族人危在旦夕,这口气他还是暂时忍了,直接吩咐下去,很快一个渔人用树皮包着一枚吹箭跑了回来。

    所有人都不解的望着小心拿起吹箭的天闲。

    方良则是眉头大皱,“小子,那东西有毒,你可小心了。”

    “嗯。”天闲点点头,然后对背后招招手,“加米娜,你过来。”

    小狮人立刻跑到天闲身边,“加米娜在这,主人!”

    “你拾柴的时候经常在森林里走动,各种花草都认识对吧?”

    “是的主人!”

    “什么有毒什么没毒,什么草吃了有什么反应也知道的对吧?”

    “是的主人,加米娜在森林里没东西吃,总要尝试一下,时间久了就知道了。”

    天闲听到这话觉得有点心酸,不过也很佩服这小狮人的胆量和运气。以及那人类无法企及的生命力。

    “好,你就呆在我身边,一会儿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是,主人!”

    “露娜姐姐……”

    天闲话没说完。露娜已经出现在天闲眼前,“我在这了,小子,你这么做可不明智。”

    愣了下,天闲嘿嘿笑了,“露娜姐姐知道的话……那倒是省了解释的麻烦。”

    露娜拽过一截木头坐稳,“你如果决定了我也不拦你,不过……或许这不值得。”

    天闲一笑。眼神中露出几分自嘲,“谁知道呢,不过能救的,总是要救吧,黑医生也是医生的……”

    “黑医生?”露娜和加米娜显然都没听懂这个词儿。

    天闲没再多说,手腕一翻,把那枚吹箭直接刺进了手臂。

    渔人们顿时一阵惊呼。

    古丽他们在一旁更是看呆了,愣了足有几秒钟,这才惊叫着冲了过来。

    “都给我闪开!”露娜一声厉喝将所有人的脚步喝止。

    “在一旁好好看着,这还是东部王国中第一次出现这种景象。”露娜凝视着天闲渐渐发黑的手臂。“而且是在人类的身上发生的。”

    “汉克,把她们拉走,女人只会坏事!”露娜不耐烦的指了指已经吓的花容失色的古丽合四姑娘她们。

    汉克挠挠下巴。无奈的耸耸肩,“好了小丫头们,男人们做事的时候,你们应该心存敬畏的期待他成功,这也是对他最大的支持了,走吧走吧……”

    “露娜姐姐,你也是女人……”天闲脸上开始冒出冷汗,但笑容还在。

    露娜哼了一声,“我可和人类不一样。老娘我……嗯算了,还是先忙正事。”

    “主……主人。你……你……”加米娜瞪着大大的眼睛,惊恐的望着天闲那只已经大面积乌黑的手臂。她想扑过去把毒吸出来,可是又有些不敢,因为这是天闲自己刺的。

    “差不多了……”

    天闲开始头晕眼花,额上的冷汗成束开始淌,“这些汐鳄的毒,还真是……厉害!”

    盘膝坐好,天闲沉心静气,开始默运逆心诀,封锁在手臂中肆虐的毒素。

    几分钟后,天闲忽然问道:“味道略苦,苦中带甜,入口甘凉,有涩味的花草是什么?”

    加米娜完全被突然的问题问的愣住了,露娜则飞快的答道:“凌霜花,必须是五瓣的。”

    又是惊恐又是疑惑的眨了几下眼睛,加米娜这才反应过来,一下坐直身体,大声说道:“还有……还有囊草!”

    “很不错!这个我不知道。”露娜笑眯眯的摸了摸加米娜毛绒绒的小脑袋。

    “平静心神,气味温和,略带寒味的呢?”

    “食梦花。”露娜再次飞快回答。

    “嗯……线蕨!”

    “那吃了会产生幻觉,实用过量会死亡的呢?”

    “黑皇草。”

    “对,黑皇草!”

    “有饱腹感,味道甘甜。”

    “干粮。”

    “干……干粮?呃……好像,黑针树的树叶……”

    天闲一面感受着毒素的特性,一面依据药理给出相符合解毒药物的药性,在露娜和加米娜这两个对森林花草树木都极为熟悉的人的回答下,一份药方飞快的成型。

    用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天闲记录下了数十种花草的名字。

    整个过程没有其他人出声,雪和古丽她们就静静的站在不远处,无奈而担忧的望着天闲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而渔人们这边,以渔人王为首,看向天闲的眼神就好像再看一个疯子。

    “应该……够了!”天闲看了一眼自己记录下的药方,凝重的脸上多了丝轻松之色。

    “那就快点处理你的手臂吧。”露娜从怀里掏出一枚奇怪的小珠子直接塞进了天闲的嘴巴,这是我们精灵解毒珠,对你应该有用。”

    天闲惊讶的吐出那枚珠子看了看,“解……解毒珠?”

    露娜一脸理所当然,“当然!精灵总是有些好东西,据说可以解除大多数毒。就算解不掉也可以缓解毒素蔓延,只是我没中过毒,不知道具体效果。但这东西制作不易,我只有一颗。当然……要留给自己人用。”

    说着露娜压下面孔,几乎贴着天闲的脸说道:“你要是敢把这东西塞进那些渔人的嘴巴里,我绝对要宰了了,明白了吗?”

    天闲赶紧把这枚珠子又塞进嘴巴,“明白!”

    “那就好!去吧!我要去安慰一下你的那些小美人儿……”拍拍天闲的脸蛋儿,露娜开开心心的离去。

    天闲只感到口中的珠子将一股清流注进身体,脑子的眩晕感几乎立刻大幅减弱了,手臂的麻木似乎都缓解了很多。

    看来光凭这珠子。或许就能慢慢清除所有的毒素。

    想起刚才露娜说要留给自己人用的那句话,天闲心中就暖洋洋的。

    叫加米娜迅速核对药方,天闲把手一伸,逆心诀急速运转,气血奔走之下将手臂的毒素飞快压向伤口。

    “啵!”

    天闲手臂的伤口处跳起一朵火苗来,邪眼苍紫色的火焰剧烈的燃烧,将毒素飞速的烧成虚无。

    加米娜核对药方无误后,天闲直接把药方交给了渔人王,“这上面的材料,有多少弄多少来。在天黑之前拿到我面前。”

    渔人王很是震惊的接过了药方,“你……你没事?”

    “还好,死不了。”

    “你的手……有火在烧。”渔人王看了一眼天闲的手臂。飞快移开眼神。

    天闲记得露娜说过,渔人讨厌火,准确的说是畏惧火。

    “没事,一会儿就烧完了,现在立刻去找上面的材料。”

    渔人王脸色不自然的点点头,飞快把药方交给了自己的部下。

    数百渔人立刻四面八方分散开去,开始搜寻天闲药方上记在的花草树木的材料。

    天黑之前,这数百渔人全部返回,并且带来了大批的材料。

    “罐子!干净的水!圆石头!刷子!还有……都闭嘴!”

    天闲飞快的要来了要用的东西。就在空地上开始调配解毒剂。

    手臂上的毒素并没有完全清理掉,因为天闲还要留着它们实验解药。根据剂量的不同,天闲配置了三副解毒剂。一一尝试过之后,天闲选择了其中的一种。

    眼看着药罐中调配好的解毒剂咕噜噜的冒着气泡,天闲紧握拳头,逆心诀猛然间加快速度,气血奔腾之下,手臂的伤口处一道黑色血箭喷了出去。

    甩甩手,天闲还是又在伤口处点了一朵火苗,这让邪眼不得不哀叹从前的邪灵现在居然只能用来解毒,日子过的真是惨淡无比。

    “这个,拿去给每个人先喝了。”天闲掌握着火候,在解毒剂药效达到最强的时候对渔人王说道。

    渔人王看着火焰里架着的破罐子中黑漆漆的药汤,鼻子里闻到的是难以忍受的刺鼻味道,那表情简直好像要上刀山一样。

    一咬牙,渔人王大喝一声:“给他们服药!”

    受伤的渔人们都被灌了好多滚热的解毒剂,在渔人们紧张的期待中,终于有一个渔人不再痛苦的呻吟,安详的睡着了。

    在场所有的渔人发现这一点的时候蜂拥过去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只是睡着,而且中毒状况有所缓解的时候,那欢呼声,简直把整个河川都震的沸腾了起来。

    天闲一行人,立刻就成了座上宾。

    “哈哈哈!我就知道精灵王指引而来的一定是我族的救星!赞美伟大的精灵玩,咱们伟大的神灵!”

    晚宴上,精灵王兴奋的两条须子都翘上天去了,从坐下开始就没有停止过大笑。

    得到渔人族的认可,大家是十分高兴的,不过这晚宴……

    渔人的食物都是生的,而且大多是河里的生物。

    然后,你可不要以为这里会有美味的鱼虾之类的食物,摆在大家面前的,全是一些造型前卫无比,分不清脑袋和手脚的物种。

    就算煮熟了也不会吃啊!天闲看着眼前恐怖的食物感到一阵阵的无力。

    显然大家都有点承受不住渔人们的饮食习惯。

    而且,渔人们晚上是不点灯的,倒不是他们夜视能力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怎么需要。渔人可以在水下凭借声波了解很远很远距离的情况,而且……他们自己是会发光的。

    天闲觉得这是一件异常难以形容的事情……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但是三角洲上却闪烁着一片幽光。渔人们的皮肤好像夜光纸一样可以在夜里发出荧光照亮周围,也就是说这一大群渔人聚集的晚宴上。除了黑漆漆的夜色背景,就是一个个冒着淡绿幽光的渔人晃来晃去,天闲简直有种到了阴曹地府的错觉……

    但渔人王可是热情无比的,“吃啊!怎么不吃!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嘛!朋友!!”

    “这可是十分难以捉到的稀罕货,十八条爪子的河蜘蛛!”渔人王一脸殷切的抓起一团黏乎乎的玩意儿放到了露娜胖子里,还不忘回头给天闲添一个。

    “呃……呃哈哈,真是……好东西啊……”天闲瞧着这还在努力蠕动的十八条爪子的海蜘蛛,又看了看大家惨白的脸色。赶紧说道:“对了!精灵王还有话带给您。”

    “哦?精灵王有话对我说?”

    天闲今天亲身试毒,救回了数十渔人的命,渔人王对此可是尤为的刮目相看,对天闲说话也是客气了很多。

    “关于汐鳄族的进攻,到底是为什么呢?”

    渔人王本来笑眯眯的面孔一瞬间就冷了下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恨声说道:“那些血液里都流着毒的鳄崽子们!贪图我们肥美的领地,我们将他们视为盟友,他们居然对我们痛下杀手!”

    “贪图你们的领地?”露娜不动声色的把那十八条爪子的河蜘蛛推开一点,奇怪的问道。“可据我所知,汐鳄的领地比渔人的领地要好的多,水泊和地面分布合理。食物也更加丰富一些,他们怎么会贪图你们的领地?”

    渔人王咬着牙说道:“我们也不清楚,他们大规模的跑过来,说想要暂时住上一阵,我们一直交好,我没有怀疑,但是他们居然赖着不走,还开始掠夺食物,并且建立据点!”

    “是不是……汐鳄族那边发生了什么?”天闲忽然问。

    渔人王愣了一下。“我不知道,他们也从来没说过。”

    “你就没问过?”天闲无奈的问。

    渔人王怒声说道:“问什么!他们已经开始侵占我们的领地!不赶他们出去根本不必说话!”

    天闲暗暗摇头。原因还不明了就开始互相厮杀,然后死了这么多人。这东部王国的部族果然大多数都是死脑筋吗?

    “这么说你们打退了汐鳄?”露娜又问。

    “当然!”渔人王满脸自傲,“那些小东西不是我们的对手,要不是他们阴险的在武器上涂抹毒药,我们早就把他们彻底铲除了。”

    说着渔人王眼中露出嗜血的冷光,“但现在不同了,既然我们有了解毒剂,明天我就要打过去!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那……我们也该离开了。”天闲直接站了起来。

    渔人王一怔,惊道:“离开?去哪?”

    “我们是来受大祭司的委托,根据精灵王的指引来到这的,既然受攻击的渔人族已经没事了,我们自然要去做别的事,接下来我们要穿过渔人族的领地去往别处,希望你们不要阻拦。”

    “当然!当然不会阻拦!可……可是,可是你们这就要走吗?”渔人王露出一脸可怜的模样,“要是那些汐鳄再来的话,我们还会有很多的伤员,而且解毒剂……只知道材料,我们也无法配置。”

    之前天闲配置解毒剂的情形渔人王看的清楚,那需要非常精确的剂量,还要经过火焰煎熬,这些可不是渔人能做得来的工作。

    “抱歉,这是没办法的事,我想渔人族现在要做的是弄清楚汐鳄族为什么来进攻,否则……连之前那些渔人到底是为什么而死都不知道。”

    渔人王一下呆住了。

    “汐鳄杀过来了!”猛然间,远处传来一个叫声。

    所有渔人瞬间紧张起来,全部丢下食物抄起了手边的长矛。

    渔人王把自己那巨型长矛抓起,满脸狰狞,“来的正好!这次就把他们杀个精光!”

    “请使者们在这里稍等一下!等我杀光了那些鳄崽子!扒了他们的皮给精灵王做礼物!”留下这句话的渔人王带着所有渔人飞快冲了出去。

    刚才还热闹无比的宴会一下就只剩下天闲等人,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我们这就走吗?”露娜懒洋洋的问。

    “还没得到渔人王的肯定答复,我们还是会受到其他渔人的阻拦。”天闲拿出地图看了看,“要想到达目的地,可还有些路程呢,不可能避开全部渔人。”

    “就算要得到渔人王的信任,可也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古丽坐在一旁,脸好像一块铁板。

    “抱歉,没有提前说明,可是当时时间已经不允许了,而且……我知道我没事的。”

    “你知道!可……可我们不知道!”

    看着怒气不解的古丽,天闲轻轻伸出手来,在她腰上一绕,古丽轻咦一声,没等反应已经被揽了过来。

    “如果有时间,我下次一定会解释的。”天闲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下,“抱歉了。”

    “呃……呃,你……你你……”古丽可没想到会有这个场景,而且……而且所有人似乎都在看自己。

    古丽想逃的时候,天闲可没放手,搂定她的小蛮腰叹然说道:“虽然我不是什么正经医师,可……能救的命还是会救的,哎你干嘛一个劲的挣扎?”

    “天小哥……不要欺负姐姐了。”四姑娘实在看不下去了,古丽平时倒是显得蛮强悍的,其实面皮薄的很……

    天闲一转头,深情的望着四姑娘,“刚才让你担心了,来亲一下……”

    “呃……姐姐救我!”

    露娜揉揉额头,“好了!别闹了!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做呢!”

    天闲已经逮住四姑娘了,不由奇怪的回头,“什么正经事?”

    露娜显得有些凝重,“汐鳄族进攻渔人族,这本身就很奇怪,而这次……恐怕渔人要吃不消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