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八十章 夜谈(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大祭司又从后面赶了上来,并且目标十分明确的靠近了天闲一行人。

    看看天色已晚,天闲索性就地扎营,等待大祭司到来。

    当大祭司和她的四个护卫迈着轻盈的步子追上天闲时,天闲已经和大家建立了临时营地,升起火堆烘烤食物。

    “哟!我们果然很快就又见面了!”

    正在火堆前烤肉的天闲头也不抬的对大祭司招了招手,“快来坐吧,我们正好要吃东西。”

    大祭司看了看明显特意为她留出来的位置,独自走了过来。

    “你们四个也过来啊,已经留了你们的位置。”天闲指了指旁边足够五个人坐的地方。

    四个精灵护卫都没吭声,眼神都没在天闲身上逗留一下的转身离开,在周围警戒起来,眉角嘴边全是厌恶之色。

    “我们需要随时警戒。”大祭司走过来,歉意的对天闲点点头,坐了下来。

    天闲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只是怕她们饿着……看来只好把她们的拿份留给小灰了。”

    瞬间一颗大脑袋从天而降,一口叼走了天闲手里大部分烤肉,再一瞬间消失在大伙儿背后。

    大祭司有点讶然的望着众人背后小山一样的小灰,它这趴在地上发出低吼的窃笑声啃着香喷喷的肉块……

    “第一次我没有看清,原来真的有火云睛与你们同行。”大祭司目光在小灰身上扫了几下,神色很快恢复了平静。

    “哦,没事的……小灰很乖,呃……除了闯祸的时候,我是说……它除了贪吃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天闲不大清楚精灵对吞云兽的态度,不过从小灰这种胡吃海喝四处掠夺的性子来看。多半是不待见的……

    “火云睛几乎不会出现在精灵的领地,因为那里十分危险。”大祭司看穿了天闲想法似的笑笑,又说道。“不过,对于人类来说。火云睛还是过于凶猛了,人类世界中还没什么能与这种生命匹敌。”

    天闲眨眨眼,回想一下小灰的过往,似乎……除了吃就是睡,除了睡就是吃,除此之外唯一的爱好就是飞……

    如果猪可以飞的话,似乎就是小灰这个样子。

    “不过,自认神使的人类有火云睛随行。似乎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大祭司笑着解开了斗篷,从里面拿出了几枚果子。

    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大祭司把手杖依在身边,慢慢吃起果子来。

    “你……不吃点吗?”天闲以目光示意了一下火堆周围已经烤热的干粮肉片。

    大祭司淡淡一笑,“精灵是不吃肉的。”

    所有人的目光迅速集中到露娜身上,此时露娜正吃完一大串烤肉,下意识的吮着手指……

    把每个人的目光瞪回去,露娜哼哼着说道:“精灵的确不吃肉,但只是一部分而已,说着又拿起一串烤好的肉。顺手把小灰流着口水的大脑打拍回去,大口大口吃起来。”

    天闲相信,那部分吃肉的精灵。或许只有露娜一个……

    大祭司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到露娜身上,露娜同样没有,火堆边仅有的两个同类,还是母女的精灵仿佛对方对方只是森林里的一片好不引人注意的树叶。

    “夜晚在这里生火是危险的。”大祭司小口小口,优雅的吃着自己的果子,仿佛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精灵可以轻易的避难,但你们……”

    天闲嘿嘿笑了笑,“没关系。我们进入森林中这么久,也习惯了。况且这里还是穴居人的领地,我们安全的很。是不是?”

    天闲对穴居人“弱点”咧嘴一笑。

    弱点立即点头,“是的,在我们的领地上,绝对是安全的。”

    大祭司扫了穴居人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异彩。

    “不知道大祭司这次追上我们是有什么话要说吗?”天闲把烤好的肉先分给香,因为香看起来似乎永远是最饿的一个,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假装自己对食物没什么兴趣了。

    大祭司轻轻把口里的果子咽下,“不,只是顺路遇到你们而已,我很快就会离开。”

    大家的目光都在大祭司的身上停顿了那么一下。

    大祭司说了一个再明显不过的谎话。

    “真的?”天闲不理解。

    “真的。”大祭司笑的从容而优雅。

    整个晚饭的过程中,大祭司都没怎么再说话,只是偶尔和天闲聊上几句,只是在她见到飞来的寒古塔时,震惊无比的抓着天闲问了好久好久……

    最终,在经过了艰难的心理斗争后,大祭司还是接受了天闲的邀请,带着她的四个护卫,在寒古塔里住上一晚。

    虽然明知道大祭司追来是有目的的,但在寒古塔里,天闲什么都不怕,吃饱喝足,搂着散发冰香味道的雪,倒头便睡。

    然而,睡到半夜天闲却惊醒了。自从逆心诀小成之后,精神和*高度协调的天闲还从来没有自己睡着睡着惊醒过。

    一个影像不断的在天闲的脑子里浮现出来,一遍又一遍……

    “黑……”

    天闲猛的发觉雪居然也醒着。

    “做噩梦了?”天闲握紧雪的小手。

    雪摇摇头,“有人在呼唤我们,在顶层。”

    天闲目光微微一缩,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不是别处,这是寒古塔的顶层圆形房间。

    在这寒古塔里居然还能出现这种怪事!?

    “在这等我。”

    挎上荒尘大剑,天闲离开房间直奔顶层。

    在楼梯口天闲放轻了脚步,上面情况不明,但既然是针对自己而来,必须要先弄个清楚。

    展开能量触角,天闲瞬间摸清了顶层房间的情况,但让天闲讶然的是顶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只有大祭司一个人站在中央石柱前,似乎在凝思。

    挠挠头,天闲大摇大摆的走上了楼梯。

    大祭司就站在房间中央石柱前。聚精会神的望着石柱上的纹路。她没有带她的手杖,也只披着一件睡袍。看起来是半夜忽然跑到这里来的。

    没有了白天时斗篷的遮掩,贴身的睡袍衬托出了精灵所特有的敏捷纤细身段,她有着和露娜一模一样的湖绿色长发,只是打理的比露娜精心的多,如一道会波动的瀑布垂在肩头身后,散发着迷人的光晕。

    “我们这里参观可是要收费的。”天闲来到顶层楼梯口,望着石柱前那道苗条的身影笑道。

    大祭司似乎被吓了一跳,飞快转过身来。神色很有些惊讶的望着站在的天闲。

    “怎么了?”天闲笑着问。

    “你……没有脚步声!”

    天闲嘿嘿笑着,走出来然后来回踱了几步,仿佛尘埃飞舞般无声无息,“身处危险的时间长了,自然就处处小心。”

    大祭司可不会相信这样的话,她的目光十分疑惑,因为人类行动发出的声音,在精灵听来就好像野兽闯过密林一样,但她眼前的这个少年,却仿佛一片轻盈的羽毛……

    “你继承了什么圣痕?”

    天闲嘿嘿一笑。“保密哦~~”

    大祭司有点无奈,眼前这少年浑身有股无形的压力,但是举止之间。却又似乎像个小孩子。

    有种……十分单纯的感觉。

    在大祭司打量天闲的时候,天闲指了指中央石柱,“大祭司喜欢研究石头吗?”

    “我很惊讶,能在这里见到古代的能量符文和充满了玄奥至理的文字。”

    “所以叫我大半夜来给你做翻译吗?”

    大祭司微微掩口,修长的眉毛扬了扬,眼中露出淡淡的笑意,“抱歉,打扰了你的好梦。”

    一句话说的天闲有点没脾气。

    除去这位大祭司是露娜的母亲这个因素,天闲依旧觉得这个女人的笑容十分特别。笑的从容而淡然,美丽的眼似乎也在笑。笑的很淡,很优雅。

    她在那一站。掩口轻笑,满身都是美丽成熟的迷人韵味。

    这让天闲一下就想起了露娜经常会挂在嘴边的话“老娘我正值青春貌美”,以前怎么听这句话怎么别扭,但看到大祭司后就一下理解了。

    露娜却是还太孩子气了,或许她与人类相比的确已经足够年长了,但依旧是个小精灵而已……

    天闲礼貌的对大祭司行了个礼,“抱歉就算了,但能不能说明一下叫我来做什么,要是方便的话我还想早些回去睡觉……啊要是真的翻译的话,我可以给你找一个专业的来!”

    这么一瞬间天闲已经决定出卖三角和咕噜了。

    大祭司笑着摇头,“这些珍贵的文献,我自然不能奢望,我叫你来,是想谈谈黑潮的事。”

    “哦!果然是这个……”天闲把两手一摊,“那么晚饭的时候为什么不说,非要在这个时候……”

    “呵呵,再次为打搅你的好梦抱歉,其实我也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这只是一次尝试。”

    “尝试?”天闲皱皱眉。

    “这种心灵呼唤力量,只有精神足够敏锐而强大的人才能察觉的到,在你们所有人当中,作为精灵的露娜是精神嗅觉最敏锐的一个,我以她感觉不到这种呼唤为界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现在这。”

    “心灵呼唤……就是不断在人家脑子里塞进一个画面?”

    大祭司又笑了,她一听到天闲的话就有种想笑的想法,这个少年说起话来很直接,让人很轻松。

    “看来我依旧要为打搅你的好梦抱歉,之后我教你一个能让人好好睡觉的办法作为补偿怎么样?”

    “真的!?”天闲一下开心起来,“我……我是说人类也能学精灵的能力吗?我去求露娜姐姐好多次,她都说精灵的特别力量人类是学不会的!”

    看着天闲的样子大祭司微微一笑,“大多数人类是不行的,但既然你的精神如此敏锐而强韧,应该不是问题。”

    天闲搓搓手,“好的好的,那么老师大人您想问黑潮的什么事?快点说完然后我们立刻开始新的课程吧!”

    大祭司缓了缓神采反应过来天闲这个“老师大人”的意思,好笑的说道:“我没有特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黑潮的核去哪了?”

    “哦,老师大人您去过黑潮的核心位置了?”天闲摸摸下巴,“我还有一块黑潮的核,但也只有一小块儿了,上次为了脱险用掉了一些。”

    这句话让大祭司的目光一下变的锐利起来。

    “你用掉了一块黑潮的核心?”

    天闲目光左右转了两下,“不错,我用掉了,但您不必问用去做什么,反正您也不大会相信,我也不会说。”

    大祭司目光闪烁了几下,“好,我不问,但你说用掉了一块后只剩下一小块,也就是说你只拿了很少的一部分核心,没错吧?”

    “是的,那东西是不是有危险我还不知道,不可能全带着。”

    大祭司沉声说道:“可是当我到那的时候,黑潮的核心已经完全被夺走了。”

    天闲一怔,但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谁都知道黑潮有一个核,我既然敢拿走一点,其他的森林居然自然也会去拿。”

    “不可能!”大祭司斩钉截铁的说道,“没人敢接近黑潮,而且还是半路停止的黑潮!更没人会去拿走黑潮的核心,但凡是东部王国的子民,都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所以……”

    大祭司的双目泛出异样的神采,“就像你拿走了黑潮的一部分核心,它的另一部分……一定也是被外来者带走的。”

    天闲看了看她,“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大祭司望着天闲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转身望着中央石柱上那些神秘的符文和字迹说道:“最近一些年,东部王国出现了许多许多奇怪的状况。”

    “老师大人,您……是问完了吗?如果问完的话,您是不是可以先教我……”

    “黑潮的动向变得根本捉摸不透。”大祭司仿佛没听到天闲的话,“虽然它原本就毫无规律,但起码还能提前预警,减少很多损失,可是近些年来这种预警已经越来越困难,甚至连精灵的领地都毫无征兆的受到黑潮的袭击。”

    “我这次来到边境,就是为了查清这种情况的原由!”(未完待续。)

    ps:登陆又出现了些情况,好在迅速解决了,然后又和我家老妈通了好长时间的话,所以先改完了这一章,第二章可能要后半夜或者明天了,大家最好不要等~~~~~~~~~~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