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七十九章 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有了加米娜这个特别的向导,前进路线变得简洁明了起来,几乎都是一条直线,虽然有时候需要爬树穿过危险溪水,蹑手蹑脚绕过庞大的魔兽的巢穴,偶尔还要和麻烦的危险性植物做一番搏斗。

    总的来说,一切顺利。

    穴居人没有任何挽留和阻挡的意思,天闲一行人的任何行动他们都不加干预,只是让一个穴居人向导跟着队伍行动,确保在天闲需要的时候给出最合理的建议。

    在明白了天闲的队伍里有一个对本地更加了解的向导后,穴居王还是派来了最初和天闲接触的穴居人‘弱点’来跟随队伍。

    “你们为什么相信他是神使呢?”在队伍行进休息的时候,天闲打算从这个穴居人的嘴巴里挖出一点情报。

    “毫无疑问,神使大人,他一定是神灵的使者,来引领我们走出这片被诅咒的土地。”

    “他是如何证明的?”天闲继续问。

    弱点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这个,我不能说,虽然神使大人没有交代我保密,但是我想我是不该说的。”

    的确不应该说,因为这是我套取巴巴洛特情报的一个机会,天闲心里想着,也更加明确穴居人的态度了,他们在等着自己被巴巴洛特消灭的那一天。

    四姑娘就在一旁,听了弱点的话后问道:“我们已经见过巴巴洛特了,而且从前我们是旧识,难道在你们看来他有什么伟大的地方吗?”

    穴居人弱点的脸一下就涨红了,双眼也瞪圆起来,似乎受到了侮辱般站直矮小的身体,“我们的神使当然是伟大的,是独一无二的!他所具有的力量是无人能及的。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生灵能对抗他!再也没有任何生灵会拥有那样强大而无可匹敌的力量。”

    双手抱胸,穴居人露出虔诚的表情。那模样仿佛在朝拜一般:“他将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我们的种族也将得到救赎。一切的一切都将和从前截然不同。”

    四姑娘打量几下虔诚的穴居人,轻笑道:“在人类大陆,我们每天都会遇到使用类似言语招摇撞骗的家伙。”

    穴居人愤怒了,他大声吼道:“愚蠢的人类女人!你怎么可能理解神使的伟大!看吧!看这片森林!这片自古以来就威胁着我们的森林,无论是狮人还是我们,或者是随便什么种族,就算是那些精灵都无法在这种威胁下保全自己,但是这片森林却已经向我们的神使屈服!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森林!

    天闲心中豁然明亮。果然是利用森林,利用他可以操控东部王国森林的能力,巴巴洛特恐怕在穴居人面前展露了这种能力,或许还使用了什么其他的手段,穴居人因此而将他当作神灵般崇拜。

    当然他还应该使用了其他的蛊惑手段,在这之前他已经这么干了很多次。

    四姑娘依旧笑道:“要说这森林,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天小哥也可以让这森林低头,甚至停下黑潮也不是什么难事。”

    穴居人讥讽道:“人类说话就和我们吃饭一样,你们说停下了黑潮。为的也只是今早去见精灵王而已,这一点神使大人早已经看透。”

    四姑娘转转眼珠,发现这个穴居人虽然一脸愤愤难平的表情。可是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东西其实少的可怜,完全是个嘴巴严实的家伙,看来穴居王派他来也是有理由的。

    “其实,天小哥才是真正的神使,我们正在为了神灵的回归而做着准备,巴巴洛特窃取了一些神力,并且四处招摇撞骗,你们都被他蒙蔽了。”

    穴居人好笑的看着四姑娘,一脸我都懒得和你解释的表情。

    四姑娘轻轻扬眉。“你如果不信的话,巴巴洛特曾经展露过什么样的神迹。天小哥一定也可以,而巴巴洛特做不到的。他也能做到。”

    天闲自信的笑了笑,目光很是从容的看着穴居人,但其实心中不免有些着慌,眼角余光不断的瞟着四姑娘。

    我哪有什么神力,这个牛皮吹的太大了。

    “没有可能的。”穴居人一口否定了四姑娘的假设,“我们很清楚谁才是真正的神使,你们不必再做任何挣扎,任何谎言都骗不过睿智的穴居人,愚蠢的人类女人,快收起你那可恶的嘴脸吧。”

    四姑娘有点意外,本以为这个穴居人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些具体的东西来,却没想到他这么坚决的就否定了天闲是神使的可能性。

    “我已经很不满意了,因为神使大人的命令我们才对你们如此的仁慈,但你们诋毁、诽谤神使大人,这让我十分愤怒,解下来我不想再听到类似的话,而且如果没有特别的事,请不要和我讲话!”

    说完,穴居人弱点居然就那么一脸愤愤的走开了。

    “看来这个巴巴洛特的确有一套,起码从目前的经历来看,他蛊惑的家伙还从来没有背叛过他,甚至连这个想法都不曾有。”

    “天小哥,这似乎不大正常。”四姑娘的表情没有天闲那么轻松。

    “哦?怎么说?”

    略微思索,四姑娘说道:“按道理来说,巴巴洛特才出现没有几天,就算是展露了极度可信的神迹,但短暂的时间内也无法让穴居人如此深信不疑的认为他就是神使,甚至连怀疑他是假冒的可能性都没有的程度,这个穴居人对于巴巴洛特的信奉,已经有些超出常理的范围了。”

    “似乎的确。”天闲看了看已经走远的穴居人,他依旧一脸愤怒,那样子就好像心中最神圣的东西遭到了亵渎一样,很难想象在东部王国这样的地方会看到如此虔诚的表情。

    “妾身以为,巴巴洛特或许影响了这些穴居人的心智,就像之前的那样,这是某种手段,可以强烈的束缚其他人的行为。甚至是想法。”

    天闲闻言不由想起了消失在虚无幻境中的八哥,他留下了遗言,却是那么的隐晦。他无法直接说出什么,唯一的解释是被某种力量束缚着。而到底是什么束缚着他,至今还没有找到答案。

    “巴巴洛特这个家伙不知道去过多少个世界,也不知道学到了多少奇怪的手段,我们对现在的他了解几乎是零,反过来看,我们倒是已经被他看的一清二楚。”天闲叹了口气,现在巴巴洛特就好像隐身在迷雾中一样,完全看不清他的身形。他本身就是一个迷。

    四姑娘莞尔一笑,“妾身倒是觉得并不是这样。”

    “不是吗?”

    “嗯!”四姑娘笑吟吟的望着天闲,“巴巴洛特是不可能看透我们的,因为他不具有我们这样的意志和心愿,他已经被**迷惑,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而我们,而天小哥却最强大、最深厚的东西,这一定会为我们带来胜利的。”

    “最强大,最深厚的东西?”天闲觉得现在自己有点力不从心。哪也看不出有什么强大深厚的东西。

    四姑娘伸过小手来,轻轻在天闲胸口抚摸两下,“天小哥。你之所以如此强大,是因为有一颗常人没有的心。”

    “哦?心?”天闲低头瞧瞧胸口,“我的确是挺耐打的,估计连心脏也是一样的脸皮厚。”

    四姑娘不由被逗的咯咯笑了起来,轻轻拍了天闲一下,“妾身可是说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啊。”天闲有点无辜。

    四姑娘抿着嘴儿笑,“妾身是说,天小哥有一颗随性而平和的心。”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老实说没听懂四姑娘的意思。“随性和平和吗?”

    四姑娘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天闲,“妾身其实一直很疑惑。天小哥这样小小的少年,为什么可以这样平和的处事。这世间仿佛波澜壮阔的海面,但一波一浪,却都奈何不得天小哥这一叶扁舟的心。”

    天闲也很疑惑,因为四姑娘说的有点模糊起来了。

    “世人争名夺利,世人碌碌无为,妾身生在世人之中,一路争名夺利,将那些碌碌无为的对手踩在脚下,可是见到天小哥的那一刻却真的感到了异样的惊讶,天小哥你……”

    四姑娘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天小哥……似乎什么都在乎,可又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妾身尤为善于察言观色,一眼看去天小哥仿佛透明一般,但再看第二眼,却就再看不透了。”

    天闲苦笑,“你都把我说晕了。”

    四姑娘也笑了笑,“妾身说的不好,天小哥勿怪,但在妾身看来,这……或许就是一种真正能做大事的心,或许……”

    “就是神使才该有的心。”

    天闲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了,但每次听到都感到有些别扭,现在看着四姑娘闪闪的眼神,忍不住问道:“你觉得,我有可能是神使吗?”

    “嗯!妾身以为,天小哥必然是那个神使了。”

    天闲一时哑然。

    “那……那我们现在可是要阻止那些诸神回归,我这个神使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

    四姑娘一笑,“谁也没有规定神使到底要做什么,或许这就是神使的工作也说不定。”

    天闲疑惑起来,“那你……到底是希望诸神回归呢?还是希望那些家伙滚蛋的好?”

    四姑娘轻轻摇头,“这些对于妾身来说都重要,那些强大到可以改变世界的诸神距离妾身太过遥远,他们回来也好,被永远的放逐也罢,妾身对此其实一点都不关心。”

    “妾身只要跟着天小哥就好了,天小哥喜欢那些神灵回来,妾身就也喜欢,想要放逐那些神灵,妾身就与他们为敌到底。”

    天闲无言以对,同时心中暖洋洋,四姑娘难得把话说的这么直白,想必是心中早有这种想法了。

    “万一,我变成另外一个巴巴洛特怎么办?”天闲忍不住又问。

    “那么妾身就为天小哥出谋划策,窃取一个天下来也不错。”四姑娘咯咯笑着回答。

    天闲微微一叹,“你啊……现在可不如原来那么精明了,变傻了!”

    “嗯,妾身知道了,今后一定会尽量变得聪敏一些的,当然天小哥需要的时候,妾身一定会更傻的。”

    天闲忍不住大笑。

    笑着笑着,天闲忽然笑到了一件事,止住笑声说道:“这么说来,那些穴居人或许也是一样的想法,无论谁是神使都无所谓,无论世界是什么样子或许也无所谓,只要是巴巴洛特就好了,他们想要的只是效忠巴巴洛特而已,这似乎……就很好解释了。”

    四姑娘微微蹙眉,“听起来……怪怪的。”

    “的确,但这说明……巴巴洛特很有可能真的掌握了某种迷惑心智的手段。”

    “这样的事就算对于妾身来说也不是很难,妾身的琴声配合一些药物完全可以操控人心,对于巴巴洛特来说,这或许更加简单。”

    天闲不由看了看前面的森林,那是这次行进路线的前方,森林黑的就如同墨水一样,虽然是在白天,而且阳光明媚,但耀眼的阳光也无法照亮那些黑漆漆的树干。

    “巴巴洛特应该已经离开了,他说过已经找到了我的弱点,并且开始为此而准备什么,或许他正在某个地方控制新的某些人,我们可能很快就要见到其他被他蛊惑的种族了……”

    “可能吧,但是我们精灵是不会被控制的。”露娜的声音自一旁传来。

    “露娜姐姐,听别人说话可是不好的习惯!”天闲无奈的耸耸肩膀。

    “抱歉,是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露娜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而且如果不是有情况的话,我也乐的装作没听见。”

    “有情况?”天闲瞬间警觉起来。

    露娜倒是看起来丝毫也不紧张,而且似乎有点无奈,“在我们后方,大概还有一顿饭的功夫,有人就要赶上我们了。”

    “谁?”

    “精灵……”露娜吐了口气。

    “精灵?”天闲愣了下来,随即恍然,“大祭司又来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