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七十五章 筹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c_t;凌从未想过,一直被命运捉‘弄’的自己会有安慰那个看起来天塌下来当被盖,什么都不担心的少年的机会。(。更新好快。

    抱着天闲的这一刻,她忽然间感觉到,那个走在前面,甚至是飞在天空的少年与自己的距离拉近了,他如此真实,就在自己的怀里,并不是任何幻影也并不是任何‘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少年。

    原来,也不过是个孩子,需要人安慰,瞧他多害怕,现在连头都不敢抬,凌想着,安然的抱紧了双臂。

    天闲自然也顺势抱紧了凌。

    “没想到你看起来很骨感,但实际上很丰满的。”好一会儿,天闲忽然说道。

    骨感是什么意思,凌并不是十分理解,但后面的话却完全听懂了,凌把双手微微下移,环到天闲的脖子上。

    “开心吗?”凌微笑着问,“作为你将来的妻子,我觉得这样似乎不错。”

    天闲艰难的抬起头,“呃……是,的确,但……”

    “开心就好。”凌笑容依旧,“那么现在享受未婚妻热情的拥抱吧。”

    “不,我是说……你能不能,轻点……我的脖子要断了。”

    “哦?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是要我更用力一些吗?真是个小‘色’狼,但……我就满足你好了!”凌双目寒光霍霍。

    天闲觉得自己已经看到阎王爷的鼻子尖了,但是凌觉得这或许不够厚道,在关键时刻又放开了自己。

    凌用高高在上般的目光望着大口喘气的天闲,似乎是在声明:这是你调戏我的代价。

    天闲觉得很无辜,但为了小命着想还是赶紧说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凌双眉微微一扬。“为什么要道歉?我是你的未婚妻,你将是我丈夫,我整个人都将是你的。”

    “呃……那么?”心中古怪的天闲往前凑了凑。但是凌眼中的寒光显然再说:如果你敢碰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啊哈哈,刚才只是意外。今后我会多注意的,就算我去调戏别人也一定不会……”

    凌面‘色’微微一变,“不!不行!”

    “我还没说完!”

    “那也不行!我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什么非要去找别的‘女’人满族你那肮脏的**。”

    天闲:“…………”

    “我可以让你‘摸’‘摸’我的手。”凌大方的把手伸出来。

    天闲‘欲’哭无泪,握住凌的小手儿说道:“这可真是多谢您的款待,我一定会记得这份恩情的……”

    凌不动声‘色’的反握住了天闲的手reads;。

    这个小动作让天闲微微一怔。

    牵着天闲的手,凌的目光垂了下来,“我这个样子一定让你很头疼吧?很遗憾……我不是很懂得该怎么处理这种关系。从未有人教过我,我也从来没有看到过。”

    凌很用力的抓紧天闲的手,就好像生怕天闲会忽然放开她一样:“我很高兴,很高兴你能说喜欢我,就算……我是这样一个不讨男人喜欢的‘女’人,我不清楚现在我该说什么,又该怎么做,但……”

    咬了咬下‘唇’,凌深吸一口气,“谢谢你!”

    天闲望着表情已经变得僵硬了许多的凌。(广告)不由莞尔一笑,原来刚才的一切是因为她根本不懂得要怎么办才好。

    “不必客气。”用力捏捏凌柔软的手掌,天闲轻轻说道:“作为你未来的丈夫。我会为你承担一切,你不讨人喜欢,你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你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这都没关系,你在我这里尽管无所顾忌好了。”

    凌抬起目光来,眼神中开始出现某种闪亮的东西,“当初,我真的是以一个十分合理的判断才决定做你的妻子的。但现在……我似乎需要格外去学习如何作为一个妻子。”

    “荣幸之至!”

    “那……那你,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妻子?”凌觉得自己简直鼓足了一生的勇气问道。

    “我喜欢守塔的妻子。”天闲飞快的回答。

    凌目光闪了闪。“好,如果这就是你希望的。我一定好好守住寒古塔,不会再给任何人机会破坏它。”

    天闲很惊讶,“你……你这就答应了?”

    凌‘露’出一抹笑意,“每次被相同的手段调戏都会生气的话,那才是笨蛋。”

    天闲抓抓头,“我的意思并不是因为要守住寒古塔才……”

    “我明白。”凌毫不犹豫的打断,“但计算你只是想守住寒古塔,我也一样会答应的。”

    凌忽然歪着头,俏皮的说道:“其实这是必须的,现在只有我能做到这一点,我守卫寒古塔是我们这个团队的必然做法,我只是不甘心你一开口我就答应,好像我很顺从一样。”

    天闲目瞪口呆。

    原来一直在被反调戏着……

    “那么,寒古塔的事暂时就这样决定,现在来说一下正事。”凌放开天闲的手,正襟危坐,并且一脸严肃。

    守卫寒古塔都不算正事?天闲也不禁跟着表情严肃起来,“什么正事?”

    “作为一个妻子,我将捍卫我的权力和尊严,所以我不会容忍胡‘乱’什么‘女’人都在你身边鬼‘混’的情况发生reads;!”

    天闲的表情就好像嘴里塞了十个‘鸡’蛋,“什……你说,什么?”

    “目前来看,还没有这种情况,但鉴于你一心一意的要把这么多‘女’人留在身边,我必须警惕起来,以免今后出现你‘女’人多到连我是谁都不记得的情况发生。”

    天闲不由冒出汗来,“那个,凌……这种事绝对不会有的。”

    凌点点头,“你意识到这件事的不合理‘性’就好,如果再有什么‘女’人出现的话,能否决定她去留的并不是你,而是,我们!”

    “你……你们?”

    “是的。我们!”凌强调,“你明白这一点吗?”

    老实说天闲没想过这个,现在凌说出来还一下有点反应不过来。但眼前这个是未婚妻是不是……

    “明白!”天闲一脸英雄就义的表情,“完全明白!”

    “很好。我很快会起草章程,然后给几位姐姐看一下,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直到天闲离开寒古塔顶层时,还有些发晕,天闲只是知道凌答应留下来守卫寒古塔了,而且她似乎还很高兴,不过自己似乎有些不大明白的情况下做出了某种判断……

    天闲有点后悔自己没有仔细的问清楚就答应了下来,不过很快天闲就没有时间去纠结这件事了。因为寒古塔周围早已经出现了奇怪的状况。

    “树枝在向这边伸展。”

    屠戈手中拿着狮人斥候们发回的情报,指着窗外的森林对大家说道,“寒古塔周围的森林出现了不自然的变化,树枝的生长方向偏向了这一边,我们不清楚这种情况代表了什么。”

    寒古塔顶层圆形房间内,大家一脸不解的听着屠戈发回的最新情报,现在狮人们正在四下活动,以获取森林里的第一手资料。

    “树枝在偏向这里……”天闲把目光投向‘露’娜。

    作为这里身份最高的原生土著居民,对于森林的重重变化,‘露’娜这个‘精’灵使最有发言权的。

    ‘露’娜也不犹豫。直接说道:“东部王国的森林与人类大陆不同,每一天夜晚森林都是全新的,因为每一天森林都有巨大的变化。树枝移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不过如果所有的树木都把树枝指向我们的话,这种情况就极其罕见了。”

    “或许……又是那个巴巴洛特。”‘露’娜深深皱眉,“他能驱动黑‘潮’,这简直不敢想象,如果他并不是取巧做到的这一点,那么我想现在的情况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说着,‘露’娜望向天闲,“或许。你可以从黑‘潮’的事情上得出一些结论。”

    显然,‘露’娜并不清楚目前到底发生了什么reads;。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天闲。相比起前些日子,现在大家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期待。

    现在每个人都感到了一种隐约的无力。面对着无穷无尽的森林的无力,不同于面对寂静森林时刻准备面对危机的紧张,在这里,最危险的不是隐藏在森林中的某些东西,而是森林本身,你永远也逃不出这种危机感,永远不可能有真正轻松的时刻,就算是身在寒古塔中。

    天闲思索了一阵,然后展开了地图。

    这是一份石斧部落珍藏的地图,标注了整个东部王国的大概地貌和领地的划分,以及一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地域特点。

    当然,这份珍贵的地图也是十分不准确的,在拿到这份地图后,天闲至少已经发现了这份地图好几个严重的错误,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珍贵。

    ‘露’娜对这份地图都十分惊讶,因为就算是‘精’灵也没有一份‘精’确的东部王国地图,以狮人们狭窄的活动范瓮身处偏僻的生存地域来说,有这份地图已经极为不易了。

    “我们要去‘精’灵的领地,也就是东部王国中心偏西的地方,现在已经走过狮人的领地,前面已经再没有狮人,青狮和石斧部落之外的狮人部落都分布在我们前进路线的两侧,不出意外不会相遇,直线前进我们会再与两个部族相遇。”

    “但……”手指绕过地图上前面的区域,天闲继续说道:“稍微绕路的话,我们可以避开所有部族直达‘精’灵部落,这大概需要多耗费十来天的时间,当然这是我们有寒古塔的情况下。”

    抬手指了指外面,天闲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地图,“外面的树木就好像在监视我们,我现在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一定是巴巴洛特的手段,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在这里剿灭我们是他最好的机会,他会竭尽所能消灭我们,所以我们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他手里的武器十分古怪,而且他本身拥有十分强大的力量。”

    “另外!”

    天闲的手指沿着地图缓缓移动,银水‘精’魄的寒气在上面留下冰霜的痕迹,“关于黑‘潮’,我现在能得到的结论是它是一种诸神力量的暴走,就好像人类世界北部高地的情况一样,诸神的力量正在变得强大而具体化,黑角在让高地人渐渐‘迷’失心智,而东部王国的黑‘潮’则变得更加狂暴而没有规律。”

    “而巴巴洛特,他和诺玛一样穿梭过很多个世界,学习过很多知识,我要强调的是那些世界都是诸神离开我们的世界后避难的地方,甚至于那里可能就是他们诞生的地方,或许我们所信仰的神力,我们所津津乐道的神迹,在那些世界中只是平常无比的事情,巴巴洛特在那样的世界中穿梭,我想他现在已经掌握了许多真正的神灵才懂得的力量。”

    天闲说到这里,每个人的表情都极度严肃,甚至有些紧张reads;。

    巴巴洛特目前来看只是孤身一人,他的帮手都是临时‘迷’‘惑’的家伙,但毫无疑问,这个孤身一人的家伙给所有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天闲继续说道:“黑‘潮’,是诸神力量的一种暴走的体现,严格来说是某种诸神的力量在推动黑‘潮’行动,其中之一就是食髓森林,我也是凭借这个才阻止了黑‘潮’,而除此之外,诺玛还留给了我许多知识,这让我能更加清晰的看到东部王国的变化,而这些……几乎和诺玛相同级别的巴巴洛特也能做到。”

    “如果说巴巴洛特能发动黑‘潮’……我认为不足为奇,而且这种情况也已经出现过了,虽然黑‘潮’的规模很小。”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要小心巴巴洛特的直接袭击,而更要小心的,是整个森林!现在的东部王国比以往国家危险,因为有一个能驱动森林中诸神残留力量的家伙正在与我们为敌。”

    天闲顿了一下,“所以,我现在要修改一下我们的行动路线,以免在某些地方被那个家伙伏击!”

    大家一怔,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地图上。

    天闲已经在地图上画出了一个路线图,不过……这个路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图案。

    “这是什么?圈?”‘露’娜心直口快。

    “不,是我们周围的地形图,还有森林的分布,然后……这是一个阵法!”q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