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七十四章 抚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所有的……我的迷惑?”

    “不错。”

    放开凌,天闲后退一步,把手伸进了怀中,“不要太惊讶,因为你一定从来都没有留意过这些。”

    从怀里取出一件东西,缓缓打开手掌,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小珠子躺在天闲的手上。

    “这是什么?”凌本以为天闲会拿出什么让自己大吃一惊的东西,但这个珠子平平无奇。

    “是你。”

    “我?”凌不明所以,仔细看了看那颗珠子,还是满眼疑惑。

    “大小姐把我困进食髓森林的事你还记得吧?”

    “当然,不过你没有详细说明,依照我的直觉,在那个地方你和古丽一定发生了什么。”凌十分直白的回答。

    “嗯嗯……呃,古丽……我是说虽然那次很危险,但是在那里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哦!你转移话题了。”

    “不!我们就是在说这个。”

    “嗯……”凌一脸了然,“我明白了。”

    “明白……”天闲微微讶然,“你明白什么了?”

    “女人的直觉!”凌微微一笑。

    “直觉?”

    “继续说食髓森林的事,不要转移话题。”凌轻飘飘的说道。

    天闲眨了眨眼,“那……好吧,我在那里其实学会了很多东西,包括一些三角和咕噜教给我,但是我又似懂非懂的东西,也就是说其实那个食髓森林固然危险,但它拥有很多古代诸神力量的痕迹,我受益良多,也就学会了制作这个。”

    天闲最后瞧了瞧手上的那枚珠子。

    “这是你做的?”凌凑过来,“我能……摸一摸吗?”

    “当然,这是你自己,拿去。”

    凌好奇又小心的拿起珠子,左右细看,珠子晶莹剔透。好像水晶,但里面又似乎是某种透明的液体,隐隐能看到流动的波纹。

    “为什么这是我自己?”

    “你见过自己的另一半吗?”天闲忽然问。

    “我的另一半?”凌眼神微微波动,手指不由落到胸前的黑发上。“我的另一半……你是说融合前的另一半人格。”

    “不错,但我想肯定是没有见过的,但我事先做了一些保护措施,因为我觉得那或许在将来会给我们一些帮助,所以就有了这个你。”

    说着。天闲用手指在那珠子上轻轻一点,银水精魄的寒气渗透进了珠子。

    凌感到手上的珠子渗透出凉意,随即一股寒雾从珠子上飘了起来。

    寒雾不断升起,变的浓郁,并且聚集在一起。

    凌惊讶的望着这团寒雾,因为在雾气中,一个朦胧的人影正在慢慢的成型。

    “这是?”

    “是你!”天闲看着寒雾中渐渐清晰起来的人影说道,“在雪的身体中,有你残留的那部分人格,我在发现她和你自身存在很大差别。而且似乎拥有**的四维之后就有了这个想法,在学融合她的人格之前,我保留了一根她的发丝,制成了这件东西。”

    凌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半空的寒雾正在飞速凝聚成形,那是一个女孩,虽然现在还看不清楚细节,但是毫无疑问,这是自己!

    很快,寒雾完全凝聚在一起。没有丝毫外泄,雾气凝聚成一个完整的女孩模样,眉毛指间清晰可见。

    轻轻的,这女孩打了个哈欠。

    这可是把凌吓了一跳。“她……她动了!!”

    天闲一笑,“当然,她是会**思考的。”

    那女孩似乎久睡初醒,伸展一下苗条的身姿,这才看向天闲,“你又来了。按照我的推断你来这里几次之后就应该不需要再来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我是想来看看你。”天闲笑了笑说道。

    “看我?”女孩歪了歪头,“嗯……有话直说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态度的时间,有来看我的时候,不如去好好追求我的真身,那样我会更高兴一点。”

    凌瞠目结舌,一脸难以想象的模样望着那女孩,“你……你……”

    女孩转转眼珠,“为什么……我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儿,似乎一切和以前不相同了?”

    天闲赶紧摇头,“不,没有什么不同,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女孩怀疑的望着天闲,渐渐的眼中露出了越来越明显的不信任,“你频繁的来见我,这并不寻常,难道是喜欢我,当然不会!我并不是一个真人,那么……你想听我说?不,我在这里对外界几乎一无所知,根本无法给你任何有用的话,嗯……”

    女孩的眯起眼睛盯着天闲,“让我来想一想,我能够给你什么样的帮助呢?那一定是我知晓的,而我知晓的事基本上就只有我和雪之间的事而已,所以你想听我们有关于我们两个的事。”

    “可是……”女孩皱起眉,“可是你并没有问,准确的说没有问雪的事,哦!是这样!你感兴趣的原来是我!可是我不是一个真人,那么……”

    女孩忽然间目光向周围扫去,眼神中露出了惊讶之色,“你来见我,是因为会对我的真身造成什么影响吗?”

    凌终于发现不对了,她用力抓住天闲的手臂,“她……她看不见我?”

    天闲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对那女孩说道:“差不多吧,我只是想看清楚在她还没有承受寒冰原和天眼一族的巨大压力之前是什么样子。”

    “你想窥视她的内心?”女孩恍然,然后开心的原地转了个圈给天闲看,“看来你终于开窍了,打算追求她了对吗?”

    “是的。”天闲笑着回答。

    女孩明显高兴了起来,“那么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好了,我是她年龄还很小的时候就分离出去的一部分人格,说是她最初的本心也没什么不对,我很喜欢你哦!喜欢你这样的男孩子,她肯定也是喜欢的。”

    凌呆若木鸡,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有一天会亲眼见到这种让自己感到羞耻的场面。

    “真的吗?”天闲满脸纳闷,“可是她根本不理我,就算偶尔说话也是冷言冷语。”

    女孩飘近了天闲一些,这让她几乎就贴着凌的身体。凌看着这个美丽俏皮的女孩,心跳开始不断加速。

    “那是伪装哦!”女孩很肯定的说,“我们喜欢的男孩子要高大、强健,这是天眼一族最基本的择偶标准。如果再有一双好看的眼睛那就更好了,还有最主要的一点,他要比我们强大,生存是天眼一族的伟大使命,还有……他要了解我们的内心。当然这一点你已经做到了,因为现在她的内心正在为你讲解怎样追求她,哦神灵在上,你这是什么白痴的眼神,看来你的进展十分不顺利,好吧现在我给你出一个注意,保证她一下就会喜欢上你,那就是……”

    “啊——————”

    一声尖叫从凌的口中发出,面红耳赤的凌一下捂住了天闲的耳朵,“不许听!不许听!!!”

    女孩很奇怪的看着天闲忽然间脑袋剧烈摇晃起来。“你怎么了?”

    然后女孩看到天闲忽然摔在地上,然后翻滚着远去了……

    十分钟后。

    一面运转逆心诀治疗脸上擦伤,一面满脸无奈微笑的天闲看着眼前发呆的凌,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凌抱膝坐在那,望着眼前的珠子发呆。

    “这么说,你应该还有这样一颗珠子,是雪的。”过了好长时间,凌终于开口了。

    “不,我只有这么一个,因为你们两个的那部分人格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凌点点头。然后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把那珠子拿在手中,然后收进了怀里,“这个……就是我的了。”

    天闲怔了怔。“这是我用特别的方法制作的,她只能看到我,是看不到你的。”

    凌双眉一跳,“这才是问题所在!为什么你可以去问我的内心?我岂不是变成**裸的!”

    “呃……好吧。”天闲自然再没有异议,实际上这个东西也是打算在合适的时候送给凌的。

    揣好那枚珠子,凌大皱眉头。双手用力扭着衣襟,小声的,但是音量绝对足够让天闲听到的嘀咕道:“怎么会有这种人,偷偷去窥视别人的过去,居然还会问那种问题,这么久了真不知道他都问过些什么,居然还在别人面前拿出来……”

    天闲苦笑,索性凑上前一点,轻轻一拉凌的双手,“好啦~我的小姑奶奶,世界另一边都听见你的抱怨了,如果有什么不满的话直接对我说好了,如果说还不行,那就打我一顿,我觉得你的手法还是挺专业的,打起来蛮舒服。”

    凌瞪了天闲一眼,“我才不要,打坏了之后雪一定回来问我,母亲也会数落个没完。”

    “而且……”凌有点疑惑似的上下打量天闲,“而且,我或许……我是说或许,也是会心疼的。”

    “一定会的。”天闲咧嘴而笑。

    不知为什么,现在再看天闲这总是让人懊恼的笑容时,凌觉得舒服多了。

    “我真的……会喜欢你吗?”

    “千真万确。”天闲直接点头,“你已经看到自己的选择了。”

    凌眼神闪了闪,“那……那你……也会喜欢我吗?”

    “嗯!”

    “就像喜欢雪那样?”

    “嗯!”

    “就像喜欢古丽那样?”

    “嗯!”

    凌微微皱眉,“就像喜欢四姑娘那样?”

    天闲又一次点头,“嗯!”

    “你年纪不大,倒是足够**!今后还不知道要拉多少女人进来,作为一个喜欢你,而且要把你视为丈夫的女孩子,一个没有机会和别的男孩子接触,没有尝试过爱情这种东西的女孩子,我觉得有些不公平,而且对我的未来表示深深的担忧。”

    天闲怔了一下。

    凌见天闲神色忽然变了变,连忙改口道,“不!我只是……只是随口说说,我……我对这些事并不怎么了解,你知道女人都应该在意这个的,但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

    天闲抓着凌的手,一下按在了自己的心口,“凌,你听。”

    “听……听什么?”凌还是有些着慌。

    “我的心在跳,能听到我的心跳声吗?”

    “可以的……”

    “有一位圣人曾说,当一个人触摸你的心脏时,你无法说谎。凌,我是喜欢你的,就像喜欢雪那样,就像喜欢古丽那样,就像四姑娘那样,或许就像很多人那样,我现在都无法保证,但我喜欢你。”

    凌的手掌感受着天闲的心跳,那心脏有力的跳动,似乎传来一阵电流让凌有些浑身发酥。

    天闲继续说道:“的确,这不公平,你该深深地担忧。”

    凌飞速摇头,“不,我……我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天闲打断她:“不!你就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听错,也没有领会错你的意思,这应该是每一个女人的心思,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思考,所以说这不公平,也该深深的担忧。”

    缓缓举起凌的手,天闲深深的吻了一下,“但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就在那一天,就在发现巴巴洛特真的还活着,发现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巴巴洛特的那一刻起,我感到了深深的恐惧,从来未有过的恐惧!我甚至一度以为我不会改变,即使桑海桑田,即使这个世界面目全非,即使我也不再是我,我也不会改变,但……”

    凌惊讶起来,因为她终于发现了天闲不是在安慰自己,眼前的那对眸子中,真的存在着某种恐惧,某种自己从未见过的东西,一直以来那个笑着叫着,似乎无所畏惧,从不气馁的少年似乎在深深畏惧着什么。

    “你……你怎么了?”抬起另一只手,凌轻轻抚摸天闲的脸颊,“没关系,无论怎样……都不要害怕,我们……我是说,我……会和你在一起。”

    天闲望着凌,眼神是那么的让凌感到一种无助的心碎,她从未见过这个少年用这样渴求的目光望着自己。

    轻轻上前,凌将天闲的头轻轻抱进了怀里,“没关系,没关系……不要害怕!还有我们,有我……不要害怕……”(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