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一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漆黑的森林诡异的向石斧部落的村庄,树根钉子般刺穿地面,一步步向前,移动的树木围成一个面积巨大的圆环,以石斧部落的村庄被圆心迅速收缩。

    狮人们对此惊慌失措,因为这样的黑潮连听说都没有听说果,千多年来,黑潮的恐怖在于之前毫无征兆,而且也毫无目的性,大片大片的森林集体迁移,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又向哪一个方向迁移。

    而现在出现的黑潮却显得更让人胆寒,具有明确目的性的黑潮,就好像从前那个在黑暗中不会转弯,也完全靠运气横冲直撞的捕食者,忽然间长了脑子和眼睛!直奔你冲来!

    当寒古塔升起,狮人们通过窗子望向外面时,依旧满眼惶恐不安。

    远处,黑潮的影子清晰可见,一排排巨木犹如排列的士兵向前迈进,锁死了石斧部落的每一个方向,好像一座密不透风的墙。

    “凌,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了,记住!我论如何不能打开防御阵法,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寒古塔的安全,这是我们最后的退路,明白吗?”

    凌皱眉,“把这里交给我,那你呢?”

    “我必须去外面。”

    “外面?”

    “巴巴洛特会出现,因为一切都已经按照他的计划发生了,我必须出去,否则……小灰可能会被杀掉。”

    凌和众人讶然望向塔外,小灰巨大的身影恰巧掠过。

    “我也去!”古丽上前。

    “不!你们必须都呆在这,这样才最安全,我这次要借机探探他的底,你们都在不方便。”

    “可你的伤……”

    “不碍事。”天闲摸了摸胸口,“小技俩而已。他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

    天闲没有给大家说太多话的机会,因为每个人都不会同意自己去冒险的,但天闲知道。这次必须自己单独去才行。

    无论是巴巴洛特的人,还是他手上的那把剑。全部都有很大的问题,有些问题不亲自搞清楚,今后是没办法和他对抗的。

    来到塔外,天闲也不藏,直接站在小灰背上,护着寒古塔迅速升空。

    黑潮的速度在视线内是以几何倍数递增的,那黑色的巨大影子在远处晃动了很久,慢慢的蠕动了很久。然后似乎一下就出现在了眼前。

    这次黑潮厚度非常小,快推进到村庄的位置时,前后也就一百多排树木而已,这绝对不是东部王国横行了千年的那种黑潮。

    天闲现在已经知道在黑潮上方是会受到莫名力量影响的,寒古塔超过黑潮高度后继续上升,露娜和狮人们都说过,黑潮的移动不会影响云层的流动,那么寒古塔只要升到云层之上的高度,就不会有危险了。

    抬头看看天空大片大片的云,天闲面陈似水。这一切,可真是刚刚好。

    寒古塔底层的狮人们的一片哀声,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己家园的毁灭。黑潮涌到了村庄附近,那些防御墙在高大百米的巨木之前显得单薄无比,比房子还要粗壮的树根穿透围墙,虽然缓慢,但却不容抗拒。

    石斧部落的村庄就好像被洪水漫上的高地,一点一点,消失在了黑色的树潮中。

    合围的黑潮冲撞在一起,引起进一步的混乱,巨木开始互相冲撞碾压。树干发出可怕的嘎嘎巨响,在天空看下去。仿佛无数巨人在混战。

    天闲已经不去留意地面的情况,目光在空旷的天空上不断搜索。

    很快。寒古塔升上了云层,在层峦叠嶂的云中继续爬升。

    云层并非铁板一块,而是一层一层,一块一块,散漫分布在空中,从地面上看是一大片,而在云与云之间来看,就和巨大的森林异样有着奇特瑰丽的层次结构。

    望着远处把以天空为边缘的云尾,天闲抽出荒尘大剑,邪眼的火焰在剑锋上腾起。

    “小灰,小心一点。”天闲拍拍小灰的脑袋,同时不动声色的在小灰坚硬的头部甲骨上布了一道防御阵法。

    小灰嘶吼一声,双翼振荡风暴,一扭巨大的身躯,转头撞进了身边的厚厚云团之中。

    巨型飞龙和寒古塔巨大的影子飞快消失在云层中,只有荒尘大剑的火焰依旧闪亮。

    小灰和寒古塔同时继续升空,小灰的速度要比寒古塔快的多,但此时为了保护寒古塔只能在周围不断盘旋,稠密云层中的浓厚水汽与凛冽寒风倒是让小灰十分兴奋,它一下想起最初遇到天闲的乌龙场景。

    寒古塔升到云层的上方,那么就彻底安全了,但天闲知道,寒古塔是没有可能顺利达到云层上方的。

    现在的一切,都在巴巴洛特的计算当中,四姑娘说的不错,他是一个比四姑娘还要精于算计,而且狠毒无比的狂徒。

    漆黑的云中时刻飞旋着风暴,但这对小灰来说和洗澡没什么区别,吞云兽最喜欢的洗澡方式就是在云里钻上几圈,他们夹着风暴的双翼随时都能弹开风暴,在云层中从容脱身,而作为职责狩猎的火云睛,有时候是喜欢跑到云层里抓猎物的。

    但天闲没有让小灰刻意保护自己,而是让自己暴露在云层的风暴之中。

    水汽劈头盖脸砸在身上,好像无形巨手在狠命的撕扯你的身体,天闲立在那巍然不动,荒尘大剑上的火焰成了漆黑云层中唯一的光芒。

    任凭狂风暴雨洗礼,天闲禁闭双目,逆心诀随心而动,能量触角已经悄然探出。

    就在寒古塔的塔尖已经快要接触到云层顶端,*裸的阳光已经开始照亮云层时,天闲猛然间睁开眼,那双黑眸中射出两道寒芒。

    “到云层上去!”

    一拍小灰的脑袋,天闲身体一歪,人已经坠下半空。

    小灰嘶吼一声,硕大的身躯一摆。加速的同时天闲的防御阵法被激活,一道湛蓝的光芒环绕住小灰巨大的身体,只见一个小型的蓝色太阳在怒吼中猛然升空而去。

    天闲如一颗燃烧的流星极坠而下。

    云层顶部的光亮再次消失。天闲陷入了完全的黑暗,冰冷的水汽紧贴身体。犹如恶魔的爪子。

    而此刻天闲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云层之下,荒尘大剑上的火蛇也飞快变长。

    凌空撤剑,扭腰旋身,天闲猛然一声怒吼,荒尘大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而出,邪眼的火焰爆燃而起。

    蛮.空炎斩!

    “轰——————!”

    云层中响起一道惊雷,耀眼的火环以天闲为中心炸开,波浪滚滚的苍紫色火焰好似跳动的闪电疯狂翻涌。

    从地面看去。遮天蔽日的云层被无形的巨力挤的忽然变形,诡异的火光在其中闪耀,这云层一瞬间仿佛爆炸的浓烟。

    云层之内被炸开了一个硕大的空洞,邪眼的火焰疯狂暴走,所过之处云气被一扫而空,直径数千米的巨大空洞在天闲身边轰隆隆展开。

    逆心诀直接进入暴走状态,天闲双目金光绽放,目光锁定层层叠叠火浪极速向下搜索。

    层层叠叠的火浪之中,水汽爆鸣,紫芒激闪。而一道黑芒猛然间出现,如一道黑电窜了上来。

    这黑芒出现的一刹那,天闲已经收回荒尘大剑在身前一档。

    “咔…………”

    刺耳爆鸣之中。漆黑的剑锋狠狠砍在荒尘大剑古朴的健身上,巴巴洛特如从黑暗中钻出的魔鬼出现在天闲身前,飘扬的黑发之间,一双眸子好似两道冷电。

    “小鬼!你居然能找到我!值得奖励!”

    巴巴洛特的剑上腾起一层黑气,竟然压的荒尘大剑发出了嗡鸣声,剑锋转动,沿着荒尘大剑宽大的剑身划出,巴巴洛特的剑尖爆出一串黑紫的火星。

    天闲顿感一股彻骨奇寒铺面而来。

    “砰!”

    巴巴洛特的手肘早砸在天闲脸上。

    一推一带,巴巴洛特干净利落的转身。黑色长剑当头砍向已经失去平衡的天闲。

    天闲已经被砸的眼冒金星,而且来不及防御。

    但在就要毙命的一刻。天闲五指猛然一抖,手中早捏好的一阵小小阵法瞬间启动。荒尘大剑爆发处一层金灿灿的光,瞬间自动凌空横在了天闲头上。

    巴巴洛特漆黑的长剑再次狠狠劈在荒尘大剑上,但这一次却没能再讨到便宜,而是被远远的弹开了。

    天闲重新握住荒尘大剑,擦了下嘴角的血迹,嘴角露出了嘲弄的笑容,“没想到吧?我的剑看来比你的剑要忠心的多。”

    被远远弹开的巴巴洛特一脸惊诧,“你的剑……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还想问,你的剑到底是什么东西!虽然我不敢说我的剑天下第一,但能和这把剑认真对拼的武器,我现在还真没见到过。”

    天闲的目光盯住了巴巴洛特的那把黑色长剑,这把剑是天闲心中一个极大的疑问。

    荒尘大剑现在处于沉睡的阶段,和他应有的威力相比,现在只是一块大石头,但就算如此,这世界上能和这样的石头对拼的剑也几乎是不存在的。

    巴巴洛特的那把剑能和荒尘大剑对拼不说,居然连一个缺口都没有,如果现在不是邪眼依附在荒尘大剑中,说不定荒尘大剑还拼不过那把剑!

    “天下第一?”巴巴洛特差异的盯着荒尘大剑,“你不是应该使用灰刀的?难道说这是比邪眼变化的灰刀还要厉害的武器!?这世界上居然会有那样的东西?”

    “有没有,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天闲扯开自己胸口衣服,“你的剑在我身上留下了伤痕,现在还没有消退,这很了不起!”

    云层中还闪耀的火光下,天闲胸口依旧横着一道伤痕,只不过现在已经再看不到偶尔出现的黑芒。

    巴巴洛特见到这个伤痕瞬间明白了过来,“原来那天你已经受伤了,真是错失良机!”

    说着,他也扯开了衣襟,在巴巴洛特的胸口上,横着一道远比天闲还要夸张的伤痕,这道伤痕凹陷下去,似乎已经压断了他的胸骨。

    “这些天我一直很疑惑,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将邪王的力量击退,你的剑果然不是凡品!可我一直想不出他到底是什么!”

    “想不出?”天闲嘿嘿一笑,“那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至于你的剑……邪王?真是粗俗的名字!”

    巴巴洛特望了一眼云层上方,“名字不是我起的,而是它自己。”

    自己?天闲眼角微微跳了下。

    “不要再想着从空中袭击我们了,你已经失去了机会,虽然我在剑术上远不及你,但你第一次没能击败我,我已经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了!”

    巴巴洛特有些不甘心的点点头,“不错,你不会再给我机会了,刚才那次袭击是最好的机会,可惜……你还是先发现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你们下边的?我或许会在上面埋伏。”

    天闲得意的笑笑,“我不告诉你!”

    说着,打量一下巴巴洛特,天闲好像在打量什么珍贵货物一样:“我不是一个圣痕继承者,但我知道要想飞在天空上,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巴巴洛特冷笑,“圣痕继承者?那是什么东西!现在还来说这种话,真是让我对你失望,就像你看到我一样,在我眼里,你也早不是一个什么圣痕继承者!哦对了!你曾经说你没有圣痕,这或许就是命运!”

    巴巴洛特把黑色长剑插回剑鞘,凌空立在那里,风吹着他的黑发,肤如白玉,笑容如春,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要不顾一切统御世界的疯狂者。

    “我们早就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了。”巴巴洛特的笑容和煦如风,“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只是没想到命运选择了两个人来玩这场游戏。”

    “不,命运并不存在,而我……也不是在玩游戏。”

    巴巴洛特大声笑了起来,“你总会明白的!你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或许忽然某天夜晚你醒来时就会了解到我是多么的正确,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依旧可以联手,但在那之前……我会竭尽全力杀了你!”

    “如果可能……我也一样。”

    “再见,我们很快会再见!”巴巴洛特最后笑了笑,身体猛然向地面坠去,消失在云层中。(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