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六十章 小女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所有人都聚集在寒古塔的顶层,小灰也凑趣的趴在塔顶,好奇的把大脑袋挡在窗前看来看去,前些日子怕巴巴洛特出现伤了它,打发它到更边境的地区自己找吃的,结果今天回来的时候居然带着一身雾雪冰霜,似乎跑回摩云山老家去呆了一阵子……

    “大家怎么看?”在地上摊开的大地图前,天闲连比划带说的讲解一通,然后双眼满汉期待的望着众人。

    屠戈坚定不移的第一个开口:“狮人不擅长策略,但无论最后决议是什么,我们一定冲在最前面。”

    这几天,屠戈已经抚平了石斧部落所有反对的声音,方式很简单,屠戈找所有不服的狮人决斗,三天时间里他打了十八场,全胜,而且毫发无伤。

    整个石斧部落用异样而敬畏的目光见证这一切,屠戈离开东部王国时还只能说是一个出色的战士,但现在,他已经把所有狮人远远甩在了后面,再不是同一个层次。

    而对于天闲一行人,狮人们显得更加敬畏,大多数狮人都认为,屠戈之所以变得如此强大,与他得到了神使的庇护有直接关系。

    在天闲养伤的这些日子里,石斧部落的狮人们就好像信仰图腾一样来到寒古塔前,虔诚的静立祈祷一阵再离开,这几乎成了他们每天的必修课。

    “这个猜测,很有道理,我们在探险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事,当时敌人的意图就是这样,不过……这次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呢?”汉克很赞同天闲的话,但面带疑惑。

    方良也点头,“如果就像你说的,那个巴巴洛特到处蛊惑人心,引诱一些人为他效力,但就算这样,在这里他似乎也没有人去引诱了,我们如今在石斧部落。这周围没有其它部族,他总不能带着人类大陆的战士到这里,我们的寒古塔是唯一的。”

    古丽用相同的疑惑目光望着天闲,“方叔叔说的不错。如果按照圣灵殿的作战部署,在这些位置埋伏,把我们装进一个包围圈是十分可行的战术,甚至就算我们不动,对方也可以试探合围攻击。可是……现在对方似乎已经没有这样包围我们的兵力了。”

    要说正经的战术,在这里的所有人当中,古丽是最为精通的,她曾跟随古恩在人类大陆上南征北战讨伐血盟,虽然主要负责情报方面,但耳濡目染学到了很多。

    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天闲,事实上大家已经讨论了好一会儿了,但显然继续下去也没有结果。

    天闲见大家不再说话,说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开始也想不通为什么,但我知道巴巴洛特不会放过我们,既然我们不能成为盟友,那么就是死敌,不可能共存的死敌,如果我们回到人类大陆,我们拥有广大的人脉和帝国的雄厚力量支撑,他想对付我们很苦难,所以在这里,是他最好的机会。无论如何他都会想尽办法在东部王国把我们全部歼灭。”

    “可是……”天闲望了一眼窗外,“五天了,整整五天他没有任何动静,这不正常。”

    “或许。他去蛊惑更多的种族了,说不定现在已经跑到精灵族那里去了。”墨桑摸着下巴,一手不自觉的抚摸着刀柄,“我们现在应该立刻去把他宰了。”

    天闲点点头,目光移动向四姑娘,四姑娘见状微微摇头。但天闲微微笑着,目光坚持。

    两人无声对峙一阵,四姑娘无奈,轻声说道:“巴巴洛特不可能去精灵族的。”

    “哦?小丫头,你这么肯定?”墨桑显然不信,对于四姑娘这样的小姑娘,打死墨桑也不信她真就比这么多人都聪明。

    四姑娘轻轻说道:“如果他能控制精灵族,那么完全不用在这里蛊惑狮人部落,只要直接去精灵部落,那样甚至可以控制整个东部王国,我们一旦深入东部王国,不要说寒古塔,我们所有人都必然死在他手上。”

    墨桑眨了眨眼,有点说不出话……

    “男人太蠢,不要再说话了。”露娜不客气的瞪了墨桑一眼,“精灵不是那么好控制的,那个巴巴洛特现在肯定是能力有限,所以才不得不蛊惑狮人族想要夺取寒古塔,而现在,肯定还在周围酝酿什么阴谋,这是一定的!”

    “露娜姐姐,最近森林有什么动向吗?”天闲问。

    “没什么,每时每刻的动向都那么让人不寒而栗,习惯了。”

    森林里没什么奇怪的动静,露娜的这番话让大家更加疑惑了,作为精灵的露娜都感觉不到什么,作为一个人类的天闲到底为什么说敌人已经包围了这里?

    天闲又望向四姑娘,并非想让她多说话,而是的确她的话更简单扼要。

    四姑娘轻声说道:“天小哥的结论是完全推测出来的,没有观察到任何迹象。”

    “推测?”大家满脸意外,没想到天闲在这里连躺了五天,居然是因为一个推测。

    四姑娘解释道:“巴巴洛特是不想与天小哥碰面的,虽然我们摸不清他的底细,但可以猜得到他现在的实力不足以与我们对抗,这次现身也是因为寒古塔的诱惑力实在太大。”

    “但是既然他已经现身,在我们确定他存在并且严加防范的情况下,他必须尽快采取手段攻击我们,否则我们越深入东部王国,他能渗透的势力就越少,能利用的手段越有限,将我们歼灭在孤立无援的东部王国边境上,是他最理想的计划。”

    “可是,已经五天没有动静了。”汉克点着头,十分赞同四姑娘的话。

    “现在的每一天对他都十分宝贵,这五天他一定在极力的活动,但他不敢再贸然出现,也就是在暗中窥视并且准备手段。”

    “也就是埋伏。”露娜说道。

    “不错!”

    “可是,为什么是包围了我们?我们要去见精灵王,自然是走深入森林的方向,而且他如果没有人帮忙,怎么可能包围狮人部落周围这么大的地域?”汉克立刻又提出疑问。

    众人目光一下集中到四姑娘身上,这个疑问是没问题的。而且和之前四姑娘解释的巴巴洛特势孤力单的情况完全对不上。

    面对万千敌人也面不改色的四姑娘微微紧张起来,但天闲投来的温暖眼神让她浑身充满了自信的力量,“这是妾身和天小哥,不……主要是妾身的猜测!”

    又是猜测。大家不由皱起眉。

    四姑娘盯着地图,句句清晰的说道:“从之前的事情来看,巴巴洛特本身做事不择手段,经过了变形后掌握了强大的力量,更加肆无忌惮。现在他已经变成一个漠视生灵,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近乎疯狂的家伙。”

    捏了捏袖口,四姑娘眼神凝重下来,“这种人,妾身再了解不过,在座的各位或许都有十分丰富的战斗或者冒险经历,但就对人心的疯狂和**了解来说,妾身以为,都还是粗浅的。”

    “被一个小姑娘看扁了啊……”汉克嘿嘿而笑。显然有些不赞同四姑娘的说法,在这里除了露娜这个精灵属于例外,他的年龄最大,资格也最老,经验也最丰富,而且他的一生跌宕起伏,现在被四姑娘这么说,心中可是有些不服。

    四姑娘平静说道:“汉克大叔,当年,你为了一份恩情放弃了圣灵殿的高位。带着一个少年走上了冒险者的道路,一走就是十几年,小女子对此深受感动,这世间。这样的人实在不多了。”

    “拍马屁也没用,不把你的猜测说清楚,我可不会同意任何行动的。”汉克哈哈大笑。

    四姑娘话锋一转,“但,培养保护一个少年,并不一定非要用这种方式。天小哥详细对我讲过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妾身虽对此深表敬意,但就妾身看来,至少有十种稳妥的办法既能留在圣灵殿,又能好好报答那份恩情。”

    大家的目光顿时奇怪起来,都向汉克望去。

    汉克颇不以为然,淡淡说道:“我在当时,想过二十种办法留下来而且还能好好的教导提莫,但我觉得那不是我希望的,为此我不惜放弃了当时视为生命的荣耀和尊严,离开圣灵殿变成了半个叛徒,小丫头,你还是太嫩了。”

    四姑娘淡然而笑,“汉克大叔,那……如果妾身现在说既有办法继续做殿前大将,又有办法远走大陆教导那个提莫,您想听这个办法吗?”

    汉克一愣,大家都是一愣。

    圣灵殿纪律严明,怎么可能让一个整天冒险寻宝的家伙继续做殿前大将,要知道当时汉克的离开可是被当作圣灵殿的耻辱隐瞒了好一段时间。

    “其实……”四姑娘犹豫了一下,“当时血盟正十分猖狂,圣灵殿正在筹措计划对圣灵殿进行打击,以当时您的威望和权力,完全有能力影响这个针对的计划,或许可以争取成为这个计划的前线执行人,以您当时在圣灵殿的位置,这很容易,甚至只需要加入这个计划,再稍微提点要增扩人手,那么……”

    大家的目光重新落回汉克身上,四姑娘说的情况大家都不了解,但是从汉克惊讶的表情来看,四姑娘说的都是实情。

    四姑娘继续说道:“您可以名正言顺将提莫收入麾下,带着他去大陆上游走战斗,这和四处冒险其实相差不多,而且对于提莫的身份,他更适合与敌人针对性的对抗,而不是在山野中成为一个游侠。”

    “当计划进行到一定程度,您甚至可以根据情况更改计划,延长或者变形,把这个计划以另外的形式保留下来,反正圣灵殿对抗血盟,这是永远不会中止的情况。”

    “就算一切都没成功,但您可以把提莫收入麾下,回到圣灵殿,随便找一个借口亲自教导他,让他在圣灵殿特殊的环境下历练,汉克大叔,保护培养一个孩子,并不一定要让他成为一个厉害的圣痕继承者,而且提莫是王子的身份,他将来有可能继承王位,那么显然圣灵殿更加适合他。”

    四姑娘说到这时,大家都没了动静,汉克则是大皱眉头,但也同样沉默着。

    “当然,汉克大叔几乎是不会这么做的,在那么多的选择中,您最后一定会选择离开,带着提莫消失在众人视线中。”四姑娘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如果真的能自然而然做到这些,其实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一口回绝,一个承诺怎么比得上自己半生的奋斗和努力,其实这件事有一百一千个借口可以拒绝,但您选择了离开,妾身正是敬佩这一点。”

    对着汉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四姑娘垂目说道:“汉克大叔您是一位深具血性的人,这件事十几年铁铮铮的岁月已经无可辩驳的证明,而妾身是一个生于算计,热衷阴谋的小女子,这一点,就在刚刚也已经证明了,所以,刚才妾身的推断,还请大家相信,因为巴巴洛特很可能比妾身更加阴狠毒辣!他的计划,或许更具攻击性。”

    大家无声的看着四姑娘,这是四姑娘出现在大家面前后,说的最长的一番话,同时也是最让人无力辩驳的话。

    正在大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

    汉克的笑声清晰有力,洋溢着一种年轻人才有的欢快,“真是老了老了,服气了服气了,最后还是被拍了马屁,可是居然不得不接受,哈哈哈……”

    四姑娘抿嘴一笑,对汉克盈盈一拜,“汉克大叔莫怪,就当小女子胡言乱语好了。”

    汉克直接把脖子扭到天闲那边,用特有的大嗓门吼道:“小子!老头子我看上这个小丫头了,我还有个侄子正好也这么大,你看你这么多小美人儿了,让我侄子见见她吧!”

    众人哄堂大笑,四姑娘刚才还强气的很,这下脸一下羞透,偷眼望向天闲。

    大家也看过去,嘿嘿坏笑看天闲怎么回答。

    天闲露出了最诚恳,最热忱,最最感动的笑容,然后说道:“汉克大叔,我……就是您的亲侄子啊。”

    --

    过年了,早些发稿。

    各位,新年快乐!感谢你们!(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