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五十八章 黑暗之路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巴巴洛特似乎有些懊恼,而且满脸困惑,“老朋友,你为什么又生气了?我已经把事情说的很清楚了。”

    还要不想与一个疯子为伍,你杀了诺玛,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为的,仅仅是你那世界之王的幻想!”

    “世界之王的幻想?”巴巴洛特似乎有些吃惊于天闲竟然会这么说,“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伟大的幻想吗?”

    天闲不得不承认,在很大的程度上来说,巴巴洛特的话一点没错,成为世界之王,这是每一个男人在他们还是男孩的时候就曾有过的梦想。

    而真正敢于为此去做些什么的人,都已经成了历史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只是这历史的背景,无一例外都是无辜生命遍地的骸骨和殷红的鲜血。

    巴巴洛特举起双手,高呼道:“光明!正义!仁慈!怜悯!这些旧世界的一切已经毫无意义,我的朋友!你所坚守的信念已经一文不值!一切将被重新定义!而这种机会已经再向我们招手!我们将成为新世界的神灵!”

    天闲静静望着巴巴洛特,沉默着。

    巴巴洛特大声说道:“一个世界已经向我们敞开了大门!你难道还要在旧世界中被那些无聊的道德和信念束缚吗?还要崇尚光明?还要保护弱小?还要对女人彬彬有礼对孩子和老人礼让有加?是的我的朋友!这些都可以存在,但对我们来说,这些东西如脚下的尘埃般微不足道,因为我们将要凌驾在这一切之上。”

    “我的老朋友!”巴巴洛特满脸恳切,“我是来拯救你的!这样的机会曾经摆在诺玛眼前,但世间的束缚摧毁了他的意志,他选择了禁锢自己,困守在雷霆古城,而你是他下一个牺牲品!他将你无情的拉进他的困束中!”

    “你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保护那些可怜的人类?那些蝼蚁般可以在落日中泯灭无数的生命?就算你成功了,你能得到什么!?崇拜。还是虚荣!?”

    巴巴洛特再一次摇头:“不,你什么也得不到!你要明白只要你的一念之间,那些给予你虚荣的渺小生命就将灰飞烟灭,这种拯救世界的可笑虚荣无法满足你的内心。因为给予你这份虚荣的生命渺小如尘埃,你们根本无法平等对话,就连你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我们这种空虚的心灵,理解这份无法填补的折磨,只有我。我的老朋友!只有我才是你的同伴,我们应该联手,永远流放那些该死的神灵,然后再回头思考怎样装饰世界这个花园!”

    天闲终于明白了,明白眼前这个少年的内心中,到底涌动着怎样的一种疯狂……

    “一切,将尽在手中,我们将凌驾于束缚我们的一切之上,对吗?”天闲沉声问道。

    “不要听他的话!”古丽一下抓住天闲的手臂,满眼惊恐。“他疯了!他已经疯了!”

    话到一半,古丽忽感腰间一酸,顿时浑身无力的倒了下来。

    天闲点了古丽的**道,顺势将她抱在了怀里,目光依旧盯着巴巴洛特。

    巴巴洛特大喜过望,跃然说道:“不错!我们将凌驾于一切束缚我们的东西之上!一切的一切,都将重新由我们改写!”

    “可悲的人啊……”天闲的眼中流露出悲哀之色,“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竟然……会如此疯狂!”

    巴巴洛特还未消退的狂喜之色凝固在脸上,“你……你说什么?”

    “万法自然。各行其道。这世界之所以是这个模样,是几千,几万,几千万年岁月的世界至理所沉淀的必然!”天闲不由得想起了那个老骗子经常对自己念叨的话。现在想来,居然很有道理,“这天、这地,还有人,还有其他所有生命,我们出生、老去、死亡。我们共同遵循某种规则生存,这一切的一切,都遵循着世界最本源的至理,我们崇尚光明,我们渴望正义,甚至于我们偶尔走错的道路,也在这世界至理之中。”

    “想要超越这无数岁月、无数生命积累下来的世界极致之理,唯一的方法的是融入其中,然后超脱其中,而你,竟然不惜摧毁这一切,建立一个新的世界……浅薄而又疯狂!”

    “荒谬!”巴巴洛特放声怒吼,“这世界的一切不过是神灵的愚弄而已!而现在,轮到我们掌握一切!这才是最正确的道理!”

    天闲平静的说道:“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改变,即使会,也就好像江河里的一个水花,转瞬即逝,你的疯狂可以让人流血,可以让人畏惧,但……你改变不了世界!”

    巴巴洛特的面容微微扭曲起来,“我预料到你不会轻易与我合作,所以我一直不愿现身,但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被那些荒谬愚蠢的道义欺骗的如此之深,你竟然如此不可救药!”

    天闲微微摇头,“不,不可救药的是你,这个世界的延续有许多分歧点,你将是必须被避免的那一个,你的疯狂会毁了你,你不会有朋友,也不会有亲人……”

    轻轻抚摸古丽的长发,“不会有一个女子依偎在你怀里,关心你的安危,担忧你被迷惑,所有人指挥畏惧你,就像你刚才说,你或许可以摧毁一切,但是……你什么也得不到。”

    恳切的望着巴巴洛特,天闲轻声说道:“诸神正在计划回归,这个世界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一切都将被抹去,诸神的再次降临预示着我们的灭顶之灾,我需要帮助!巴巴洛特!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我们可以联手!我们可以挽救一切!否则……我们珍惜的一切都会毁灭!”

    巴巴洛特露出痛苦之色,他仿佛痛心疾首的咬紧了牙关。

    “太可惜了……真的太可惜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与我最相近的人居然这样的愚蠢,你居然满足于区区的女人,满足于区区人类之间可怜的情义!你真的太过愚蠢!愚蠢至极!”

    巴巴洛特痛苦的抓着头发,一连抓掉了几把,猛的指着天闲怒吼道:“你这个白痴!废物!目光短浅的蠢货!你只看到这个世界!看到你身边的一块地方!你的这些话,只是因为你没有看到其他的世界!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其他的世界……”天闲微微冷笑,目光流连在古丽火红的发丝上,“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看过?”

    “你……你说什么?”

    天闲嗅着古丽身上的香气,平静的说道:“世界可以是不同的。但道理却是一样的,想要统治世界的疯子并不只有你一个,他们或许差一点就成功了……不,其实那一点是永远都做不到。那是世界的嘲弄而已。”

    “我对这个世界没有太多渴望,但我也不希望它被其他人玩坏,我只希望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和我一样,和自己希望的人生活在一起。享受平静幸福的人。”

    抬头望向巴巴洛特,天闲神色有些恍惚的问道:“你说,当你去了不同的世界,然后完全改变了自己,那到底是获得了新生,还是……已经完全的死去?”

    巴巴洛特双眼开始透出杀气,“我的朋友,我不是来与你讨论这样无聊的问题的。”

    天闲自说自话,“我想,如果不保留些什么。我们其实已经一无所有。”

    放下荒尘大剑,天闲用力抱紧古丽,“你走吧,我今天留不住你,但是只要有机会,我会杀了你!但不是为这个世界,而是为了我身边的人,为了我现在珍视的一切!”

    巴巴洛特沉默半晌,沉声说道:“太遗憾了,没想到第一次交涉如此失败。我不会就此放弃,但下次见面,我们或许已经是生死仇敌!”

    “的确,太遗憾了……”

    巴巴洛特缓缓后退。他漆黑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天闲就这样抱着古丽,轻轻拍着她的背,仿佛在安慰被吓坏的她,“抱歉……”

    古丽眼中全是恐惧之色,她早已经清晰的感觉到,天闲看似抱着她。但其实身体的大半重量都压在她身上,换句话说,如果不是古丽支撑着天闲,天闲已经倒下了。

    “他……走了……”

    良久,吐出这几个字,天闲的身体萎顿了下来。

    古丽的身体早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她一把抱住天闲,“凌!快开门!他受伤了!”

    天闲做了一个颠三倒四的梦,梦到了火雾山的族人,梦到了收养自己的老骗子,梦到天正则对自己怒吼,又梦到二叔和老骗子乐呵呵的一起喝酒,转眼又看到那个老骗子一脸坏笑的拿着棒棒糖收买瑶瑶,还见到雪一脸俏皮笑容的追打自己……

    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渐渐融化,融为一体,然后扭成了一张脸。

    “小子!认得我吗?”那张脸的主人不客气的拍了拍天闲的脸蛋,虽然口气是询问,但从这张面孔上看不到多少担忧。

    “方叔叔,你……该洗头了。”天闲干瘪的嘴唇中吐出几个字来。

    顿时,床边一片欢呼升腾而起!

    方良直起身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说道:“你们瞧!我就说这个小子没事!”

    天闲眼前顿时多了一大堆面孔,然后是七嘴八舌的声音冲进了天闲的耳朵。

    天闲觉得耳朵有些鸣响,听不真切,但他发现在许多面孔中,凌安静的呆在角落,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凌……”天闲努力起身,对她伸出手来。

    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凌也靠过来,但她看着天闲的手有些意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尝试着伸出手去,天闲立刻握住了她的小手,“怎么了?”

    凌几乎下意识的缩回手来,大家也是很是意外,虽然说现在凌明白的表示天闲是自己的丈夫,但平时亲昵的表现压根儿就没有,天闲也从未表现出对这个白送的美丽妻子有任何兴趣,拉手这种事,在大家面前绝对算是出格的行为了。

    凌轻轻挣了几下,但天闲抓的紧,居然挣不开,面对大家暧昧的目光,凌万分尴尬。

    “你好像不开心?”天闲又问。

    凌硬着头皮答道:“你受伤的时候,我没能出去支援,我……”

    天闲笑笑,索性双手握住凌的小手,淡淡说道:“这是我们早就定好的计划,你没有错,倒是古丽忽然跑来,有些打乱了计划。”

    古丽在一旁顿时也尴尬起来。

    天闲嘿嘿笑笑,“但没关系,虽然有点打乱了计划,但你能敢来我真的很高兴。”

    古丽被这么一说,反而更尴尬了。

    露娜不有探身过来,摸了摸天闲的额头,“小鬼,你没事吧?怎么感觉这么奇怪,被打坏脑子了?”

    大家对露娜的疑问深表赞同,天闲是不会这么直白的表达对身边女孩子的好感的,打死都不会说的,特别是在大家面前。

    “难道是假的?”露娜捏开天闲的嘴巴,看起来大有检查牙齿的架势。

    天闲索性直接张口,“咔嚓”的咬下去,露娜及时缩回手,点点头,“看来是真的!”

    无奈望了露娜一眼,天闲轻轻抚摸着凌的小手,好似在抚摸一件宝物,“虽然早有准备,但情况还是大大的出乎意料,我忽然觉得,但有你们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真的,感谢你们!”

    这一次见到巴巴洛特,既在意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看着那个已经和从前大不相同的黑衣少年,天闲在内心深处隐隐有一个疑惑:如果自己身边没有这么多同伴的话,一直孤独的在黑暗中前进,那么自己会不会成为另外一个巴巴洛特?

    喝了些雪收集的雪水,天闲精神了很多,依依不舍的放开凌柔软的小手,完全坐了起来。

    完全舒展一下身体,天闲的目光落到自己胸口,“看来,这个家伙找到了一把了不得的武器。”

    在天闲胸口,一道长长的,但很浅的伤痕横在那里,只在心口处出现了一个宽宽的缺口,在伤痕上,细细的黑色微芒依旧偶尔闪烁。(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