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五十六章 重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伊芙这是第一次感觉自己和死亡如此接近,那个少年如飘在窗外的死神,寒古塔坚固的窗子已经出现裂纹,再不能给她任何保护。

    窗外,黑衣少年轻点脚尖,那把黑色长剑顿时向前挺进,寒古塔那本已经出现裂纹的窗子发出痛苦的悲鸣声,在嘎嘎响声中开始进一步碎裂!

    “嗡————”

    森林中一个沉重的声音从不远处袭来,如山呼海啸,挤压的森林中的空气不安的涌动。

    在寒古塔下,所有的狮人都发出了惊呼声,随着那压迫双耳的声音而来的,是一团急速飞行的火焰,这火光如天坠流星,不偏不倚撞在那黑衣少年的身上。

    “轰!!”

    寒古塔外爆开巨大火球,诡异的苍紫色火焰把森林照耀的光怪陆离,那少年被巨大的爆炸撞飞了出去,一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伊芙惊恐万状望着窗外,从窗子被刺破的小洞中渗进塔内的火焰烧到她的身上都没有察觉,刚才那少年给她的恐惧几乎让她无法自拔。

    好在,那火焰烧上她的身体,如有灵性般跳动了两下,直接消散了……

    火焰很快完全消失,森林重新归于黑暗,只有寒古塔最后两层防御阵法在散发高亮的光芒,照着那些狮人惊愕无比的面孔。

    “嗡……嗡……嗡……”

    沉重的声响再次从天空传来,刚才飞驰而来的那团火焰从天空落了下来,轰的一声砸在寒古塔正门前,吓的一众狮人仓皇后退。

    那是一把模样古朴,燃烧着苍紫火焰的巨型大剑。

    见到这把剑,所有的狮人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起来,因为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忘记这把剑的模样,它太大,而且看起来除了沉重根本没什么用。

    但狮人们恐惧的是这把剑的主人。

    目前,他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

    “已经。没有你们什么事了。”一个显得十分沉重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同时,还有一个脚步声。

    狮人们惊恐的转过身,纷纷拔出了武器。发出低吼声。

    “屠戈对我说,狮人们本来是不使用武器的,只是这个森林让狮人们恐惧又绝望,后来才渐渐开始使用武器,但并不是武器能保护他们。只是……可是让他们在用爪子战斗时更加安心而已。”

    黑暗中,渐渐现出天闲的身影。

    天闲目色凝重的望着这些青色狮人,“当他们惊恐的用武器对敌时,就已经放弃了希望。”

    一见天闲,这些狮人的神色完全扭曲起来。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为首的那个狮人举着战斧对天闲怒吼。

    天闲深深吸了口气,“我不怪你们,也没有资格怪你们,我再说一次,现在放下人质,把那四个重伤的留下。我稍后会为他们治疗,现在……你们马上给我消失!趁我还没想要把你们碾成碎肉之前!”

    狮人们眼中闪过一片恐惧之色。

    “荒谬!”

    然而就算心中极度恐惧,为首的那个狮人还是怒吼一声,“我们受到了神灵的庇佑,你这个假冒的神使根本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现在……就是我们向神灵献上你的头颅的时候!”

    疯狂的怒吼中,由那个为首的狮人带队,除了掌握人质的狮人,其余人全部扑向了天闲。

    “神灵……”

    天闲脸上燃起了怒火,抬手对前方一招,寒古塔前的荒尘大剑嗡的一声跳了起来。笔直向天闲飞来。

    夹着火焰气劲的荒尘大剑犹如一道火焰暴风穿过狮人们的队伍,数十狮人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已经全被巨大的风压吹上了半空。

    荒尘大剑稳稳落到天闲手中,那些狮人也惨叫着从半空落下。个个摔的筋骨断裂,再也爬不起来。

    天闲的目光越过地面的残兵败将,看向了那些还抓着人质的狮人。

    这几个狮人吓的直往后缩,“我……我们有人质在手,你……你要是敢再动一下……”

    忽然,森林里响起一个欢快的声音。“啊——我明白了,人质是假的对吗?所以你才这么大胆!”

    在寒古塔防御阵法散发光芒能照耀的最远处,那黑衣少年再次现出了身影,居然毫发无伤。

    这少年抱着双臂,嘴角是一抹淡淡的笑容,“这也就是说,这其实是针对我的一次阴谋,我说的对吗?”

    天闲望着那少年眼角狠狠抖了几下。

    一切,似乎都是预料中的那样,但在关键的地方,却出现了令人绝对意想不到的差错。

    “咕噜,回来。”天闲轻声说道,目光依旧死死盯着那个少年。

    被狮人抓住的凌和那几个天眼族人的身体立刻出现了变化,就连先前死掉的人的身体也开始扭曲,融化起来……

    那几个压制人质的狮人惊叫起来,吓的飞速后退,这几个人都化成了一团绿果冻似的东西,急速跳到一起,扭动几下缩成拳头大小的一团,咕噜噜滚到天闲脚下,跳进了天闲的袖子。

    “主人,下次能让我换个任务吗?这样分成很多个人很累的。”

    天闲点头,“下次让你伪装成古丽那样的美人儿。”

    “多谢主人,那样的话多分几个似乎也没问题。”

    天闲没有过多的时间和咕噜讨论什么样的身体才是咕噜喜欢模仿的,天闲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少年,脑子里飞速的回想自从去过雷霆古城后发生的一切,而回想起的一切的一切似乎在今天的状况下都能得到完美的解释。

    只有一个疑问。

    而且这个疑问击碎了所有的解释。

    动了动喉咙,天闲甚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会这么问:“你……是谁?”

    这个少年,并不是巴巴洛特。

    一直以来,天闲都在怀疑这个身怀强大力量,出生在狂龙之月,与自己一同进入过神域,并且兼具力量与野心的少年是一切的导火索。

    不仅仅因为他从那之后就销声匿迹,而且也因为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他,龙四,龙四的老仆来福。还有多隆大族长,最最主要的,是迷雾小镇中发生的一切,还有渡婆婆三番两次的提醒……

    一切似乎都在提示这个少年在神域得到了某些东西。随后潜身活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个所谓的神灵,那个让许多人心甘情愿为他赴死的神灵。

    应该就是这个巴巴洛特才对。

    但是现在,天闲看着这个将半长黑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面容精致白皙如女人般漂亮的黑衣少年,天闲才察觉到似乎一切都错了。

    还是说……巴巴洛特没有露面!

    天闲疑惑着,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巴巴洛特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存在着,那么现在他最大的目标就是寒古塔,而现在自己这边所有人都应该远在石斧部落,他没有理由不来攻击,没有理由不全力以赴!

    最主要的,他在这边不可能有已经驾驭了很久的部下,在这个东部王国的边荒之地。他根本没有能用的部下,他必须亲自来!

    可是现在出现的,是一个未曾谋面的少年。

    他似乎和巴巴洛特有几分相像,但绝对不是那个巴巴洛特。

    “你……到底是谁!?”天闲厉声问道。

    那少年依旧面带笑容,“原来你已经认不出我了,我本以为已经没有任何隐藏的必要,看来是我高估了你。”

    天闲一怔,“你……你说什么?”

    “我们在内城分别之后,似乎也才没有太久的时间,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天闲大吃一惊!

    这个少年难道是巴巴洛特?

    可他绝对不会是巴巴洛特。他的容貌,他的体型都和巴巴洛特有很大区别,而且如果对方带着人皮面具之类的伪装,那么自己不可能看不穿的!而且这家伙明明连声音都不是巴巴洛特的!

    这个明显不是巴巴洛特的少年。怎么可能是他!

    “哈哈哈哈……”黑衣少年望着天闲惊愕的模样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欢快和嘲弄。

    他展开双臂,好像要让天闲看清楚他一样,“陌生吗?我似乎变得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但……”

    “比起诺玛那样变成四只脚的,我好像没什么值得奇怪的。”

    天闲心上如遭一记重锤,“你……你说。你说诺玛?”

    “不错,就是那个四只脚的家伙。”黑衣少年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天闲在那笑容上,看到的全是残忍和嗜血。“你…………”

    “我是巴巴洛特,你的老朋友。”巴巴洛特双目闪烁着精光,“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重新见面了,我本以为我还以藏一段时间,毕竟现在我的力量似乎还无法与你抗衡,可惜……你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重新抱起双臂,巴巴洛特好像见到老朋友般开心点的望着天闲,“你是怎么知道是我的,我虽然做了很多事,但还是很注重隐藏身份的,是血盟的那个傻小子,还是古斯塔斯的那个老怪物?是谁让你开始怀疑我的?”

    “哦!我知道了!是迷雾小镇的那个老太婆对不对?她知道很多事,而且强大的诡异,让我也不敢靠近,嗯……不对不对,似乎是别的!”

    巴巴洛特自说自话,开心的聊着,“哦哦!我明白了!是诺玛!是诺玛对吗?”

    天闲的瞳孔的猛的一缩!

    巴巴洛特继续说道:“他死的时候很奇怪!但我当时也不是很清醒,他的尸体告诉了你什么信息吗?”

    这个瞬间,天闲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安静了,耳中只有巴巴洛特的声音。

    “是你……是你杀了诺玛?”天闲难以置信。

    “是的。”巴巴洛特毫不犹豫的承认,“其实我也不想的,因为他本来还能给我更多东西,但当时的场面已经无法控制,我才刚刚获得新生,而他似乎对此并不满意。”

    天闲感觉荒尘大剑在抖,一股抑制不住的杀意正在心中翻涌,“你说……新生,是什么意思?”

    巴巴洛特很高兴的再次展开双臂,“你在说笑话吗?我的老朋友,快看看我!仔细看看我!”

    天闲只觉得脑子一阵阵发热,所有的想法都一团杂乱,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巴巴洛特杀了诺玛!

    巴巴洛特似乎很兴奋:“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比从前要好一些?本来我不想变得像个女人,但是这样似乎也不错,女人们好像也很喜欢,当然,我其实更想变成类似你现在的样子,男人应该高大,应该有强壮的肌肉,嗯……不过我已经很满意了,毕竟没有变成四只脚,这已经值得庆幸。”

    “你……你杀了诺玛!”天闲猛的一声怒吼,双眼开始充血。

    巴巴洛特被天闲这声怒吼打断了所有的话,惊愕之余似乎有些不满,“是的,我的老朋友!是我杀了他,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你这是……很生气吗?哦不不!不要这样!你是在开玩笑吗?你难道……难道在因为我杀了他而生气吗?”

    怒火舔舐着天闲翻涌的杀气,一层金芒透体而出,淡淡的金色铭文开始在天线的皮肤上浮现。

    巴巴洛特疑惑的望着天闲,“你这是……想要和我战斗吗?而且,是为了诺玛那个家伙?”

    这一世,加上前一生,天闲从未感觉自己如此想杀掉一个人,将他的身体撕碎,将他的血肉碾成渣滓,将他的灵魂也要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一跃而起!

    天闲全神散发着金芒,犹如燃烧着怒焰,荒尘大剑爆发出猛烈苍紫火焰,迎头劈向巴巴洛特。

    “真是激烈的重逢欢庆!”巴巴洛特抽出腰间的黑色长剑,“但……理由似乎不怎么样!”

    电光火石间,金芒暗影交错而过,闪耀的金色火光轰然落地,幽暗的黑芒无声潜行向前,两人犹如没有接触擦肩而过,激荡起剧烈的风压。

    寒古塔剩下的两层防御阵法忽然间开始剧烈的闪烁,爆出剧烈的火花,正在塔中观战的天眼族人不由发出了一片惊呼声。

    “轰!!!!!”(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