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五十二章 真正的战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荒尘大剑如风飞舞,挑飞多隆暴雨般的每一次攻击,与此同时天闲一步一步向前跨进,一点一点缩短了与多隆的距离。

    多隆怒吼连连,他不敢相信对方居然能走上来,但他明知对方这样做必定有什么目的,可是也绝对不会因此后退半步。

    就在不远处的雪一直目不转睛关注着天闲战斗,这时忽然神色微微一动。

    虚灵,在聚集。

    天闲已经走到了多隆身下,荒尘大剑完全可以直接触碰到多隆庞大的身体,在这个距离上,多隆已经有些施展不开。

    在狂风暴雨的攻击中,天闲猛然扬起荒尘大剑,这一剑不仅挡开了多隆的攻击,同时大剑直飞而起,竟被天闲抛了出去,直射多隆硕大的头颅。

    多隆反应神速,脑袋一偏,大剑擦着他的脖子蹭掉了一撮鬃毛飞了出去。

    所有人齐齐惊呼,天闲居然扔出了武器而且没能伤到多隆,这下赤手空拳,转眼就要被多隆拍成肉饼。

    多隆避过荒尘大剑,心中杀意大盛,脖子顺势一扭,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向天闲咬来。

    惊人的一幕就此上演。

    天闲吸足了气,猛的昂头挺胸,对着多隆吞来的血盆大口张大了嘴巴,俨然要回咬过去……

    “吼————————”

    巨雷般的吼声冲天而起!一个模糊的巨大狮头影像浮现在天闲背后。

    多隆的巨口几乎已经贴到了天闲的脑袋,狂暴的音波洪流冲刷他漆黑的毛发,那颗硕大的头颅一瞬间仿佛被削掉了一圈。

    整个石斧部落的村庄跳舞的骷髅般发出嘎嘎响声,所有石头房子都抖动起来,极近距离的音波轰炸几乎一瞬间震聋了多隆的双耳,视野更是猛的一黑。身体失去了平衡。

    战士的本能让多隆不顾一切稳住身体并急速后退,然而这个时候凛冽的杀气已经从半空压下。

    昂起头,多隆向天怒吼。在他模糊的视野中,半空上一个拖着大剑的人影正急坠而下。

    天闲早已跳上半空。正好接住刚才射到天上的荒尘大剑。

    不顾一切催动逆心诀,天闲全身金芒大涨,剑交双手,凝聚全部力量,旋身,拖剑,荒尘大剑借着坠落威势与逆心诀的疯狂催动,旋风般自半空斩下。

    蛮.天斩!

    黎明中。石斧部落的村庄如有一道星光坠落!

    “轰————————”

    地面如大海一般波开浪裂!潮水般的冲击波翻涌滚动,整个村庄仿佛被炸上了天空,房子一片片的倒下……

    当泥土从半空完全跌落,房屋的石头也停止滚动,村庄里终于再次恢复宁静,已经渐渐明亮的晨光中,石斧部落的村庄烟尘弥漫,其中只有狮人们粗重的呼吸声……

    “呼————”

    沉重的大剑破空声中,一道风平地卷起。

    被飞速吹散的烟尘中,现出了天闲缓缓收回大剑的身影。

    狮人们发出了一阵阵惊愕而恐惧的短促呼声——大族长就倒在天闲脚边。他已经恢复了人形,胸前从肩膀到腰间有一道巨大的剑痕,伤口深可见骨。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

    大族长居然被这个人类击败了!有兽神护佑的大族长居然被人类击败了!

    狮人们惊恐的望着这一幕,脑海里不由浮现出刚才的景象,这个人类也自称受到兽神的护佑,还有刚才忽然出现的影像,这一切到底……

    天闲的确击败多隆了,但天闲脸上没有丝毫喜悦,不仅仅是因为逆心诀进入狂暴状态太久让身体剧痛无比,同时也是因为刚才那最后一击,大族长并没有躲闪。甚至没有抵挡……

    他以自己的身体完全承受了这一击,如果不是自己最后竭尽全力收回几分力道。现在这个老狮人已经尸骨无存了。

    “你为什么不挡?”望着多隆身上巨大的伤口,天闲明白他的内脏已经破碎。恐怕是救不活了……

    刚才如凶兽般的多隆躺在地上,毛发微白,显得格外苍老,“呵……呵呵,没有……必要。”

    多隆咳着血,艰难说话:“我……赢不了,你,你……并没有出全力。”

    天闲不由暗暗一叹,“你要死了,我救不了你……能告诉我你口中那个兽神的事吗?”

    “兽神……”多隆嘴角露出笑容,“哪有……什么兽神……他是,假的……”

    “假的?”

    “但……但他,可以给我力量……”多隆用复杂无比的目光望着天闲,“拯救……族人的力量!”

    “你明知道是被利用,还是心甘情愿吗……”

    “我……没有选择……”

    多隆有游离的目光望着村庄外的森林,眼中似乎有留恋,也有憎恨,“东部王国……诅咒的土地……我们,我们都会死……我们,必须离开!”

    天闲不由叹息,这个结果也是没有料到。

    “他是谁,那个兽神到底是谁?”天闲轻轻的问,语气中多了分恳求。

    大族长笑了,笑的似乎放下了所有重担般轻松,“我……不会告诉你,他给了我力量……我,兑现我的承诺,狮人……从……从不……背信弃义!”

    望着将死的多隆,天闲心中不是滋味儿,本想打伤他,制止这场暴乱后慢慢询问,却没想到最后不仅失手杀了多隆,而且看来一点情报也得不到。

    “所以……我将我的战士们,托付……托付给你……”

    天闲一愣,“什么?”

    “我们……从不背叛,所以……照顾,照顾好……他们……”

    天闲望着多隆那种解脱似的笑容,忽然间明白过来,“你把你的族人托付给我?为什么?”

    多隆咳着血笑了几声,“你……你可以杀光我们。但……一直在避免杀戮,你一直想,想用……神使的身份……减少流血……就像……我们信仰的……那样……

    “屠戈他。他找到了……找到了……”多隆剧烈的咳了起来,看起来已经命在旦夕了。

    多隆抬起手。颤抖着伸向天闲,“照顾……照顾好……他们……他们是,是最忠诚的……”

    天闲沉默的抓住了老狮人无力的手,有些不忍的看着他,这个时候天闲的心情很复杂,复杂的难以言喻。

    人死之时,有权利活在真相中,否则将是永远的遗憾。天闲抓住多隆的大手,沉声说道:“我……其实并不是神使。”

    多隆愕然。

    但他随即笑了,“当然,真正的神灵……根本没有怜悯……”

    天闲不由愣住。

    多隆的面色忽然红润起来,他放开天闲的手,以让人意想不到的大声喊道:“屠戈!我勇猛的战士,到我面前来……”

    狮人们之中一片哗然之声,多隆到底在和天闲说些什么,因为距离太远而声音很小没人能听到,而大族长一大声说话就喊屠戈过去。这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屠戈也万分诧异,他分开人群,迅速来到了这边。

    对于多隆。屠戈还是有感情的,虽然他和妹妹在石斧部落备受欺凌,但如果没有他原则性的庇护,他们兄妹俩连回归部落生活都做不到,只能暴尸森林,而这些年,无论怎么说,他和妹妹都健康的长大了,这已经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

    “大族长。我在这。”屠戈来到多隆面前,依旧恭敬的跪下。看着他将死的模样,心中一片哀伤。

    “感谢你。石斧部落的勇士……”多隆面露慈祥,“你或许……为我们带来了希望。”

    屠戈看了天闲一眼,沉默的听着。

    多隆喘息了几下,继续说道:“还有,很抱歉……这些年,你和加米娜吃了很多苦,作为族长……我没能给予你们公平与公正。”

    “都不重要了,我们能活下来,已经十分感激您。”屠戈沉声答道。

    多隆缓缓点头,“屠戈啊……你在族长的位子上久了,就会明白……有时,为了平息绝大多数的愤怒和恐惧……不得不……不牺牲……小部分的公平和公正……”

    屠戈身体微微一颤,猛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多隆。

    多隆继续说道:“我……我能做的,仅仅是……让你们活下来……我只能做这么多,真的,抱歉……”

    屠戈呆呆的望着大族长,狮人战士并不擅长思考的脑子中飞速旋转着许多年来在部落中的经历,那些痛苦,那些侮辱,那些冰冷嘲弄的眼神,以及……偶尔出现的,大族长威严的声音。

    “大族长,您……您……”屠戈声音颤抖起来。

    “我相信……你,你会原谅我……因为……”多隆艰难的拿起了手边的一样东西,那是他的战斧。

    这个动作惊的远处狮人们发出一片惊呼声。

    屠戈也完全愣住了,直到多隆将战斧举到他眼前,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

    “今后,你……就是石斧部落的……族长……”

    狮人们虽然听不到大族长在说什么,但多隆将代表狮人族长身份的战斧送给屠戈,这已经足够表明事实,这不由让狮人们发出一片惊呼之声。

    “他的时间不多了……”见屠戈愣在那,天闲只好轻声提醒。

    屠戈这才回过神,看着眼前的战斧飞快说道:“大族长,我……我不能!我已经……”

    “拿着……拿着……”多隆近乎恳求的望着屠戈。

    屠戈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他曾经的愿望只是能和妹妹安全的活下去,在部落中谋得地位这种事连一丝念头都没刑期过,今天,却忽然要接任族长。

    “拿着……”多隆的声音渐渐微弱了。

    屠戈看着多隆的模样,一咬牙,双手抓住了战斧,大声说道:“我屠戈在此起誓,将在兽神的引导下保护每一个族人,保护每一寸狮人的土地,将以生命捍卫属于狮人的一切!”

    多隆如释重负,缓缓放开了手。

    “作为族长……我已经……不……还有一件事……”多隆本已经渐渐消失的神态再次活跃起来。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多隆居然站了起来。

    挺起血淋林的身体,多隆在晨光中的剪影显得无比厚实而凝重,他转向所有的狮人,用破碎的胸腔慢慢的吸气,然后以一生中最虚弱,却最清晰的声音说道:“我的孩子们!紧紧跟随你们新的族长,他已经给你们带来了希望!”

    在狮人们一片片讶然呼声中,多隆转过身,高大的身躯在天闲身前缓缓单膝跪倒——他以狮人最虔诚的姿态跪在那里,“愿……兽神宽恕我。”

    这是多隆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沐浴着晨光,安详的离去了。

    天闲叹息一声,对多隆的尸体充满敬意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走开。

    天闲才一走开,狮人们立刻涌了过来,他们围在多隆身边,发现多隆已经死去的时候,痛哭声充斥了整个村庄。

    “这个狮子头……是个真正的战士。”露娜望着痛哭的狮人们,轻轻叹息一声,随后恢复笑容,“好了!我们的小鬼头已经解决了危机,我们该去瞧瞧他的这条命这次还剩下多少了。”

    天闲摇摇晃晃走回来,立刻被大家包围。

    为了能得到狮人们的认可,天闲以兽神护佑的名义与多隆进行肉搏厮杀,虽然取胜,可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在多隆的狂风暴雨的猛攻下,天闲全身上下有不下于一百道伤口,最惊人的是覆盖大半身体的巨大爪痕,看起来伤处已经被完全打变了形。

    看到方良跑过来,天闲直接就往后一倒,再不想其他事了……

    模模糊糊,天闲觉得自己睡了一觉,然后被剧烈的疼痛给痛醒了。

    还是石屋,还是草垫,还在狮人的村庄里,这是天闲的第一个意识。

    “醒了醒了!真的醒了!”

    还没等脑袋清醒,天闲就听到了古丽惊喜无限的叫声,然后就是杂乱的脚步声,许多张面孔一下出现在眼前。

    “你们都给我闪开!”方良的怒吼声传来。

    那些面孔立刻又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方良气恼无比的脸。

    “方叔叔……”

    “哦!这就可以说话了?”方良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天闲,“小子!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那就是你分裂虫一样顽强的生命力,说实话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死,我是说……我会尽快为你进行恢复治疗的。”

    天闲有点虚弱的嘿嘿笑了两声,“方叔叔,能拿纸笔来吗……我要写封信给凌。”

    “嗯?这个时候还惦记着你的小美人儿?”

    “不……我有一个……作战计划。”(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