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四十章 墓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众人找到了一个相对平坦开阔的树干,休息并等待。

    很快,大家的疑惑被黑潮的变化所击碎——黑潮的速度开始下降了。

    “月神在上……月神在上……”露娜露出前所未有的震惊之色,甚至忘记了去揉天闲的面孔,只是望着地面翻腾的树根重复着这句话。

    屠戈、老卡布、霍姆三个狮人作为东部王国的子民,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三个用震惊而敬畏的目光望着天闲,黑潮如一个无法破解的魔咒,千年来缠绕在每一个东部王国子民的心头,在这里没有任何种族具有固定不变的聚居地,就连那些精灵都没有,因为黑潮随时会吞没一切。

    而今天,这个噩梦被一个才刚刚进入东部王国的人类少年打破了。

    屠戈第一个跪了下来,深深的低下头,手捧心脏,“神的使者啊……请怜悯我等卑微的存在,怜悯这片受到诅咒的土地上的生灵。”

    老卡布泪流满面,颤抖的跪下来,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

    相比之下,霍姆显得惶恐无比,四肢伏地的跪在那,额头抵着树干,瑟瑟发抖。

    古丽等人却没有东部王国的异族这样心中的震撼,她用胳膊捅捅天闲,“人家跪你呢。”

    天闲无辜的说道:“我这不是要先确定你没事才行。”

    自从回来,天闲还抓着古丽的手,怕她受到黑潮核心巨大波动声的影响。

    “已经没事了……”古丽轻轻晃了晃手,在大家的目光下显得异常难为情。

    天闲笑笑放开她,来到屠戈面前将这个高大的狮人战士扶起来,“再也不要跪下来了,我不习惯这个。在我的家乡,男儿只跪父母。”

    屠戈看起来十分激动,眼中闪着某种坚定的光。依旧手捧胸口,深深的低头。“是。”

    天闲将老卡布也拉起来,“您年纪大了,不要老这样,我当不起的。”

    老卡布擦了擦泪水,用他那已经不再锐利的目光望着天闲,久久的望着,那神色好像有着某种释然和解脱,“我们……我们终于等到了。终于……”

    拍拍他的肩膀,天闲走到了霍姆面前,“霍姆,你也起来。”

    “是,是!”霍姆站了起来,脸色有些青白不定。

    “好自为之。”天闲看了看他,转身离开。

    黑潮的速度一直在下降,虽然下降的很慢,但很显然在下降,那些树根渐渐失去了活力。不再那么坚硬锐利,刺破大地的速度也大大减缓,整个黑潮仿佛正在被慢慢冰冻。连那让人颤栗的声响都开始减弱,森林里仿佛吹来了清新的风。

    “露娜姐姐?”

    大家都在等在黑潮停止移动,天闲却发现露娜似乎并不兴奋,而是有点呆呆的。

    露娜似乎被吓了一跳,回过神似的看着天闲,“什……什么事?”

    “你怎么了?”天闲担心的看着她,“不舒服吗?”

    “啊……不,没有,我很好。真的很好!”露娜笑了笑。

    天闲自然看得出来这个笑容有点勉强,和平时爽朗的露娜大不相同。

    “露娜姐姐。你……”天闲微微靠近,却惊讶的发现露娜不自觉的身体向后缩了缩。

    天闲愕然。

    露娜的表情更加不自然了。她索性后退了半步,有些小心的打量了天闲几下,“你……你不会是,是真的吧?”

    “真的?什么真的?”

    露娜扫了一眼那边的霍姆和老卡布一眼,神色显得十分不安。

    天闲顿时明白过来,用只有露娜才看的到的夸张笑容小声说道:“露娜姐姐你在想什么?我是人类啊,你在寂静森林捡到我的,我怎么可能是那个什么混蛋神使?而且我们可是干的反神明的事。”

    “可是,可是黑潮……”露娜摇头,“你……你或许不明白,黑潮意味着什么。”

    “呃……那个阵法的确庞大复杂到夸张的地步,我自己一辈子也弄不懂的,但是好歹我也继承了许多东西,这是一次运气吧。”

    露娜用她那双翠绿的眸子深深的望着天闲,隐隐竟含有一种恐惧,“运气……巧合吗?你知道,所谓的命运……就是无数看似巧合的必然吗?”

    “神的使者……没有人知道神的使者是什么样子,又会以什么样的姿态降临,甚至……他会走过什么样的命运来完成他使者的使命。”

    天闲真的没想到,露娜竟然会在畏惧自己,她的眼神带着毫无掩饰的畏惧。

    “露娜姐姐。”天闲轻轻抓过她的双手,按在自己脸上,“我不是什么神使,就算是,你看……也是一个你可以随便蹂躏的神使,无论我到底是什么,我都是你的弟弟,你喜欢的话就是你的干儿子,我会一直在大家身边,一直保护每一个人,保护这个我们生活的世界。”

    露娜的眼神开始抖动起来,她第一次用小心翼翼的力度抚摸天闲的脸颊,“小鬼,我……还能这么叫你吗?”

    “可以。”

    “那……我可以捏你的脸吗?”

    “可以。”

    轻轻的,露娜揉着天闲的面孔,揉着揉着,眼中浮出了淡淡的泪光,“小鬼,无论你是什么,如果你可以……就救救这片土地,救救我们……”

    低下头,两滴晶莹泪珠滑落,露娜微微颤抖着:“我们在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上挣扎,亲眼看着亲人离去,亲眼看着家园被毁,我们只能选择沉默,因为一切都无能为力,一切都……一切挣扎,只是证明我们更加弱小……”

    “我会的,如果我可以,我一定会的……”天闲抹掉露娜脸上的泪珠,“我保证!我向露娜姐姐保证。”

    露娜吸了吸鼻子,忽然破涕为笑,笑的无比开心。左右打量着天闲说道:“无论你是什么,我如果有这样一个弟弟,我都已经非常值得了。”

    天闲也露出笑容。“要不认我做干儿子吧。”

    露娜打开天闲的手,笑骂道:“想得美!老娘我……”

    “正值青春貌美。”天闲接话道。

    露娜一愣。然后不由大笑起来,“你这个小混蛋……”

    众人听到露娜大笑,奇怪的看过来,但也都没在意,露娜向来都是又哭又笑,精神百倍的折磨天闲的,大家很习惯了。

    黑潮在日落时分停止了。

    森林中魔鬼的嚎叫声也彻底消失,充满了清新森林气味的风吹来。还捎带着远方的鸟鸣声,整个森林仿佛消耗了太多精神的巨人,安静的陷入了沉睡。

    露娜站在树尖上眺望整个森林,对身后的天闲说道:“所有的黑潮都是因为森林的生气耗光而停止的,而这一次森林还活着,小鬼,你或许现在还不大明白,你做了一件让所有东部王国的子民无法相信的事。”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天闲到现在还是有点疑惑。

    吹着和煦的风,露娜爽朗的大笑,“现在你或许不会知道。但很快你就会明白这件事的意义,东部王国千年来笼罩在黑潮的阴影下,而这一次。你的到来打破了某种规律,或许这是一次转机,或许这是一次灾难的开端。”

    “那么自然是好的转机喽。”

    “小鬼,你要谦虚。”

    “谦虚就变成恶棍了,我才不干。”

    “哈哈哈——”

    众人收拾停当,在黑潮完全停止后又等了一段时间,随后才开始行动,天闲没有选择立刻离开,而是向前重新回到了黑潮的“核”所在的位置。

    “核”已经熄灭了。那盘曲的树根中已经不再有猩红的光芒闪烁。

    剥去外面的树根,“核”裸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内。

    核就好像一块红色的水晶。仿佛凝结着血液,但外部已经干涸泛白。天闲用荒尘大剑将核敲开,找到了中央位置还猩红依旧的一部分。

    把这部分敲下来,小心的包好,天闲满意的点点头,“好了!我们离开这里吧!”

    众人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迅速离去。

    当所有人都走过最后一棵巨大的黑色树木,完全脱离黑潮范围的时候,回头一望才真正的体会到黑潮带给人的震撼。

    铺天盖地的黑色巨木矗立在一片墨绿的低矮的森林中,仿佛无数巨大的墓碑,在远处还能看到黑潮过后的痕迹,广袤的森林无论是低矮的灌木还是高耸苍穹的巨杉全部被撕成了碎片,一望无际的森林中出现不知道延伸多远,横跨十几公里的巨大缺口,仿佛是一场屠杀。

    一切都被粉碎了,哪怕是土地。

    “从没有人知道每一场黑潮到底要吞噬多少生灵。”露娜望着黑潮的痕迹,神色黯然,“每一个种族都在不断迁徙,不知何时……或许就永远的消失了。”

    “知道吗小鬼,在东部王国不需要坟墓,因为每一寸土地都会被黑潮蹂躏,所有的生灵最终的归宿都是被黑潮撕碎,在活着的时候,或者在死后……”

    露娜长长叹息着笑了笑,“唯一的好处是,偶尔会有远古的遗迹在黑潮过后会显露出出来,精灵王预言中所说的秘宝,一定就是这样被发现的。”

    “但愿我们这一次能找到能阻止那些诸神回归的东西。”

    “他们的诅咒已经蹂躏这片土地太久了,拼上性命,也绝对要阻止他们回来!”

    天闲绝对没想过,自己会看到这样的场面,平静下来的黑潮矗立在那里,却比移动的黑潮更震撼人心,这种惊人的破坏力,这种近乎不可阻挡的冲击力……这只是那些诸神遗留在这片土地上的部分力量而已。

    一场黑潮如果在人类大陆发生的话……

    “我们走吧,先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的过夜,明天继续赶路。”

    大家就近找了一个还算安全的地方扎营,好好的休息了一晚,这一晚大家可算是睡的安稳,再没有谁提心吊胆。

    等到天亮,大家精神奕奕的醒来,仿佛都换了一个人一样。

    老卡布毕竟是这里的土著,没用多久就辨识出了大概方位,拿出地图比对一瞧,不由哭笑不得,这次被卷进黑潮的时间不长,可是却被黑潮带出了很远的距离,而更加没想到的是,这里居然已经距离狮人大族长的部落没有多远了。

    “看来我们还搭了一个顺风车。”天闲收起地图,不由心情大好。

    拍拍腰上的小笼子,天闲小声说道:“去告诉凌,最近一两天准备移动寒古塔。”

    咕噜在霍姆到来之前就已经变回原形了,现在整个队伍不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一个人。

    笼子里响了几声,咕噜显然已经返回寒古塔了。

    按照地图,再在老卡布和霍姆的精确引导下,大家找到大族长的部落时天还没黑。

    然而,这里已经空空如也。

    在一片百多米高的巨木从庇护下,林间空地上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村落,看起来足有青狮部落十几倍的规模,村落周围有完善的防御围墙,正门竟然是一米厚的岩石雕成的,村落内房屋整齐,水井石柱到处可见,硕大的兽栏也说明了这个村落曾经有数量众多的狮人曾经居住过。

    在村落正中有一间巨大的石屋,屋子中的摆设颇为精细,大多是石制的,前堂很大,还有一张硕大的石头椅子,这里似乎是村庄管理者议事的地方。

    大家在这里转了几圈,发现一切都没了,别说食物,就连一块毛皮都没有留下。

    “神使大人,看来大族长不知道黑潮会停止,所以已经提前带着族人们迁徙了。”老卡布走上来,毕恭毕敬的说道。

    天闲叹气,没想到扑了个空,“知道他们去哪了吗?”

    “这次黑潮很难被提前察觉到,我想大族长还没走多远,我们仔细查看应该能查到痕迹。”

    “不用查了,一定是向与黑潮相反的方向。”露娜歪着头望了望一个方向,“这个狮子头看来还有点能耐,居然能提前知道这次黑潮的到来,我已经听到了,那边的风里有狮人特有的咆哮声。”

    听风者露娜,这个名号可不是白叫的。

    “我们现在赶上去来不来及在大族长那蹭晚饭?”天闲问。

    “那要你先能证明自己神使的身份,并且打跑那几个冒牌货才行。”露娜笑着答道。

    --

    说是双更,第二更似乎太晚了,再来的话还是白天双更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