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三十章 归附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疼疼……疼……”

    天闲两条眉毛可劲儿的跳着,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古丽给自己包扎手上的伤口,本来这样的伤天闲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但伤在手上,难免不方便,方良作为队伍的医师本该负起这个责任,但天闲更喜欢让古丽来帮自己包扎。

    “活该!谁让你非要去接那个霍姆的斧子,那样的狮人战士怎么能去硬碰硬!”古丽没好气的瞪着天闲,手上倒是足够温柔的包扎着伤口。

    天闲嘿嘿而笑,“要不然你不就没机会来给我包扎伤口了?”

    “呸呸呸!要不是没人愿意,我才懒得理会你。”古丽哼着,脸颊却微微红了。

    天闲特别喜欢瞧她这种似嗔又怒,还有点欲遮还羞的模样。

    “哎……你还是这样凶巴巴的,今后怎么可能嫁得出去?”天闲无奈的哀叹。

    “嫁不出有什么关系?嫁不出去就嫁你喽。”古丽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随后忍不住‘噗嗤’一笑,“反正我都在你这里赖了这么久了,不在乎赖一辈子。”

    天闲注视她,轻声说道:“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你嫁人了,我该怎么办?”

    古丽动作顿时停住了,抬起目光望着天闲闪闪发亮的眼神,胸口不由热了起来。

    但她什么也没说,垂下目光继续小心翼翼的为天闲包扎伤口,然后才小声呢喃:“不会的……没人能抢走我,就算是那些神灵。”

    “呃……我是说到时候我能不能不送礼金?你知道现在大家看起来不错,其实蛮穷的。”天闲可恶的声音立刻打碎了少女美丽的幻想。

    古丽气鼓鼓的瞪着天闲,瞪着瞪着,忽然挺胸抬头,胜券在握般的笑着说道:“到时候我把凌拐走。雪一定也跟着走,四姑娘也不会留给你,到时候看你怎么办。哈哈!”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发现自己的调戏又失败了。最近这种情况的频率有上升的趋势,古丽不再吃这一套了,还会反过来调戏自己。

    “女人怎么这么心狠?”

    “哼哼!才知道女人心狠吗?知道也晚了……”古丽‘呼呼呼’的笑的开心。

    古丽确实是很开心的,特别是最近的一段时间。

    因为她能感觉到天闲眼神的变化,依旧经常会是那种色迷迷的,满含恶意捉弄的眼神,但多了一点从前没有的,一点柔软的平静。

    古丽明白自己天生的这副身姿无比诱人。但能引诱的只有男人的一时冲动,如果一个男人看着你的目光没有野性,他一点都不会喜欢你,可如果只有野性,没有丝毫柔软与平和,那么只是始乱终弃。

    无关乎**,也无关乎双方协议的约束,双方的默契在微妙的发生改变,古丽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她如此期待着这样的变化,以至于有时候会兴奋的睡不着。想着下次是不是应该把领口开的稍微等低一点,然后又会暗骂自己花痴,最后为自己独自折腾而懊恼不已。觉得自己不可救药。

    然后第二天依旧精神焕发的出现在天闲面前。

    古丽发觉,自己愈发的依赖着这个好像有点不靠谱,总是做些奇怪事情的小男人了。

    最近总是被古丽反调戏的天闲对此倒是也习以为常了。

    “怎么大家都不在?”

    “因为你这个神使大人施展了神迹,把那些青狮人还有索门带来的两个家伙吓的不轻,大家正借着机会多套取情报,不过凌好像被空奶奶叫回去了,好像有什么特别的事。”古丽头也不抬的飞速回答。

    见周围没人,天闲问道:“你和凌……似乎忽然要好起来了?”

    古丽歪着头,神秘的笑了笑。“怎么,不高兴吗?女人之间打架可是很麻烦的。男人会不得安宁。”

    天闲挠挠头,“我只是……只是有点奇怪。”

    把伤口处理好。古丽开始细心的缠绷带,“就是……互相理解了吧,她原本以为,以为我是一个凭借姿色迷惑男人的女人,我觉得她是个被天生疾病折磨的心理扭曲的疯子,但上次集会的时候,我们对各自的经历都有了很多了解……”

    古丽抬起头,望着天闲说道:“刚才你有一句话说错了,女人不是心狠,而是弱小,在这个世界上女人比男人更难生存,心狠……只是为了活下去。”

    低下头继续缠绷带,“不幸总能让女人互相理解吧……应该就是这样。”

    天闲觉得话题似乎忽然有点沉重了,“抱歉,我……我没想到。”

    “没关系,我们没有值得庆幸的过往,只有伤痕,所以……我希望你珍惜我们。”

    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天闲不由得郑重答道:“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古丽笑了,笑的好像一条小狐狸,和天闲有八分相像。

    天闲顿知上当,咳了一声,“当然,你还在考察中,像你这样又蠢又笨的女人,讲道理我是不会理的。”

    古丽笑的直流眼泪……

    意识到今天似乎有点抵挡不住,天闲直接转移话题,“那些青狮部落的人还好吧?”

    “他们就在外面。”古丽指了指窗外,“屠戈正在和他们说话,露娜他们正在审问那个索门。”

    “说起来……”古丽忽然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你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硬接了那个霍姆的斧子,上次在食髓森林中也是,后来还让凌打伤过,我知道你的身体和野兽一样强,可……”

    古丽是唯一一个看到了天闲在食髓森林中身体变化的人,这段时间天闲接连受伤,大家虽然很关心,但见天闲浑然无事,习惯性的以为这是天闲身体强健的原因,但古丽知道事实并非是这样。

    天闲神秘兮兮的眨眨眼睛。“我是半神之体,你相信吗?”

    古丽一指头戳到天闲脑门上,“说正经的!你没有对大家说。我也只好保守秘密,这样心里很难受的。好像在欺骗大家。”

    天闲听了这话,指了指门口,去把门关好。

    古丽神色古怪起来,“为什么要关门。”

    “去吧去吧!快去!”

    古丽只好去讲门好好关上,还看了看有没有人在附近,确定短时间没人回来打搅,这才回来,结果一眼瞧见天闲已经脱了外衣。赤着上身正等着她。

    “你……你这是干什么?”古丽一下瞪大了眼睛。

    “嘘……小声点,快过来。”

    “我……我不要。”

    “什么不要!快过来!”

    “你……你别过来,外面好多人的!”

    对峙了三分钟,天闲懊恼的把古丽抓到了身边,不客气的敲着她的脑门,“笨蛋!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是要你看看我的身体。”

    古丽坐在天闲身边,脸上红晕未退,知道是自己心乱误解在线,但当然不能服软。忍不住嘀咕:“臭男人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

    “仔细看看!”天闲来回晃了晃肩膀。

    “都说了有什么……啊!”古丽忽然惊讶起来,因为她终于发现,天闲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

    彻底的痊愈了。那些恐怖的贯穿伤,那些割掉了血肉的巨大伤口全部消失了,甚至连伤痕都没有留下。

    “这……怎么可能?”

    伸手捏捏天闲的胸口,肌肤柔软细腻,压根就没有受过伤的痕迹,但是古丽清晰的记得这里本应该有一个巨大的贯穿伤,甚至当时自己以为天闲要死了……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古丽惊愕的望着天闲,“你身上的伤呢?就算你治的好,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没有伤痕!?”

    “痊愈了。”天闲眼中闪着莫名的火光。“我刻意没有进行治疗,但是那些伤已经痊愈了。连伤痕都没留下。”

    说着,天闲穿好了衣服。“我也不是很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我没有对大家说,不想大家平添猜测和担心,我很清楚这是食髓森林对我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这次来东部王国,我也想把这件事弄清楚,大小姐说过,食髓森林这个阵法就是出在东部王国。”

    “会是……坏事?”古丽本来十分惊喜,但天闲的口气让她有些担心。

    “自己的身体出现了莫名的变化,总还是不能就直接相信这是好事,这件事只有进入过食髓森林的你最清楚,所以我查明真相之前,尽量替我保密。”

    说着天闲微微一笑,“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

    古丽显然不这么想,她的眼神中满是担忧,“我倒觉得你该好好和大家商量一下,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的,如果这真的不是什么好的变化,我……我……”

    咬咬嘴唇,古丽低下头,“我不像其他人那么聪明,许多事我想不出办法,这件事只有我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可是……可是我也会担心的,我……”

    “我觉得还是……”古丽少有的坚决认为不该按照天闲的想法来做,但她的话音到此为止了。

    天闲已经穿好衣服,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

    满怀软玉温香,嗅着古丽发间的气息,天闲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一直以来你都是这样默默关心着我的,尽管我不是你应该选择的那个人,但我会尽量成为那个人的,而这件事的阵法是食髓森林,就连三角都对此毫不知情,大家不可能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现在大家都很紧张,帮我隐瞒这件事,好吗?”

    古丽觉得……

    天闲变的好高大,已经能完全抱住自己,肩膀宽阔,胸膛厚实,已经可以让自己依偎……明明不久前还是个小不点儿。

    “你……赖皮。”轻轻吐出一个声音,古丽却明确的做出了回答。

    天闲很快放开了古丽,因为是不能长时间抱着她的,否则无论是那渐快的呼吸还是口鼻呢喃声已经身体轻微的摩擦,都足以让人开始失去理智。

    “我们出去吧。”

    古丽赶紧整理一下其实十分完好的衣衫,拍拍脸颊,“嗯!”

    经过之前天闲的“大展神威”,青狮部族已经把天闲一行全部请到了村庄里来,村里大多数人都在聚集在空地上,屠戈正在和他们说着什么,而其余人则大部分聚集在不远处,似乎正在审问那个索门。

    至于霍姆和另外一个狮人,责备可怜的绑在了一边,看来屠戈是要等一下才料理他们两个。

    “神使大人!神使大人!”

    天闲才从族长大屋里走出来,青狮族长就忙不迭的叫开了。

    天闲走过来,笑着打量一下这位站在所有青狮战士最前面,面色紧张而又尴尬的青狮族长,“族长,有什么事吗?”

    这青狮族长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五体投地的颤声说道:“是青狮部族愚钝,被假冒的神使迷惑,还请神使大人体谅我们只能听命行事,起码……起码放过我们孩子们!”

    天闲眨眨眼,看了看屠戈,屠戈在一旁虎视眈眈,一副要杀光所有人的样子。

    看来是屠戈放了什么狠话,吓坏了这位族长。

    对屠戈眨眨眼,屠戈瞬间明白,点点头表示该问的差不多都问过了。

    “起来吧,谁也没说要杀光你们啊。”天闲笑着坐在了旁边的石礅上。

    “呃……”青狮族长不由抬起头,心虚的看了看屠戈,屠戈一眼瞪回去,他赶紧又低下头。

    “屠戈是千辛万苦才找到我的,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来到东部王国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能拯救在这片土地上挣扎求存的生命,你们只要没有真的做错,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青狮族长顿时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立刻招呼所有族群跪倒了一大片,对天闲感恩戴德。

    “我知道你们没有选择权,大族长的命令你们不能违抗,现在我也不要求你们帮我做什么,我们离开的时候你派出两个熟悉路的人,为我们带路打点,我们自己去见大族长。”

    “神使大人放心,之前是我们愚蠢,您的仁慈深深让我们惭愧,既然神使大人要去见大族长,那么我亲自带路,还请您答应。”

    狮人果然是个耿直的种族,天闲也没想到这位族长居然会毛遂自荐,这绝对是带着感恩和赎罪的心意而来的。

    “好,多谢族长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