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二十九章 神迹之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在天闲等人诧异的目光下,与索门同来的那个黄棕色狮人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在索门面前跪下,以双手接过了他手里的那个小瓶子。

    “愿神赐福你。”索门说完,带着另一个狮人向后退了几步。

    得到瓶子的狮人站起身,转身过来面对天闲等人,眼中一片凶光闪烁,“你们这些狡猾的人类,还有可耻的背叛者,你们今天将受到审判!”

    屠戈排众而出,大声说道:“霍姆!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被称为霍姆的狮人轻蔑的说道:“我当然记得你,异种!”

    这个字眼儿深深的刺激着屠戈的怒火,但他极力忍耐,“霍姆,我们也曾一起狩猎,作为石斧部落的战士,你不该轻信这个人类!我受命前往人类大陆寻找精灵王预言中的神使,如今我完成了我的任务,你现在应该带我们去见大族长!而不是在这里阻拦你的兄弟!”

    “兄弟?”霍姆冷笑,嘴角全是寒光,“如果不是大族长的怜悯和仁慈,我怎么会与你这样的异种一起狩猎,你要清楚,你之所以能成为石斧部落的战士,那是因为大族长的宽厚,而不是因为你可笑的牙齿和爪子,就像你那可耻的妹妹一样,没有谁愿意与你们这样的异种为伍。”

    天闲知道要坏事,对于屠戈,绝对不要轻易去提他的妹妹,这凶猛嗜血的狮人心中,那是唯一一块柔软的地方。

    “屠戈!”天闲出声,示意他后退。

    屠戈没有动,每个人都清晰的看到他脖颈的毛发微微浮动,那是他愤怒而要发动攻击的先兆。

    但屠戈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冷静了下来。

    “我妹妹在哪里?”

    霍姆的笑容中似乎掺杂了几分残忍的味道:“谁知道呢,但应该被照顾的很好。毕竟那种奇怪的东西,小孩子总是很喜欢的,很可惜她只有这么一点用途。如果她能长的正常一点,或许会对部落的雄性更有帮助。”

    屠戈狂吼一声。爪子瞬间弹了出来,“霍姆!我要你为你的话付出代价!”

    霍姆哈哈大笑,“愚蠢的东西,你以为你能战胜我吗?”打开那个瓶子的木塞,霍姆将瓶子里的液体倒入了口中。

    天闲眼神一凝,霍姆居然把那瓶子里的东西直接喝掉了。

    在霍姆喝掉瓶子里液体的时候,屠戈已经狂吼的扑了上去,闪着寒光的爪子直接抓向霍姆的脖子。

    “啪!”

    霍姆摔碎那个空瓶子。眼中透出一层血光,“来吧!让你见识一下神的力量!”

    “吼——————”

    霍姆喉咙里炸出惊人的怒吼声,树木为之瑟瑟发抖,他的身体瞬间膨胀了一圈,全身肌肉鼓起,青筋暴跳,犹如吹起的气球,单手一挥直接抓住了屠戈探向脖子的手。

    紧握屠戈的手腕,霍姆双目燃火般的散发着异芒,“只会抓啃的蠢货!你永远不会是一个真正的战士!”

    单手一推将屠戈推开。另一手同时拔出战斧,旋风般抡起,直劈屠戈的脑袋。

    屠戈也是吃了一惊。霍姆他是认得的,在部落时两人还曾经一起受命狩猎,他的实力屠戈很清楚,但现在他的力量已经今非昔比,居然单手就能把自己逼退。

    猝不及防之下,屠戈只能选择后退,那斩风狂风般扫过,“咣”的一声砍在屠戈肩头,好在屠戈退的够快。只把肩膀的护甲劈碎。

    被逼退的屠戈心中怒火更胜,四肢触地。立刻就要兽化,就在这时天闲的声音传来。

    “屠戈。你这样只会害了你妹妹。”

    战斗中的狮人是听不到任何杂音的,但这句话却如魔音入耳,让屠戈停了下来。

    天闲对屠戈招招手,“相信我,平静下来,我来解决这个大个子。”

    屠戈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霍姆,站起身,选择了后退,已经回到东部王国的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救回自己的妹妹,而现在他唯一能相信的,也只有天闲而已。

    霍姆哈哈大笑,“屠戈,你去了人类大陆,结果从一个劣等战士直接变成了懦夫,哈哈哈!”

    “他只是和你不同,不是一个白痴而已。”

    天闲走了出来,脸色颇为凝重的望着身体异常膨胀的霍姆。

    霍姆显然保存着极高的理智,他依旧是他,只是身体忽然膨胀了很多,变得强而有力,而且力量似乎增长的极其夸张,屠戈身体的力量天闲是知道的,这个狮人战士真的能捏碎石头,打穿铁板。

    霍姆一只手就推开了猛冲上来的屠戈,无外乎刚才推翻了一辆迎面撞来的高铁列车。

    天闲怀疑这和腐血有什么关系,但霍姆的状态和感染了腐血又不相同,这让天闲十分疑惑,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瞬间让一个人的身体发生这样巨大的变化,那个瓶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不管里面是什么,天闲知道自己先摆平这个霍姆是没错的,自己这个神使的身份一直是嘴巴说的,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四姑娘早在之前就提出要证明一下身份,现在正好是个机会。

    脑子飞快转了几圈,天闲的表情庄重了起来,甚至于竟然变得有那么几分神圣。

    “愚蠢的狮人,你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可怜的智慧无法理解眼前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我希望你简单的头脑依旧能感觉到危机,现在放下你的斧子,向我忏悔,我或许会考虑饶你一命。”

    “哦哈哈哈哈哈…………”霍姆放声大笑。

    “噗……”对面这边,墨桑是第一个不小心笑出来的,其余人绷着脸,尽量不笑。

    凌有点懊恼的揉着额头,“当初,就是被这个坏小子给骗了。天眼一族也是愚蠢的无可救药……”

    天闲的声音转冷,“或许对于你们,只有惩罚才是最有效的手段。渺小的东西,你很快就会知道你现在是多么的愚蠢。”

    霍姆咆哮一声。猛蹬双脚,那把巨大的战斧竟然一瞬间劈到天闲头顶。

    好快!

    天闲又是吃了一惊,这霍姆如此硕大的身躯,却简直快的不可思议。

    “砰!”战斧劈在地上,顿时劈的土石崩裂。

    让人诧异的是他似乎劈歪了,天闲根本没动,这一斧子就贴着天闲的身体劈在了腿边上,稍微偏一点点。天闲的手就要被劈下来了。

    一击不中,霍姆似乎愣一下,但也仅仅是愣了那么一下而已,怒吼声中战斧抡起再次劈下。

    “砰!”土石爆碎。

    居然又劈歪了!!依旧是擦着天闲的身边而过。

    “你的武器在颤抖!”天闲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举步向前走去,“跪下吧!蠢货!你将死的痛快!”

    霍姆的双眼彻底红了,作为一个战士怎么可能两次失手?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

    狂吼着,霍姆凝聚全身力量对准天闲的脑门狠狠劈去。

    “砰”的一声,土石飞溅四射,打到天闲身上。但天闲身体似乎有一层护盾保护,土石自动被弹飞,这一次显然又劈歪了。

    所有人。不仅是那些青狮人还是索门都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了,对面屠戈他们更是觉得诡异,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都是一脸的纳闷儿。

    霍姆简直要发狂了,对于一个战士,一个猎手来说,敌人就在眼前任凭攻击,但你无法击中对手,这绝对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不可知的外力在强行干扰自己攻击。

    “你这个邪恶的人类!到底耍弄什么把戏?”霍姆抡起战斧,全身肌肉再次暴涨一圈。对着天闲疯狂劈砍。

    硕大的战斧捣药锤般落下,密集的在天闲身边周围劈砍。地面被轰炸的四分五裂,潮湿的泥土和随时激烈飞溅崩散,那场面犹如一个巨大的**怪物在疯狂掘地。

    然而,让所有人后背微微有些发凉的是,无论霍姆如何的努力,他始终无法击中天闲。

    天闲也没有闪避,就那么向前慢慢走着,向霍姆靠近着,每一步都那么清晰,那么轻巧,霍姆疯狂的攻击好似浓夏的淅沥微雨,只给闲庭信步增添一点情趣。

    霍姆终于停止了攻击,因为天闲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他所有的攻击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片疯狂的痕迹,却连对手一根毛都没伤到。

    “这……这是邪术!”霍姆呼呼喘着粗气,眼中流露出几分畏惧。

    “邪术?”天闲抬起头看着这个高大无比的狮人,“真是蠢的不可救药,好吧!看在你敢于攻击我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这次还是无法伤到我,那么你就要受到惩罚!”

    怒嚎一声,霍姆没有攻击,而是先狠狠的对着自己的脑袋打了一拳,这一拳沉重的无比,打的骨头吱吱作响,牙齿都飞了几颗的霍姆回头来狂吼着抡起巨斧对着天闲就劈。

    怀疑自己受到了精神控制……天闲心中啧啧称奇,霍姆这样做,说明他的神智是完全清醒的,有着非常清晰的自我思考。

    这一次,天闲站住了脚步,并且抬起一只手。

    “轰!!!”

    战斧终于命中了天闲,但却没能砍到身上,天闲单手接住了战斧,尽管双脚被狂暴的力量砸进了地面,但五指依旧牢牢抓住了斧刃,身体笔挺没有丝毫弯曲。

    “满意了吗?”天闲的目光扬了起来,话音中满是嘲弄。

    霍姆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的天闲,这一击倾尽全力,怎么可能被一只手接住?这可是神赐予的力量,神的力量怎么可能会被抵挡?

    猛然间,一股剧烈的灼痛袭上手掌,霍姆惊叫一声放开了战斧,发现战斧不知何时已经变得火红,散发高热并且开始慢慢的融化。

    “你……你到底……你到底是……”霍姆惊愕的后退,战意全无。

    随手丢掉那把战斧,天闲把手一背,轻松的笑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神力的全部了吗?”

    脸上笑的轻松,其实天闲已经在暗骂自己愚蠢,这霍姆的力量简直是强大的惊人,刚才那一斧子险些把天闲直接拍扁,好在骨头够硬,勉强撑了下来。

    青狮部落那边一片哗然,大族长派来的人施展神迹,结果居然不低对手,而且似乎是被对手以更加接近于神迹的方式击败。

    天闲这一边大家都是松了口气,看到青狮部落那边的狮人们开始骚动,所有人都明白了天闲的用意,同时大家也都看到了天闲背到身后的手,那只手已经在剧烈的颤抖了,血正顺着指头不停的滴下来……

    这个时候,索门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忽然指着天闲大喝道:“这个人类的叛徒假冒神使的身份,意图不轨!我现在以狮人大族长的手令命令你们!立刻杀掉他!”

    青狮部族骚动起来。

    大族长的命令是绝对的,可是神使也是绝对的啊!那可是精灵王预言中的人物,精灵王可是比大族长更伟大的存在。

    “卑鄙的人类,你不必再继续蛊惑这些纯朴的狮人!”天闲向青狮部落朗声喊道,“我可以在一瞬间杀光你们,只是不想伤害东部王国的子民而已。”

    这句话的话音还未落,一道光影出现在青狮人群中,青狮部族的族长一声惊吼,已经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消失了。

    光影一闪,古丽带着青狮部族的族长出现在天闲身边,细剑已经横在他的脖子上。

    青狮部族顿时大乱,谁也没看清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瞬间,族长居然被抓了。

    天闲喝道:“愚蠢可以被饶恕,但执迷不悟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我以神的名义命令你们所有人放下武器!在我的面前臣服!否则,你们的血将染红这片土地!”

    忽然,青狮部落中有人惊叫:“快看!”

    在森林中,在坡地上,在高大的树木上,无数人影显露出来,将这块发生冲突的空地团团包围。

    显然,对方是人类,而不是狮人。

    青狮部族人口稀少,战士只有这么几十人而已,本以为的神使被击败,族长被抓,又见到这个阵势,当下毫不犹豫的全部纷纷丢下了武器。

    最高的那棵树上,一位老人面色古怪的站在那,像他身前一个看起来更加苍老的老妇问道:“空奶奶,那个小子让古丽传话说有好东西给我们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要全体出动?”

    空奶奶也是满脸疑惑,“谁知道呢,反正我们先站一会儿,在塔里呆久了,也该出来活动活动。”

    “哦,的确啊,这森林的气息比冰原和沙漠要好的多了,我们回去之后也种些真正的树木吧。”

    “嗯,这个提议不错,但需要买很多树种,恐怕花费不菲。”

    “没事的空奶奶,凌一定会帮我们的,只要她吹吹枕边风,一切好说嘛。”

    “嗯……凌真是好孩子,那就这么说定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