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二十八掌 索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墨桑并没有说明他到底是怎么被击败的,只是更加督促天闲努力练习他“教导”的新招数。

    这个所谓的新招数,在天闲看来,甚至于根本都不是什么歪门的招数,更像是拍脑门“脑洞”出来的所谓招数。

    依靠“感觉”来躲避敌人的攻击,从而站在主动的位置上,对敌人进行无情的压制,这似乎就是这个招数的精髓。

    而且这种感觉还不是胡来的,而且经过精准判断后的选择,而最主要的手段,则是感知对反的杀气。

    如果对方喝醉了,对敌的时候跌了一跤,那岂不是可能凑巧把自己砍死,那个时候的敌人一定是没有明确的杀气吧——天闲躺在地上喘气的时候忍不住的想。

    不过,怎么都好,墨桑是无比热诚的认为自己教给了天闲一个天下无敌的招数,并且拼命的督促天闲在青狮部落还没有发回信息的这几天时间里努力练习。

    天闲虽觉得不靠谱,但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毕竟自己有能量触手这个秘密武器,这正好能对这个招数有极大的辅助效果,虽然闭上眼睛并不能知道面前人的精确长相,但他拿着一把杀气腾腾长刀砍过来时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三天时间里,天闲都在墨桑的折磨中度过{,大家都听说墨桑要对天闲进行特训,似乎是在修炼什么秘密的招数,还不许人靠近,大家只好跟着屠戈四处游荡,一面熟悉东部王国的黑暗森林,一面等待青狮部落的消息。

    这三天时间里天闲倒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但是天闲在疲惫的躺在地上的时候,脑子却有了充足的时间思考。

    墨桑所说的内容。十分粗略简单,如果想在这个基础上有所成果,就算有能量触手辅助,也需要完善细节才行。

    临敌之时,最快的莫过于本能反应,那是发挥出身体潜能。回避危险的一种本能,十分接近人体能达到的极限。

    而经过逆心诀长期浸淫,目前又有能量触手感知外界气息的自己来说,这个身体的极限已经被极大极大的扩展,就算不包括身体能力的提高,单纯来算身体极限发挥比率的话,也要高出一般人很多很多。

    主动感知外界的气息再进行闪避,其实也就是另外一种先去“看”,然后做出反应的举动。只是这个方式更加精细,依旧是一种被动的回馈。

    如果能像火烧了缩手一样变成本能的话……

    胡思乱想的天闲脑海里慢慢跳出一个念头来——既然有能量触手的话,那么为什么不尝试记住对方的气息呢?

    能量触手可以精准的感觉到对方所散发出的任何能量波动,杀气自然也是如此,如果单纯的记住这种杀气,将能量触手的感知范围限制在身体表面,暗示自己感知到特定的气息时进行闪避……

    能量触手就好像一个可控的自动防御系统让身体回避一切先前记住的气息……

    “墨桑叔叔,我们再来!”天闲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

    “哦?你还能动的啊!那我们再来!”

    又是三天过后。

    青狮部落终于有消息传回来了。

    这天天闲正在和墨桑对练。经过几天的摸索,天闲已经渐渐的按照自己的思路有了一些进步。正想着如何再完善一下自己的新想法,不把这几天的努力白费,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喧哗声,似乎还有屠戈的怒吼声。

    “青狮部落有人来了。”光影一闪,古丽出现在天闲身前,她的脸色看起来有点难看。

    天闲避开墨桑的攻击。疑惑的望了望屠戈那边的方向,“你们在吵什么?”

    古丽皱着眉答道:“狮人部落大族长派了三个人来,两个狮人,另外一个……是人类。”

    “人类?”

    “嗯,先前我们得到的消息中所说的那几个人类。但不是为首的那个女孩,这个家伙叫索门,自称是神使的信徒。”

    “神使的信徒?”天闲转转眼珠,“也就是说那个女孩自称是神使了,那我们这一大群岂不是都成了冒牌货,走!我们去瞧瞧!”

    古丽轻轻拽住了天闲。

    “怎么了?”天闲见一向比较乐天的古丽,这次竟然似乎有些忧虑。

    “你别忘了,我们……也是冒牌货。”

    天闲愣了下,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是什么神使,当下理直气壮起来,“大家都是假的,凭什么怕他们?我们人还比较多,了不起打跑他们!”

    古丽无奈的叹气,“他们是有备而来,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取得了狮人大族长的信任,现在那个索门是带着大族长的命令,青狮部落已经在和我们对峙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古丽紧锁眉头,进入东部王国的第一步就这么不顺利,看来狮人大族长已经相信了那些人,根本没有要见自己的意思,这么说来的话……

    天闲思考了一下,“臭女人,现在有件事要你去办,你仔细听好了。”

    叽叽咕咕说了几句话后,天闲点点头,“就是这样。”

    古丽听完天闲的话有点发愣,“你……你这样岂不是。”

    “这或许是唯一有效的办法,去吧!总之不会有坏处的,屠戈是这么告诉我们的。”

    古丽有点哭笑不得,“好吧,反正到了这个地方……或许就应该这么办。”说完古丽身影一闪直接没了影子。

    “小子,这件事你做的不错,不过你的失误就在于让一个女人去做这件事,如果你稍加考虑的话,就应该知道让我去做这件事才是最好的。”

    天闲的目光在墨桑腰间的三把长刀上一一扫过,“墨桑叔叔,你对生命的态度和她是不一样,虽然的确会更好,但……恐怕会有误伤。”

    墨桑嘿嘿笑笑,“小鬼。我再教你一件事,活的越久的人,就越怕死,他们就越知道生命的可贵。”

    说完,墨桑有点无聊的摸了摸下巴,“本以为可以通过这个青狮部落省去和那些狮人间的麻烦。到头来似乎还是不行,我们走吧,别叫那些家伙等急了。”

    当天闲和墨桑赶来的时候,狮人部族数十人已经将正在熟悉森林的屠戈等人逼在了一个空地上,每个人都手持武器,满脸杀气。

    “黑!快来!那些家伙在那!”一见到天闲,雪立刻招了招手。

    天闲从容的在几十个狮人身边走过,每个狮人在这个时候的双目都有些发红,天闲感到了一种渴望。一种**,这些青狮部族的狮人已经和昨天不同,他们似乎极度渴望着什么。

    但即使这些狮人似乎要扑出来将所有人咬碎,但他们没有动手,天闲和他们擦肩而过,也看到了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三人。

    这三人显然不是青狮部族的人,其中两个黄棕色狮人身材更加高大威猛,而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人类男子。

    来到自己人这边,雪上来抱住天闲的胳膊。迫不及待的指着对面说道:“看,冒充我们身份的人来了。”

    天闲差点被逗笑了,轻轻捏捏雪的鼻尖,小声说道:“笨蛋,我们也是冒充身份的。”

    雪茫然了一下,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这边也不是所谓的正牌神使。

    “我们就是真的。”雪低声嘀咕。

    屠戈浑身散发着一种不详的杀气。他的白色绒毛在微不可见的飘动,目光紧紧锁定对面的人,他沉声对天闲说道:“大族长不见我们,并且派人命令青狮部族驱逐我们。”

    天闲点点头,“是不是还有条件。否则就杀光我们?”

    凌十分奇怪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要寒古塔!”

    天闲微微一笑,“看那些青狮人们一副眼红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轻易放我们走。”

    “我们没有动过青狮部族一针一线,但他们却想着要抢我们的东西……”天闲看了看屠戈,“这个在东部王国很常见吗?”

    “在这片土地上,这是正确的选择。”屠戈缓缓回答。

    “哦……”天闲有点可惜似的点了下头,“那我也就没什么好内疚的了。”

    说着,天闲向前走了几步,大声向对面喊道:“你就是那个索门吧,冒充神使可是要受到神灵惩罚的,如果你现在回头的话,或许还有退路。”

    对面的那个索门是一个表情漠然的中年男人,他听了天闲的话,神色才稍微活络了一些,眉眼动了起来。

    这一动不要紧,天闲可是吃了一惊。

    这人,好诡异!

    但凡是人,身体的动作都是和谐统一的,这是一种生物本能,就好像走路会自然摆臂保持平衡一样,身体机能无时无刻不在维持生命的平衡和活跃。

    以天闲医者的角度和逆心诀对身体平衡的深度解析角度来观察的话,一个人只要稍微看上几眼,从身体的特征和习惯性的动作就可以大概判断一个人的身份状况。

    比如古丽,她走路的时候虽然看起来随意,但是步伐的大小基本都是相同的,而且脚步很轻,即使穿着多关节的金属战靴也几乎没有声音,身体笔直挺拔,腰身纤细但却不会像有些女人走路水蛇腰大幅度扭来扭去的模样。

    这是一个经过严格训练的战士所特有的特征,而且从脚步来判断,古丽擅长的不是正面战斗,而是突袭和刺杀,她平常都穿戴紧身皮甲,唯有在双脚上金属战靴,说明她的双脚有特别之处,要么是重点保护的对象,要么是具有极大杀伤力的部位。

    这些只要看上几眼就可以判断。

    但是现在天闲对于眼前的这个索门却无法判断。

    在他似乎才意识到对面有人而抬眼看过来时,他的身体居然是丝毫不动的,没有自然的挺胸、收臂、直腿等动作,而且眼神也异常的冷漠僵硬。

    这不该是一个正常人会有的动作,或者说不该是一个正常的身体该有的动作。

    瞬间以能量触手小心探查了一下这个索门身边的气息,确定这个家伙的确是一个正常的活人,身体散发着热量,心脏在怦怦跳动,血液也在正常的流动后,天闲谨慎了起来。

    这绝对是一个十分不同寻常的家伙。

    “你,就是那个冒充神使的天闲。”索门用一种优雅而冷漠的腔调说道。

    天闲心中一气,这个好像死人一样的家伙,口气居然这么猖狂,上来就用鼻子看人的说别人是假冒的。

    “冒牌货,说这些话小心诸神会惩罚你!”天闲冷笑了一声,“我不知道你们用什么手段迷惑了大族长,但是现在我要求你们立刻从这个地方离开,否则的话我将不能保证你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逼视着索门,天闲沉下声音,“这里是东部王国,一切都可能发生,对于你们这些心怀不轨的人,这里没有优越的法律可以保护你们,你们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丢尽森林,然后变成森林的养料。”

    索门微微一笑,“我出发的时候,主人对我说这不是一次轻松的任务,我也早有准备,所以我不想和你多费唇舌,现在交出你们的那座塔,然后从这里永远的消失,再也不要踏足这片神圣的土地,这样的话我可以放过你们,否则,杀!”

    这个该死的混蛋口气居然比我还硬!

    天闲心中不由嘀咕起来,现在狮人大族长已经被这些人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迷惑了,显然大族长对他们深信不疑,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家伙肯定有什么依仗才对,否则几个人类出现在东部王国直接说自己是神使而毫无凭据的话,那么现在肯定已经埋骨在森林中了,这个索门这次敢带着两个狮人就出现在这,恐怕也是有所依仗的。

    “我如果说不呢?”天闲轻蔑的一笑。

    “年轻人的投机者,如果你现在不听从我的劝告,那么你将面临诸神的怒火。”索门说着,从腰间拿出一个不大小瓶子来。

    “这是你最后的几乎,如果你依旧执迷不悟的话,你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瓶子?

    天闲有些疑惑,一个瓶子能做什么?(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