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二十六章 歪路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等待狮人部落回信的第二天,屠戈依旧要带领众人进入森林,就近讲解森林中危险之处,而天闲则早早起床,来到了墨桑的房间。

    墨桑早就醒了,天闲进门的时候,他懒散的靠在窗前,望着窗外从黑暗中渐渐露出神色身躯的森林,脸上的神色和以往一样让带着随性。

    对于墨桑,天闲的态度比从前更加谨慎了,一年多前天闲对墨桑的了解仅限于他是一个十分厉害的武者,但现在来看,墨桑并非仅仅是十分厉害那么简单。

    “小鬼,你觉得我怎么样?”

    天闲进门还没等打招呼,墨桑忽然问道,这问题问的天闲微微一愣,有点不知如何作答。

    墨桑转头注视天闲,“你以为我的实力在你见过的人之中,可以排到多少位?”

    “这……”天闲仔细想了一下,“我见过的人当初,各种各样的人物都有,普通的圣痕修炼者,武器修炼者,还有一些很奇怪甚至诡异的,甚至干脆是学者,大家擅长的不同,也不好比较。”

    “那么,使用刀剑的武者当中呢?”

    “应该,是墨桑叔叔最厉害吧,汉克大叔似乎也不是对手。”

    墨桑听到汉克的名字哈哈笑了两声,“真的斗起来,汉克自然不是我的对手,但他的剑是守护之剑,我的刀却是杀人的刀,的确不好比较。”

    天闲有些不明白墨桑想说什么,对于这些谁强谁弱之类的排名,冒险者们总是挂在嘴边,但其实并没谁真的在意,冒险者可不是一个靠名声吃饭的职业。

    墨桑更不像是在意这种事情的人。

    似乎看穿了天闲的疑惑,墨桑嘴角古怪的笑了笑。“我叫你来,是想要告诉你,有一个家伙和我很像。但他比我还要厉害,啊……厉害很多倍。”

    厉害很多倍!

    天闲有些震惊。有人比墨桑更加厉害这一点并不奇怪,但能比他厉害许多倍,这就有点不敢想象了。

    但天闲自然是相信的,墨桑的表情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那种略带惆怅的眼神仿佛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怨恨。

    “他是一个用剑的人。”墨桑淡淡的,缓缓的说道,“不同于汉克的大剑和女人使用的细剑。他使用的是人类大陆十分少见的长剑,这种剑向来不被人看好,灵巧不足又脆弱易断,唯一的好处就是各方面都十分平衡,也就是说没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但在这个家伙手中,那是一把魔剑,比大剑更厚重,比细剑更灵动,是突破了界限的一种武器……是只有他才能使用的武器……”

    “墨桑叔叔……”天闲小声提醒。他似乎有点是神了。

    墨桑微微一怔,“呵……说的走神了,如果你面对过一次那把剑的话。回想起来也会像我一样,那好像是一场梦。”

    “墨桑叔叔和那个家伙较量过?”

    “当然。”墨桑吸足一口气,面上竟然露出引以为荣的神色,“不正面较量的话,怎么知道那把剑是如何出神入化。”

    “那……这个人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有的。”墨桑的目光在天闲身上游走了一番,这才说道,“因为他是雪的父亲。”

    天闲的下巴直接掉了下,险些砸在地上,“雪……雪的父亲?”

    “他自称白。我调查了一下他的过往,竟然查不到什么。是个身份很十分的人物。”

    天闲瞪着眼睛呆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回神的说道:“关于雪的父亲。我也查过一些资料,的确没查到什么,只知道他是一个极其厉害的圣痕继承者,但,因为……呃,因为……”

    “因为他一直没有来找雪,所以你也没去理会他,对吧?”

    天闲不得不点头承认。

    关于白的消息,其实一直都能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甚至有一段时间掌握了他的确切行踪,但天闲从未去寻找过这位行踪飘忽不定的岳父大人,在心理上,天闲是十分抗拒的,因为这个家伙将雪丢在寂静森林,之后明明雪的名字已经传遍大陆,他没有可能不知道雪在沙漠边境,可他从未出现过,依旧不知在做些什么。

    天闲甚至怀疑,他就是故意将雪丢在寂静森林,想要摆脱雪这个麻烦,所以他一辈子也不会来和雪相认的。

    而且,雪也从来不提这位父亲,天闲能清晰的感到雪的内心中对这位父亲的强烈抵触。

    如果他继续不出现的话,或许是对所有人最好的选择吧。

    “小鬼,我之所以要对你说这些,是因为他曾经提起过你。”

    “提起过我?”

    “我们打赌,如果我输了,就给你带个口信来。”

    天闲再次惊讶,“口信?他有口信给我?”

    墨桑面露淡淡的无奈,“是的,一个口信……他很显然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只是让我来带个口信而已。”

    “他说:好好照顾我女儿,我很快会来看她。”

    “什么!?”天闲不由惊叫,“他说他要来和雪见面?”

    “他的确是这么说的。”

    天闲的双拳慢慢捏紧,“他来做什么?在雪一个人在寂静森林孤苦无依的时候,在雪遇到危险的时候,在雪命悬一线的时候!他这位父亲在哪里?在做什么!?这么久的时间,他为什么不来?他为什么不来见雪?他为什么连一个消息都没有传来……”

    “小鬼,你太激动了……”墨桑缓缓摇头。

    天闲这才意识到自己激动的剧烈喘息着,吐了口气缓了缓神,天闲冷声道:“他根本没有资格做雪的父亲,一个父亲是不会在自己的女儿身处危险时不知所踪的,绝对不会!”

    墨桑抓抓下巴,叹道:“这些并不是我要管的事。我只是带来一个口信,这个家伙应该在近期就会出现,你要有所准备。”

    “他来做什么?”天闲恨声问。

    “我不知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两个月前。那个时候我终于抓到了他的行踪,在和他决斗的时候得到的这个口信。”

    两个月……天闲心中火气更旺。两个月前雪还在沉睡,这个混蛋在那个时候不说去找办法将雪救醒,却有时间四处逍遥,还和人决斗。

    “多谢墨桑叔叔,我知道这件事了,还有别的事吗?”

    墨桑叹了口气,“小鬼,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也提醒你,无论你的想法如何,他都是雪的父亲,这一点不会改变,而且……你不是他的对手,这也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天闲笑了笑,笑的有些冷,“墨桑叔叔,比我厉害而想要我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可不是别人比我强大就会退缩的胆小鬼。我父亲教会我,无论什么时候都应该保护好身边的女人和孩子,何况雪可是我认定的妻子!我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不三不四的家伙威胁的。哪怕这个人是雪的父亲!”

    墨桑嘴角上翘,露出十足的一个笑容,“哈哈,小鬼!一年不见你果然长进了很多!好!有这份勇气就好!虽然你斗不过他是一定的,但如果连气势都输掉那就永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天闲虽然说的寸步不让,但讲道理的话,心里还是十分担忧的。

    “墨桑叔叔,那个家伙……真的那么厉害吗?”

    墨桑又一次大笑,“小鬼!原来你也是知道怕的!那个家伙。嗯……的确十分厉害,要说的话。是我这个层次之上的人,我的影手再多一倍都没用。我甚至不知道他达到了什么层次,无法给你更多的参考,总之……他厉害的离谱!”

    这个回答让天闲的心情有点沉重,既然这个家伙一直没出现过,那么忽然要来和雪见面,肯定不是来叙父女之情的,如果他忽然说要带走雪也是有可能的。

    真是麻烦不断。

    不过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毕竟是一个人,不信他能有三头六臂!可以敌得过自己这边这么多人。

    “墨桑叔叔,这件事我记下了,会谨慎对待的。”

    “很好,那么我也就完成了我的诺言,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小鬼,可不要被他宰了。”

    天闲嘿嘿一笑,“我的优点就是命硬!”

    墨桑哈哈大笑:“不错不错!你小子很对我的胃口!我们这些冒险者那些乱七八糟的本事都没用,只有一直能活下去才是最厉害的本事,哈哈!”

    说着墨桑很兴奋的站起来,“走!小鬼!我去教你几招,看你背着剑的姿势就知道你现在还是一个剑术菜鸟,真正对敌的时候剑反而是你的累赘!这样可没办法保护你的小美人儿的。”

    说起这个天闲只好尴尬的笑,剑术方面天闲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白痴,如果不是荒尘大剑轻如鸿毛,那么根本没办法使用。

    但这件事天闲也是有苦自知。

    剑术这种玩意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招数易学,精髓难懂,真正的大剑师每一剑都是和自身极度协调的一种表现,从圣痕到身体条件到对敌经验,一切的一切才汇集起来才能成为一种属于自己的剑术。

    除了剑术并非简单就能学会之外,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时间。

    天闲发现自己根本没时间去学剑术,每一天都在到处走动,闲着的时候三角和咕噜总是在给自己恶补各种知识和经验,这些知识包括古代的历史、传说,符文、刻印、文化、风俗等等繁复的东西。

    每天真正闲着的时候并不多。

    而现在天闲也发现一件有点无奈的事:和从前相比,陪着大家的时间明显变多了。

    雪现在依旧很黏人,而且变得爱说话了,凌虽然表面上依旧很冷漠,但其实十分顺从,古丽的心情一直非常好,总是跑过来调戏自己。

    有时候感觉自己似乎掉进了女儿堆儿里,但……天闲也必须承认自己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

    曾经,只有一个收养自己的江湖骗子抚养自己,亲情是什么,自己从不知道。

    在火雾山的日子是难忘的,可惜自己的出生让母亲失去了生命,无法继承圣痕的自己更让父亲的感情复杂无比,那种温暖但却酸涩的感情着实让人有些无所适从。

    而现在,天闲发现自己愈发的喜欢雪黏着自己,喜欢去调戏总会脸红的古丽,喜欢偷偷和凌用眼神交流。

    这一切都是如此真实,真实的发生在身边,真实的仿佛从前那些都是虚幻。

    夜里入睡的时候,天闲发现自己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如果雪嫁给自己的,那么雪就是妻子,自己就有了一个家人,如果把古丽也拉过来的话,那么虽然是两个妻子,可就是两个家人了,将凌赚到手,岂不是一口气有了三个家人。

    家人啊……天闲对这个词无限的熟悉,却又有点陌生。

    如果有人要来抢走自己的家人……就算是神,也要毫不犹豫的杀掉!

    当然,最好有时间却多学一点东西来杀掉这样的家伙,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时间似乎有点不够用……

    挠挠头,天闲尴尬的笑了笑,“墨桑叔叔,我的确想学的,可是有没有像‘蛮斩’这样简单易懂的招数,你们都是实战的大师,太难的我很难短时间学会的。”

    墨桑把眼一瞪:“臭小子!剑术刀术是迎敌的战法!哪有什么捷径可走!你以为‘蛮斩’很好学吗?这一招可以用好的整个人类大陆都找不出几个,汉克他自己都只能算是半个!任何招数都需要千锤百炼,否则只会害死自己!”

    “是啊,所以我想选简单的进行千锤百炼,这样更容易更快嘛!”天闲现在真有点寄望于墨桑这条‘歪路’了,汉克的剑术是和他的大地圣痕息息相关的,而且是注重防御的剑术,天闲觉得很难学会。

    墨桑瞪了半天眼睛,忽然哈哈大笑,“你小子这种模样就好像我当初一样,有意思,真有意思!好!那今天我就教你一点,嗯……奇怪的东西,你如果能学会的话,对你将来大有好处!”

    天闲一听双眼都放出光来:“短时间就能学会的?”

    “当然,我就是……嗯,我是说这个很适合你!”墨桑似乎说错了什么。

    当然,现在天闲已经不会去注意这个了。

    --

    休息了一下……更新继续(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