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二十五章 幽魂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香,你之前盯着墨桑叔叔做什么?”晚饭的时候,天闲好奇的问坐在一旁小口小口吃东西,但明显十分开心点香。

    香脸蛋儿微红,似乎还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小生想要拜师。”

    “啊?”天闲一听嘴巴立刻就咧开了,“香,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你会变得和他一样邋遢,将来嫁不出去的。”

    香握着小拳头,满眼全是兴奋的小星星,看起来完全没有听天闲的话,“小生从小就听过一个传说,人类大陆有一个人曾经孤身进入高地,寻找银水精魄,他被守卫圣山的族人围攻,他独自一个与五百族人酣战一天两夜,最后还是打上了圣山,可惜最后因为是外族人,没有得到银水精魄的认可。”

    天闲牙疼似的瞄了瞄墨桑,他正和汉克赌骰子,酒桌上散落着零零碎碎的黄金美玉。

    “是他?不可能吧?”

    “是他!”香无比肯定,看起来更兴奋了,“他梳着奇怪的法式,特别显眼!而且挎着三把战刀,使用替身的影手可以同时用三把刀战斗,这件事我们所有的族人口口相传,甚至被记录在族谱里!”

    “等等!”天闲意识到一件事,“香,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哦……二百年前。”

    天闲和古丽都在香身边,雪和凌也很好奇的听着她讲故事,但这句话让所有人瞬间揉起脑门儿来……

    二百年前啊……那个人类早已经死掉了。

    香疑惑的看着哭笑不得的几人,“你们怎么了?”

    “香,人类只有百年的生命。”天闲只好实话实说。

    “那是普通人类,那样出色的战士,怎么可能只有百年的生命?”香理所当然的反驳,“而且,他身上有当时族人们留下的伤痕。”

    几人顿时诧异起来。

    天闲也是吃惊不已,“那你记得伤痕的位置吗?”

    “他的脸上并没有留下明显的伤痕,但身体正面却有很多刀剑的伤痕。”

    天闲的眸子微微缩了一下,之前在寂静森林中时。曾经见到过墨桑前胸肚腹还有两肋的伤痕,但他的背上却一点伤都没有,为此还疑惑了好久。

    高地人是具有崇高信念的一族,他们就算围攻也不会从背后攻击。这是唯一的理由。

    “这种事……为什么会记在族内流传下来?”

    “因为五百人没有一个被他杀死。”香面色涨红,眼中满是憧憬,“他的刀术已经达到了出凡入圣的地步,虽然我们败了,但我们仍然敬重这样的敌人。并且以此警醒后人不断磨砺自己,守护圣山。”

    转头望向墨桑,天闲眼神中满是惊愕,这难道是一个二百多岁的老怪物?人怎么可能活到二百岁!而且看起来只有三十几岁,而且身躯依旧健壮挺拔。

    似乎感受到天闲的目光,墨桑回过头来,对天闲嘿嘿一笑,“小子,也要赌一把吗?”

    天闲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站起身走了过去。“好,我也来赌一把!”

    瘦子也坐在桌边,十分郁闷的说道:“小子,你还是别来的好,今天汉克和墨桑的手气非常好,我已经输光了……”

    根据从露娜那里得来的情报,瘦子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除了赌钱这一点……而且他是出名的十赌九输。

    墨桑得意的笑笑,“瘦子,我这次可没有用影手作弊。完全是实力,是实力!啊哈哈哈!”

    瘦子更郁闷了。

    汉克有点意外天闲也会来参与赌局,“小子,难道墨桑收走了你的小美人儿。你不甘心吗?没关系,他懒的很,或许一年都不会见她一次的。”

    墨桑摸摸下巴,“那要看她的资质了。”

    天闲拿过骰子和木碗,认真的对墨桑说道:“墨桑叔叔,我要和你赌一局。香是我的朋友,我不是信不过墨桑叔叔你,而是要为她得到更多的消息,如果这次我赢了,请您如实回答我三个问题,可以吗?”

    瘦子顿时来了精神,“呀!小子!你真敢来!”

    汉克也饶有兴趣的说道:“哦呀……我们的年轻人开始为了女人出头了。”

    墨桑笑的就开心了,摸着他胡茬处处的下巴,笑着说道:“好小子,当然可以!但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我也回答三个问题好了。”

    “我呸!”墨桑瞪眼,“我问你一个毛头小子做什么!嗯,要我说的话……”

    墨桑的眼神儿开始飘动了起来,最后落到香的身上,“你输了就让那个小姑娘把闪波刀借给我三天。”

    “这……”天闲可做不了主,这闪波刀可是非常珍贵的宝物。

    香早在那边竖着耳朵听天闲说话了,闻言立刻走上来,解下闪波刀放在桌上,清晰有力的说道:“小生愿以闪波刀为赌注。”

    说完,香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即使借给老师几天也没什么的……”

    汉克瞧瞧香的样子,“小动作都和这个小子这么像了……”

    香大为尴尬,只好干笑。

    “笑的也像。”

    “喂喂!”天闲不得不站出来了,“你们不要欺负她啊!欺负高地子民是会受到诸神惩罚的!”

    汉克一阵大笑。

    天闲要和墨桑小赌一把,似乎还关系到墨桑的一些秘密,大家闻讯都来了兴致,立刻都跑到了桌前来观战。

    方式很简单,赌大小。木碗了四个骰子,谁摇出来的点数小,谁就胜。

    天闲首先拿起骰子,神秘的笑了笑,“墨桑叔叔,你到时候可不许作弊啊!”

    墨桑挑起眉毛,不屑的说道:“我赌钱一向只靠实力。”

    天闲笑着把骰子装进木碗,飞快的摇了起来。

    骰子撞击木碗的声音在空气里清脆的响着,众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天闲的手,都期待着这时候能发生点什么。

    但天闲很规矩,并没有任何作弊的动作。

    大家正疑惑这难道就是普普通通赌一次骰子的时候,木碗发出的声音忽然有了些不同。

    和先前清脆的声响相比,撞击声明显变钝了。

    猛一用力。天闲压住了木碗,骰子撞击声立刻消失了。

    “小子!这一年来,你成长了很多。”墨桑笑了笑,“打开来让我们看看你摇了几点?”

    在众人期待中。天闲慢慢打开了木碗,顿时惹来一阵惊呼声。

    天闲摇出了一点。

    四枚骰子的表面都已经轻微融化了,无论是两点还是六点,全部都融化成了一个大点,而且四枚骰子融化后粘在了一起。形成一个竖棍儿,笔直的立在那,只有最顶上的一个大点算数而已。

    “哈!摇的太快,结果骰子发热的都融化了。”天闲一点都不含糊的胡说八道。

    是个人就看出来是天闲悄悄用火力融化了骰子,只是做的不动声色,没有人发现而已。

    对于这个结果,大家都是啧啧称奇,瘦子更是满脸羡慕,“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说着瘦子很有兴趣的说道:“我说墨桑。这你怎么办?我们大家可都看到了,这个小子可是没作弊的,而且摇出了一点。”

    天闲和瘦子对视一眼,嘿嘿而笑,瘦子显然是输的精光,想要打击一下墨桑。

    “墨桑叔叔,是不是要认输?”天闲得意起来。

    抓过另外四枚骰子丢进木碗,墨桑微微一笑,“小鬼!你得意的太早了。”

    说着墨桑大手抓着木碗,飞快的摇晃了起来。

    众人大感兴趣。天闲摇出了一点,墨桑还能怎么办?不可能比一点还小了,顶多是个平局。”

    墨桑只摇了几下,骰子的声响都没出来几声就停了下来。

    天闲很疑惑。墨桑的确没用什么不同寻常的手段,自己的能量触手一直在监视着一切,如果只是简单摇了几下,那么自己已经是赢定了。

    但当墨桑掀开木碗时,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天闲。

    四枚骰子已经变成碎末了——一点都没有。零点。

    天闲趴在桌子上看着那堆碎末,这怎么可能变成碎末?明明连摇都没遥几下,而且根本没有作弊。

    墨桑万分得意的笑了起来,“摇的太用力,不小心把骰子摇碎了,小子!是你输了。”

    众人又是新奇又是好笑,一时间议论纷纷。

    天闲大惑不解,伸手捻了捻骰子的碎末,指尖一痛,不由吃惊。

    这碎末看起来只是普通碎末,其实是被整齐切碎的,骰子的边角异常整齐,甚至是锋利。

    天闲用木碗抿着那些碎末在木桌上一刮,顿时刮下一层木屑来,这骰子碎末简直就好像一堆小刀刃。

    众人看着桌子上被刮出的痕迹,顿时恍然大悟,墨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骰子完全切碎了,这种手法可要比天闲的手段精巧的多了。

    天闲输的心服口服,“墨桑叔叔好手段,天闲服了。”

    墨桑得意的笑了,“小鬼!你已经很不错了,但和这个小姑娘一样,还是太嫩了!”

    天闲心想和你这个至少二百多岁的老鬼比起来,我们加在一起可不是都还嫌嫩。

    “不过,既然你想知道我的事,那么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其实只是你们之前没有人问我而已,我说过我是一个品行纯良的好人,你们应该相信我?”

    一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东西砍成碎渣的品性纯良的好人,天闲忍不住的怀疑墨桑是否将敌人也砍成过碎片。而且现在看来墨桑能伤人的不只是他的刀,他的影手本身就是极具威胁性的东西。

    虽然墨桑这么说,但天闲也不好意思真的去问你是不是活了两百年之类的话,倒是墨桑拿到闪波刀万分的开心,不过无论怎么努力,墨桑都拔不出闪波刀来,着让他很快就不开心了……

    不过经过这么一阵笑闹,天闲对冒险团的每个人都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晚饭后天闲第一时间就去缠露娜,软磨硬泡要问冒险团每个人的来历。

    露娜自然知道天闲在想什么,“那你不如直接去问墨桑,如果他是你想的那样,必然知道更多的东西。”

    于是天闲在汉克那里选了壶好酒,带到了抱刀坐在窗前望着外面漆黑森林的墨桑面前。

    “小鬼,赌骰子输了想要拼酒吗?你的输面可是越来越大了。”墨桑笑着拿起酒闻了闻,“是汉克的私藏,哈哈!小子你可真厉害!”

    天闲在窗边和墨桑一样席地而坐,给自己倒上一小杯,然后给墨桑倒上一大杯,有点奇怪的问:“墨桑叔叔,你这样的冒险者,是为了什么而来东部王国呢?”

    “为什么?”墨桑酒喝到一半,奇怪的看了看天闲,“冒险者不来这里,难道要在家中睡懒觉?”

    “我是说……像墨桑叔叔这样的冒险者。”天闲加重了语气。

    墨桑瞧着天闲,忽然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是那个小姑娘说了什么对不对,所以你才会找我赌骰子,高地一族什么都好,就是肚子太浅,藏不住话。”

    天闲双眼冒光,“这么说,香说的是真的了?”

    墨桑肩上伸出一只影手,抓起酒壶又给自己满上一杯,淡淡说道:“小鬼,这其实没什么可值得羡慕的,人类,就应该出生、成长、战斗,然后死去,但凡脱离这个过程而又没有脱离人的身份的,都是可悲的怪物。”

    这话,有几分豪迈,也有几分悲凉,天闲不明所以,心中却似乎有些什么东西被触动。

    “我的事,你不必知道太多。”墨桑把最后一点酒倒进自己的酒杯,露出一个自得的笑容,“我来这里是为了追求更强的力量,至于那个小姑娘,如果闲着的话,我会让她在刀法上更精进一些,但真正能保护她的是,是你!明白吗?”

    “多谢墨桑叔叔!”天闲忽然觉得自己对这个邋遢的中年人有一种莫名的敬意。

    举起酒杯,墨桑的手臂在半空缓缓划过,留下一串片黑色的痕迹。

    天闲惊讶的看着这片依附在墨桑手臂上的黑色痕迹,那其中……似乎隐隐有无数影手的影子闪动。

    “敬所有人!”墨桑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扔下酒杯,墨桑醉了般站起来,不客气的拍拍天闲的头,“我累了,要先去睡了,明天你来找我,我有一件事要对你说,很重要。”

    天闲奇怪,但不及问,墨桑已经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