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二十四章 拜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关于狮人大族长那里的人类队伍,现在消息还非常少,天闲无法判断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一切还要等到青狮部落联络其他部落,将众人来到这里的消息带给大族长,之后再从长计议。

    虽然天闲也是冒牌的神使,但天闲有信心将这个神使的身份坐实,毕竟有屠戈站在自己这边,而且说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想到这个天闲就不免叹气,上辈子在坑蒙拐骗中度日,这辈子居然依旧还是如此……

    能从青狮部落得到的消息非常少,天闲问了些问题,表达了自己的善意后,和大家返回了寒古塔,接下来的就是等待,无论狮人大族长相不相信屠戈带回了神使,他肯定都会派人来查证天闲的身份。

    当然这段时间不能白白浪费,屠戈带领大家进入森林,以寒古塔为中心,熟悉周围的地形,同时以实际情况讲解在东部王国需要注意的危险。

    屠戈讲的很认真,大家听的也很认真,但屠戈的讲解实在是太多太繁琐了,这么一小片森林,要注意的地方多如繁星,似乎稍有不慎就会丢掉性命。

    天闲将屠戈的话总结了一下:这片黑色的森林充满了对其它生命的恶意。

    森林是孕育万物的地方,这是人类的共识,但很显然,东部王国的森林却是掠夺万物的一种怪物,所有生活在东部王国的种族都在极力抵抗这种掠夺。

    对森林的戒备和畏惧深深烙印在东部王国每一个生命的心中,屠戈经过一天的讲解后天闲才发现,青狮部落的村庄其实很奇怪,他们用来防御的围墙和鹿角都是木制的,但是房子、锅灶、桌椅等,却都是石制的。”

    “用黑色森林的木头搭建房子睡觉。或许怎么死的都不清楚。”对于天闲的这个疑问,屠戈是如此回答的。

    屠戈详细的讲解了一整天,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凝重了很多。关于森林,所有人都没有想过会有那么多闻所未闻的危险。甚至于屠戈告诫大家:不要嘲弄那些长的奇怪的树木,否则它的同族会追踪你数百里,最后在你松懈的时候将你勒死。

    与大家凝重的神色相比,天闲算是最轻松的一个,因为天闲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这庞大繁杂的森林中,没有奇怪的东西敢接近雪和凌两人。

    这个情况十分隐蔽,因为现在还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出现,但天闲敏感的发现一些小飞虫都会绕着雪和凌前进。在雪和凌踏过草地时,一些伪装好等待捕食的花草会自动的偏离两人,在能量触手的观察下,天闲发现这森林具有生命气息的东西都在尽量避开两人。

    天闲很清楚雪和凌的身上具有某位甚至是某些神灵的气息,所以就放心的在两人身边一站,什么都不必担心。

    这个小秘密天闲没有告诉大家,在这种地方当然还是警惕一些的好。

    雪和凌对于屠戈的话自然是心不在焉,无聊的跟着大家身后走着,只能看着周围错综复杂的森林解闷。

    “黑,我们为什么少一个人?”雪忽然问。

    “少人?”天闲数了一下人头。“没有少啊?”

    “从前冒险团里,有一个叫提莫的。”

    天闲会意,提莫的确没有参加这次探险。这的确很奇怪,但汉克对此似乎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天闲也并没有过问。

    要知道,冒险者是高度危险的职业,如果提莫已经遇到了不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既然汉克不想提及,那么自然还是不去问的好。

    “他或许,有别的事吧。”天闲笑了笑。

    “的确有别的事。”一个瘦高的身影出现在天闲身边。墨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队伍前边溜了回来。

    “他在做什么?”天闲听到这句话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开心,虽然提莫这个家伙和自己有不少过节。但最终也算是化解了大半,他如果是有事不能来的话。起码说明他没死,这是个好消息。

    “他忙着继承王位,当然没时间来这种地方。”墨桑的口气有点不屑。

    “王位……”天闲惊讶的看着墨桑,顿时想起提莫似乎的确是一位王族来着。

    墨桑摩挲着下巴,有点无奈的说道:“本来这个小子是要留在团长身边的,可惜他忽然间有了觉悟,只身返回了他的国家,并且在王权大战中取得了优胜,目前正在做继承王位前的准备。”

    天闲脑子里不由勾画出一副图像来,那个面孔苍白而冷漠,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年轻人身着华服,头戴王冠,手持权杖。

    这种小白脸能做国王?

    墨桑见天闲一脸忿忿,嘿嘿笑道:“说起来,这还是你的功劳。”

    “我的功劳?”天闲顿时满脸疑惑。

    “本来,这个冒险团是为了提莫才存在的。”墨桑说出了让天闲震惊的话。

    “汉克原本是圣灵殿的殿前大将,身份显贵,但他曾经受恩于提莫的父亲,提莫出生后桀骜不驯,阴狠成形,对国家已经造成了威胁,于是汉克受到了委托,暂时照顾提莫。”

    “这岂不是将他流放在外了。”

    “就是这个意思。”墨桑似乎为汉克不值,“汉克放弃了一切,担任起了引导提莫的责任,他组建了这个冒险团,在世界各地游历,以一切手段教育感化着他,但收效甚微。”

    天闲回忆起初识提莫的时候,那个眼神阴狠的年轻人,手段的确太毒辣些。

    “汉克甚至做好了让他接任冒险团,一生也不让他回国的打算,但上一次有一个意外的人加入了冒险团,打乱了所有的计划,提莫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并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天闲愕然,“墨桑叔叔。你说的那个意外的人……不会是我吧?”

    墨桑咧嘴一笑,黑色的影手猛的从肩头伸出,一把按住天闲的脑袋用力揉了起来。“哈哈!当然是你小子!当初能在汉克面前痛揍提莫的,只有你了!”

    凌看到那诡异的黑色影手。眼神不由跳了跳,她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使用这种东西。

    墨桑如能感觉到注视一样向凌望过去,“小姑娘,你难道是第一次见到使用影手的人吗?”

    凌点点头,没说话,本能上凌觉得这个有些邋遢的家伙极度危险,那三把挎在他腰间的长刀,弥散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不必害怕。我是一个品行纯良的好人。”

    这句话说的天闲脑子一疼,哪有人会这么说自己的,这些个特立独行的家伙和人沟通起来真的十分让人哭笑不得。

    墨桑抬起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身后,“你不必像那个小姑娘一样总是戒备我。”

    在墨桑背后五步之外,香脸色严肃的站在那,墨桑走一步她就走一步,墨桑走两步她就走两步。

    天闲早发现了这一点,“香……你这是在干嘛?”

    香看了看天闲,没有回答,目光重新落回到墨桑身上。

    墨桑转过身。摸着满是胡茬的下巴,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小姑娘。你似乎对我有些不满,但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但同为武器修炼者,如果你不解释跟着我的原因,那么我就只能用刀来问了。”

    香立刻后退两步,一按闪波刀,“高地雷痕部!香……”

    “哦!”香还没等说完,墨桑已经坏坏的笑了起来,“原来是高地人。怪不得这样一板一眼,我听说高地人以这种姿态自报姓名的话。就是要决斗的意思。”

    上前一步,墨桑嘿嘿笑着。“但敌人的身份还不清楚就自报家门,果然还是太嫩了……”

    香脸色涨红起来,“小生,小生只是……”

    “算了……”墨桑解开自己长衫的纽扣,“现在无聊的很,我就来教育一下高地的小家伙儿好了。”

    香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你可以看轻小生,但不能侮辱高地子民!”

    墨桑居然拔出了他三把长刀中的一把,这把刀是纯白色,而且极薄,几乎看不到刀刃的分线。

    “墨桑叔叔。”天闲大吃一惊,香的确很厉害,但墨桑可是实战派的大师,别看他一副邋遢模样,但能站在这个冒险团中的,无一不是人类大陆上数得上名号的角色。

    “放心,我不会弄伤你的小美人儿的。”墨桑笑的有些含蓄,“高地苦寒,能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很不容易,我会理解你的。”

    天闲知道这些走南闯北的冒险者都是嘴没遮拦的直肠子,这话自然不去计较,可墨桑拔出刀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香!”天闲的目光多了几分责备。

    香的眼神弱了一些,但很快再次执着起来,低头道:“小生狂妄,之后再行请罪。”

    “唰”的拔出闪波刀,闪亮的波光环绕着香,她早已经原地站稳,摆开了迎击架势,“请赐教!”

    “哦……”墨桑的双眼热了起来,“闪波刀……有意思!”

    天闲正要再说话,一只大手落到了天闲肩头,天闲回头一看,却是汉克。

    汉克一脸幸灾乐祸般的笑容,“小子!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小妞儿了?这种事居然都看不明白,退后些吧,这是他们武器之间的较量,你我都没资格参与。”

    墨桑和香亮出兵刃针锋相对,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有的一脸惊讶,有的满眼担心,但莫名的,大家都有点兴奋。

    墨桑双手持刀,刀身立在身前,嘿嘿笑道:“小姑娘,万一你死了,不要怪我。”

    “小生绝不在这里倒下!”

    “很好!”

    墨桑沉喝一声,脚下地面猛的碎裂开来,尘土崩裂中人已疾掠向前。

    香吃了一惊,墨桑一动,惊人锋利气息直接扑到了脸上,冲来的仿佛不是一人一刀,而仅仅是一段绽放杀气的刀锋。

    猛咬舌尖,香瞬间从震慑中清醒过来,闪波刀绽放出汹涌波光,直接迎上。

    两道人影撞在一处!

    闪波刀光华大放!刺耳刀锋相击声中倏然间光芒一敛,墨桑的长刀飞上了半空,两人闪电般交错而过。

    众人瞪大了眼睛,一切只是瞬间的事,两人拼了一招,似乎已经分出胜负。

    香完好无损,面沉似水的稳稳站在原地,闪波刀依旧稳稳握在手中,刀身上的波光还在急速闪动。

    墨桑的刀被弹飞了,而且斗篷上被开了一道口子,正在风中有点难看的摇摆。

    “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小姑娘。”墨桑回过身来,满脸全是惊讶。

    露娜欢呼一声跑了上来,“哈哈!怎么样你这个白痴!居然连一个小姑娘都能收拾你,今后……”

    这话还没说完,香已经好像一块石头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天闲赶紧抢上前扶住她,这才发现她已经完全没知觉了。

    露娜顿时愣在了那。

    墨桑嘿嘿坏笑了两声,随手把剑鞘一举,弹飞到半空的刀正好落下,不偏不倚“嚓”的一声落了回去,“可惜,还是太嫩了一点。”

    汉克这边的其他人全部对墨桑投去了鄙夷的目光,“你这个没羞没臊的家伙,欺负一个小姑娘有什么得意的!”

    墨桑不屑的哼道:“你们当然不懂刀……我还不如去对石头解释。”

    立刻又是一阵讨伐笑骂声。

    天闲揉了揉香的人中,香很快清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香看着大家,看着慢慢走回来的墨桑,表情有些茫然,明白过来发生什么后,这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小生……似乎被打晕了。”

    众人一阵大笑。

    墨桑来到香身前,想要重新认识似的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她,“如果还想讨教的话,随时欢迎,但下次或许就不只是晕过去了。”

    香大喜过望,“是!老师!”

    众人大跌眼镜。

    墨桑咧嘴的挖挖耳朵,“真是不甘心,当初我也去过高地,为的就是闪波刀,可惜没有得到承认,今天居然见到一个小姑娘拿着这把刀,啧啧……不过我能做她的老师,这岂不是证明我完全不需要闪波刀。”

    墨桑顿时被讨伐声淹没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