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一十八章 新的信赖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诺玛的死太过出乎意料,天闲现在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这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站在绝对高度给予天闲帮助的那个人消失了。

    天闲感到可一种无助。

    脑子里多了海量的东西,多到天闲觉得脑子要炸开,那是属于诺玛的记忆,他穿梭在各个世界的记忆。

    身体中流动着电流似的莫名力量,天闲还没有去仔细的感知过,但对于这些天闲并不在意,就像诺玛的那样,面对诸神归来的威胁,个人实在太过渺,就算是以诺玛那样可以造物的半神身份,依旧被第一个从门内走出的存在击杀,如果不能团结更多的力量,一切都是枉然。

    “你在想什么?”凌忽然问。

    天闲发现凌正用一种前所未有平静的目光望着自己,但这平静的目光中,似乎隐隐含着某种努力压抑的东西。

    “没什么,在想怎么活下去。”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凌看了看离开的古丽和雪,两人正在准备食物和水,灰背上空间很大,她们两个还有三两分钟才能回来。

    “抱歉,我不知道,这次带你来本】】】】,想让你和诺玛见面,我本以为诺玛会得到一些启迪,同时也有可能帮助你治疗畏光症,结果……”天闲无奈的苦笑。

    “没关系。”凌的目光微微垂下来,“即使你无法医好我,我现在也已经可以坦然接受当初的选择。”

    “选择?”

    “选择你为丈夫。”

    天闲闻言失笑,摊开四肢大字型的躺在那,无力的道:“姑奶奶,你就别来调戏我了,我现在已经因为之前的事头疼死了……”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作为女人安慰你。”凌的声音十分平静,“母亲,男人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女人平静下来。”

    天闲愕然的望着凌,她话的口气可不像是在开玩笑,“你……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第一时间天闲就觉得凌或许是被诺玛的事情吓到了。毕竟之前并没有向她提及这些事,猛一下知道这么沉重的东西,或许她一时接受不了。

    凌凝望天闲,“我的确被吓到了,可我并没有失去理智,或者正因为我知道了这些,我才觉得我的选择无比正确。”

    着,凌露出了自嘲的笑意,“永远生活在黑暗中。被禁锢在苦寒之地徒劳挣扎,我这可悲的命运,甚至是整个天眼一族被诸神负累的命运,在你所承受的那些东西面前,如此苍白无力。”

    “我曾经很讨厌你,无法理解你做的每一件事,但现在我懂了,那是因为你站在我的命运之上。是我上而又上层次的人。”

    凌低下头,“我为我的浅薄。为我的无知和自以为是,深深的感到惭愧。”

    “呃……”凌忽然这么认真起来,天闲不知道什么是好。

    凌继续道:“我一直都以为我愿意嫁的人会暗自庆幸,但现在我知道你或许根本不愿意娶我,我现在坚持希望能成为你的妻子,我将以此为荣。”

    凌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天闲很高兴,但她现在的态度却让天闲有头疼,“你似乎有误会了,这件事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那些神灵都有无限的生命。或许他们打个盹就是百年,也许我们都老死了,他们也不会回来,所以……”

    凌淡淡一笑,“诺玛已经死了,你再这些不觉得是在愚弄我吗?”

    “好吧,我是想就算情况很严重,可你也不必这么执着,因为……”

    凌轻声打断:“我不是姐姐,也不想母亲那样天真,我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梦幻的东西,我只期待我未来的丈夫强大到让我从**到精神都可以为之臣服,这也是一个天眼族应有的觉悟,我期待你能带领我走在更伟大的命运中,带我走的更远。”

    瞄了一眼身后,雪和古丽已经准备好食物和水向回走了,凌再次低头,“在姐姐和古丽之间,你似乎不好选择,现在没人知道我对你认可,你想的话……可以叫我。”

    完,凌抬起头,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平常的冷漠。

    “黑,喝水。”雪心扶起天闲,心的喂水,心的喂食物。

    天闲吃饱喝足的时候都还在回想凌的话,她就坐在旁边,触手可及,但从神情上看完全看不出刚才就是她出的那些话。

    女人果然都是无法理解的生物啊——最后天闲只能暗暗发出这样的感叹。

    回来的路上天闲整理着脑海里多出来的记忆,同时默默运转逆心诀,感知身体中多出来那些莫名的力量,对照着那些多出来的记忆了解它们的作用。

    很快天闲发现诺玛其实没给自己留下什么可以开天辟地的神力,那些莫名的力量更像是储备电池,可以被自己消化吸收,用来强化自己的身体,天闲觉得这是诺玛认为的最保险的办法,毕竟他已经是非人之物,他所具有的力量未必就能没有任何冲突的融合到人类身上,这种加固身体的力量倒是没有任何顾虑。

    除了这里力量,诺玛的知识渊博如海洋,天闲真的感觉自己坠入了知识的大海,他在很多个世界旅行过,在每个世界都生活过很多年,光是他的记忆就让天闲有些无法消化,更不要提他在那些世界中学会的知识,这些知识无所不包,天文、地理、风俗、历史、律法、权谋、信仰……浩如烟海的记忆拥挤在脑子里,天闲感觉自己不只是再世为人,而是三世为人,四世为人,无穷无尽的轮回……

    想要消化这些记忆和知识,恐怕用一辈子的时间都做不到,天闲只好捡些干货,凡事和那些诸神有关的都仔细识别,其余的只好暂时放过。

    三角和咕噜都在沉睡。融合了诺玛遗留下来的两个光球后,他们两个进入了暂时的沉睡。

    古丽三人似乎都明白现在天闲与三角和咕噜都在消化诺玛的遗物,谁也不过多的来打搅,就连总是黏着天闲的雪都只是坐在一旁,不来干扰天闲休息。

    其实天闲一直都有余力了解外界的事,凌一直就坐在身边天闲也是知道的。甚至于知道她坐的比雪还要更近一些。

    天闲倒不是想要做什么,只是刚才凌的话实在让天闲有些惊讶,当她侧身睡的时候,天闲真的发现她从前的那种戒心和疑虑消失了,安静的卧在自己身边睡着了。

    先不婚嫁的事,她现在能抛去从前的戒心,这一倒是一件好事。

    灰飞回沙漠边境的时候,已经是黎明了。

    这次出行,灰是最开心的。因为借着外出的机会,它可是四处捕猎,吃了个肚子溜圆,天闲几人跳下地面,灰立刻高高兴兴回它的巢穴睡觉去了,吃了睡,睡了吃,火云睛的完美生活……

    借着黎明的畏光。天闲一眼就看到了在远处修炼的屠戈。天闲让古丽三人先回去休息,自己向屠戈走了过去。

    作为一个异族。屠戈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圣痕,起码在天闲看来,与那些人类圣痕继承者相比,屠戈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圣痕。

    但屠戈的威胁性是毋庸置疑的,狮人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力量的象征。

    屠戈的修炼也和那些圣痕继承者不同。他修炼的是自己的身体,他的爪子平时收起来,在战斗的时候,狮人状态可以将爪子伸出一尺多长,天闲可是领教过的。屠戈的爪子比龙渊帝国帝都最好的铁匠打造的刀剑更锋利,更坚固,而且永不生锈,可以自动修复……

    在城朝向沙漠那一面的城墙下有一块挺大的空地,这里密集的栽种了许多母王藤花,而且是没有经过改良的危险种。

    天闲走到这里时,屠戈正赤着上身,怒吼着在密集的母王藤花中厮杀。

    危险种的母王藤花和现在沙漠里大面积种植的母王藤花完全是两种生命,没有改造过的危险种是血腥的掠食者,危险度极高,屠戈只身身陷敌阵,在上百条藤手的围攻下疯狂攻击,尖锐的爪子撕碎藤手,剖开王花,甚至牙齿也能咬断蔓藤,粗壮的四肢将母王藤连根拔起,有力的身躯完全不受那些藤手拉扯。

    只见一道白影在漫天藤手中左冲右突,无数浓绿的浆液飞溅四散,大概一顿饭的功夫过后,这块平地上所有的母王藤花无一例外全被屠戈拆了个稀巴烂。

    望着满地的“残肢”,屠戈低吼了两声,大步走到了旁边的一个水井边,举起井边的大木桶将里面的水冲在身上,连冲了三桶,屠戈抖了抖身体,浑身沾染的浆液被洗了个干净,那一身威风凛凛的白色绒毛再次飘了起来。

    “露娜姐姐都在抱怨了,你经常这样,打扰大家的睡眠。”天闲笑着道。

    “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是怕那个女人抱怨,才选在城外。”屠戈走到一边将他的软甲一件件穿好,虽然狮人**身体也没什么不好,但显然屠戈不想总光着身子。

    深呼吸了几次,屠戈沉声道:“这些藤子也不如以前好用了,现在连伤我都不可能,或许真的不必再用这些东西了。”

    “这只是平时保持战斗力的调剂而已,真正的战斗,还在东部王国。”

    屠戈眼神亮了起来,“你要提前出发吗?”

    “不,还有些事要处理,我们会按时出发,怎么……担心你妹妹了吗?”

    屠戈凶光闪闪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柔软,“不,我妹妹不会有事的,她是狮人族最好的姑娘,兽神不会让她死的。”

    难得的,屠戈居然笑了笑,“我一直在想,既然你身边有这么多女人,那么或许我可以将妹妹托付给你,她如果能来人类世界,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你妹妹……”

    天闲猛的一激灵。

    狮人这个东西呢,男性威猛高大,一眼看过去就拥有爆炸力量的强大战士,就像屠戈这样,但女性呢……

    天闲强迫自己想象了一下:阔口獠牙,浑身长毛,身体粗壮,四肢筋肉坟起而且长着胡子的女人……

    大概应该是这样的……

    “嗯嗯……这个,这个以后再,呵呵……啊哈哈哈……连面都没见过屠戈你真会开玩笑,啊哈哈哈……”

    屠戈还是笑着,“等你见到她你就知道了,她是我们狮人族最美的姑娘。”

    天闲眼角抖了抖,就算最美也是狮人啊!

    也就只有起自己妹妹的时候,屠戈才会露出几分和他模样不相符的温柔来,不过这几分温柔也经常是一闪而逝,他很快恢复如常,以狮人特有的低沉嗓音问道:“这次去东部王国,你要有和同伴永别的觉悟。”

    天闲靠在城墙上,望着黎明的沙漠答道:“我明白,人类大陆的重重艰苦环境和东部王国比起来,只是温暖的花园而已,这一次我们或许会有人永远的长眠在那片土地上。”

    屠戈微微头,“作为人类,作为一个少年人,你是我仅见过的坚韧的强者。”

    天闲一笑,“这没什么,我们不心撞进了诸神回归的这个大坑里时,一切就已经无法回头了,自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有了埋葬同伴的觉悟,但我会倾尽所有不让这种事发生的,他们都是最出色的人,我想……就像你妹妹一样,他们是不会死的。”

    屠戈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等到了那里,我先把你们引荐给狮人族的族长,我相信你们会受到礼遇的。”

    “一切还是未知,只要你妹妹没事就好。”

    “放心吧,她肯定没事,会给你做个最好的新娘。”

    “咳咳咳……”

    天闲没敢和屠戈聊太多,因为每过三五句话他就会起他妹妹,这一次他似乎有些执着。

    逃回城内,天闲没等回去休息,一眼又在城门口附近发现了一个人。

    香只穿着单衣,闭目挺立在城墙下,手中的闪波刀波光潋滟……

    但天闲惊讶的是,香的脖子上居然挂着一串项链,项链上缀满了黑角……

    ---

    先发一章,大家不要等了,下一章会更晚,明天起来再看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