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一十七章 英雄陨落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虽然雷霆古城是相对独自的,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干涉它的内部事务,但毕竟是在龙渊帝国的地面上,龙渊帝国的身份在这里比其他国家的身份要好用的多。

    但天闲选择了易容,悄悄的进入,小灰这样没办法掩藏身份的巨兽就直接让它去古城周围的旷野上玩去就好了,还能顺便抓点好吃的。

    进入古城的时候已经是黑夜十分了,凌脱掉了袍子,和雪与古丽一起被天闲改变了容貌。

    雪和古丽已经习惯于天闲的这种手法,而凌发现天闲在雪的脸上左摸右摸,然后推压**后雪的面孔就有了极大的变化,可是惊讶了好一阵。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种事我连听说都没听说过……”看到天闲坏笑的走向自己,凌顿时紧张起来。

    天闲逮住凌,一面在她脸上捏骨并适当的刺入几枚银针,答道:“关于我的事,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老实别动,要不然变成丑八怪可就弄不回来了。”

    凌果然乖乖的不动。

    天闲忽然间意识到,似乎在为她们易容的时候,三个人都是乖乖的,话都不敢多说,容貌果然是女人的命根子……

    把包括自己在内的四人都“捏”的丑了很多,换过衣服之后,天闲放心的入城。

    雷霆古城仿佛隔离在龙渊帝国之外,任凭外面风雨飘摇,而这个地方永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虽是夜晚,进城的人依旧不少,那巨大的围墙,高耸的外墙哨卡和当初一模一样,龙渊帝都的权利斗争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而这里的哨卡的士兵却正昏昏欲睡……

    哨卡的作用很小,只是盘查一下是不是会有极特别的人物出现而已,古城内的巨大压迫力是最好防御措施。

    四人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的通过了哨卡,也不进入外城,根据地图直接选取了通往神域最近的路行去。

    “看那几个。又是不知死活的,外城都不进就要深入内城,怕是又要死在半路上。”

    “现在的年轻人啊……”

    天闲四人没有进入外城的举动引来了不少圣痕继承者的议论。

    对此,天闲暗暗一笑。“凌,你有什么感觉吗?”

    这古城从核心位置散发出巨大的压迫力量,让人无法靠近,但雪第一次来的时候就全然不受影响,天闲觉得如果自己猜的没错。这和她神选者的身份有直接关系,而这种压迫力对现在的凌来说,应该是完全无效的。

    “感觉?”凌有点疑惑,“什么感觉?”

    果然如此,天闲转向古丽,“你呢?”

    古丽脸上浮出喜色,“比上次来要好多了,走到神域应该没问题。”

    当初进入过神域的人,再来这里的时候,进入神域应该都没有问题。天闲相信这一点,古丽算是情况最为普通的一个,但她已经今非昔比,再不是当初那个狼狈逃到这里避难的古丽了。

    雷霆古城黑色的大地在沉重的空气下沉睡,这片广阔的土地上,除了固定在四个方向的城市时有喧闹声传来,只有凝重的寂静,天闲四人踩在沙土上发出的声音几乎是夜晚唯一的声响。

    路上遇到过几个在城外苦修圣痕的人,对于天闲几人他们视而不见,天闲倒是饶有兴趣的在路过时观察了一下他们。看着这些执着追求圣痕力量的人,天闲总感到有种莫名的好笑。

    这圣痕……终究只是诸神力量的残羹剩饭,千年以来人类没有突破这种力量,到头来用什么和那些即将回归的诸神对抗呢?

    四人最终在一个小坡地上停了下来。

    这里四周空旷。看到不城市,坡地上盛开着美丽的小花,算是古城内难得有景色的地方,鲜花随风而动,轻轻在坟墓上飘摆,一年过去。卓雅的墓上开满了鲜花。

    古丽单膝跪下,深情的望着这连墓碑都没有坟墓,千言万语在心中涌动,却似乎又没有言语能表达自己的感情。

    凌用疑惑的目光望向天闲。

    天闲靠近她小声解释,“这里是古丽的姐妹长眠的地方。”

    “姐妹……”凌的眼神微微动了一下,“她的姐妹?”

    借着古丽看望卓雅的时间,天闲简单的将卓雅的事说了一遍给凌听,凌看起来听的很细心,向来对什么都不怎么关心的她居然破天荒的就天闲的叙述问了几个问题。

    当天闲的讲述结束时,凌看向古丽的眼神变得复杂了很多。

    “抱歉,耽误大家的时间了。”古丽站起来,回过头有些歉然的看了看大家。

    “不,我一定要你来,其实就是想一起来看看卓雅。”

    天闲也走上来,垂头闭幕,双手交握在胸前,嘴唇轻轻蠕动,不发声的说道:“卓雅,安息吧,我正在兑现我的诺言,好好照顾你的姐妹。”

    望着在墓前呢喃似的天闲,古丽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感情。

    就是这个少年!就是他!默默的为自己做着一切,担心着,守护着自己,狡猾无赖,笨拙又执拗……

    “卓雅,你看到了吗……他就好像你说的星星,一直默默的守护着我。”

    天闲抬起头,猛见到古丽眼圈红红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顿时以为她是触景生情,想起了卓雅从前的事,正想安慰一番,古丽已经扑了过来。

    猛的抱住天闲,古丽无声的流下了眼泪。

    悲伤、幸福,或许更多的是感激,古丽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但她想抱住眼前这个少年,甚至想再也不放手。

    天闲好言安抚,好一阵古丽总算停止了哭泣。

    哭也哭了,感情宣泄后的古丽顿时有些脸红,赶紧放开天闲退后两步,这时她惊讶的发现雪和凌也站在墓前,双手交握,垂头闭目的小声说着什么。

    雪首先抬起头,凌又小声的说了一阵,睁开双眼时。正见到古丽讶然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了一阵,凌小声说道:“牺牲自我的灵魂,愿她安息。”

    古丽的心颤了一下。

    天闲其实很害怕凌这个时候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来,但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四人和卓雅告别。继续深入神域腹地,很快稀薄的雾气开始出现在周围。

    “啊~~还是故乡的空气亲切啊!”

    三角终于忍不住从天闲的袖子里飞了出来,兴奋的挥舞着三条光弧,看得出他对回到雷霆古城心里早乐开了花。

    咕噜也跳出来,化成了一只小型飞兽飞来飞去。“不知道诺玛主人过的怎么样。”

    “放心吧,诺玛主是永生不死的,就算再过十年百年也是一样。”

    两个造物生命难得性质高涨的聊起天来,看来任何东西总是对什么地方有一种归属感,就算本不是生命的也一样。

    很快,周围的迷雾浓厚了起来,雷霆古城中央高大的山峦已经完全被遮蔽。

    “三角,别把我们带进奇怪的阵法中去。”天闲出声提醒,上次来的时候在这上面可是吃了大亏,险些所有人丧命于此。

    “放心吧我的主人。其实目前这里的守护阵法您都已经全部学习过了,只要再深入一点,找到合适的位置完全可以操控这里的阵法运转,您就是这雷霆古城的另外一位主人了。”

    天闲一听顿觉有趣,“真的吗?我能操控雷霆古城核心的阵法,那岂不是可以将空中的压迫力加大十倍,让那些烦人的家伙全部离开。”

    “当然我的主人!”三角似乎对这个提议万分赞同,“那些家伙在外面建立城市,威胁诺玛主人的活动,早就应该清除掉才对!”

    “诺玛……是谁?”借着天闲和两个造物生命聊天打屁的功夫。凌尝试着和古丽说话。

    这是两人在沙漠绿洲针锋相对以后的第一次正面勾通。

    古丽看了看她,也觉得有些意外,不过她很快笑了,指了指前方。小声说道:“马上就会见到了,到时候可别被他的样子吓到。”

    整个雷霆古城的核心阵法几乎都是三角一手布置的,有他在这里几人顺风顺水的穿过迷雾区,广阔的天地再次展现在眼前。

    这已经是雷霆古城的神域核心区域,平坦宽阔的地面完全受到各种阵法的支配,连天空的景象都随着阵法变化瞬息万变。只有远处那再次出现的高耸山脉巍峨不动。

    “还是老样子!和我们离开时没有任何变化!”三角飞快的挥舞光弧触手,一道道蓝色光芒从触手中甩出,或消失在空气中或打在地面上。

    几人所处的地面随着三角的操控而急速变化,时而变成草原,时而又是荒漠,时而在林间小溪,时而又在沙漠戈壁,短短几分钟时间,四人一步没动,已经站到了高耸入云的山脉脚下。

    “诺玛主人没有我们照顾也变的懒散了,这阵法应该三个月更迭一次,免得被外面的人怀疑才对。”咕噜对于阵法虽然不如三角精通,但和三角厮混的久了,自然也是很有了解。

    三角好像回到家的野孩子,一边顺着山路向上飘,一面放声大叫:“我亲爱的诺玛的主人!您最可爱的忠仆三角回来看您啦,您在哪里啊!?”

    天闲发誓,如果自己有这么一位仆人的话,那么一定立刻掐死他,图个清静。

    通往山顶的路寂静无比,这里的一切都好像被时间凝固,草木没有丝毫摇晃,也没有活物,这片区域,几乎是生灵的禁区,天闲其实很同情诺玛,他一个人真不知道怎么在这样的地方守了这么多年,而且不仅没有疯掉,还一心要为了人类而拯救世界。

    天闲觉得诺玛是个真正的英雄!

    诺玛似乎不在家,尽管三角用破锣嗓子喊的山都颤抖了,但并没有得到诺玛的回应。

    “或许诺玛主人已经在外面更改阵法了,马上就会回来。”三角绕着黑漆漆的树干转着圈,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他来说都亲切无比。

    咕噜忽然说道:“我们一接近神域,诺玛主人就应该知道才对,是不是……他觉得你太烦,不想见你。”

    “什么!我会烦?我怎么会烦?我可是诺玛主人创造出来专门掌管雷霆古城的阵法的,是最有用的仆人,你这个脑子和四肢都长在肚子里的家伙怎么能理解我的伟大?”

    对于三角的执着和自吹自擂。咕噜已经见怪不怪,懒得理他。

    再转过山角,据说就是诺玛的居所了,天闲第一次来并没到过诺玛的居所。倒是也觉得新鲜,不知道诺玛这样的生命,他的居所到底是什么样的。

    三角和咕噜都是迫不及待的飞了上去,天闲四人一边紧跟其后。

    忽然,三角和咕噜的声音消失了。

    天闲顿觉奇怪。这两个聒噪的家伙怎么忽然没了动静,不会是诺玛真的嫌他们太吵而封了他们的嘴吧……

    山间小路尽头是一个拐角,再向上是一块平地,诺玛就在这里。

    天闲一走上来,第一眼就见到了诺玛。依然高大的身躯,上身为人,下身为四蹄巨马的人马模样。

    他手持一柄巨矛,笔挺的站在空地上,巨矛折断的一半握在他手中,另一半插在他的胸膛上。直透后背,他身上那明亮的蓝晶色纹路已经完全暗淡下去,仿佛一尊漆黑的雕像。

    诺玛死了。

    天闲看到这个景象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在头顶,雪三人跟上来一见到诺玛的模样也是震惊当场。

    三角和咕噜两个已经完全呆住了,愣愣的飘在半空,仿佛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天闲飞快的冲了上去,但很快停下了脚步。

    天闲不敢相信的看着诺玛,看着这位本是人类,而又不是人类的英雄,近距离的看着他。天闲这才确定,他的确已经死了,而且死了很久。

    他的身上遍布触目惊心的伤痕,仿佛经历了惨烈的搏斗最后不幸遇害。地面上周围的树木也满是激烈战斗的痕迹。

    “诺玛主人!”

    三角和咕噜悲呼一声,一齐冲了上来,他们没有手脚,也没有眼睛鼻子,不能有什么动作,也不会有什么表情。造物生命的巨大悲伤化作痛苦的哀鸣响彻了整个山峰。

    “黑,这……这是怎么回事?”雪走上,不安的问道。

    天闲脸色凝重,用目光示意古丽,古丽立刻点头走上前来,和天闲一起检查诺玛的尸体。

    令人遗憾的是,诺玛现在已经并非人类,他的身体也不是普通的**,他的尸体就好像石头一样,如果不是确定诺玛曾是一个生命体,天闲几乎无法相信这块石头曾经可以活动。

    他身体上的伤痕根本无法查证时间,诺玛的死期也就无从知晓,只有从周围搏斗的痕迹新旧上判断,他已经死了很久,起码有几个月了。

    看了看周围,天闲见这块平地上本来有一个简单的小房子,但现在已经被某种巨大的力量毁掉了,从那些参差不齐的木头断茬来看,就仿佛被什么巨兽硬生生踩烂的一样,地面上有许多粗大和划痕,不像是刀剑留下的痕迹,也不像是身体摩擦过的痕迹。

    再就是诺玛的身体有轻微的变形,似乎承受过某种巨大力量的撞击。

    诺玛已经不是人类,虽然天闲不清楚他到底应该算是什么,但起码是超越于人类的一种存在,或许直白点说,他是一个半神,他从诸神留下的门户中穿梭于各个世界,获得了神奇的力量,这才能够创造三角和咕噜这样的造物生命。

    他或许是人类大陆上唯一能创造生命的半神。

    居然有人能杀掉他?

    天闲从未想过存在着这种可能,人类向往的圣地雷霆古城,这里以圣痕罕见,修炼效果拔群而著称,内城以里更是人类顶尖精英才有资格踏足的区域,而诺玛是一手创造这个人类心驰神往圣地的人。

    他的存在高于所有人,是一个以神的视角俯视生灵的角色,他除了不能离开雷霆古城之外,没有任何弱点。

    这样的诺玛居然被杀掉了,而且从现场有限的痕迹来看,对方很可能是一个人单枪匹马杀掉了诺玛。

    三家和咕噜还在哀鸣,天闲示意其他三人不要去打搅他们,诺玛对于他们两个来说是生身之父,这个时候就让他们哭个够吧……

    古丽主动开始检索周围一切痕迹,凌拉着雪也在四处查看。天闲立在诺玛身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有人能杀掉诺玛绝对不可思议,而更加不可理解的是为什么要杀掉诺玛?还有对方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怎么知道诺玛的存在的?

    能穿越雷霆股曾到达这里的人。应该是不存在的。

    然而这个念头才出现在脑子里,在脑海深处一个名字就跳了出来。

    一股彻骨凉意浸透了天闲的身体。

    回头望着古丽她们三个,天闲清楚的明白了一点,并不是能来到这里的人不存在,如今这里就有四个人。只能说能来到这里的人屈指可数,而那屈指可数的人,自己其实都知道……

    古丽三人很快完成了周围的检索,可惜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除了地上有一些疑似人血的痕迹在,再无其它。

    “不用找了,我们去山上!”

    天闲迅速带着三人向山上爬去,来到了诺玛当初进出这个世界所走的那扇门前。

    “不要靠近,会被吸进去的。”

    天闲远远的拦住三人,“在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

    很快,古丽就发现了线索,“快来看!”

    天闲几人飞快跑过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那巨大门户的正面,如同被时光冰封的地面上有一连串清晰的痕迹,地面的枯枝落叶明显被什么东西拖拽过,而且越靠近门户越显得凌乱,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门户巨大的吸力拖了进去。

    然而最让人震惊的是,就在这痕迹边上,有一串清晰的脚印。

    这是人的脚印。

    脚印的方向是从门内走出来。一直消失在山路上,踩在地上的脚印很深,很重,仿佛这是一个数千斤体重的人踩出的。但依据天闲和古丽对脚印尺寸的判断,这应该是一个身材精装,个子不高的人才有的脚印。

    “有人被拖进去了……”雪忧虑的望着地面的痕迹。

    古丽显得不安的多,“更重要的是……有人从里面走出来了。”

    天闲感到头皮有些发麻。

    有人从门里出来了!居然有人从门里出来了!

    是谁?是人?人怎么可能从里面出来?只有那些家伙才会从里面出来!这些门户就是为了这一天而准备的!

    一切都太突然了。

    诺玛的死,门户中居然出现了归来者!

    “我们回去!”

    怀着不安的心情,天闲和三人返回了山下平地。三角和咕噜依旧在诺玛的尸体前哀嚎。

    天闲冷静了一下,默默运转逆心诀,让自己发热的头脑重新变得可以思考。

    “没事,没事了,我很好……”看到三位女伴都在用担忧的目光望着自己,天闲露出了笑容,“只是有些突然……”

    “三角,咕噜,你们两个过来!”

    三角和咕噜听到天闲的召唤,哭嚎着飞了过来,“主人!请您为诺玛主人报仇!请您为诺玛主人报仇啊!”

    天闲看着他们两个如此,心中微微一叹,纵使不为真正的生命,但三角和咕噜的感情却是真实的,今天是他们失去至亲的日子啊……

    “我会的,如果我抓到那个家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但现在我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不要在哭了。”

    没有眼泪的哭泣,或许更加悲哀,三家和咕噜似乎被这沉重的打击击垮了,天闲的话多少让他们又重新振作了一些。

    “主人请吩咐!只要能为诺玛主人报仇,做什么都可以!”

    天闲直接问道:“你们知道诺玛有什么东西极为重要,或者说是具有极大价值的吗?对方或许是看准这一点才袭击诺玛的,告诉我这样的东西在哪?”

    三角和咕噜一时无声,都思考了一会儿,全部表示对此不知情。

    天闲其实也知道这种可能的几率很小,诺玛从别的世界归来,连身体都不能自主,带回宝物的可能几乎等于没有。

    结合诺玛的力量和门户附近的痕迹,最大的可能是从门户中出来的人袭击了诺玛,并且成功杀死了他。

    脚印是人类的,地面的血看起来也是人类的。只有杀死诺玛的力量是非人的……

    巴巴洛特?

    天闲再次怀疑起这个名字,当初那个邪魅的年轻人在离开神域后就不知所踪,如今一系列事情让他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而这一次是否又和他有关?

    天闲无法确定。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在诸神遗留的门户中,终于有一个具有非人力量的存在走了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已经藏匿在人类大陆上,一场腥风血雨很快就会笼罩到整个人你人类头顶。

    太快了,这一切都出现的太快了!快的来不及应对!

    “我们将诺玛埋葬吧。像一个英雄那样埋葬他。”

    天闲掘了一个大坑,打算将诺玛埋葬,让这位英雄入土为安,但在搬动诺玛的尸体时,却发现他的尸体如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

    “等,等等!诺玛主人的身边……有阵法守护!”三角忽然发现了什么的大叫起来。

    天闲一愣,“有阵法守护?”

    刚才情绪烦乱紧张,天闲到底没有注意这个,三角这么一提醒,倒是立刻发现诺玛尸体周围的确有一个不起眼的阵法守护着他。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阵法。只是能让诺玛的尸体不倒不动而已,诺玛之所以死了几个月依旧立在这,原因就是这个小小的阵法,如果不是仔细查看根本不会发觉。

    难道这是诺玛留下的什么信息,天闲的心顿时热了起来。

    小心翼翼的解除了这个守护阵,天闲四人站在四个方位放置诺玛高大的身躯摔倒,但这个阵法一解除,诺玛的身体立刻出现了裂纹。

    “咔咔”声响中,诺玛的身体出现无数裂缝,急速碎裂。

    天闲四人大吃一惊。正想重新启动阵法,一点光晕忽然从诺玛碎裂的身躯中飘了起来。

    这光晕如火星般轻轻落地,舒展开来,最后形成了一个闪闪发亮的透明形体。

    “诺玛!”天闲不由失声大叫。

    “诺玛主人!”三角和咕噜惊喜的冲了上去。然而他们毫无阻隔的穿过诺玛的身体,不由呆住。

    诺玛一如当初,只是看起来好像一个灵体。

    轻轻踏着地面,诺玛动了动身体,似乎有些不熟悉现在的状态,“我们又见面了。人类,希望你已经有了新的同伴,因为你听到这些话,意味着我已经死了。”

    天闲的心凉了半截,这只是诺玛以某种方式留下的遗言。

    “这是我留在身体中的信息,如果我的身体自然崩溃,就会展现给在场的人,我相信没有人会善待我的尸体,所以听到这段话的人一定是你。”

    天闲苦笑,听到这样的话真实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人类,如果我死了,那么证明我担心的情况已经发生,我本不想这么早将这些东西留给你,但我已经没有选择,同样的,你也没有选择。”

    诺玛看起来有些不安,“在给予你这些东西之前,你必须要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人类能自主的生存,就算是你,也不能去干扰这种生存。”

    天闲不由惊讶起来。

    “我在各个世界穿梭,学会了很多秘术,学会了很多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这些力量其实就是那些神灵所具有的无法揣测的力量,我会把这份力量留给你,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我只希望……你好自为之。”

    诺玛不安的动着四蹄,“在东方,我感觉到了强烈的召唤,一道门户这在打开,去那里查看一下,一定能有所收获。”

    沉默了一阵,诺玛警告道:“记住,你自己什么也做不到,你必须凝聚所有人的力量去对抗,否则……只能像我一样。”

    “还有,与我留给你的力量相比,三角和咕噜才是我留给你最大的助力,请你……善待他们。”

    最后,诺玛似乎有些惆怅。

    三角和咕噜听到这话早哭嚎起来。

    “这是我记忆、我的知识,还有我的一部分力量,三角和咕噜会帮助你完整的继承它们。”

    最后无声的轻叹,诺玛虚幻的身体重新化为一道光晕,并且分成三个光球,一红一绿一蓝,红色光球略大,蓝绿光球略小。

    红色光球落向了天闲,绿色落向了咕噜,蓝色落向了三角。

    三角和咕噜在光球融进身体的一刹那如石头般僵硬不动,天闲则感到一股莫名的东西在身体里一下炸开!

    那是一种从身体深处喷涌出什么东西的强烈感觉,海量的记忆灌进了脑子,莫名奇妙的力量充斥身体。

    比在食髓森林中被能量洗髓身体还剧烈的冲击,让强韧如天闲的体质也一下昏了过去。

    ……

    天闲再次醒来时,感觉身体微微上下颠簸,流云在眼前飞逝,已经是在小灰的背上了。

    “醒了醒了!他醒了!”入耳是古丽惊喜的声音。

    雪和凌的面孔也飞快的映入眼帘,和古丽一起焦急的望着自己,天闲干涩的笑了笑,“干嘛……我,我好着呢。”

    古丽摸摸眼角,“小混蛋!你想吓死我们啊!”

    天闲嘿嘿笑了笑,“抱歉……忽然感觉很困,所以睡了一会儿。”

    雪默默伏在天闲身上,虽什么也没说,但从身体微微颤抖来看,这短时间她怕极了。

    “我昏了多久?”天闲轻轻拍着雪的肩膀问道。

    “三天。”凌答道。

    “这么久?”

    “你昏倒后荒尘大剑太重,我们搬起来太吃力,用了三天才离开了。”

    天闲苦笑,荒尘大剑要自己清醒的时候拿在手中才轻如鸿毛,离开了自己的手就沉入山岳,好在昏倒时还背在身上,否则的话这三人可挪不动这把剑。

    “我们这是回沙漠边境吗?”

    “嗯。”凌点点头。

    天闲放心的松了口气,“那就好……这下,我们有得忙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