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六百一十六章 诡诈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长街上人头攒动,嘈杂声不绝于耳,天闲却觉得很安静,因为古丽就走在身边,刚才的那一个瞬间,她将这街头所有人,甚至整个世界的光彩都遮蔽了,仿佛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存在,那样清晰而光彩夺目。

    或许把这个女人据为己有才是顺从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天闲忍不住这样想。

    “我们好像被人跟踪了。”天闲说出来的,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

    “一定会有人跟踪我们,说不定还是大帝派来的人呢,反正在这里不会出事,不用理他们,我倒是更担心你的身体……”

    “还想再看吗?”

    古丽的脸一下红透,“你……简直是流氓!”

    天闲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古丽脸红的样子,“我还没有耍过流氓好不好?你想看吗?”

    古丽又羞有气,“你……你敢,我就宰了你!”

    天闲已经再大笑了,古丽红着脸,赌气的别过脸去,用力吃东西。

    “好啦好啦……我没事的。”天闲嘿嘿笑道,“血盟这次是给我机会,我自然要把握,但我也没想到我会成为这个样子,因为自己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所以没有对大家说明。”

    古丽回头横了天闲一眼,“说的再清楚一点!”

    “简单的说,大小姐所使用的食髓森林阵法对我产生了奇异的影响,我的身体似乎因为得到了好处,我感到要突破某种界限,可自己又说不清,所以要借这次机会重新在战斗中让这个界限变得清晰起来。”

    古丽不由被天闲的话所吸引,也忘了生气,转过身好奇的问道:“是什么界限?”

    “我现在也无法定义,但这是从东部王国流传过来的阵法中洗髓身体的方法,或许从前根本没有人用过,要不然我随便定义一下?”

    古丽眨眨眼,“没人用过……或许这根本不是人用的吧?那阵法可是攻击阵。里面是有远古魔兽的。”

    忽然的,古丽想到什么,噗嗤的笑道:“既然没人用过,也根本不像是人用的。那岂不就是非人的界限了。”

    “非人的界限?”天闲愣了愣,一下明白过来,“臭女人,你拐着弯来骂我啊!”

    古丽抿嘴一笑,“或许……这就是事实。”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古丽笑眯眯的望着天闲,“我们去前面看看吧,我记得前面有好吃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就知道吃了!小心变成小灰!”

    “反正我又不会变胖。”

    “就算时光禁锢身体,也一定会变胖的,你看你的腰都粗了。”

    “啊!什么?我的腰粗了?真的……真的?真的粗了?”

    “当然是真的!”

    “不……不会吧?我……我没有吃那么多的,啊见鬼!怎么可能,我只是……啊臭小鬼!你笑什么?你又在耍我!”

    “哈哈哈哈……”

    整整一个白天,天闲都在集市上陪着三人愉快的乱转。

    ……

    夜晚,天闲梳洗打扮一番,再经过雪、凌和古丽三人的打扮。变身成一个边幅整齐的俊朗少年,入宫觐见大帝。

    得知大帝要在正宫大殿召见自己,天闲心中有点奇怪,正正宫大殿一般是用来议事或者举行活动的肃穆场合,单独召见自己不应该在这里,看来今天应该是召见了很多人的一次聚会。

    但当领路的侍从让卫兵推开颇具气势的殿门时,天闲开始有点傻眼。

    大殿上根本没有人,空荡荡的。

    只有石柱上的灯火点燃了,照亮大殿中央那条巨大的金龙地毯,整个大殿里显得阴森可怖。周围全是漆黑一片。

    “咣!”

    殿门在背后撞上,天闲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孤身一身。

    这是搞什么鬼?

    看看四周,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前面十二级金阶上的王座也空着。大帝显然不在。天闲顺着金龙地毯独自走上前来,来到金阶下站住,皱眉轻轻喊了一声,“有人吗?”

    大殿里回荡着天闲困惑的问话声……

    情况有点反常,天闲不信有人敢在这龙渊帝国的正宫大殿里搞什么肮脏的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完全不像是大帝要召见自己的样子。

    想了想,天闲直接对着金阶行了个礼,“没人的话,我走了。”

    说完,天闲转身就走。

    一直走到大殿门口,一个声音才从大殿深处传来,“好狂妄的小子。”

    天闲立刻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恭恭敬敬的行礼,“天闲参见大帝。”

    在大殿的黑暗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缓步走了出来,这人一身华服,头戴金冠,正是当今龙渊帝国的统治者——龙渊大帝。

    缓步走上金阶,坐上代表至高无上权利的王座,龙渊大帝对天闲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到近前来说话。”

    天闲来到金阶下,再行了一礼,不由眼巴巴的瞅着龙渊大帝,心中全是疑问。

    龙渊大帝神色如常,依旧是让人无法看透的高深莫测的表情,那双眸子如吸纳了整个宇宙,繁复而深邃。

    但天闲觉得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大殿里的光线有些暗淡的原因。

    “知道我为什么召见你吗?”

    “还请大帝告知。”

    “知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召见你吗?”

    “也请大帝告知。”

    龙渊大帝忽然呵呵笑了两声,“原本,应该秘密召见你,但想到先祖以过人气魄开创这帝国,并立下皇族的戒条,我还是改变了注意。”

    “今天这次见面或许会影响帝国的历史,我希望它在若干年后可以载入史册,激励龙渊帝国的子孙奋勇向前,而不是只能从道听途说的野史中猜测这次会面的内容。”

    天闲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沉重,这大殿中的并非光线不足,只是被更多更沉重的黑暗挤占了空间……

    龙渊大帝静静的看了天闲一会儿,平静的说道:“我并没有想过你会影响到帝国这样深远,青年才俊我见过无数。你并不是其中最出色的那一类,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让大陆均衡的势力被打破,而且……严重的威胁到龙渊帝国。”

    天闲听到这里猛然一惊。汗毛都不由竖了起来。

    “大帝,您这话,让我有些承受不起?天闲虽然鲁莽,但也粗略通晓道理,帝国待我不薄。我怎么可能威胁帝国。”

    龙渊大帝淡淡而笑,“龙四……在你那还好吧?”

    这句话不只是让天闲汗毛直竖了,简直是一股凉意直接浸到了骨头里。

    他居然知道龙四在沙漠边境!这件事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

    这种状况实在太过突然,让天闲有点无言以对。

    大帝继续说道:“你擅自拐走帝国公主,玷污公主清誉、叛国、对帝国大权图谋不轨,论罪当诛九族。”

    天闲额头开始见汗了,不由自主的扫了一眼这大殿深处的黑暗,难道那里藏着杀手不成?今天这个架势,难道要把我诛杀在议政大殿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天闲实在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荒尘大剑不在。邪眼的火焰也无法发挥全部威力,谁知道这偌大的帝国中隐藏着什么样的绝世怪物,那些传说中的人物或许立刻就会跳出一打来对自己痛下杀手!

    见鬼!这算是什么情况?

    只是一瞬间,天闲感到自己的脑子简直要炸开一样的膨胀起来,这绝对没有想到的状况简直如当头棒喝让天闲有些不知所措。

    猛的,一股异样的清凉感觉自心中而生,飞快的流过全身,在脑子里转了两圈,让炽热如铁,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大脑冷静了稍许。

    冥冥中。天闲似乎听到一个声音:“黑,早些回来……”

    “呼————”长长吐了口气,天闲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都已经被汗湿透了。

    对大帝再一次行礼。天闲如释重负的说道:“大帝您真是吓死天闲了……”

    龙渊大帝浓密的眉毛不由微微挑了起来,望着天闲的目光露出几分赞许,“你以为我在吓你……”

    天闲吞了吞口水,苦笑道:“大帝神机妙算,天闲自愧不如,但不知大帝今天召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如果是有什么问题的话,天闲一定如实作答。”

    大帝双目中露出几分饶有兴趣的表情来,“你以为我不会杀你?”

    “是。”

    “为什么?”

    “如果要杀,我恐怕走不进这殿门吧……而且大帝先前其实已经说过了,今天要说的事无比重要,感念先祖气魄才选在这里召见我,怎么可能杀我,倒是我凡夫俗子经不起大帝神威,惭愧惭愧。”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随着这笑声,大殿中的灯火亮了起来,正庄严肃穆的大殿重新回到了光明之下,那阴森之气一扫而光。

    “嗯——”龙渊大帝笑着沉吟一阵,“小家伙儿,你已经很不错了,这帝国上下,特别是诸位皇子公主,在我的面前还能站到现在的,一个都没有!你今天走出大殿,就足够以此为傲了。”

    这话说的天闲再次吃了一惊,什么叫做如果走出大殿可以以此为傲,难不成还有走不出这大殿的情况?

    “不过。”话锋一转,龙渊大帝的眼中露出几丝冷意,“你藐视帝国皇族戒条,这可是脱不了的罪责,我没想到你真的敢拐走龙四,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吗?”

    天闲当然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但就算事发,只要不像现在这样身陷深宫,那么多大的罪名天闲都不在乎,何况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龙四是秘密出城的,当时她所做的隐秘手段十分高明,而且之后她再也没回城,直接被送到了沙漠边境,她的替身现在依旧好好的扮演着她的角色,这件事一丝漏洞都没有。

    想破头,天闲也想不出龙渊大帝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还请大帝赎罪。”天闲不得不服。

    大帝思考了一会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一直以来你都表现的对权利兴趣缺缺,这不像是装装样子。”

    到了这个时候,天闲也没必要隐瞒。直接说道:“还请大帝赎罪,天闲是觉得皇族争权过于残酷,龙四公主险死还生却无处躲藏,天闲不忍。这才将她带到了沙漠边境。”

    “险死还生……”龙渊大帝似乎想要在这个字眼中咀嚼出特别的味道,良久之后才说道,“帝国子嗣,哪一个不是经历险死还生才能上位,这没有战争的时期。阴谋毒计更显得必要。”

    “大帝如此说,天闲无可辩驳。”

    大帝点点头,“那么,关于龙四受到威胁,你都知道些什么?”

    天闲抬头看了看大帝,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双目中全是探索的凌厉之色。

    垂下头,天闲答道:“大帝对皇嗣互相残杀放任为之,天闲说那些具体的事也无济于事。”

    “那么,来福到底为谁办事?”

    天闲依旧垂着头。眉梢却微微跳了下,看来龙渊大帝的确已经了解到有外部势力渗透进帝国的权利争夺了,而且精准的定位了目标。

    “来福是龙四的护卫,我早就知道,但他不能暴露身份,不会跟随龙四离开,而他已经消失了,从龙四离开的时候开始,唯一的可能是……他死了,或许还是你杀死的他。”

    大殿虽然已经灯火通明。但天闲依旧倍感压力,龙渊大帝的话并不繁琐,但却极具压迫力,每一句话都切中要害。

    整理思绪。天闲答道:“来福背叛了四公主,四公主因此险些遇害,的确是我杀了来福,他的尸体就埋在城外的密林里。之后我将四公主带到了沙漠边境,至于他为谁服务,天闲不知。”

    这一次。龙渊大帝沉吟了很长世间,似乎在辨别天闲这句话的真假,之后他才自语般说道:“来福,没有任何理由背叛,他是个死士,能让他背叛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站起身,大帝来回踱了几步,又问道:“龙四的事,你还和谁提起过?”

    “天闲只是不想四公主枉死,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沙漠边境的小城与龙渊帝国有乱街和边关哨卡相隔,也不会有帝国的人知道四公主到了那里,而且我已经妥善安排过了,没人知道四公主的身份。”

    大帝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她的耻辱,也是帝国的耻辱,就……让她先呆在那里吧。”

    这就是说龙四自动出局了,天闲很明白这个意思,虽然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但天闲现在也没有办法,“天闲明白了。”

    大帝缓缓点头,“龙四的事就此不提,现在……我们来说正事。”

    天闲一愣,才要说正事?

    重新坐下,龙渊大帝又恢复了高深莫测的表情,“你应该庆幸,如果你刚才的回答又任何犹豫,你已经死了。”

    天闲望了大帝一眼,垂下了目光,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我现在暂且相信你只是一时不忍救走了龙四,而关于来福的身份,我现在要你去调查清楚。”

    “调查来福的身份?”天闲这下可意外了。

    “不错,你的身份十分方便做这件事,也是最合适的人选,如果你能调查清楚,你救走龙四的事,我既往不咎。”

    天闲的脑子开始飞速的旋转。

    显然,龙渊大帝想要彻查渗透入帝国的势力的真面目,但是他现在也只是意识到有人干扰权利争夺,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头绪,所以想尝试在自己这里找到线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岂不是他有求于我了?

    救走龙四说起来罪名不小,但大帝应该很清楚,只要现在放走了自己,这个罪名压根没有任何意义,圣灵殿和血盟都想至自己与死地,多龙渊帝国的一个杀头的罪名简直连挠痒痒都算不上。

    想通了这点,天闲肚子里立刻笑开花了。

    但天闲还没说话,大帝已经继续说道:“还有,如果你能办好这件事,帝国将会向你敞开大门。”

    天闲眨眨眼睛,“大帝这……是什么意思?”

    龙渊大帝笑的高深莫测,“小家伙儿,你一直隐藏的很好。埋身在女人中,偷奸耍滑,加上年纪轻轻,往往会让人觉得年少轻狂。成不了大事,但……你却一直在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默默的看着那些嘲笑你的人。”

    天闲感觉到极度的不自在,在这位大帝面前,很多事似乎都难以隐藏。

    “少年人胸怀大志是立足之本。但……人力毕竟是有极限的。”龙渊大帝的双目亮晶晶的,“而无数人的力量则是无穷的,你懂的为什么那么多人追逐权力吗?因为权利代表了个人所没有的无穷的力量。”

    “如果你彻查来福的身份,将一切事真实的报告给我,那么我可以给你承诺,在你需要的时候,龙渊帝国将给你一次帝国的援助!”

    今天吃惊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天闲已经开始有些麻木了。

    帝国的援助?什么是帝国的援助?

    借个三五百块喝酒吃饭那是个人交情,捐款十万二十万救助病困是小团体的轻易,汇集亿万巨款。物资无数对抗天灾是社会大群体的救援。

    而帝国的救援呢?

    是人命!

    是不惜性命,不惜代价,不惜损耗的援助,只有在帝国的国命驱使才会有无数生命为之奋不顾身,为之义无反顾。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龙渊大帝的意思是,将会开动国家机器,动用帝国战争级别的军队以及物资对自己进行援助。

    这怎么可能?

    十分满意的欣赏着天闲错愕的表情,大帝缓缓说道:“你很聪明,但实力不足。总有一天你会需要一个国家支撑你,你不仅需要商人的物资,不仅需要无数的黄金,你更需要无数为你而战的生命。那个时候龙渊帝国可以成为你的后盾!”

    天闲嘴角抖了抖,感觉口里发干。

    “请恕天闲愚钝,大帝的意思……我依旧不是很懂。”

    “很简单。”大帝志得意满似的笑了,“我一直在观察你,你牵动大陆上很多势力,虽然他们都想拉拢你。但这样其实很危险,因为你随时可能站到另一阵营去,所以我从来没有真正的对你表示过什么,但这次不同。”

    “因为你救走了龙四,而且是在有人插足的情况下,我相信你有着自己的骨气,有着自己的抱负,并不会屈于人下,更不会真正站在某一方势力之中,所以这是一次秘密的盟会。”

    “盟会?”

    “不错,但我只能给你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盟会的契约,找出那个渗透进帝国的势力,我将视你为帝国忠诚的朋友,并将以帝国的忠诚回报你!”

    “我知道很多皇子公主都想拉拢你,不必去理会他们,你只要站在我这边,站在帝国这边,永远都不会错!”

    天闲不得不承认龙渊大帝深谋远虑,他看穿了龙四偷偷离开帝都,也察觉到了外部势力的渗透,更明确的表达了对这股势力极大的忌惮和忧虑。

    “大帝将如此重任委托给我,天闲惶恐。”

    “这只是一个条件。”龙渊大帝沉声说道,“我不会寄望于你真的可以查清这件事,我自然还会通过其他手段不断追查,是你刚才的回答赢得了这个机会,而如果你能够办到这件事,就是帝国最可靠的朋友!”

    “你要明白,你并非是单独的一个人,你是一个群体,你是一个关系多方势力的微妙人物,总有一天你会需要强大的助力,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可靠的盟友,你将寸步难行。”

    天闲皱起眉,认真的思考起来。

    这件事自然是答应的,要不然恐怕无法离开这个大殿,天闲考虑的是今后的事,大帝的话提醒了天闲,如今诸神回归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光靠自己这边几个人到底是人单力薄,如果真的可以动员无数人的力量自然再好不过。

    如果是这样,沙漠子民自然是首选,小沙王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何况她自己也是了解诸神回归的事的。

    问题在于,小沙王要考虑沙漠子民的利益,她自己或许不会顾忌什么,当初她在土墙下声泪俱下的恳求自己救她一命,不惜献出一生的自由,虽然自己从未再提这件事。但小沙王偶尔看过来的眼神中,依旧能见到那种当初坚定的目光。

    她是绝对可信的,但未必能狠下心来以所有沙漠子民做赌注。

    而且,沙漠子民稀少。从人口上来说,或许还不及龙渊帝国的百分之一。

    如今诸神的回归还是隐秘的,无法拿到明面上来动员所有的人类对抗,要是真的有可以驱使的亿万力量,那么……

    “这件事……我会好好调查的。”天闲郑重说道。如同承诺一般。

    龙渊大帝微微一笑,“年轻人,好气魄。”

    说着,他随手丢给了天闲一件东西,天闲伸手接住一瞧,是一块黑黝黝、丝毫不起眼的玉牌,而且是半块。

    “这种玉牌,帝国上下没有多少人认识,就连皇子公主们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这一块是这种玉牌中等阶最高的一种。原本的一块留在我这,剩余的半块秘密仿制分发,你们谁能查清来福的身份和幕后指使人,谁就能得到另一半。”

    天闲把这玉牌收好,笑问道:“大帝难道把帝国的力量一次许诺给很多人?”

    “对于不同的人,自然要给予不同的东西,年轻人,我对你可是额外的看重,本来我觉得杀掉你才是最稳妥的,毕竟你无法控制。离开这皇宫后我就无法在威胁你,但这或许也是我最需要你的地方,先祖以微末之力开国裂疆,我当继承先祖之志。我们龙渊帝国的子孙,从不会缩起脖子打天下。”

    天闲不由暗叹,这豪赌,赌注可真的是帝国的历史!

    “天闲谨记大帝的每一句话,不知大帝是否还有其他事?”

    龙渊大帝呵呵一笑,“敢催我说话的人。还真是少见。”

    “天闲鲁莽了。”

    “也罢,你身边美人成群,这美景良宵,浪费在这里真是可惜……”

    天闲顿时有点尴尬,自己只是不想再继续在这里感到压力而已。

    “最后一件事。”大帝上下打量天闲,仿佛在衡量某种标准,“你心思灵动,但城府不够,今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免得……再被人诈出秘密来。”

    嗯?

    一个巨大的问号顿时砸在了天闲的脑门上。

    “这……天闲不懂!”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也不解释,径自离开。

    直到离开了大殿,走在皇宫的板砖路上,天闲被冷风一吹,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这一下天闲恨的真是咬牙跺脚!

    龙四的事!大帝根本就不知道!

    刚才说了许多话,可大帝压根儿没提他为什么知道龙四已经离开帝都,最初确切的说法可是来福的失踪。

    这因缘结果,完全是大帝推测出来的!他佯装已经知道了龙四出逃的事,结果真的诈出来一个惊天大秘密。

    天闲啪啪的打了自己两个嘴巴,自己偷奸耍滑两辈子,今天可是翻了船,居然被别人给诈出了口供来,而且当时丝毫没有怀疑。

    “大人,您没事吧?”引路的侍者回头问道。

    天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侍者笑笑,继续走在前面。

    气归气,但天闲也不得不服,姜还是老的辣,这龙渊大帝和旁人确实不同,不是能随意糊弄的,而且现在天闲百分百的肯定他当时发动了混龙劲,自己不知不觉精神上受到了威压,要不然也不会那样手足无措。

    这个老不羞,居然在一个小孩子面前装神弄鬼!天闲一路上都在把龙渊大帝归到老变态的一边,而自己作为一个天真无邪,五讲四美好少年的身份拼命的诅咒他明天出门踩到狗屎。

    而天闲还有一件烦心事,那就是龙四的情报的暴露了,这意味着她已经出局,自己当初设想让她在沙漠边境安心避难的计划已经破产,这下还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向她解释。

    思前想后,天闲一叹:“都是麻烦啊……”

    关于这些烦心事,在天闲推开门见到雪她们三个还在等自己的时候,全部烟消云散了。虽然被算计了,可毕竟在有杀心的龙渊大帝面前活着回来了,没什么比再见到同伴更开心的事了。

    三个人在翻花绳,雪依旧大杀四方,古丽凭借被雪多次大杀四方的经验对凌残忍蹂躏,所以当凌知道这个游戏是雪从天闲这里学来的时候,“你敢翻对一次,我就杀了你。”这是凌把花绳举到天闲眼前时唯一的话。

    这次来龙渊帝国,只是想把这里的事暂时做个了断,保护龙四,给龙九一个保命的建议,至于权利的争夺,天闲没兴趣知道更多,得到了大帝半强制式的任务算是额外的收获,当然了,现在能活着其实是最大的收获了。

    这龙渊帝国真是龙潭虎**啊……

    住了一晚,天闲启程走人,但没有返回沙漠边境,而是向帝国更深的腹地而去,这一次天闲离开沙漠的主要目的地其实不是帝都,而是更远的雷霆古城。

    时至今日,天闲觉得有必要回去再见一次诺玛了,现在只有他能给予自己更多的帮助。

    远远的就望见了雷霆古城那标志性高耸入云的巨大山峦,那把擎天巨锚劈在山顶,锚柄隐在云雾之中,看起来格外的震人心魄。

    “啊~~~”

    天闲打了个哈欠,因为昨晚睡的不好。本来雪是一定陪天闲睡的,但遭到了凌的坚决反对,半夜时分雪偷偷爬了过来,结果后来又被凌跑过来拖了回去,如此反复了几次……

    天闲觉得整个晚上好像都在玩躲猫猫……

    “这是什么地方?”远远望着那山峦,凌疑惑的问。

    “好地方。”天闲笑了笑,“你会额外的喜欢这里的。”

    “你特意要我也参与这次行动,是为了带我来这里吗?”

    天闲瞧瞧她,“或许吧,但也不算是,我也想你出来散散心,因为今后的日子恐怕就没有什么散心的时候了,这雷霆古城,景色也不错。”

    凌望着那把擎天巨锚,深深的皱眉,“有种厌恶的感觉……”

    ---

    天哪~~~~

    昨天上传忘记点发布了 真的真的真的……

    忙着调时间和赶稿子 也没看各方面消息 居然又蠢了一回

    我是纯洁无辜的 - -!

    没什么说的 继续加更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