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九十六章 赌约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觉得伊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因为她解释了天眼族女孩绝不会轻易将发丝交给男人的原因后,就兴致勃勃的去和族人们跳舞了。

    离开前还不忘说道:“加油哦!雪和凌是双生子,她们有很多共同点,你要是能得到凌的话,那么我就是完整的神使的新母亲了!”

    天闲看着伊芙和族人们开心的跳着舞,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显然在这件事情上,没人想要来帮助自己这个神使,而且虽然没有刻意的看向这边,但偶尔瞄过来的眼神儿里却满是期待。

    种族的确是不同的,但是八卦却是全世界的。

    天闲叹气,只好先离开这个让无数目光来回打量的是非之地,独自去想办法。

    沿着绿洲走了半圈,看着沙漠的晚景,天闲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

    显然已经不能再去找凌索要发丝了,否则凌可能会拿起刀子杀人的,如果直接说出原因的话,恐怕凌也不会答应。

    如果现在回去再问问另外的那个凌的话……想着这个可能,天闲最后却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对方没有明确的说明这一点,那么肯定是有用意的,或许就是要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拿到凌的发丝,甚至这直接就是一个考验。

    ? 而且想要再去见她的话,就必须再去拿雪的发丝,要是从前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但既然知道了天眼族的习俗,再去拿雪的发丝似乎就……

    感觉怪怪的。

    不过想到雪之前还是认真的送给了自己很多根发丝,天闲心中不由一阵偷笑,雪很少表露情感,却原来也是这么大胆的,或许真的遗传了伊芙的性格。只是希望今后可不要和她一样那么脱线。

    说起遗传的话,雪和凌是双生子,她们两个的性格还真是一点都不一样,看来后天环境的影响还是塑造人性格的主要因素。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事,天闲漫无目的在绿洲边缘走着,忽然间。前面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什么声音。

    声音不大,似乎是从距离绿洲很远的地方传来的。

    天闲很奇怪,这周围沙利特帝国的居民是不会靠近的,这是沙王的命令,只有天眼族会在这一代出没,但现在怎么可能有人在那边。

    放轻手脚,天闲摸了过去,

    翻过两座沙丘之后,天闲在一个巨大沙丘的背后。发现了一个怒气冲天的女孩。

    凌的身体闪烁着微弱的幽光,光芒凝而不散,要不是看到她本人,根本无法在沙丘外看到这些光芒。

    她手持一条光鞭,正奋力抽打面前的一团发光的物体,一边打一边骂:“我打死你个白痴!打死你这个蠢货!流氓!人渣!”

    天闲小心的藏好,不让凌发现,并且很快确定凌手里的鞭子以及那个正被当作靶子来打的发光体都是由于虚灵凝聚而成的。

    这让天闲有点吃惊。

    这里到绿洲有一些距离。但也并不十分远,虽然声音几乎是传不到那边的。但动用虚灵的力量的话,天眼一族是很容易察觉到的,但是显然凌把虚灵的力量凝聚的相当紧实,完全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要不是自己耳目比一般人灵敏的多,根本发现不了她藏在这。

    天闲看着凌抽打那团发光体。鞭子每次抽上去,自己的身体就忍不住跟着抖动一下,显然凌是刚才觉得委屈,这才独自跑到这里来泄愤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天眼族会有这样的习俗。否则我怎么会去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看着凌怒气冲冲鞭打“自己”,天闲心中跟着痛叫了两声,算是在精神上支持凌的这种泄愤方法,同时也希望她打完了这次就算了,可不要真的来抽自己。

    “死天闲!臭天闲!我打花你的脸!打断你的手!”凌越打越气,最后干脆直接叫出天闲的名字来。

    天闲看了一小会儿,暗暗叹气,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凌忽然停了下来。

    丢下鞭子,任凭那鞭子和靶子都悄然化作碎烟消散,凌忽然蹲下来,无声的哭泣。

    天闲抓头了。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结果却弄成这个样子,恐怕凌现在觉得委屈的不只是自己刚才的话,一直以来所以压抑着她的东西,每一次被什么事回想起来的时候,或许她都会像现在这样吧,看她刚才熟练的动作,这似乎也不是第一次躲起来发泄情绪了。

    心中转着这样的念头,忽然一道亮光划过了心头。

    “咳咳。”天闲咳嗽两声,站了起来。

    凌大吃一惊,没想到这里居然会有人,猛的起身抬头望着,借着月光发现沙丘上的人居然是天闲,顿时恼羞成怒,“你……又是你!”

    “等等!”在凌聚集虚灵之前,天闲连忙高举双手,“我没有任何恶意,我也不是和你谈什么的,我……我是要来和你做个交易!”

    凌眼中怒火暴跳,“交易!?你想要交易我的头发对不对!?就算是神!也不能这样侮辱我!”

    颤抖的手中幽光凝聚,一把如实体的冰锥凝聚而出,凌五指一翻,那冰锥以完全脱离物理规则的速度向天闲刺去。

    天闲高举双手,一动也没动,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冰锥向自己袭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凌怒火冲天,但还没有失去理智,她惊愕的发现天闲不仅没有反击,甚至连躲避和防御都没有,居然还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改变了冰锥的轨迹,那冰锥避开了天闲的心口,一下穿透肩膀飞射而过。

    虚灵凝聚的武器造成的伤口要比实体武器大的多,拿只有小拇指粗细的冰锥在天闲肩膀上穿了一个铁枪般粗细的洞,而且创口平滑无比,就好像一瞬间被利刃削出的一样。

    血喷洒而出。

    天闲身体晃了晃,睁开眼看了看伤口,露出一个笑容。“避开了要害啊,谢谢。”

    凌满脸惊诧,但这惊诧很快被愤怒掩盖,“你为什么不躲?想要找死吗?”

    “不,我当然不是来找死的,我说过。我是来和你做一笔小小的交易的。”

    为了防止凌的情绪再次暴走,天闲飞快的继续说道:“我可以让你攻击三次!”

    凌一听到“交易”这个字眼就气的全神发抖,但听了天闲后面的话,却不由愣住了,“你……让我个攻击三次?”

    “是的!三次!”天闲郑重的说道,“而且不包括刚才的那一次,你可以任意的攻击我三次,可以在这三次中使用杀招杀掉我。”

    “你疯了吗?”

    “我当然没有疯!”天闲满是自信,“因为我确信即使我不躲避也不防御。我也不会被你杀死的。”

    凌的脸上顿时浮出一分杀气,“你说什么!?”

    “虽然这么说有些自大,但我不得不说我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比较仔细的,我确定你杀不了我,所以才提出这次交易。”

    凌的怒火再一次被天闲激起,不过这次不是羞怒的怒火,而是纯粹愤怒的怒火,“臭小子!你敢看不起我!”

    “你现在怎么想无所谓。但我确定你是杀不了我的,而如果你攻击三次之后。我还活着的话,我希望……”

    “你要我的发丝?”凌知道天闲要说什么。

    天闲点头,然后赶紧解释,“我真的只要发丝!只要你的头发就好了!我真的真的是需要你的头发,这根头发对我用处很大,我也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凌嘴角露出几分异样的笑容。“我很清楚你是什么意思?从你对那个叫古丽的女人下手,我就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哼!人类还不都是一样。”

    天闲觉得自己的话都白说了,显然凌并不相信自己,在她眼中。现在的神使天闲不过是个披着羊皮的色狼而已。

    “但我可以答应你!”凌的双眼放出光来,“与其让你这样的家伙引领我们,还不如在这里杀掉你!就算这要背负罪孽,但……如果是我来背的话,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

    隐隐的,天闲觉得最后一句话中充满了一种凄凉的味道。

    “好!”天闲神情庄重,“那么我们需要订下契约吗?”

    凌一笑,“这种荒唐事,难道契约会有效吗?”

    天闲点点头,“也好!那么我们就口头约定,我想我们都会遵守这个约定的。”

    “当然,不过你会很快死掉,我可以保证这一点!”

    天闲吸了口气,忍着肩膀上的伤痛,一把撕去了外衣,向前走了几步稳稳站在沙丘上,望着下面的凌低声说道:“那么就在这里,我们履行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约定,你三次杀不死我话,就给我一根你的发丝!”

    “可以!”凌的眼中杀机毕露,“如果三招过后你还活着,你要多少,我就给你多少,就算你要我的头,我也不会犹豫一下。”

    “好!来吧!”

    天闲昂首挺胸,稳稳站在沙丘上,“我不会躲避,也不会防御!三次攻击之后,你准备给我发丝吧!”

    “做梦!”

    凌一抬手,一道幽光迸射而出,原来她早就在凝聚力量了,这道光芒精准的命中天闲的小腿,在那里直接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

    天闲面不改色,只是身体颤了颤,稳稳站住。

    凌倍感惊讶。

    这个听过起来荒唐无比的约定,凌之所以答应下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凌认为天闲在耍花招,不可能真的接下三次攻击,这第一下就是明确的试探,如果是耍花招的话绝对不会任凭攻击的,如果真的不躲避也不防御,那么这一下几乎就等于废了一只脚,站立都是问题,更别提后面的两次攻击。

    但,天闲就真的没有躲避,也没有防御,小腿上多了碗口大小的血洞,鲜血迸流,按理说早就该站不住摔倒了,可是……他已经站在那,稳稳的,晃都不晃。

    “你……疯了?”凌在这一瞬间,有一种不知为何而透不过气的感觉。

    “还有两次!”天闲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咬牙说道。

    “两次!”

    凌的目光随着天闲的话冷了下来,“看来你想赌一次!你认为我不会杀你!或者说不敢杀你对不对!?”

    “那真是遗憾!”

    凌抬起手来,空气中无形的虚灵开始急速汇集而来,并在凌的周围凝结。

    “我可以将虚灵的力量凝聚到极限,这样力量不会外泄,绿洲那边的人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该死的小鬼!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可不要怪我!”

    随着虚灵的聚集,一道道冰锥开始在半空浮现而出,环绕着凌的周身,前后足有数十枚。

    “这一次!我要你死的透透的!”

    轻喝一声,凌催动虚灵,那些冰锥一片箭雨般向天闲射了过去。

    天闲看到这一幕,不由眼角直跳,但依旧没有移动,也没有防御。

    “噗噗噗噗!!”

    就好像钢珠打透了破布娃娃,几十枚冰锥贯穿了天闲身体,那一瞬间似乎就放干了天闲身体中所有的血,伤口喷出的血染红了黄沙,在冰冷的沙子上腾起滚热的白气。

    凌都看呆了。

    她怎么也没想过,天闲居然真的没躲,任凭这数十枚冰锥在身上开了数十个血洞。

    这……可是致命伤!他真的疯了不成。

    看着简直好像筛子般的天闲,凌一时惊的何不拢嘴,“你,你……你怎么……”

    似乎被一阵风就能吹走的天闲,这时却露出了一个笑容,“怎么样,攻击真人比打那些虚灵沙包要痛快的多吧?”

    凌闻言立刻变了脸色,“你……你还不死?”

    天闲嘿嘿而笑,“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再失败的话,就要兑现诺言!”

    凌感到太阳穴咚咚乱跳,仔细看去,虽然眼前的少年身上带着恐怖的伤,但居然真的没有致命之处,刚才因为攻击密集也的确没有刻意瞄准,难道是巧合?对方的确没有躲避过的!

    “我早就听说你的身体异于常人,但我不会给你机会的!”凌眼中闪过一丝决然,“这一次……我要把你砸成烂泥!看你怎么不死!”(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