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九十二章 联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古丽被来福打飞后撞到了大树上,险些直接撞晕过去,当她爬起来时 发现天闲与来福已经双双倒下。

    飞快的闪身过来查看天闲的状况,见天闲虽然痛的龇牙咧嘴,但显然没什么大碍,立刻转身查看来福的情况。

    来福直挺挺的躺在那,全身有些僵硬,但显然并未受什么伤,只是他胸口有两点被冰封的痕迹,天闲那两指夹着银水精魄的寒气,已经透进了他的体内。

    确定来福暂时没有威胁,古丽和龙四将天闲扶了起来,这个过程无比的小心翼翼,因为天闲被碰到一点都痛的额角青筋直跳。

    好不容易坐了起来,天闲喘着粗气,望着躺在地上的来福说道:“他暂时动不了,但……但还是绑了,他……他似乎用的不是圣痕。”

    古丽和龙四闻言万分惊讶,迅速找来了绳索藤条,将来福绑了个结实。

    来福身体无法移动,但嘴巴眼睛倒是还活动自如,对于古丽和龙四的捆绑他如若味觉,只是用一对散发淡淡微光的双眼盯着天闲,目光里充满了惊讶和疑惑。

    “你说我使用的不是圣痕?”来福被f≠,完全捆住后,却一点也不见慌乱之色,问出的话也十分平静。

    天闲深深呼吸了几次,似乎这样做身体才好受了一些,神色古怪的说道:“我的确没有感觉到圣痕的力量,你所使用的,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独门技艺吗?”

    这话虽然是在问来福,但天闲的目光却是在看龙四,从之前的听到的对话中来看,显然来福是古斯塔斯帝国的人,他是被派来保护才出生的龙四的。那么龙四对他一定知道些底细。

    可是,龙四居然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使用自己的独门技艺,因为他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些。”

    天闲对这个回答稍有意外,正待再问,来福自己却开口了。“你们不必难为小姐,我的事,她并不知情。”

    天闲凝视着他,“现在你已经是我们的阶下囚,而且你现在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我不想让古丽对你这样的老人动刑,但你似乎知道一些对我们很重要的事情,你最好能自己说出来。”

    来福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见畏惧和慌张。满是深深皱纹的脸上只有那么一点点失望,他转向龙四,沉声说道:“小姐,我并无恶念,请您相信我始终忠诚不二,这都是神的意志,但既然我今天事败身死,或许神灵另有深意。而我没有参透,帝都暗流汹涌。今后我不在您身边,请您务必小心。”

    深深的低头,来福尽显忠仆之态。

    龙四的神色无比复杂,“来福,你到底……为谁做事?为什么?”

    来福抬起头,从容面对质问自己的龙四。“小姐,我今日落败,已经无法再多说什么,不久之后,您自然会得知真相。”

    说完。来福再不理会龙四愤怒的目光,凝望着天闲,喃喃道:“果然,你是一个变数,如果我没有领悟错神的意志,那么今天,就是你打乱了计划的步骤。”

    “你从刚才就一直在说……神?”天闲说出这个字眼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都跟着微微抽动了一下。

    这个高高在上的字眼,对于人类大陆的万类生灵来说,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

    而天闲是少数知晓这些神灵并没有完全陨落消失,而是随时可能重新降临的人。

    听到来福说出这个字眼,天闲从心底感到了丝丝的寒意。

    “你说的神……是指什么?”

    来福摇头,看起来并不打算回答,而且反问道:“刚才的一切,都是你计算好的吗?看你起来要用手抵挡我的攻击,实际上却用双臂抵挡,并借着我的力道攻击我。”

    古丽和龙四刚才并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听了来福的话不由有些惊讶。

    天闲点头,“是的,因为我除了聚集一点力量之外,已经没有额外的力气迅速发动攻击了,只能借助你攻击的力量还击,拼着受伤在所难免,反正也已经避开了要害。”

    其余三人闻言都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来福更是有些不敢相信的上下打量天闲,“没想到一瞬间就想好了迎敌的对策,果然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老先生,您不必吹捧我,我直觉的认为您不是什么坏人,您能不能直白的告诉我,您现在到底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来福闻言不由笑了起来,“年轻人,你居然说我不是坏人,老头子我还真是欣慰。”

    “只是简单的直觉。”

    “直觉,呵呵……即使是直觉也很好。”来福面带微笑的思索了一阵,说道,“我本不该说什么,但现在发生的一切,或许也是神的意志,或许一切依旧需要考验和磨砺,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提示。”

    天闲眼神微微一亮,“愿闻其详!”

    “圣痕,绝非一切。”

    来福第一句话就让天闲三人微微错愕。

    “圣痕,并非一切?”

    来福呵呵而笑,“年轻人,你应该很清楚才对,我封锁我身体的技巧,也绝非圣痕!”

    天闲暗暗皱眉,这自然不是圣痕,而是以逆心诀催动的点穴术而已,只不过混入了银水精魄的寒力,让穴道封闭的时间更长。

    但即使被这种手法攻击,也没有理由立刻就认出这并非圣痕,除非对方对类似的事有所了解。

    “您所使用的是?”天闲疑惑的问。

    来福无奈的一叹,“今天过后,我的技艺就要从此绝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能把他传授给你,可惜,可惜啊……”

    “为什么说今天之后,您觉得我们会下杀手吗?”

    来福摇摇头,“就算为了情报。你们也不会让我死的,但我已经失败,我的任务也到此为止,对于神的意志再没有任何价值,今后……是你们的舞台。”

    说着,来福忽然奇怪的笑了起来。“你们想知道神的身份吗?”

    天闲闻言眉头一跳,“阻止他!!”

    但一切都晚了,古丽掐住他脖子之前,来福已经自语道:“他就是……”

    话音在这里戛然而止。

    来福的脖子一软,头耷拉了下来,脸色随之迅速发黑。

    天闲三人无不骇然的望着来福,他竟然就这么在三人眼前死了!

    古丽迅速检查了一下来福,脸色凝重的说道:“死了,是被毒死的。”

    “毒死?”龙四望着来福的尸体。身体微微一晃,“又是中毒……”

    面对来福的暴毙,古丽和龙四有些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天闲,而此时天闲的本有些苍白的面色已经难看的有些发青。

    来福的死,让天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

    “要取毒吗?”古丽建议性的问。

    天闲缓缓摇头,“不必了,那不可能查到任何线索的,而且……来福并不是真的被毒死的。”

    古丽和龙四不由愕然。“不是被毒死,可是……”

    “是被神的意志杀死的……”天闲喃喃说道。

    这话让古丽和龙四都有点浑身发冷。古丽上前来晃了晃天闲,“你在说什么?来福是被毒死的,就在我们眼前!”

    天闲还是摇头,看了一眼来福的尸体说道:“这件事之后再说,埋掉来福的尸体,不要给敌人留下什么痕迹。我们立刻离开这,回皇宫。”

    古丽和龙四立刻掘了一个土坑掩埋掉龙四的尸体,但要离开的时候,龙四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殿下,我们该走了。或许敌人还有其它的布置。”天闲催促。

    龙四却摇了摇头,“不,我现在不能回皇宫!就连来福都背叛了我,我身边已经没有能相信的人,回去或许很快就会被杀,我现在必须留在外面,静观其变。”

    “可你的藏身地来福都一清二楚,也就是说你只能自己躲藏起来,没有食物和任何物资,而且你要时刻留意帝都的动静,也不能远离帝都,这种情况一旦被敌人察觉,抓你出来杀掉可比在皇宫里容易的多,何况……您连武器都没有了。”

    龙四看看刚才用来掘墓,已经断了混龙枪,脸上一阵阴晴不定。

    堂堂第一帝国的第一公主,居然被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龙四心中一团火烤的自己焦灼无比,来福的背叛对她的打击无比沉重,现在皇宫中危机四伏,无人可以完全相信,而不回皇宫的话,或许转眼就被手眼通天的敌人截杀。

    “这是我的事,我自有打算。”龙四背起断成两截的混龙枪,“皇族子嗣绝不会就这样认输!今天的救命之恩,龙四改日定当报答。”

    说着,龙四转身欲走。

    “殿下,您难道没有想过,现在要回去见大帝吗?”天闲一句话留住了龙四的脚步。

    天闲继续说道:“我不知道龙渊帝国皇族子嗣竞争的规则,也不知道这样去见大帝是不是等于自己认输出局,但现在的状况是有额外的势力渗透进了帝国,并且开始影响帝国的权力争夺,这个时候似乎不该计较个人的得失,而是以帝国为重。”

    龙四面容僵硬的望着天闲一字一顿问道:“你明白我去见大帝,那意味着什么吗?”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样殿下能活下来,并且会成为帝国的功臣,敌人既然这样处心积虑在暗中搅局,显然不可能正面与帝国抗衡,只要大帝知晓这件事并且出手阻拦,那么一切被平息下来的机会很大。”

    “那样,无论结果如果,我都将失去一切!”龙四无可辩驳的摇头,“任何去向大帝陈述皇嗣竞争的,一律不得继承任何权位,这是皇族铁律!”

    “到时候,我会被很快指婚,甚至会指婚给你这样和帝国联系不大的人,因为我曾经身处帝国权力核心,为了永除后患。最好的办法就是发配国外,我的后半生要一直生活在沙漠边境也一点都不奇怪,你明白我意思吗?”

    听了龙四这番话,天闲深感无力。

    庞大如怪物的龙渊帝国,它的皇权争夺简直用惨烈也无法形容,现在的龙四。堂堂第一公主,今天她没有被来福杀掉,但很可能已经走上了被逼死的路,也许就在明天,她将变成森林里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且明知道可能会这样,天闲却没有任何办法帮她。

    “殿下……”

    “我们把她送去沙漠怎么样?”古丽忽然开口打断了天闲的话。

    天闲顿时一愣,之后猛的恍然大悟,“对……对啊!你真是天才!”

    抱住一脸错愕的古丽,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后。天闲双眼冒光的对龙四说道:“殿下,您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去沙漠吧!那是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龙四觉得天闲简直是在说梦话。

    “你要我离开这里去沙漠?我一旦离开帝都,失去了对局势的掌握就等于自动放弃了一切!”

    “我有办法可以让您对帝都的一切了若指掌,一切您在帝都可以了解到的,我都可以提供相应的情报,甚至于大帝早上吃了什么,吃了多少,今天袍子下面穿了什么颜色的鞋子。一切的一切。”

    龙四吃惊无比,“你……你难道疯了吗?这怎么可能?”

    “嘿嘿。我没疯,这些自然也是可能的,古丽,打晕她!我们先回皇宫!”

    ……

    当龙四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倒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回想起昏倒之前发生的事。她立刻起身,警惕的观察周围。

    “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们天亮以后才会走。”

    天闲正在桌边一面看着一张字条,一面写着什么,古丽在他对面。好像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

    龙四发现自己其实是在皇家贵客的御用寓所内,这房间的格局她十分熟悉,当她目光瞄到床的另一边时,不由面色微微一变。

    大小姐倒卧在那,一动也不动,但从胸口还有起伏来看,似乎只是昏睡过去了。

    “不必在意她,你们会一起去沙漠的。”

    “我们一起?”龙四闻言一惊,“你……你想绑架我?”

    天闲抬起头,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她,“我是在救你啊殿下!现在帝都内危机四伏,帝都外又没有任何保护的力量存在,你最信任的人都已经背叛了你,你现在随时都可能被暗中的刀子杀掉,而且死的不明不白,你现在如果能说出一个有五成几率活下去的办法,我立刻放你走。”

    龙四脸色铁青,但她说不出办法,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办法,连来福都已经背叛她,她已经无法在相信任何人。

    “可这样我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我会保证你的消息准确无误,说到做到,如果到了沙漠你觉得我没有兑现诺言,你随时可以回来,到时候我不会阻止你的。”

    龙四脸色阴晴不定,“你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让你欠我个人情。”天闲笑着回答,“而且这对我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何乐而不为,只要你还活着,今后就会掌权的,这是龙渊帝国的传统,到时候我也会得到好处,这个理由够不够?”

    “还有……”天闲忽然盯住龙四,“不要妄图抵抗了,你到了这里,我就在没有退路,你如果叫人来的话,绑架公主的我就是死罪,所以绝对不会让你跑掉的,我是看在我们关系还不错的面子上才没有把你绑了塞住嘴巴,你可不要给我添麻烦。”

    龙四慢慢握紧了五指,“你……你真的只是想要我一个人情,那我现在可以给你承诺!”

    “不行!”天闲极度认真的说道,“死人的程诺一文不值,你现在走出门去,或许转眼就被杀了,这个地方也只是暂时安全,因为对方还不知道是我们救了你,而如果你藏在这,很快也会变得十分危险。”

    龙四心中现在没有反抗的余地,先不说天闲诡异的手段,单单是古丽自己就不是对手,只好暂且忍耐。她瞟了一眼大小姐说道:“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在你这里。”

    “我和血盟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但这个女人……”天闲看了看大小姐,“现在只是个可怜人,也是你给了我灵感,既然你可以去沙漠。那么她自然也可以去沙漠,在那里还有一个姐妹可以照顾她。”

    说着,天闲把写好的字条卷了起来,“咕噜!”

    咕噜立刻从旁边的小笼子里钻了出来,直接叼住字条,眨眼又缩了回去。

    龙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灵……灵鸢?你有灵鸢?那个笼子……难道是灵鸢的巢穴?”

    天闲嘿嘿一笑,“或许这个巢小了点,但这个的确是灵鸢。当然它也不是灵鸢,这个今后殿下您会了解的,我现在要说的另外一件事,也是我要您去沙漠的另一个理由。”

    龙四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说吧,我知道你不会单单只想要我一个人情的。”

    天闲酝酿一下,“我是想……与殿下结盟。”

    “结盟,和我?”龙四不由笑了出来。“你是想把宝压在我这个公主身上,然后推我上位吗?恐怕你还没有这样的实力影响帝国皇储的顺位。”

    “帝国到底是谁做主。这个我一点都不关心。”天闲挠挠额头,“说一句难听的,就算现在所有的皇子公主们死的干净,我也顶多为他们叹息一声,仅此而已。”

    “那你还有什么目的?”

    “我在意的是现在渗透进帝国的那股势力。”

    龙四听到这个眼中不由透出仇恨的光芒,“是要杀我。还策反了来福的那些人吗?”

    天闲点点头,“殿下之前说感觉到了莫名的危机,我本来觉得好笑,但现在觉得自己才好笑,现在我不仅同意殿下的看法。更认为这股势力的目的并不仅仅是龙渊帝国。”

    “你这是什么意思?”龙四有些惊讶了。

    “神……神的意志。”天闲喃喃,“这或许是一场意想不到的巨大麻烦,不幸的是我们都已经卷入其中,而且都是受害者,我希望联合殿下破开帝国中的这股势力,找到除掉它的线索,也是我一种自保的手段。”

    龙四思索一阵,古怪的看着天闲说道:“来福死前,的确说起过,这件事似乎和你是有关的。”

    “关于这件事,我目前有几个线索,但都比较模糊,无法确定什么,我需要更多的线索来确定我的推测,在那之前为了保险起见我不能将这些事告诉殿下,还请殿下谅解。”

    “为什么不去找龙九?他似乎是更好的选择?”龙四质疑道。

    “不。”天闲摇了摇头,“这件事……暂时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九殿下现在是局外人,显然敌人更在意殿下,我也只能与殿下结盟。”

    “那我需要做什么?”

    “在沙漠运筹帷幄,静观其变,这一次敌人失手没有杀掉殿下,那么他会再次寻找机会,只要他活动,就会有痕迹可循,我们有心留意,相信会有收获。”

    龙四思考了一阵,显得十分不甘心的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来福为什么会背叛我,还说什么神灵的意志!他为古斯塔斯服务了二百多年,今天居然……”

    “二百多年?”天闲和古丽都是大吃一惊。

    龙四咬着牙说道:“我的确不知道他的底细,但是外祖和母亲都曾告诉我,他绝对的可靠,是古斯塔斯皇家近十代人的守卫!他始终隐姓埋名,并且不断变换身份,在我出生的那一年,外祖送了两匹纯血的异种良马,这种马可以活很多年,但需要特别照顾,这也是来福进入龙渊帝国的理由,从我出生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暗中保护我!直到今天……他居然,居然为了什么该死神的意志要杀我!!”

    “我真的不知道还能相信谁,甚至是母亲,甚至是外祖,他们都可能被蒙蔽的人。”龙四揉着额头,倍显疲惫。

    “我觉得来福是个好人。”天闲一点都不犹豫的说道。

    “那他居然要杀我!”龙四恼怒起来。

    “但我们的敌人太强大了。”天闲耸耸肩膀,“算了,现在说这些都无济于事,我们的线索太少了,等天亮我们一起离开这,等我康复后,我还会再回来。”(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