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九十一章 瞬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夜色虽然明朗,但林间却十分昏暗,高大紧密的树木连接在一起,将树冠下的空间与外界完全隔离,幽暗而又寂静。

    在这幽暗的密林中,透过稀疏的暗光,一道黑影借着高大树木掩护,迅速而小心的前行。

    “对对!就是这个样子!哎呀你又撞到光了,说了要暂时抛掉这个习惯……快躲!他回头了!”

    “笨蛋!给我闭嘴!不要乱动……”

    随着叽叽咕咕的说话声,黑影在一棵大树的树干后停了下来,并现出了身形,正是天闲和古丽。

    古丽看起来又羞又气,可眼中全是无奈,天闲从背后搂着她的纤腰,下巴就垫在她肩上,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注视着森林小路上飞驰的马车。

    “就算要我带着你移动,可……可也不用非抱着我。”

    虽说已经向天闲传达了自己的心意,并且得到了天闲明确的回应,但现在的古丽还没完全适应这份亲昵。

    天闲双目专注的看着前方的目标,答道:“我抱着你的话,你就不用分心照顾我,要是你拉着我,难免会顾及我的状况,说不定会被发现@》,。”

    古丽想了想,倒是觉得天闲说的有理。

    “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可以在黑暗中行动,这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现在的剑融合了卓雅的剑,而且你对潜影圣痕也无比熟悉,你能发挥这把剑的威力,那么在一定程度上也就继承了卓雅的力量,虽然没有潜影圣痕那样惊人的威力,但只是在黑暗中行动应该不是问题,但你还不够熟练。我需要自己抱着你,免得你分心被发现。”

    古丽了然的微微点头,嘴角不知不觉露出笑意,“卓雅她果然一直还在我身边。”

    “而且你抱起来很舒服嘛。”

    “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吧!”

    在古丽恼火起来之前,天闲轻轻按住了她的嘴唇,“马车减速了。”

    古丽的注意力顿时被引向前方正在飞驰的马车。很明显的,那马车的速度正慢下来,然后忽然一拐离开了小路,在树缝中向森林深处而去。

    “我们跟上。”

    古丽点点头,身影极速暗淡了下来,很快连背后的天闲都一起变成了一道模糊的黑影,随后一闪消失在原地。

    那马车离开了小路,凹凸不平的林地让马车剧烈的颠簸,坐在车内的龙四渐渐皱起眉来。虽然她对这里并不熟悉,但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让她遍体生寒。

    “来福,停车!”

    龙四命令来福停车,但马车并没有停下,依旧在照常前行。

    “来福!我叫你停车!”龙四大声喝道。

    “殿下,我们就快要到了,您有什么事吗?”来福的声音满是疑惑。

    “我们不去那个藏身地了,立刻回到小路上。我另有安排!”

    马车依旧没有停,速度反而似乎加快了一些。同时来福说道:“殿下,现在危机四伏,您的安全要紧,请不要意气用事,到达藏身地后,属下会……”

    一点寒芒直透车厢而出!

    “砰!”的一声巨响。混龙枪刺穿车厢,直袭驾车的来福。

    来福似乎早有防备,身体一扭躲过混龙枪,随后高高跃起,与此同时只见车厢中一道银光回旋。混龙枪横扫一圈直接把车厢顶砍了下来。

    一脚踢飞车厢顶棚,一身轻甲的龙四从车中跳了出来,落地第一时间回身,混龙枪嗡嗡作响,对准了已经站在不远处的来福。

    龙四脸色前所未见的凝重,“你是什么人?来福在哪?”

    来福看了看受惊跑远的马车,微微叹了口气,“可惜,白皮和黑头这样驯养的良驹,在这森林里恐怕是活不长的。”

    龙四一怔,满眼都是错愕,那两匹马是自己出生时从古斯塔斯送来的纯血良种,一直由来福照看,白皮和黑头是它们的小名,只有自己和来福才知道。

    来福整了整衣衫,缓缓跪了下来,一如平时般恭敬。

    但龙四却心中一颤,这一跪……似乎另有深意。

    “小姐……”来福开口就改了称呼,“您出生的时候,主人要我来龙渊帝国保护您,这二十年我不敢有丝毫懈怠,您也安全的长大了,我幸不辱命,可今天……我不得不在这里杀了您,这是神的旨意,还望小姐谅解。”

    龙四感觉心上遭了一记重锤,身体不由晃了晃,“来福……真的是你吗?”

    来福跪在地上,点头,“小姐,我照顾了您二十年,您不该认错。”

    “你……你要杀我?”龙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来福选择了沉默,随后缓缓的,但坚定的站了起来。

    一瞬间,寂静的森林中杀气弥散。

    “为什么?”龙四见来福站起,眼中露出杀意,心中不由有些绝望,“来福!难道你也要背叛我!?”

    一股无形气劲在来福周身环绕,地面的枯枝败叶开始发出细细的摩擦声,他没有回答,而是摆出了一个古怪的架势。

    龙四混龙枪斜指来福,颤声怒喝:“来福!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杀我!?”

    “小姐,不要挣扎了,您自己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我会让您没有痛苦的去死的。”

    来福话音未落,周围大范围地面忽然浮出一层蓝光,光芒一闪既收,在周围形成十几个细细的蓝色光柱,将来福和龙四围在了中间。

    龙四大吃一惊,“束龙阵!?”

    来福的声音透出冰冷的杀机,“就算您现在还有护卫跟随,短时间也不可能突破这阵法,刚才您没有第一时间就冲出马车,已经错失了最后的机会!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

    龙四紧咬银牙,“来福!你这样做。可对得起你的先祖?”

    来福开始深深吸气,“我罪孽深重,但,神会宽恕我……”

    猛然间脚下爆发出巨响,来福一脚蹬爆了地面,双手如两道鬼火在黑暗中留下骇人的痕迹。直刺龙四!

    龙四心知不是来福的对手,可脚下稍退,顿感束龙阵的力量缠绕身体,行动迟缓无比,只得混龙枪一摆,全身腾起一层金色微光,硬着头皮迎战。

    来福眨眼杀到眼前,双方猛然撞在一处,只听一声金属爆鸣。黑暗中火光崩闪,来福一手成刀砍在混龙枪上,居然砍的混龙枪出现了缺口,而另一手五指成锥,已经刺进了龙四肩头。

    沉喝一声,来福猛然发力,推着龙四凶猛向后撞去。

    “砰!!”

    来福把龙四狠狠撞到束龙阵边缘,阵法边缘处浮现出一层光幕挡住两人。龙四顿时被撞的一声闷哼。

    剧痛之下,龙四怒火狂涌。不顾伤势猛一转混龙枪,身体随枪而动,来福闪过混龙枪的锋芒,却不想龙四一脚随之而来,正中胸口。

    被一脚逼退到十步开外,来福不由有些惊讶的看着重新站好。以混龙枪直指自己的龙四。

    “小姐,您也在不知不觉中精进了,主人知道一定会高兴的。”

    “呸!”

    龙四大怒,她受了伤,肩头在流血。更知道自己接下来必死无疑,但她没有丝毫认命的意思,满脸怒意喝道:“你也配提起外祖!我家世代有恩于你,却没想到你狼子野心!”

    来福双手再一次浮现寒光,冷冷说道:“恩情,野心,这些在神的面前不值一提,小姐,看来您没有其他的护卫,认命吧。”

    来福手上寒光变得惊人的明亮,亮的他整个人似乎都化为了黑暗的背景,陡然间再次进攻,他的手仿佛脱离了身体的限制,从两个正常人绝对不可能走到的角度向龙四袭去,威势比先前强了数倍有余。

    龙四已经背靠束龙阵边缘,退无可退,黑暗中也不知道来福到底在哪,只得挺起混龙枪硬挡。

    “喀嚓!!”

    混龙枪应声折断,竟然连一击都没能挡下!

    龙四仿佛看到了那闪烁着鬼火般幽光的手慢慢滑向自己的心口,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死亡的气息前所未有的真实的笼罩了整个身体。

    身体忽然一轻。

    龙四几乎已经放弃的时候,忽然身体后仰了一下,堪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与此同时两道银光激射而来,“噗噗”两声钉进了来福的手掌。

    来福痛哼一声,如遭雷击般缩回手去,闪身极退。

    退到安全的距离,来福一看手掌上竟然钉着两枚细细的银针,登时脸色凝重起来,因为似乎这人类大路上以这种东西做武器的就只有一个人。

    “混账小鬼,居然是你来坏我的好事!”来福不由大怒。

    “砰!!”

    一条修长美腿凭空出现,力道沉重的一脚随之印在了来福脸上。

    古丽就如暗夜里的精灵无声无息的凌空出现,重重一脚踢飞来福,一瞬间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等来福重新站稳,古丽在远处正扶起摔倒的龙四。

    “等……等等我啊。”

    古丽扶起了龙四,天闲才从后面龇牙咧嘴的跑上来,现在浑身酸痛,这一跑可是要了天闲半条小命儿。

    不过见到龙四,天闲笑的灿烂起来,“殿下,您没事可真是太好了,哦您受伤了!不碍事这是小伤,等下立刻为您治疗。”

    龙四万分意外的看着出现的古丽和天闲,“你们怎么在这?是你们破坏了束龙阵?”

    天闲嘿嘿而笑,也不回答,只是说道:“保护殿下您的安全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责任,您有危险的地方自然就是我们出现的地方,殿下您别愣着了,快离那个来福远一点,看古丽收拾他。”

    被天闲一把拉走,龙四不由错愕,急道:“不行,她不是来福的对手!”

    “嗯,以前的确不是。”不由分说,天闲拉了龙四就走,回头说道。“要活的。”

    今天本要去皇宫见龙四,古丽并没有带剑,她从地上捡了一节树枝,挺身直立,脚步分错,树枝遥指来福。简短答道:“知道。”

    来福抹掉脸上的血,顺手摘下了人皮面具,现出一张比最初还要苍老的面孔,这张脸皱纹纵横,而且都挤在一起,完全不似正常老人衰老的样子,看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年纪。

    “没想到是你们两个,我已经计划周详,难道在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吗?”来福的声音变得极为低沉苍老。好像从一截掏空的枯木中挤出来一样。

    天闲大声说道:“老先生,你猎回来的那两只野兔,双眼微微凹陷,可不是才猎回来的,而是这两天已经准备好的,你作为殿下的护卫,借着猎野物的机会行踪不明,还谎称借机回城打探消息。这是不是有些可疑?”

    来福灰白的眉毛动了动,“哦。原来是那两只野兔!真没想到……居然在这种小事上出了纰漏。”

    天闲又说道:“而且你明明不放心殿下的安全,却在打猎的时候回城打探消息,这就更不合理了,恐怕是今天殿下召见我们,让你不得不加快计划,所以忙中出错吧!我没猜错的话。皇宫中殿下的替身还好好的活着呢,我说的可有错?”

    来福呵呵的笑了起来,“看来我在皇宫里养尊处优久了,也变得迟钝了,二十年前的话。必然不会出现这样的疏漏。”

    “不过。”来福自若的说道,“结果没什么不同,束龙阵被破我很意外,但只有你们两个的话,一样还是要都死在这里,而且如果现在杀了你,倒是对今后的事大大有益。”

    “杀我?”天闲歪歪头,“你刚才说‘今后的事’,你到底为谁做事?难道你刺杀殿下与我还有关系?”

    来福双臂张开,两手指尖再次浮现出点点寒光,“你们,不需要知道这些。”

    天闲望了古丽一眼,“小心点,这家伙很厉害!”

    脚踝上飞翼形状的圣痕闪耀而起,古丽眼中谨慎而有自信,身形一扭,化作一道光影消失在原地。

    “哼!匿光圣痕!小孩子的玩意!”

    来福不屑的哼了一声,陡然间转身,寒光闪烁的手掌向前刺去,手臂长度竟然在瞬间暴涨一倍有余,几乎就在同时,古丽的光影从黑暗中浮现而出,位置正在来福攻击之处。

    杀气森然的手掌贯穿古丽的身影,那才浮现而出的身影被一击而碎,但来福却面色猛然凝重起来,因为这一下根本没有击中身体的实感。

    “啪啪!”

    接连两声脆响中,来福感到手臂一沉,手腕和手肘同时遭到重击,一道漆黑的幽影落到了他长度暴涨的手臂上。

    杀气逼人的墨色剑光在黑暗中如死神的镰刀无声挥来。

    来福意识到手臂上的正是古丽,而且要砍下自己的脑袋时不由惊的头皮一阵发麻,拼着自己攻击的于势未消强行扭身,两相撕扯中来福的身体发出奇怪的扭动声,整个身体以诡异的角度避开致命一击,反身手臂一挥甩开古丽,风一般向后退去。

    古丽如一道墨色影子,从头到脚漆黑一片,就连手中的树枝都在黑暗中时隐时现,来福飞退,她直接追击而上,那根树枝好像无处不在,围着来福狂攻,打的来福毫无招架之力。

    最终来福怒喝一声,十指寒芒爆闪,织成一道光网,无差别向四面八方疯狂攻去,森林中顿时一片银光乱闪,树杈枝叶被切的四散纷飞,那些高大的古木被银光扫中,也在隆隆巨响中倒了下来。

    而古丽早在正锋利如刀的寒芒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福立在一片倾倒的巨木之中之中,神色凝重,他已经受伤了,只是在刚才的一瞬间,古丽在他身上留下了至少十道伤口,如果古丽手中是她自己的剑,或许来福已经倒下了。

    “真是个不错的丫头。”来福凝重的表情下却露出淡淡的笑意,“年轻人最易迷茫,但即使是树枝,我也能感到那种执着的斗志,如果是在平时,我倒是会考虑收你为徒。”

    “我没打算做你的学生,而且很快就要收拾掉你。让你吐出所有的情报。”古丽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却不见人影。

    来福双手的寒光再次亮起,“可惜我的独门技艺或许将从此失传,不过即使如此,今天还是要杀掉你们。”

    “独门记忆?只是偏门圣痕而已。”古丽不无嘲弄。

    “小丫头,这世界上并不只有圣痕一种力量而已。人类的目光终究太过短浅,而且虽然环境对我不利,但你是没办法打赢我的,你的弱点,我已经十分清楚。”

    “我的弱点?”

    “那就是绝对力量的强弱,还有……你不得不保护他们两个的事实!”

    来福猛的怒喝一声,毫无先兆的冲向了天闲和龙四,双手寒芒闪耀,整个人如一道拖着两点寒光的幽魂。速度惊人。

    古丽大吃一惊,龙四绝对不会是来福的对手,天闲目前重伤在身,或许还斗不过龙四,一旦被来福近身,两人顷刻就会毙命。

    圣痕爆出强烈光芒,古丽第一时间催动最迅速的匿光圣痕,光影一闪。霎时间挡在来福身前,手中树枝直刺来福胸口。

    来福不闪不避。笔直的撞上来。

    树枝直刺入来福胸口,来福借着冲势,灵蛇般的手臂弹射而出,泛着寒光的五指直刺古丽。

    这简单的攻击古丽一闪身就可以躲过,甚至一瞬间古丽的脑子里想出无数种反击的方式,但无论哪一种方式都无法阻止来福冲来。只能造成有限的伤害。

    而一旦来福冲过去,天闲和龙四可能会死!

    一瞬间心念急转,古丽把心一横,第一次抬手手臂抵挡来福的攻击,同时另一手力透树枝。力求将来福就地击毙。

    “啪!”

    那毕竟是一节树枝而已,两股力量相撞,刺进来福身体不到一寸就已经折断。

    而作为一个灵巧型的战士,古丽在肉体力量上如何能与擅长埋身强攻的来福抗衡?

    树枝折断的同时,来福寒光闪闪的手切中了古丽的手臂,尽管古丽在最后一刻以极致的反应利用圣痕进行了闪避,但依旧被这凶猛的一击直接扫飞了出去。

    蛮横的撞开古丽,来福杀气大盛,双手寒芒吞吐,第一时间把目标锁定在龙四身上,速度不减,凶猛而上。

    龙四挺起混龙枪,一下发现刚才这枪已经被来福打断,一怔之下后心忽然一麻,感觉整个人的力气瞬间消散了。

    “女儿家不要整天舞枪弄棒。”声音传来的同时,一只手把龙四提到了后面去。

    龙四瞪大眼睛看着赤手空拳的天闲站到了前面,这让她有点无法相信。

    从今天第一眼见到天闲的时候,龙四就确定天闲在大小姐的暗算中受了重伤,现在十分虚弱,这一点光从脸色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龙四直觉的判断,自己一只手都可以打赢现在的天闲。

    可他居然站到了前面?

    放出全部的能量触角,将周围所有的环境细节全部印在心上,站稳脚步,亮开双臂,天闲的指尖透出了点点寒芒,望着扑来的来福嘿嘿一笑,“全是麻烦啊……”

    见天闲居然敢挡在龙四身前,来福面色微怒,“找死!”

    说着双臂在空中一舞,闪烁寒光的双手幻化出数道虚影向天闲刺去。

    能量触角回馈着极度惊人的准确影像,天闲脑海里的画面比双眼看到的还要清晰百倍,那半空中数到虚影如凝固在那里一样看的清清楚楚。

    随着来福的动作,天闲的双手流水般移动,指尖寒芒拖曳着淡淡的光痕,隐隐对应着来福闪电般的动作。

    来福见此情景心中暗惊,但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双臂狂舞,两手在最刁钻的角度刺向天闲。

    天闲于此同时轻轻转身,侧步上前,双手几乎依靠身体的转身移动,一切动作不经意的好像睡眠中的呓语。

    不同寻常的动作没有阻挡来福的进攻,来福看的很清楚,对方的手根本无法挡住自己的攻击!

    来福一块巨石般撞上天闲。

    电光火石之间,来福与天闲之间爆出几点寒光,同时发出数声闷响,来福力道沉重的身体撞的天闲向后仰去。

    “砰!”

    天闲右脚重重踏在身后,后仰的身躯竟然慢慢的又折了回来。

    龙四就在天闲侧后方,她看的很清楚,来福的手刺进了天闲的身体,但奇怪的是都不在要害,而天闲并指如剑,拼着受伤刺中了来福的胸口,奇怪的是似乎根本没能刺进,连伤口都没有留下。

    只是这两指撑住了来福的身躯,并慢慢的将他推开。

    轰的一声,来福僵硬的身体应声摔在地上。

    然后,天闲自己也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隐约间,龙四听到天闲似乎说了一句,“见鬼……好疼!”

    --

    最近的更新似乎稍微有些多,好事算是(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