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九十章 避难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当这辆马车离开拱桥下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辆马车,换装中年人的车夫很快进入了偏僻小路,并在城内绕了许多弯路后,选择了一条不引人注意路来到了南城门。

    天闲和古丽都在车厢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辆马车靠近城门,都想这知道这辆马车要如何出城,现在已经入夜,帝都的城门在日落时就戒严了,出入都要经过严格的盘查,既然这马车经过伪装,那么显然是不会使用龙四的身份了。

    “那是什么?”

    等马车靠近了城门,古丽一见城门的状况,不由面露古怪。

    只见城门处一个车队正在出城,而车队的车辆居然大多都是这样的单厢马车,连模样都和现在天闲与古丽乘坐的极为相似。

    “这是帝国庆典游城的车队,是帝国的传统了,车里面没有人,出城后很快就会回来,一般不会检查的,两位不要出声,我们立刻出城。”那车夫笑着回头说了一句,也不见紧张,驾车直接跟在车队的尾巴上,陆续还有其他马车在后边跟过来,这辆马车俨然变成了车队的一份子。

    见其它马车里似乎真的没有人¢≦,,天闲和古丽都赶紧缩起了头。

    城门口士兵的说话声清晰的传过来,显然他们对这个车队盘查的十分松懈,但也是时有抽查的。

    天闲心念一动,才想着不知道会不会查到自己这一辆车,忽感几股热流透体而出,向城门口探去。

    清晰的画面呈现在天闲脑海之中。城门的轮廓,火把跳跃的火焰,士兵身上铠甲的纹理,甚至是他们的表情。

    天闲大为吃惊。同时也不由一阵兴奋,能量触角居然再一次出现了!

    小心的探查城门口的情况,天闲兴奋的发现自己似乎因祸得福,那食髓森林阵法让自己学会了一种新奇的探查周围环境的方式。

    释放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力量,好像触角般探出,只需要很少的力量就能清晰感知到周围的环境。依旧精准的好像监控画面一样。

    尝试着收集远处的声音,天闲很快听到了城门外侧几个士兵的说话声,他们似乎对车队行进速度缓慢感到十分不满,正在催促车队迅速出城。

    天闲赶紧运转逆心诀查看自己的身体,结果发现在意识中,自己的筋脉血肉,似乎都在散发着奇异的微光。

    这个时候,天闲才意识到一件事,在食髓森林中被巨大能量贯透身体之后。超乎自己想象的能量被身体吸收掉了,还有一部分额外的留在身体中,并且正在消散。

    怪不得,今天感觉身体怪怪的,还以为是受伤的缘故。

    天闲满心欣喜,虽然自己现在还很虚弱,但只要恢复了元气,依照这种情况来看。身体状况恐怕要达到一个惊人的层次了,再运转逆心诀的时候。激发的力量或许完全不是之前能想象的。

    正在惊喜,天闲忽然眉头一皱,城门口的士兵们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每次只检查一辆马车了,一个小队直接跑了过来,似乎想要一次检查多辆马车,让车队迅速出城。

    他们也是挑着检查的。但好死不死的一个士兵笔直的奔着自己躲藏的这辆马车走了过来。

    极速探查背后一辆马车的状况,天闲从袖子里摸出几枚银针,力运指间,猛的一甩。

    几枚银针透过车窗,正中背后马匹身上的皮带。其中一枚擦着马屁股飞过,擦出一道伤口。

    那匹马猛的感到屁股剧痛,顿时嘶鸣一声向前奔去,拉车的皮带应声被扯断,车辕“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整个马车断成两截。

    本来要检查天闲所在车厢的士兵忽然见到后边的马车出了意外,马匹居然冲了过来,顿时怒喝一声冲了上去。

    至于那个士兵怎么制服那匹马,怎么责骂那个车夫不小心,又怎么立刻迅速叫人把损坏的马车挪开,这就不是天闲要关心的了,天闲只知道因为出了小事故的原因,那些士兵们更加频繁的催促车队迅速通过,检查的车辆更少了,自己这辆马车也成功逃过了一劫。

    跟着车队出城,驾车的车夫很巧妙的不引人注目的离开了大部队,拐进了荒野小路,随后一路急行,没过多久,停在了一间大房子前。

    “贵客请下车,我们到了。”那车夫跳下车来,恭敬的打开车门。

    天闲和古丽下了车来,打量一下四周,发现这里竟然是个小小的伐木场,四周堆积着高高的木头垛,还有成捆的柴草,空气里飘荡着都城中没有的清新草木味,而一间以茅草铺顶的大草房就在眼前,显然,这是城外某个伐木工的居住地。

    那车夫先进了草房,很快又出来撩开草房厚厚的茅草门帘,“二位请进。”

    天闲进了屋子,但古丽要进来的时候那车夫却拦住了她。

    “贵客,您还是把身上的武器交给我保管吧,这是规矩。”他客气的伸出了手。

    “来福,算了,不要对客人无礼。”龙四清淡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被唤作来福的车夫立刻放下手,歉然对古丽笑了笑,“请进。”

    古丽不由多看了一眼这个来福,在龙四的资料中,她身边可是没有这么一号人物的,看来他是个隐藏身份的心腹。

    进的草房来,古丽有些愕然的发现龙四披着粗布袍子坐在柴草垫子上,身前就是吊着铁锅的火堆,她身边放着地图、书籍、纸笔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刚才似乎在研究着这些东西,但现在已经笑意吟吟的望着眼前的天闲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吃东西!”

    天闲的声音让古丽缓过神儿来,她发现天闲已经坐在火堆前了,而且一脸跃跃欲试的盯着那被火苗舔着的大铁锅,从那铁锅里正向外冒着热气,一股浓郁的肉香飘散在屋子中。

    招呼古丽在身边坐下。天闲搓着手哈哈而笑的说道:“真是多谢殿下体恤,请我们到这样雅致的地方来分享野味,不过我们两个吃的多,不知道殿下这口锅够不够吃。”

    龙四不由失笑,“你们还没吃晚饭吗?”

    “殿下赐宴,自然不敢先填肚子了。”

    看看天闲和古丽。龙四有点无奈,对门外喊道:“来福,你去再猎些野味来。”

    “殿下,属下是不是稍后再去?”门外的来福似乎有点犹豫。

    “你去吧,这里有特使保护,我很安全。”

    门外沉默了一阵,还是传来十分肯定的答复,“是!属下去去就来。”

    很快门外没了动静,天闲很清楚来福已经离开了。心中不由奇怪,问道:“殿下支走了唯一的护卫,真的不怕我们居心叵测?”

    龙四一笑,“现在这锅肉对你们的吸引力更大,我还是安全的。”

    天闲和古丽不由一起笑出声来。

    这锅肉眨眼炖好,古丽飞快找来了简单的餐具,杯盘碗碟全部上阵,三人盛汤捡肉。本来应该气氛奇怪的草房里很快衍变成了“火锅”高于一切的局面。

    龙四从来都是单独进食的,顶多有人试毒。这还是第一次和别人坐在一起分吃一个铁锅里的食物,对此她倒是感觉十分新鲜,也有点诧异,天闲的作风她早有耳闻,但古丽也是如此就和她之前的状况有些不一样了,明明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她还十分拘谨。

    瞧着两人只顾吃肉喝汤,连谦让自己的意思都没有,龙四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来福是我唯一的护卫,难道你以为这房子四周没有埋伏其他人吗?”

    “没有。”天闲啃着肉骨头,很确定的说。“来路上也没见到其他人,没猜错的话,这周围根本没有人活动。”

    “你怎么知道?难道我堂堂一国公主,会一个人呆在荒郊野外?”龙四看起来十分好奇。

    “这才安全。”

    天闲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避重就轻的回答同时,趁龙四好奇看着自己的时候,捡走了锅里最后一块肉骨头。

    龙四闻言微扬双眉,唇边露出几分莫名的笑容,“刚才我听来福说,你猜到了我在城外。”

    “蒙的而已,反正猜错了也没关系。”天闲撕了一大块肉给古丽,自己心满意足的吃了起来。

    见两人一心吃喝,而且锅里已经没有肉了,自己只能喝汤,龙四不由哭笑不得。

    慢慢喝完了一碗肉汤,龙四酝酿了一下,说道:“我这次,的确是秘密出城避难的。”

    天闲吃完了肉,吮了几下手指,眼中露出几分狡黠之色,“殿下避难都如此闲适从容,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龙四虽然一身破旧粗布袍子罩在身上,但旧袍子下依旧衣衫整齐,面容脖颈一尘不染,那头直溜溜的黑发披在肩上没有丝毫杂乱,火光闪动之中可见双目更是神光饱满,坐在这里哪有避难愁苦的模样,反倒像是闲来到野外游玩的。

    “有些事自然是急不来的。”

    天闲捧着热气腾腾的汤碗,有点奇怪的说道:“这个时候似乎不该让其他人知道您在这里,特别是像我这样的外人。”

    “正因为你是外人,我才放心,如今的帝都暗流涌动,没有什么人是可以真正信任的。”龙四微微一叹,似乎有些神伤。

    “殿下上次抓了一个刺客,还有一个潜伏在身边的密探,不知道问出什么没有。”

    龙四缓缓摇头,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这两人,都被杀了。”

    天闲和古丽齐齐露出讶然之色,不由异口同声,“被杀了?”

    “就在当天晚上,两个人一同被害,而且都是被毒死的,没有查到一丝痕迹。”

    天闲与古丽对视一眼,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能在龙四的寝宫里不留痕迹的毒杀两个被严加看守的人,那么显然在龙四身边依旧还有其它势力的眼线,而且存在着足够威胁龙四安全的力量。

    龙四能从两人的脸上读到各自的想法,但却出乎意料的说道:“不过,我这次出城。并不是为了这件事。”

    “难道还有其它的势力威胁到了殿下的安全。”

    点点头,龙四的表情随之变得凝重起来,“我还不清楚,而且也没有能找到真正的蛛丝马迹证明这股势力的存在,但……我有预感。”

    天闲见龙四表情凝重,本来很惊讶。因为就算她被刺杀的时候都没有露出如此凝重的表情,但听了这个理由后,天闲却有种无力的感觉。

    “殿下难道是……感觉有人要害自己,所以才出城避难的。”

    “正是!”

    天闲和古丽瞧了瞧对方,都是有点无语。

    龙四却十分认真的说道:“我很难说清楚这种感觉,但这是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威胁,现在的帝都因为皇权争夺,表面平静,但暗中很不太平。本来我还算应付的来,但最近……我感到这一切似乎不同寻常,不是某位皇子或公主在酝酿什么,也不是大帝在暗中推波助澜,而是有一个势力,在谁也不注意的地方悄悄推动着一切,躲在暗处看着我们厮杀,并且从中取利。”

    “这两天我忽然心惊肉跳。莫名的感到巨大的威胁,甚至无法安睡。所以才借着出城营救你的机会,暗中留在了城外避难,现在城里的是我的替身。”

    天闲喝了口汤,有点无奈的说道:“殿下,我也明白最近帝都不太平,九殿下也是疲惫不堪。但您这样仅凭感觉就独自出城,是不是有些过于莽撞了?”

    “莽撞?”龙四摇着头说道,“我们这些皇嗣和你们不同,对我们的威胁从来都来自暗处,而且这是我的推测。并非莽撞。”

    “您的推测只要有五成把握,就有行动的理由,对吧?”天闲暗暗叹气,“上次您的确说过。”

    “不错。”龙四古怪的笑了一下,“就好像今天我推测你们能安全出城的机会只有一半,但这一半的机会就足够让我行动了。”

    天闲一愣,“那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必怎么办,因为那是你们骗了我的使者,然后私自离城,打算不辞而别而已,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就算被发现,这对你们来说是很容易摆脱的麻烦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苦笑:“殿下真是用心良苦,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如此谋划的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呢?”

    “我希望你帮我调查,到底是什么在威胁我的安全。”

    天闲心中一声哀嚎。心想这种你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事情我要怎么去调查?而且现在我正要回沙漠,回家去啊!我现在是伤员啊!怎么可能去给你调查这种不靠谱的事!

    龙四在天闲那一脸的不情愿中早看出了天闲的想法,“我知道你不愿意做这件事,但我现在没有其他的人选,而且这件事十万火急,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而且……”龙四的目光落到古丽脸上,“我想你不会拒绝,而且会很快把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

    天闲感到自己的脑袋都大了一圈,“殿下,我只是个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小人物而已,这样的事情你交给我去做很容易出问题的,或许人家给了我巨大的好处后,我转眼就把您卖掉了。”

    龙四目光灼灼的盯着天闲,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圣灵殿、血盟,甚至是帝国都无法收买你,你有自己的领地,有完全独立的行事准则,我确信你不会被任何人收买,这是我要你帮忙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可是殿下,您自己都说不清这件事,那么我……”

    “殿下!”

    天闲这说着,忽然外面传来了来福颇为急促的呼声。

    三人精神顿时一紧,来福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对。

    “进来!”龙四立刻回应。

    青年人模样的来福撩开厚厚的门帘走了进来,手上还提着两只野兔,看来刚才颇有收获。

    放下野兔,他飞快上前来跪在龙四面前,然后看了一眼天闲和古丽。

    “有话直说。”龙四脸色严肃。

    “是。”来福看起来脸色有些难看,“禀告殿下,刚才抓野味靠近了帝都,属下回去打探了一下情报,得知……您在城里的替身已经死了。”

    一句话让三人全变了脸色。

    龙四眼角抖了两下,“怎么死的?”

    “晚上女仆添香的时候发现死在床上,目前还没查出死因,猜测是被毒死的。”

    “又是毒死!果然……果然对我下手了……”

    “殿下,属下担心这里已经不再安全,应该尽快转移到其他地方。”说着来福再次看了看天闲和古丽,“二位客人,也该早些回去休息了,想必回去的话,已经不需要马车了。”

    龙四缓缓起身,望着天闲说道:“现在,你相信我之前的话了吗?”

    天闲不得不相信龙四的推测是正确的,也站起来说道:“殿下的安全要紧,还是先转移到其它地方再说,我会在帝都多停留一段时间,刚才的事我们稍后再谈。”

    “也好!”龙四点点头,“那我先走一步,很快我会再联系你们。”

    “殿下走好。”

    龙四从背后的草堆中摸出自己的混龙枪和铠甲,匆匆上了马车,借着夜色很快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这帝都,真是让人喘不过气来。”古丽望着漫天星光,心中有些发闷。

    “是啊,但咱们还不得不来掺上一脚。”天闲无奈的摇头,拿出了银针和银晶丝来摆弄起来。

    “你拿这些做什么?”古丽奇怪的问

    “当然去还人情。”

    “还人情?”

    天闲忽然瞅瞅古丽,说道:“现在只能靠你了,虽然你没做过,但我觉得你一定能行。”

    “你要干什么?”古丽觉得天闲笑的有点不怀好意。

    “没事没事,不要紧张嘛!你躲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快过来,哎呀过来嘛……再近点,再近一点啊……”(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