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八十九章 合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大小姐疯了。

    本以为可以得到一切,结果却输掉了所有的东西,作为的血枝的功绩、血宗最后的信任、她最后的杀手锏,以及她的尊严和自信。

    一切都随着食髓森林被破解而烟消云散,十六岁青春貌美的少女,青丝灰白,面容苍老,仿佛已经走过了一生,到达了最后的终点。

    她躺在那里放声大笑,笑到嗓子嘶哑,依旧笑个不停。

    古丽找了一截木桩过来,让天闲坐在那里休息,同时小心的给天闲穿好衣裳。

    看着古丽默默给自己穿好外套,再一个个纽扣系好,虽然笨拙,但却细心,天闲感到自己心中似乎有种莫名的感动

    “一直以来,委屈你了。”

    古丽双手微微一颤,不由抬头。

    天闲望着她的双眼轻轻说道:“我们回去吧,回沙漠去,龙渊帝国的事不必再去管了。”

    简单的话,让古丽一直在控制的情绪有些压抑不住,她忙低下头来继续为天闲系扣子,但无论如何也扣不上,颤抖的厉害。

    “到了现在,你还要我留在身边吗?”古丽声音有些哽咽,泪珠落了下来。

    “为什么不呢?我之所以来到这,就是希望能带你回去啊。”

    古丽闻言,双手不由自主的一下抓紧天闲的衣服,“你为什么还要来救我?我明明已经……”

    低下头,古丽无声的哭泣,说不出话来。

    天闲轻轻抚摸古丽的红发,柔声道:“你生气,你愤怒,你不甘心你发脾气,这些都没关系,有我在呢,你不必压抑自己。”

    紧紧扯着天闲的衣衫,古丽的泪珠连成线滴落。负罪感让她无法原谅自己。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我知道大小姐有这样的手段,我……我就算死,我……”

    “好啦。好啦……”天闲轻声的安慰着她,“一切都过去了,而且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我能早些明白你的心意。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古丽全神僵硬了一下,缓缓放开了抓紧天闲的手,无力的跪坐在了地上。

    自嘲的笑了一声,古丽用一种略带凄凉的口气说道:“你一定感到很好笑吧?甚至是很恶心,我这样的女人……一个除了折磨人和杀人之外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居然也会喜欢男人,而且是一个小我七八岁的小孩子,多么扭曲和丑陋,简直让人作呕!”

    “而且明明知道这些还是不知羞耻的想要得到什么,拼命的去努力。拼命的去争取,就好像拼命打滚的鼻涕虫!”

    握紧双手,古丽的情绪开始极度激动起来,“明明知道什么都得不到,却幻想着还有一丝机会!幻想着可能有奇迹出现!自尊和羞耻全都抛在脑后,不顾一切的想着要怎么去达到这恶心的目的,甚至还想过要用身体去色诱!明明知道那是敌人的陷阱!依旧愚蠢的跳进去,简直是不可救药!”

    “愚蠢!白痴!扭曲!丑陋!恶心……这种该死的人为什么要活在世上!”古丽用力抓着自己的头发,声嘶力竭的咒骂着。

    天闲静静的看着古丽发泄,她实在压抑的太多太多了……

    辱骂、诅咒着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有些虚脱般双手撑在地上,气喘吁吁,整个人都被冷汗湿透了。

    “说完了吗?”趁着古丽喘息的空挡。天闲轻轻问,然后自问自答,“你说完了话,那么就轮到我来说了。”

    “准确来说,我今年十四岁,很快就要十五岁了。”天闲首先订正自己的年龄。

    古丽顿时愣了下。不由抬头,满是泪痕的面上写满了惊讶,完全不知道天闲为什么要说这个,而且在她的印象里,天闲只是个十二岁左右的小孩子,只是长的异常高大而已。

    天闲望着她的双眼笑着说道:“在我的家乡,我已经是该成婚的年龄了,人类大陆基本上也是男子十五岁成年,可以娶妻生子。”

    “我知道人类大陆上绝少有男人去娶年龄比自己大的女人,但那只是普通的情况而已,似乎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古丽整个人都石化了一下,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苦笑道:“不要再可怜我了,我真的……已经……”

    “这个给你。”天闲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送到了古丽眼前。

    “这?”古丽看了一眼,顿时脸烧的无地自容,那是之前她所抄写的那封大小姐给她的假信。

    “笨蛋,看背面。”天闲无奈的提醒。

    古丽翻过来一瞧,顿时一片猩红映入了眼帘,在那信纸背后,是几行以血写成的文字。

    天闲肃然说道:“古丽,你听清楚,我并不是在可怜你,更不是因为大小姐这件事后想要暂时稳住你。那天你离开后,我在你的房间里找到了这个,我知道我没有察觉到你的心意,我本以为你是不可能喜欢我这样的毛孩子的,当时,我就写下了这个。”

    以手轻轻按住那封血书,天闲认真坚定的说道:“我们就以你的年龄为约定的时间,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无论你的身体是否已经解除了禁锢,如果你依旧喜欢我的话,就嫁给我吧!这封血书,是我给你的承诺!”

    古丽的脑子嗡的一声,天旋地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古丽意识到天闲正关切望着自己的时候,她低头看了看那封血书,又看了看天闲,这样反复好几次,才无法置信的喃喃说道:“你……会娶我?”

    天闲直接点头,“当然。”

    “我……我这样的女人?”

    天闲不客气的轻轻点了下她的额头,“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自己多迷人,怎么可能有男人拒绝你?”

    眼泪再一次涌出来,古丽望着天闲,在这一瞬间心中五味掺杂,她自己都分不清自己是想笑还是想哭。

    “真……真的,你会娶我?”古丽几乎用了所有的力量,才发出了微笑的声音。

    天闲微微欠身,伸开了双臂,第一次以对待一个女人的心意抱住了她。并回答:“会的!”

    古丽缓缓抱住天闲的身体,双眼泪水狂涌,终于再也忍不住,小孩子一样的放声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先前的话……我没有恨你。我只是希望你能抱抱我……我再也不随便发脾气,我听你的话……我给你做宠物,我一定会等你娶我的……我……”

    古丽所有的感情,第一次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天闲为之动容,吻了吻古丽的额头。深情说道:“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在你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我却没能让你遇到最好的男人……”

    古丽拼命摇头,“不!我遇到了……我遇到了!”

    天闲笑了起来,轻轻顶了顶她的额头,近在咫尺的看着她的双眼问道:“我那么好?”

    古丽没想到天闲会立刻就来调戏自己,呼吸相闻,鼻尖几乎挨着鼻尖,不由脸红的顿时垂下目光,“嗯……对我很好。虽然……虽然也会毛手毛脚的,但,和别人不一样。”

    “是吗?”天闲眨眨眼,“我只是觉得以前没得手而已,要不……”

    古丽闻言,低垂的目光中忽然多了些狡黠,轻轻应了一声,把头靠到了天闲肩膀上,顺从之意溢于言表。

    “呃……还是算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去。这里现在也不大安全。”

    古丽顿时咯咯笑出声来,点了点天闲的鼻尖说道:“我就知道,你有贼心,但没贼胆。”

    “什么!?”天闲顿时怪叫起来。“看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古丽留下一串笑声,人以消失在天闲怀里,光影一闪站了起来,笑眯眯的说道:“我们走吧!这里还真的不安全,你也需要赶紧回去养伤。”

    把天闲扶起来,古丽不由小声嘀咕。“既然知道两个人血可以破阵,干嘛非要一个人逞强……”

    “要保护女人不受威胁,尤其是喜欢的女人,我父亲是这么教我的。”

    古丽面色一红,“油嘴滑舌,嗯……你父亲什么样子?”

    “我父亲啊……长的很高大,足有三米高,然后……”

    古丽扑哧的笑了出来,轻轻打了天闲一下,“又在胡说,哪有人长那么高的。”

    “哎呀你还不信!你看我现在十五岁就这么高了,到了我父亲的年龄要翻好几倍呢。”

    两人说笑着,轻松自然,本来就关系亲密,现在最后一层隔膜也已经消失。

    “对了。”天闲忽然站住脚步,“把她也带上吧,我们用马车回去。”

    古丽看了一眼还在不远处疯笑的大小姐,点了点头,“说到底,她也算帮了我。”

    带着大小姐,驾着那辆车夫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马车,天闲和古丽迅速赶回龙渊帝都。

    还没到帝都,前面一队人马就已经飞快本来,竟然有上千人。

    在帝都这种地方,任何部队都是受到严格管制的,没有层层调度的通行令根本无法进出帝都城门,这千人的部队顺着大路急速奔来,古丽可是十分吃惊。

    不过仔细一看旗号,古丽放下心来,这部队打着的是龙九的旗号,先头部队中那一骑白马,就是披挂轻甲,手持混龙枪的龙九。

    “这家伙居然来救我了……”天闲在车厢里看到外面的部队,不由笑了起来,“而且居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龙九带着自己的部队直冲过来,一见血盟的马车立刻围住,不过发现驾车的是古丽时,不由满脸古怪。

    “殿下,劳烦您如此兴师动众,真是过意不去。”古丽从车上站起,笑着微微一礼。

    龙九拉住马缰绳,有点意外的看着古丽,“天闲小兄弟在哪?我收到情报,大小姐在城外布局要害他!”

    天闲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无力的喊了一声,“我在这呢……不过我现在没力气下车,还请殿下见谅。”

    龙九一见天闲顿时大喜,策马过来哈哈笑道:“原来你还没事,听说你被那个女人带走了,我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说着龙九奇怪的看了看天闲和马车。“你们怎么用血盟的马车,还有那个女人在哪?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再让她在帝都生事!”

    天闲不由看了看龙九背后的部队。

    这千人规模的部队虽然应该是龙九的私军,但如果没有大帝的允许,他也断然不敢直接对大小姐下手。看来大帝是打算铲除帝都中血盟的势力了。

    大帝是如何考虑的天闲不知道,但天闲很怀疑这和皇族内部的纷争有一定的关系,毕竟在这个时期中,大小姐作为敏感势力,太不安分了。

    “她逃了。我们才用她的马车回来。”

    龙九眼中寒光一闪,“哪个方向?”

    天闲随便说了个方向,龙九留下了一百人护送天闲回去,剩余部队跟着他一股风般的追了出去。

    看着龙九的部队隐没在远处的山坡,天闲收回目光,落到了车厢角落里已经被点了穴道、昏睡过去的大小姐身上,到了现在,天闲还没考虑清楚要怎么安排她。

    这一百人护送天闲回城,在已经远远看到了帝都那高大的城门时候,又一股人马出现在大路上。

    这一股人马的数量居然有刚才龙九部队的几倍。乌压压一片冲了过来,正好和龙九这一百人的部队在大路上相遇。

    古丽看清楚这队伍的旗帜时,十分惊讶的对车厢里的天闲说道:“是龙四的部队。”

    “龙四?”

    天闲也很奇怪,这位公主的部队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

    两军相遇,龙四的部队毫不客气的把龙九的百人队围住,之后前队一分,一个披着银色铠甲的骑士提着混龙枪自阵中徐徐策马而出。

    “天闲可在这里?”

    古丽大为吃惊,“是……是四殿下!”

    天闲见了龙四,简直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皇宫里的皇子公主们怎么都带着自己的部队向外跑,要说这是听了大小姐的行动准备去救自己的话,可龙九一个人就已经兴师动众了,现在龙四怎么也来凑热闹?

    而且她前些天还在寝宫中严加戒备。防止被刺杀,现在居然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出城来?

    龙四不比龙九,龙九是熟人,而对待龙四不得不礼数周到,天闲打开车门,缓缓走了下来。

    来到马车前。天闲微微一礼,“还请殿下恕罪,我有伤在身,不能大礼相迎。”

    龙四见到天闲显得十分高兴,“我听说血盟要暗害你,本想去营救,没想到你已经先回来了。”

    “承蒙殿下好意,天闲感激不尽。”

    龙四看了一眼龙九的部队,笑着说道:“看来我比九弟慢了一步,你已经没事了,但不知道那个大小姐在哪?”

    “九殿下已经去追了。”天闲又指了指刚才的方向。

    龙四似乎隐隐有些无奈,“看来这次都是九弟的功劳了,算了,都是为了帝国。”

    说完龙四拨转马头,“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么就此告辞。”

    龙四也不拖拉,带着数千人马,直接回了城,大路上顿时又开阔了起来。

    龙四来去匆匆,似乎是一番好意,但天闲感觉自己心里堵堵的,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大对劲儿。

    回了城,天闲和古丽的新居所早已经准备好了,才洗漱收拾一番,连饭还没来得及吃,大帝传召的命令就到了,天闲和古丽只好进了皇宫。

    这次面见大帝倒是没什么意外的事,大帝对于血盟的事问的比较详细,特别是大小姐的事,天闲回答的半真半假,无关古丽的事如实回答,有关古丽的就糊弄过去,而且毫不掩饰的糊弄。

    天闲很明白,这次是大小姐针对自己和古丽,说白了和龙渊帝国几乎没有关系,这些事自己说出来可以,但不说龙渊大帝也拿自己没办法。

    毫无营养的问答之后,大帝只好放天闲回去。

    虽然这次拜访没什么意外的状况发生,但天闲心中有些难受,龙渊大帝似乎早就掌握了大小姐很多的动向,他这次召自己来询问,更多的似乎是在问龙九和龙四对这件事的反应。

    他十分关心皇子和公主的动向。

    和今天龙四出现的时候一样,天闲对此感到很不舒服。这龙渊帝国的皇族内部,仿佛在酝酿一场规模浩大的无形风暴,每个人都在暗中推动着,让着风暴变得更加猛烈。

    “我们还是回沙漠去吧。”

    离开皇宫后。返回的路上,天闲忽然说道,“我想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否则养伤的速度都会变慢的。”

    古丽眨了眨眼,“那岂不是要把龙九丢下?”

    “这皇家的争斗。不知道牵扯多少因素,岂能是你一人左右的,我到这里几天,却深深感到这里是个无底的漩涡,我们这些外人,实在不适合卷入其中,这一次是血盟的势力被铲除了,那么下一次……”

    “你是说,我们可能受到攻击?我们可是有龙渊帝国身份的啊!”古丽有点惊讶的样子。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血盟还不是与龙渊帝国有正式的条约。但现在呢?”看了眼外面全副武装护送自己的士兵,天闲叹道,“如果必要,龙渊帝国这样的国家有无数理由可以清剿任何势力。”

    古丽思考了一下,忽然笑道:“没想到你也会临阵脱逃,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

    天闲呵呵一笑,“该逃命的时候就该逃命,这可是我的惯有准则!这一次血盟的势力被铲除,看龙九行动的速度就知道他肯定是占了头功,作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我们也算是为龙九赚足了功劳,现在离开已经不枉你来帮他一次了。”

    “而且。”天闲看了古丽一眼,“你已经是我的准管家婆了,也不需要再强迫自己。我可不想你继续留在这,那个龙九啊!看你的眼神儿一直在冒光!”

    古丽顿时有些脸红,她还不大习惯天闲接受她的事实,“那……那听你的。”

    天闲嘿嘿一笑,“我们回去给龙九留一封信,然后连夜离开!沙漠那边的大家一定也想我们了!”

    “嗯。我们回沙漠去!”

    两人一路开开心心的说笑,回到住所正准备留一封信给龙九然后轻装离开,却没想到家里早已经有人在等待了。

    就在大门口,停着一辆印有龙渊帝国皇家标记,但装饰朴素的马车,一个容貌和善的老仆看起来已经在这等了有些时候了,天闲一露头,他立刻就上来说话。

    “特使安好,四殿下特命我前来,请您晚些时候过去赴宴。”

    龙四?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满肚子都是疑问,龙四找自己做什么?

    不过,这也让天闲很为难,如果是龙九的话,那直接应付一下,留下信走人就好了,可这次救回古丽多亏了龙四当时的冷静提醒,而且这次她带队出城相救,也算是又欠了她一些人情,于情于理这个邀请都不能拒绝。

    “殿下知道特使有伤在身,行动不便,晚些时候会派专门的马车过来,请特使放心。”

    天闲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这是龙四在暗示自己绝对不要拒绝的意思了。

    无奈,天闲只得答应下来,让这仆人回去传话自己晚上一定随时恭候。

    入夜的时候,龙四的特别马车准时出现了,来接人的还是那个老仆。

    这马车比普通的马车大了整整一圈,而且车厢里特别加了厚垫子,连马车轮子都特别裹了软布,看起来是为了减少颠簸而专门改装的,这让天闲哭笑不得。

    马车向皇宫行去,但没走多远,忽然停了下来,连那驾车的老仆也跳下车来,然后他居然来到车厢后,开始捣鼓起什么。

    古丽心生警觉,这里正是一座大型拱桥的阴影中,光线昏暗,现在周围也没有什么行人。

    身影一闪,古丽瞬间出现在那老仆背后,袖中短刀闪电般逼在了他的脖颈上,“你在做什么?”

    那老仆对脖子上的短刀视若不见,粗糙的手指摸索着车厢上的机关,一块一块慢慢的翻着车厢的木板,呵呵笑着说道:“贵客不必惊慌,殿下有请,老仆我只是负责接送而已。”

    “管家婆!不要去为难他了,你看看你身后。”天闲的声音忽然在车厢里传来。

    听天闲叫自己管家婆,古丽不由心中“呸”了一声,但还是向后看去,结果发现一辆马车正要从拱桥的阴影下离开,那马车居然和自己这边的马车一模一样!从马匹到车厢,从皇家标记到那驾车的老仆,全部都是一模一样。

    天闲从马车中探出头来,有点无奈的问道:“老先生,四殿下难道已经在城外吗?”

    那老仆憨厚的笑了两声,“殿下曾说特使聪慧,果然如此,殿下已经在城外等待,我这就带二位过去。”

    “她这样找我过去,一定是有什么麻烦的事要对我说吧?”

    “这个老仆就不清楚了。”

    那老仆把车厢上的木板翻了个遍,然后取下,转眼这马车瘦了一圈,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刷掉马匹身上的假毛,涂黑脑门上的白印,连马匹也改头换面,这一切全部做下来,只用了短短三五分钟。

    换了身衣服,这老仆撕去了脸上的面具,变成了一个英俊的青年人,连声音也变得不同起来,“二位久等了,我们马上出发。”

    --

    昨天似乎没更新,写到很晚忘记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