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五百八十八章 血偿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大小姐完全疯狂了。

    她大声笑着,笑的歇斯底里,“你们最后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都要死!都要死!哈哈哈哈!”

    天闲皱了皱眉,对古丽说道:“不用管她,她已经疯了,我现在解开这个阵法,你出去好好收拾这个女人,哦对了,记得把衣服给我拿回来,我现在不方便走动。”

    “不方便……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古丽惊讶的转过身来,也顾不得羞涩,立刻靠上来查看天闲的情况。

    “我的身体没有受伤,消耗过度而已,喂你不要这么看着我啊,我也会害羞的。”

    “你也看过我的,当时你怎么不想着我会害羞!”

    天闲无奈,索性任凭古丽检查,自己开始运转法阵,解除最后的限制。

    那一片聚集在天闲双手中的星光再次转动起来,整个阵法的能量流动也出现变化,但没过多久,天闲忽然“咦”了一声,目露古怪。

    “怎么解不开?”天闲发现自己虽然控制了这食髓森林的绝大部分能量流动,但却无法完全化解阵法的束缚,最后一步总是无法做到。

    “我早就说过,我已经封死了你最后的退路!”大小姐癫狂的笑声在森林中回荡,“我的确不知道这阵法要如何精确操作,但我知道这个阵法的一个基本准则,那就是以血偿血!”

    在森林外,大小姐的侍女悲惨的被丢在不远处,尸体已经冰冷,她身上的血被大小姐涂抹在水晶球周围的地面上,形成一个古怪的符号。

    “我刚刚又向这个阵法献祭了一个人的生命,所以。它不同样汲取一个人的生命,是绝对不会消失的!”大小姐用染血的手抱住水晶球,疯狂大笑。

    “可惜!我现在只剩下一条命可以献祭。不过……没关系!”

    森林中狠毒透骨的声音钻进天闲和古丽的耳中,从大小姐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无比的快慰和兴奋,“你们两个之中,只要死掉一个!这个阵法就可以破开!”

    天闲和古丽,两人闻言同时一怔,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大小姐哈哈大笑道:“选一个出来吧!你们只要死掉一个,另一个就可能活下来铁甲轰鸣最新章节!也就是说现在只要有谁杀掉另一个,那么就能活着走出来!”

    “哦对了!”大小姐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那个蠢女人是愿意为你而死的。但现在真正活下来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她是不是还会这么选择就很难说了,而且……你一定不会让一个女人为你而死的对吗?难道你会自杀?还是你的仁慈只是虚伪而已,现在已经在想如何杀掉她了!”

    “哈哈哈!无论哪一个都可以!来吧!死掉一个————另一个就可以活下去!”

    古丽眉梢轻颤,大小姐这逼死的言语,却让她眼中浮起一层奇怪的炙热。她看了天闲一眼,天闲皱眉的又运转了一阵手上的星光,随后点点头,给了古丽肯定的答复。

    一种轻松的感觉忽然袭上古丽心间。

    她张开口,但还没说出话。天闲已经大声对大小姐说道:“你刚才说又献祭了一条生命,难道在这之前,你已经为了这个阵法杀了很多人?”

    “当然。否则怎么可能启动这样的阵法,这阵法的边界可是用人血绘制的,还好……人刚刚够用。”

    “难怪你说要三天时间……”天闲心中暗怒,大小姐这三天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恐怕这些人有血徒,更有无辜的平民。这倒是也解释了为什么大小姐区区一个凡人能使用这样规模巨大,而且存在诸神使魔的阵法,这些都是用鲜血和生命堆积起来的。

    “那些人无关紧要,我只要你死在这里就够了!”大小姐大笑道。“人,都是虚伪的。到了生死关头,只会顾及自己!我很想看看。到了这个时候你们两个会怎么办?你们到底要死哪一个?”

    古丽无声的拔出了剑,向后退去。

    “站住!”天闲抬起头,盯着她,“你去哪?”

    古丽显得很平静,但她的双眼中却有掩饰不住的激动之色,“我们两个必须死一个的话,我宁愿……”

    “你是不死之身,死不了的!”天闲严肃的对她说道。

    “那只是不老不死,身体不会轻易改变,但如果是致命伤,也是可以……”

    “不行!”天闲面露怒色,“你……”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天闲直接打断天闲的话,“我也知道我活下来是多么不容易!更知道我带着卓雅多么大的希望!大家又是多么关心我!这些我都知道!可是……”

    “可是既然我选择了活下来……那么我也有权对我的今后做出选择。”

    古丽眼中满是决然之色,“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的吧,我……”

    “一转眼就忘掉你这个蠢女人了。”天闲单手拖着那团星光,另一手伸向古丽,“不要闹了,把剑给我,我有办法让我们两个都活着离开!”

    古丽苦笑,“你总是这么戏弄我,这一次,我不会上当了。”

    “我哪有戏弄过你!”天闲唬起脸来。

    “你呀……现在就是。”古丽轻轻咬着下唇,“有时候我明明知道你就是在戏弄我,可我也喜欢,我……”

    垂下目光,古丽声音轻颤,“这些话你一定不喜欢听,没关系,我再也不会说这些了……我只希望……你会一直记得我,虽然……虽然我只是个心理扭曲的女人,但……我……我……”

    两行清泪顺着面颊流下,古丽再也说不出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当着天闲的面表达自己的情绪,这一切如此真实热烈,却又如此让人感到耻辱无尽仙河。

    横剑在颈,古丽紧咬银牙。“再见吧!”

    “我会比你先死!”天闲的声音轻轻的,却炸弹一样投在了古丽耳边。

    古丽愕然抬头,发现天闲的手指戳在他自己的心口。指尖居然已经微微刺进身体,血正顺着伤口流淌。

    天闲面色凝重的盯着古丽说道:“你的身体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就算你砍下自己的脑袋也不会立刻死去,甚至再重新接好依旧可以活下去,但我不同,如果我现在戳破心脏的话,我立刻会死。”

    “住手!”古丽大吃一惊。

    天闲虚弱的笑笑,“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去阻止你了,但我的确有一起活着离开的办法,你如果相信我。现在就放下剑,听我说。”

    大小姐不满的声音暴躁的传来,“真是无趣,到了这个时候不必再假惺惺的演戏,你们必然会死掉一个,否则这个阵法绝对不会解除!在最后的时候努力挣扎吧!否则你们再也没有机会。”

    古丽闻言,眼中明显多了分犹豫。

    天下大声喝道:“你到底是相信我!还是相信那个狠毒的女人?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死局!你难道认为我是那种想要一死了之,毫无作为的男人吗?”

    古丽眼神中显露出挣扎,但最终还是慢慢的放下了剑,“你……也把手放下。”

    天闲放下手的速度比古丽快的多。而且立刻龇牙咧嘴,“我的姑奶奶,我这样很痛的……”

    古丽一时有点手脚不错。不知道这时候该做点什么好。

    “过来啊,把剑给我,我有用处。”天闲对古丽招着手。

    古丽慢慢走过来,戒备的问道:“你要剑做什么?”

    天闲没好气的答道:“用来自杀的话还没有刚才那样来的痛快。”

    古丽仔细想了想,觉得天闲说的也不错,再不怀疑的把剑递了过去。

    天闲捏住剑锋,忽然嘿嘿一笑,“你还是这么容易相信我。”

    古丽大觉不妙,正要把剑抽回。但天闲已经以一根指头在剑伤一拨、一弹,那把剑顿时脱离毫无戒备的古丽手中。倒撞而回。

    剑柄撞在古丽身上,她感到被撞的部位一阵酥麻。全身居然似乎都一下失去了力量,身体歪了歪,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你……你这混蛋!”古丽糟了天闲算计,不由怒然大骂。

    天闲喘着粗气,缓缓站了起来,从地上捡起那把剑,慢慢挪到了古丽身边。

    捏了捏她的脸蛋,天闲嘿嘿笑道:“不要怕,只是点了穴道,我现在已经没力气了,这样也只能封住你一小会的动作而已,很快你就可以行动自如了。”

    古丽怒不可遏,但当她看到天闲提着剑离开的时候,不由恐惧的叫了起来,“你……你要去哪?你不要死!你不许死!你给我回来!!”

    天闲应声转身,倒是听话的又走了回来。

    古丽满眼惊惧,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丢下我……你不要死!求你了……”

    看着古丽惊惧万状的模样,天闲温柔的笑了,慢慢理了理古丽脸上散乱的火红发丝,说道:“我真的很抱歉,要你如此担惊受怕,如果我能细心一点,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御宝最新章节。”

    温柔的抚摸古丽的脸庞,最后却恶作剧的又扭了扭她的脸蛋,天闲的笑容微微有了变化,变得从容而带着几分凌厉,“你放心好了,我是男人,我不会一死以求解脱,我进入这个阵法的时候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救你回去,而且是我们两个人回去。”

    站起身,天闲轻轻吐了口气说道:“你就先在这里休息,看着我怎么破开这个阵法就好了。”

    古丽惊愕的望着望着天闲,心中思绪起伏,一时有一种错觉,眼前这个少年看自己的眼神,似乎多了一种往日没有的温柔。

    天闲独自走到了一块稍微平坦的地面,一手依旧拖着那一团星光,另一手提着古丽的剑。

    “哼!小子!你当真以为能有办法破解这阵法吗?如果有,那我到是想要开开眼界,不过可惜……恐怕我看到的只是你绝望的样子而已!”

    天闲用剑把地面的树叶大概扫到一边,清理出几米方圆的面积,“任何事。在没有成功之前,都应全力以赴,否则……十分可能会被敌人抓到可趁之机。”

    “你难道抓到了我的可趁之机?”大小姐大感好笑。

    天闲也不理他。自顾的清理地面,并在上面画出简单的纹路。继续说道:“而且,做人应该忠厚、善良,同时又不失灵动、敏捷。”

    “哼!真是笑话!忠厚善良的人都已经死在我的脚下了!对你说这些话的人,真是一个蠢货!”

    天闲终于画好了地上的奇怪纹路,将剑刃搭在自己的手腕上,虚弱的笑道:“这是我父亲教我的,他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男人!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

    见刃轻动,滚热的鲜血顺着天闲的手腕流下,洒在地面上。

    大小姐见状狂笑不止,“你想学我画血为阵进行献祭!哈哈哈!那要你直到流光所有的血变成尸体才行!”

    古丽就在不远处,紧张无比的望着天闲,她隐隐感觉天闲真的有什么办法,但现在天闲的举动却让她有种亡魂大冒的感觉。

    “死小鬼!臭小鬼!你在干什么!?”

    天闲也不理古丽,慢慢的绕着地上才画好的古怪纹路走着,手腕的血凝固了,就再割一剑。新的热血继续洒在地上。

    割了七次之后,天闲的血已经洒了一地,人看起来也摇摇欲坠。脸色苍白的厉害。

    大小姐满心狂喜的欣赏着这一切,并惬意的等待,等待着天闲倒地,然后一命呜呼的那一刻,她很清楚,天闲的血已经流到了致死的地步。

    天闲还在坚持,一手托着缓缓飘动的万千星光,另一手还想再割第八次血,但……天闲实在没力气了。

    脚下一软。天闲倒了下来。

    “哈……哈哈哈!!死了!死了!!”大小姐发狂般的笑声响彻森林。

    一道光影闪电而至,古丽的穴道终于解开。她发狂一样冲过来,一把抱住天闲倒下来的身体。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混蛋!白痴!蠢货!!”

    古丽哭着大叫,“你不是说你有办法的……你说你有办法!你又在耍我!又在骗我!”

    飞快撕下衣襟为天闲包扎伤口,同时古丽不顾受伤一把抓住剑锋想夺走天闲的剑,却愕然发现天闲虽然已经虚弱的面无血色,但却依旧死死抓着这把剑霄琼华全文。

    “好了……已经足够了。”天闲说话已经很吃力,但牢牢的抓着这把剑,并且极力的要把它伸向地面。

    古丽隐隐感到什么,全神戒备天闲再伤害自己,但却也放开了剑锋。

    天闲把剑轻轻搭在地上,而刚才古丽用力抓住剑锋时割破手掌留在上面的血,缓缓的淌了下来……

    当古丽的血融进地面,天闲终于如释重负的丢下了剑。

    当天闲重新双手虚抱那团星光的时候,苍白的面孔上重新焕发出了几分血色,“我们……这就离开这里。”

    古丽微怔,“离开?”

    “离开!?”大小姐的大笑声也随之传来,“如果你死了,那这个女人倒是可以离开!”

    “你是觉得,如果我死了……她也会陪我死在这里吧。”天闲冷笑,十指轻轻拨动,那团星光开始闪耀并快速运转起来,“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今天失败的地方,就在于你太过狠毒!”

    随着天闲手中那团星光开始的运转,地面上以天闲的鲜血刻画,也融合了古丽鲜血的古怪图形开始散发出妖异的红芒,并在吱吱声中被地面快速的吸收。

    “你不必再试探我,我早就准备了这个最后手段,你不付出一条命,绝对无法破解阵法!”

    “所以我说,你太过狠毒了!”

    等那鲜血构成的图形完全被地面吸收,天闲双手猛的一搓,那一片如宇宙中繁复星辰的光芒被搓了个粉碎!

    一片星芒乱闪,所有的光芒碎成尘埃消散。

    “咯!”与此同时,大小姐的水晶球猛的爆开一道裂纹。

    状若疯魔盯着水晶球的大小姐大惊失色,“这……不可能!”

    然而,水晶球内黑幕中的光芒飞速破碎,消散。构成阵法的星光如风卷尘沙,转眼消失的干干净净。

    “砰!!”

    爆响中,水晶球完全炸开。大小姐惊的一下倒在了地上,瞪大双目盯着水晶球的残骸。喉咙里咯咯作响,却半个字都说不来。

    森林中刮起了强风,仿佛之前无法吹拂到这里的风补偿的似在这里极力肆虐,而一道光影闪烁前进,一路撞开所有的树木枝杈,闪电般的突了出来。

    大小姐反应过来想要爬起来逃走的时候,一道寒光从天而降,穿过她的手背将她钉在了地上。

    大小姐闷哼一声。看清钉住自己手掌的东西,顿时面无人色。

    那是古丽黑白双刃的细剑!

    扶着天闲,满面杀气翻涌的古丽已经站在了大小姐背后不到十步之处。

    第一次,古丽如此渴望杀死一个人,要千刀万剐,要碎尸万段,要喝她的血吃她的肉才能宣泄心中的愤怒和怨恨!

    大小姐颤抖着慢慢回头,一见到古丽那双如噬人猛兽的双眼,不由牙齿开始咯咯作响,古丽就连将天闲慢慢扶着坐下的时候。那一双发红的双眼都死死盯着她。

    天闲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操控食髓森林阵法的同时,这个阵法也消耗了他巨大的精力。最后放血差点放到死,现在还能清醒,已经是托了逆心诀一直强化身体的福了。

    抓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天闲胡乱套在身上,终于可以不用再光屁股了武墓。

    “把她拎过来吧,我还有事要问她。”天闲瘫坐在地上,这一刻,真的是完全轻松下来了。

    古丽点点头,满眼杀气的走了上去。一把抽出自己的剑。

    “噗噗噗噗!”

    接连四剑砍在大小姐身上,直接挑断了她所有的手筋脚筋。顿时血光飞溅。

    一手持剑,一手拎起大小姐的衣领。就这么将她揪过来一下丢在了天闲眼前。

    大小姐疼的额头全是冷汗,但咬紧牙关,一声未吭。

    天闲看着倒在地上,四肢鲜血淋漓的大小姐,心中也是微微一叹,对古丽说道:“她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不用再为难她了。”

    古丽回到天闲身边,扶着天闲坐好,牙齿咯咯作响,“你问完之后,就把她交给我吧。”

    天闲顿时背脊一凉,这才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眼前这个总是一条路跑到黑,时而显得成熟坚毅,时而还很天真的女人,原本就不是善类的,在这个时候大小姐落到她的手里的话……

    天闲还真有点想象不出大小姐的下场会有多惨,毕竟……古丽从来不会主动展示那些手段,但她既然能从众多竞争者中夺得问刑使这个职位,自然是有超人的手段的。

    天闲没有直接回应古丽,咳了两声,对大小姐说道:“现在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我满意的话,我可以放你走。”

    说着天闲先对古丽使了个眼色,制止了她的话。

    大小姐倒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身体时而抽搐,但她用一对已经失去了生气的双眼望着天闲,眼中没有丝毫情感,“不可能……你不可能出来的!没有可能的……”

    天闲露出淡淡的苦笑,“你不甘心对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就像我说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太过狠毒!”

    “不可能!”大小姐大叫一声,“是你!是你隐藏了什么手段!是你算计了我!”

    天闲摇头,以怜悯的目光看着大小姐,“我好几次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你给了我机会,当暗兽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几乎放弃了,但你在那个时候,你去杀了你的侍女,你对阵法的掌握出现了短暂的空隙,我就是利用那点空隙的时间进一步摸清了这个法阵的原理,也找到了干掉暗兽的办法。”

    大小姐呆滞了一下,“什……什么……你,你几乎放弃了?”

    “的确,因为我实在看不到希望。”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大小姐哈哈笑了起来,“这是不可能!而且,而且你最后逃了出来!你们两个都没死!都没有死!哈哈!你们居然都没死!怎么会都没死!?”

    “还是因为你的狠毒……本来这个阵法并不不是一定需要生命的,更多的是要吸取生命的能量,你杀了你的侍女作为祭品。但只要两个人的血混合起来,就足够抵消你那所谓的一条人命了。”

    大小姐的表情完全僵住了。

    天闲继续说道:“如果你能仁慈一些,能理智一些。发现这些并不难,如果在最后你身边还有足够的人。你使用足够多的鲜活生命能量为祭品,那么仅仅凭借我和古丽的血,是绝对无法突破这个阵法的,哪怕……是你用自己和那个侍女的血各自一半,现在的结果或许完全不同。”

    望了一眼那边那个侍女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天闲叹了口气,“可惜……你太狠心,从未想过这些暗夜游侠全文。”

    大小姐简直无法相信这些话。原来,她距离成功居然曾经那么近!近到不需要再努力就会把一切收入囊中的程度,可是……最终她却失败了。

    “可……可你为什么没死!为什么?你流的血……早已经该死了!”大小姐不甘心的大吼。

    “我的体质异于常人,你该知道,这些……还不至于……不至于致命。”虽然说的轻巧,天闲脸色忽然变了几下,看起来险些晕倒。

    看着天闲如此的模样,大小姐心中忽然翻涌出一个念头,“如果……如果我最初要你在森林外砍断手脚,你会答应吗?”

    “如果毫无办法……会答应吧。”

    古丽不动声色。但睫毛微颤,显然内心有些激动。

    大小姐的眼中却完全失去了色彩。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哈哈,我费尽心机,原来……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哈……”大小姐完全趴在地上,放声大笑。

    这笑声,凄凉而又苦楚,别说天闲,就算是刚才一心要把她千刀万剐的古丽听了都不由微皱眉头,不得不承认。大小姐现在看起来,让人心酸。

    “好了。现在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认真回答。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大小姐如同没有听到天闲的话,身体依旧疼的抽搐,却在放声大笑,笑的面孔扭曲,形容恶鬼。

    古丽见状想要上前,却被天闲拦住了。

    “这一次之后,血盟绝对不会再重用你,或者你的这次行动彻底葬送了你,你已经无法再回血盟,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为你今后安排一条稳妥的生路,让你安全的活下去。”

    古丽闻言不由大怒,但又被天闲全力按住。

    大小姐痴傻一般,依旧大笑不止,嘴里喃喃的说着:“活下去……啊哈哈哈!我费尽心机……活下去……哈哈!”

    “这个女人狡猾无比,不用些手段的话……”古丽眼露寒芒。

    天闲却摇了摇头。

    “算了,我们不要再难为她了。”

    “你说什么?”古丽如被电击了一下般的跳了起来,“你要放过她?”

    天闲点点头,“你仔细看看她。”

    古丽不由疑惑,定睛仔细上下打量大小姐,顿时微微一怔。

    正值青春年少,十六岁花样年华的大小姐的乌黑发丝,竟然已经有了隐隐的灰白之色,那张扭曲的面孔,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老态。

    “这……”古丽见到大小姐不自然的衰老,不由大吃一惊。

    天闲捡起地上一片水晶球的碎片,推测的说道:“她虽然借用了许多人命,但这阵法中出现了远古神灵的使魔,显然也不是人类应该驱使的东西,她不仅发动了阵法,还强行推动阵法变化,已经被吸走了过多的生命力,恐怕……活不了多久了。”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大小姐大笑着,似乎还有些哭音,混乱难辨。

    “已经没有杀她的必要了。”天闲仰头望向天空,“血盟之中,这种可怜人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